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被獨孤世家堵住的可能,洛凡當下就急了,趕緊對東方一劍開口問道。

2021 年 1 月 30 日

“回稟主人,要想離開有兩種辦法,第一種就是成功的融合幻寵,這樣就可以隨時的通過祕境周圍的綠色光幕離開,還有一種就是沒有得到幻寵,那樣的話就只有等到三個月後祕境關閉生成新的幻寵時被強制的踢出去,而幻寵島的出口其實是隨機的,但總的來說不會超過入口的百里方圓.”

東方一劍做爲長期霸佔着幻寵島的超級世家公子,這些詳細的資料當然清楚了,如實的回答了出來.

“呵呵,原來是這樣呀,那還怕個屁!我勒了個去!”

洛凡在聽完了東方一劍的解釋後,當下就明白自己所擔心的事情應該不可能出現了,因爲獨孤家實力強不假,但是不要忘記這裏是戰龍域,做爲地主的樂正世家絕對不會讓大量的高手留在自己的地盤的,心神頓時就是一鬆,這才嘴角一翹恢復了常態。

與此同時戰龍域飛鷹城的一處豪華房間中.

“尊上,果然不出您所料,獨孤家的那小子出來後就通過一次性傳送星器離開了,我們的人根本就沒有出手的機會,不知道下面尊上還有什麼吩咐?”

“一次性傳送星器?!呵呵,看來獨孤家的那羣老傢伙還真的很看重這個小子呀,算了,早在知道那三個尊級護衛離開時,本尊就對留下那小子不報什麼希望了,既然大魚抓不住,那就捉個蝦米吧!十九你懂本尊的意思嗎?”

“屬下以爲尊上的意思是繼續守着那個長相酷似白三之人,而不是東方家那小子,不知道對不對?”

“不錯,十九你也快突破尊級了吧?本尊看好你!哈哈。。。”

“屬下日後必以惡魔聖尊馬首是瞻!決不負聖尊器重!”

。。。。。。

同一時間回到中心神域的獨孤卓軒,匆匆的來到了一間地下密室前.

“軒兒,回來的很快嘛,怎麼樣此次幻寵島之行還順利吧?”

一道聽起來十分虛幻的男人聲音,在獨孤卓軒剛剛駐足門前時就直接透過那青黑色密閉的金屬門響了起來.

“是的父親大人,孩兒回來了,幻寵的事情還算順利,但是這次孩兒遇到了一個實力很強的人,而且七名隨行的族人一個也沒有回來,全部被其所殺.”

雖然沒有見到人,但是獨孤卓軒依然很恭敬的對着門行禮說道。

“嗯?實力很強?!有多強?是哪家的子弟?”

“實力有多強孩兒並不清楚,但是孩兒在面對他時根本就沒有出手的機會,這個人太過神祕,以將級實力進入幻寵島,在孩兒和七名同伴的包圍之下以一隻左手的代價成功離去,可是半個多時辰後,孩兒再次組織人手圍殺時,此人卻已經突破了王級,更是以王級初階的實力用出了相當於尊級高階的領域,而且。。。。。。”

“什麼?!軒兒你確定那人擁出的是尊級高階強度的領域?”

被父親打斷的獨孤卓軒臉色依然的平淡,他知道自己說出來的事情是多麼的不可思議,可是這畢竟是他親身經歷過的,雖然一想到大陸上竟然會出現了,比他還要妖孽的天才就有些鬱悶,但是獨孤卓軒傲是傲,卻並不是輸不起的人,其實在他心裏早就盼望出現洛凡這樣讓他感覺到壓力的對手了。

“不錯,孩兒十分肯定,而且他還會一種直接作用於靈魂的攻擊手段,可以讓孩兒出現瞬間的失神,這些也就罷了,其實孩兒這次過來打擾父親閉關就是想告訴您,此人年級青青,功法就當時看來也不出衆,但最爲關鍵的是他的領域是帶有殺意性質的屬性領域!”

嘭!

就在獨孤卓軒話音落下的同時,那緊閉的屋門一下子就被轟開了.

緊接着一股凜冽的寒氣就直接迎上了門口處所站的獨孤卓軒身上,雖然冰寒之氣一閃即沒,但是就在這轉瞬的變化之間,獨孤卓軒就感覺到他的血液好像都要凍結了,嘴脣發紫,其眉毛上頓時就覆蓋上了一層白霜!


“殺意屬性領域?那人是不是在不動用星力時你根本就察覺不到他的星力波動?”

此時屋門雖然敞開了,但是依然見不到人影,入目的只是充斥着滿屋的白色堅冰,不過此時獨孤卓軒卻詭異的根本就感覺不到任何寒意了.

“不錯,聽父親您這樣一說,還真是這樣的情況,難道這裏面還有什麼隱情嗎?”

