一直沒動的忘川見此快速上前,將阿修羅和水無殤帶出了誅魔陣。

2021 年 1 月 30 日

鳳凰炎召喚出誅魔劍,雙手緊緊的握住誅魔劍,就要行動,卻被忘川攔住了。

「炎,你不能動!」忘川看了看珈葉的方向,蹙眉說道,「這場戰鬥你不能參加,如果你參加了,你的天劫會更加嚴重的!」

畢竟是神族,現在神,魔,鬼,靈界的人都在,如果鳳凰炎現在出手幫助魔界,儘管他實力強大,但是天劫將至,會更加嚴重的懲罰他!

就在此時,一道魔氣衝天而起,無心手中的弒神一個旋轉,便朝著大長老而去。

黑眸在一瞬間變紅,血紅色的光芒開始朝著四周散去。

「焚天!」淡漠的話落下,無心的周圍燃起了強大的火焰,在無心的指引下,火焰快速朝著君悅和影而去。


而弒神劍一次沒有傷到大長老,卻沒有就此罷休,紅衣驚艷天下,俊美的男子突然幻華而出,修長的手握住弒神劍,開始揮舞著弒神劍朝著幾大長老而去。

弒神劍靈一出,原本的戰局立刻改變,也就是在此時,髦尖利的牙齒刺進一隻神獸的身體裡面。

頓時,正在布陣的七長老痛苦的喊了起來!

聽見七長老的喊聲,髦微微抬頭,朝著自己的主人一眼,在看到自己的主人沒有武器卻對付著兩個人的時候,髦的眼神暗了暗,額頭的彎月印記微微劃過淡紅色的光芒,被它咬住的神獸痛苦的哀嚎了起來,而七長老也更加痛苦了。

沒有興趣和眼前的獸寵玩鬧,髦抬起巨大的爪子,狠狠朝著那獸寵身上拍了好幾下,頓時,原本哀嚎的獸寵徹底失去了聲音,而七長老也倒在了地上,無力的抽搐著!

這就是主僕契約的悲哀,獸寵死去,主人也會跟著死,而主人死,獸寵也會死……

噬月魔獸曾經參加過洪荒戰爭,助樓珈一臂之力,但是那時候他和樓珈締結的也是平等契約,像他們這種獸寵,一般都會選擇平等契約!

但是人類的天性就是貪得無厭,所以在無心提出平等契約的時候他才會驚訝。

解決了一頭獸寵,髦好心情的甩了甩頭,猩紅的眼睛朝著剩下的獸寵看去! 最後,髦將目光鎖定在了十長老的白虎身上。

而那十長老是個聰明人,見髦把目光放在了自己的獸寵身上,為了避免出現七長老那樣的事情,所以立刻將白虎召喚了回來。

目標突然消失,這讓髦有些意外,也想看看到底是誰那麼怕死,在看到十長老的時候,便知道了。

下一刻,一個風度翩翩的男子就出現在了弒神的面前,而髦已經消失了。

弒神一劍朝著大長老刺去,在看到突然出現的男人時,嘴角微微抽了抽,說道,「怎麼,不保持你那高大上的形態了?」

「不。」髦搖搖頭,笑著說道,「我看到了一個很怕死的人,所以想去會會他!」

話落,髦便朝著十長老而去。

看著一個男人突然朝著自己而來,十長老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髦的強大力量給逼的後退了一步。

停在十長老的面前,髦似笑非笑的說道,「既然你收起了你的白虎,我沒了玩的東西,不如你自己來代替吧。」

聽到這句話,十長老睜大了眼睛,瞬間便知道了這就是髦。

不等十長老回答,髦快速出手,招招直逼十長老的要害之處!

見此情況,十長老只好全力應敵。

但是髦是誰?

那是洪荒流傳下來的噬月魔獸,區區一個十長老,就算是修鍊了幾千年,又怎麼可能會是髦的對手。

十招之內,十長老便被髦傷到了手和腳。

「弱爆了!」髦冷漠的說道。

十長老聞言,被羞辱的感覺一下子佔據了心口,憤怒的說道,「既然如此,那老夫就召喚出白虎,看看你能不能把老夫的白虎怎麼樣!」

髦聞言,笑了起來,說道,「對,這就對了,要是你剛才不把你的獸寵收起來,我也不會來找你玩!」

髦的話才落下,就感覺到身後有一股力量而來。

只是,那似乎不是可以傷害人的力量!