“果然!看來沉寂千年的影族也忍不住了呀!不過也好,這次索性就一次解決了!哼!好了事情我知道了,你想知道的話去族中查看一下關於影族的資料吧!”

“影族?!”

。。。。。。

“主人,屬下剛纔已經檢查過了,那七人並沒有融合過幻寵的痕跡,這是您要的星戒,主人其實你如果想要星戒的話,等屬下回到家族讓人多做幾個就是,沒有必要去扒死人的東西,這太晦氣了.”

東方一劍怎麼說也是超級世家的公子,平日裏哪裏會缺什麼東西,星戒在他看來那就和普通的衣服差不多,在把剛剛收穫來的七枚星戒交給洛凡後,不以爲意的隨口就的說了出來.

“你以爲主人我很窮嗎?!這叫廢物利用!懂嗎?我勒了個去!你還是想想一會融合哪個幻寵吧!哼!”

洛凡自己雖然不差存儲星戒,但是影族其他人需要呀,而現在影族並沒有尊級強者,不能自己製造,所以他也只有慢慢的積攢,可是沒成想被自己的僕人給小看了,心裏當下就不爽了,這個東方一劍,洛凡現在是越看越覺得賤了,以前收的影和鬼隕哪裏有這麼多的話,叫你做什麼你就去做什麼不完了,沒事嘰歪個屁呀!

可是這畢竟也是東方一劍也是一番好意,爲了表忠心才主動多嘴的,洛凡也不好因爲這個就動用靈魂契約的強制之力,而且東方一劍在面對他時,很明顯的比影多了幾分自然,感覺就像平常的公子和屬下的關係一樣,對此洛凡只有歸結於那是沒有把其改造成同族,而缺少了那種天生血脈上的威壓所致。

在把獨孤卓軒驚退之後,洛凡本來是想多瞭解一下其他超級世家的消息的,可是東方一劍也不知道是因爲在家族中不受重視,還是東方世家對這些信息太過保密,總之再也沒有得到什麼有價值的情報了。

而洛凡因爲剛剛突破王級,又知道了超級世家的恐怖底蘊,急切的想安靜的閉關通過星精快速的提高星力等級,這樣東方一劍在留在這裏也就沒有什麼用處了,搞不好要是遇上獨孤卓軒還會成爲他的累贅。

雖然洛凡有些不喜他的話多,但卻很看重其身份的潛在價值,所以就打算趕緊讓他融合幻寵儘快的離開這裏,也好專心的對付不知道跑到哪裏去的獨孤卓軒.

“你沒有問題吧?”

片刻之後洛凡看着眼前那詭異旋轉中的綠色湖泊,有些擔心的問道.

“主人放心吧,幻寵其實也就是屬性特殊靈魂之力強大點,根本就沒有什麼星力可言,可以說就是一個紙老虎,很容易就能殺死的,屬下這就下去,呵呵。”

洛凡現在已經知道了所謂的融合幻寵,其實很簡單就是誰把其殺死了,那幻寵的靈魂就會自動的與這個人的靈魂之力融合,使融合之人一定程度上加強靈魂強度的同時,獲得其特殊的天賦能力.

本來洛凡在瞭解到這一情況時就已經很鬱悶了,別人認爲很簡單的事情,放在他身上那可是就成了差一點就要命的勾當,所以聽到不明所以的東方一劍這樣不屑說出來時,心裏更加的對他不爽了.

當下便把賜給其魂器的想法給打消了,心裏還在暗暗的想道:“反正這貨本身的功法實力不低,加上那超級世家的身份出手的機會肯定不多,把魂錐給他也是浪費,再加上這不完全的靈魂契約也不知道保險不,嗯,爲了安全起見,一會他上來還是把關於自己的信息抹去的好.”

洛凡不知道爲什麼,總覺得東方一劍在面對自己時有些太放鬆了,這種感覺很是怪異,反正就是有種東方一劍靠不住的直覺,但是具體問題出在哪他一時又想不起來,但這就足夠了,一向謹慎的洛凡在剛纔聽到其那自然的輕笑之聲後,最終還是選擇相信了這種潛意識裏的直覺.

其實洛凡要是想讓自己徹底放心很簡單,那就是直接的把影族的血脈傳給他,簽定成完整的靈魂契約,可是這樣一來最多也就是多出一個王級高階的手下來,東方一劍的所有功法全廢了不說,其超級世家身份的作用也就沒有了,畢竟把一個影族之人放到強者衆多的超級世家去當內線,洛凡還沒有天真到那樣的地步. 就在東方一劍跳入湖中之後,本來詭異旋轉的湖水頓時就停了下來。

緊接着在洛凡的感應中屬於東方一劍的靈魂印記就迅速的變強了起來,“我勒了個去!先不說融合幻寵後所獲得的特殊天賦,就單憑這增加靈魂強度的好處,也絕對讓人趨之若鶩了!”