弒天撞在髦的背後,爆了一句粗口,「靠!」

髦微微蹙眉,回頭看了弒天一眼,神情相當不耐煩的說道,「弒天,你還是弒天嗎?」

弒天聞言,看了他一眼,活動了一下手臂,說道,「得了,本大爺的力量到現在都還沒有恢復,不然的話怎麼會這樣!」

髦本來還要說些什麼,卻感覺到凌厲的氣息,回頭一看,就看到那白虎已經出來了。

「你給我滾遠點!」髦說完,就一把將弒天推開了。

被髦這麼一推,弒天心裡那個火啊,看著已經變回魔獸形態的髦說道,「白毛怪,你給本大爺等著,等我恢復了,我一定拔光你的毛!」

髦一個閃身,躲避過白虎的攻擊,挑釁的朝著弒天抬了抬頭,好像在說,「你來啊,老子等著!」

弒天心裡那個火啊,轉身,不在和髦廢話,扎進了神兵裡面,開始爆發他的憤怒。

被髦惹到,倒霉的可就是那些神兵了,都被弒天的怒火湮滅了!

「白虎,給我狠狠的攻擊它。」十長老面色難看的說道,隨後拖著已經受傷的身體加入了對付髦的陣列! 看了十長老一眼, 名門代嫁:薄先生,離婚吧! ,下一刻,他的全身便燃起了火焰,讓本來靠近的他的白虎差點被燃燒起來。

這樣的魔獸太過詭異,居然可以自由控制火的力量……

白虎後退好幾部才堪堪躲過了髦身上的火焰,威風稟稟的氣勢一下子就沒了。

而另外一邊,弒神之劍在弒神的手裡重傷了大長老,誅魔陣現在要開啟更本就是不可能的了。

微微勾唇,弒神將手中的直逼大長老的咽喉,呢喃道,「還有點力量嗎,不過和我主人一比就算不了什麼了!」

聽著弒神的話,大長老抿唇,什麼都沒有說。

的確,他的力量根本就沒有辦法和無心比……

大殿裡面,群臣的議論聲在害怕之中越來越強烈,有人將目光放到了太師身上,說道,「太師,這件事情只能靠你處理了,我們不能讓一個邪惡之人來做我們的皇上啊!」

太師聞言,眉眼冷漠的掃過眾人,說道,「邪惡之人?皇上是亂殺你們全家了,還是對你們怎麼樣了?你們平時貪污的時候怎麼不覺得邪惡?我告訴你們,這件事情老夫不會管,也不可能管!」

聽著太師絕決的話,一位大臣眼珠子一轉,說道,「太師,莫非你早就知道皇上是魔的事情了?」

若非如此,以太師的性格,定然不會坐視不理。

「是魔,那有什麼關係嗎?」一直沒有說話的龍辰寒淡漠的說道,「你們的目光還真是膚淺,難怪風西國以前的將軍沉香奪過來的城池後來都被我們奪回去了,現在看來,以前的那些大臣也沒什麼用吧!」

「龍辰寒,你雖然是龍陵國的皇帝,但是你別忘了,你現在是在我們風西國的地盤上。」

龍辰寒聞言,笑了笑,說道,「我自然沒忘,說你們愚蠢你們還不相信,風星辰既然是魔界之王,其力量定然非常強大,現在外面的戰場,你們誰能出去然後活著回來?」

目光掃過眾人,見他們不說話,龍辰寒再次說道,「如果不是風星辰是你們的皇帝,你們以為風西國現在還存在嗎?」

龍辰寒說完之後,沒有人說話,大殿裡面非常的安靜。

而大殿外面,戰鬥正式進入了火熱化的階段,神界大長老被弒神重傷,君悅加上傀儡卻沒有佔到一點便宜,烈火對上龍冥,龍冥被輕傷,而星辰在和藍月華的戰鬥裡面,微微受傷,卻不是很嚴重,神舞被龍嫣所傷,而藍一接替神舞,對上了龍嫣。

而阿修羅和水無殤則是對付著另外的神界長老和靈界的人!

看著混亂的戰場, 嬌妻是個寶:夜少,寵上天 ,藍月華微微蹙眉,對著龍冥說道,「撤。」

在這樣下去依然不可能能把珈葉怎麼樣,更何況忘川和鳳凰炎都沒有怎麼出手!

龍冥也知道現在事情的嚴重性,但是就這麼走了,之後無心對他們的報復定然會更加強大。

不甘心,沒有人甘心…… 「龍冥,在這樣下去,忘川一旦插手,我們想走就更難了!」藍月華提醒到。

聽到藍月華的話,龍冥咬咬牙,隨即收回了他的獸寵,和藍月華帶著一些殘餘的人離開了。

看著藍月華和龍冥他們都走了鬼焯又一直沒有和珈葉分出勝負,君悅知道,這次想殺了珈葉或者是星辰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誠如藍月華剛才說道,如果他們現在不走,等一下就走不了了!

想到這裡,君悅看了看正在和鬼焯打鬥的珈葉,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拿出了一個黑色的盒子,那黑盒子是他前來風西國之前,一個神秘的黑衣人給他的,說裡面有非常強大的力量。

他雖然不知道力量有什麼力量,但是既然有,試試也無妨。

想到這裡,君悅停止了和無心的打鬥,快速後退了一步。

隨即對著珈葉的背打開了盒子。

頓時,盒子裡面一股黑色的力量快速朝著珈葉而去,快的幾乎沒有人反應過來。

哪怕是鳳凰炎,在看到那道力量的時候,那力量也已經進入了珈葉的身體裡面。

「君悅。」無心冷漠蹙眉,喊了一聲,一掌對上影,無心快速抽身,吵著珈葉而去。

原本正在和鬼焯戰鬥的珈葉突然停下了手,高高拿在手裡的血之魔鐮,下一刻便突然倒在了地上,而血之魔鐮也消失在了她的手中。

意外發生的太過突然,君悅見珈葉倒下去,勾唇笑了笑,卻不敢在多留下來,隨即下令離開。

珈葉突然倒地,大家都沒有去管君悅,而是朝著珈葉走去。


無心在到了珈葉面前的時候,伸出手搭在珈葉的脈搏上面,隨即用力量探查,最後微微蹙眉,奇怪啊。

沒有受傷的跡象,那麼珈葉又怎麼會突然倒下去?

想到這裡,無心快速抱起珈葉往偏殿走去。

星辰見此,抿著唇,沒有說話,他不知道該說這場戰爭是好事還是壞事。

好事是因為他暫時不用娶珈葉了,壞事是,珈葉如果出了什麼事情,就不好了……

「十月,你安排人清理一下這裡!」星辰淡漠的說道。

十月聞言,點點頭,表示她知道了。

隨即不等星辰發話,十月便離開了,然後吩咐一些人將外面的那些屍體清理了。

「要去看看嗎?」星辰看著鳳凰炎問道。

鳳凰炎聞言,搖搖頭,說道,「我有一股不好的預感!」

「珈葉嗎?」忘川凝眉問道。

「恩。」鳳凰炎點點頭,說道,「那黑色力量太過快速,也太過詭異,進入珈葉身體之後,無心剛才檢查的時候露出了奇怪的表情,那是一種疑惑,應該是珈葉身體並沒有受傷,但是我奇怪的就是,珈葉沒有受傷,那麼那黑色靈力又是怎麼回事?」

星辰聞言,拍了拍鳳凰炎的肩膀,說道,「別想太多, 空間農女:彪悍辣媳山裡漢 。」

「不用了。」鳳凰炎搖搖頭,說道,「我現在要馬上前往極北之地!」 「去極北之地?」星辰微微蹙眉,問道,「去那麼遠的地方幹嘛?」

一旁的忘川聞言,說道,「也不是很遠,以他現在的力量和速度,十天就可以到達極北之地了!」

星辰直覺頭頂三隻烏鴉飛過,無語的說道,「我問的不是這個,我是想問他去極北之地幹什麼?」

忘川聞言,有些錯愕的看著星辰,半響之後才說道,「渡劫啊,難道你不知道他天劫很快就要到了嗎?」


星辰:「……!」

「我是知道他天劫要到了,但是你們一直說的是天劫降至,具體的時間我也不清楚!」星辰有些無辜的說道。

「我先走了。」鳳凰炎說完,就化作一道流光離開了原地。

見鳳凰炎離開,忘川回頭看了看偏殿的方向,說道,「鳳凰炎天劫一到,忘川溺水也會泛濫,我必須回到黃泉城去,以防溺水泛濫,到時候如果珈葉沒事,她一定會去極北之地等鳳凰炎的天劫完,希望你到時候可以跟著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