“主人,屬下融合好了.”

片刻之後,東方一劍就再次的出現在了洛凡的面前,一臉掩不住的欣喜之色。

“嗯,把你獲得的天賦用出來看看.”

聽到洛凡的吩咐後,就見東方一劍除了頭部以外,身體馬上就好像一團沒有骨頭的肉泥一樣,開始肆意的扭曲起來,一會把頭部從褲襠處鑽出,一會四肢有大反常理的從關節處反向的彎曲揮動,其扭曲的幅度之大完全就超過了洛凡的想象。

“這…!這還是人嗎?絕對比影族的特殊體質要強大的多了!這纔多長時間,十幾個呼吸有沒有?這傢伙的靈魂強度便達到了五倍顛峯,增加了將近一倍強度不說,居然還得到了這麼匪夷所思的能力,爲什麼影就沒有這種運氣呢?!我勒了個去!”

看着東方一劍到最後甚至直接把頭轉到了後背,就這樣前後倒置的走了起來,洛凡心裏不由的爲他最爲欣賞的影不值起來。

“好了,收了你的能力吧!現在既然你已經融和了幻寵,那就趕緊的離開吧,記住回去以後努力修煉爭取早日突破尊級,成爲家族之中的真正高層,明白了嗎?”

洛凡一邊對東方一劍隨意的吩咐着,一邊暗自通過靈魂契約,把關於他的信息刪除了起來,直留下了一個朦朧的主人身份。

“遵命主人!屬下定當謹記!”

奇怪的是被抹去部分記憶的東方一劍,反而一下子鄭重了起來,居然連頭都不敢擡起來了。

如果洛凡要不是分心警戒着四周,以防止隨時可能出現的獨孤卓軒偷襲,就算看不到東方一劍那微微皺起的眉頭,也會感覺出其態度上那潛在的變化,可是這僅僅是如果,所以洛凡對此竟然毫無察覺。

東方一劍低着頭退出去幾步之後這才猛地一轉身,臉上浮現着古怪的笑意,瞬間向着湖邊光幕的方向快速的閃了過去。

“嗯?不好!我了勒個去!上當了!”

就在東方一劍停在遠處光幕前的時候,洛凡突然就感覺到魂海中屬於他的契約之印一下子消失了!

“哈哈。。。小子!你以爲超級世家的公子是可以隨便控制的嗎?你還真敢想呀!傻逼!不過看在你幫我趕走獨孤家那羣蒼蠅的份上,本公子免費的送你一個消息吧,只要是有半神存在的超級世家重要成員永遠沒有被控制的可能,下次別這麼天真了呀!哈哈。。。”

原來東方一劍從一開始就可以破掉靈魂契約的,只是當時一來幻寵被洛凡捷足先登了,他在沒有幻寵的情況下,根本就沒有把握在獨孤家的人找到前離開祕境,二來想到了身邊洛凡那恐怖實力,只要洛凡一發覺那他更沒有把握戰勝洛凡。


所以一直以來他都是裝成很恭敬的樣子,不過洛凡的問題他所回答的到都是真的,畢竟只要契約存在,他要是說假話可不知道會不會被洛凡發覺,只是有的問題涉及到了家中機密,有半神級強者的靈魂封印他就算是想說也說不出來而已。

等融合幻寵之後,東方一劍見離開的機會來了,剛想高興,卻沒料到洛凡竟然小心的把他的記憶抹去了一部分,當時他以爲洛凡是發現了什麼,可真是嚇壞了,畢竟契約不破他就不能違背洛凡的意志,而只要契約一消失洛凡又會在第一時間發覺,所以小心戒備的同時這才越發的恭敬了起來。

可是沒想到峯迴路轉,洛凡竟然主動的讓他離開,雖然現在東方一劍對洛凡的記憶只有主人這一個身份了,但是對他來說就已經足夠了,身爲堂堂大陸四大公子之一的他,哪裏能帶着這樣的身份離開?!

就這樣出完一口惡氣的東方一劍,纔在無比快意的大笑過後轉身進入了光幕之中。

反應過來的洛凡聽着對方那侮辱的話語,並沒有傻傻的回話追上去,因爲他知道那毫無意義,只是那微皺的眉頭和緊握的雙拳,暴露了其內心的憤怒。

看着東方一劍消失的身影,洛凡很快就冷靜了下來,不由的反思起了進入祕境這不到一天裏所發生的種種,總結起了自己的得失。

第一次面對獨孤卓軒就付出了一隻左手的代價才得以逃命,之後再遇上東方一劍又是一招便傷,緊接着精明冷靜的獨孤卓軒不傷分毫從容離去,而東方一劍更是牛逼,把自己耍的團團轉不說,最後自己還傻不拉幾的幫他警戒融合幻寵送其離開!

而洛凡自己又得到了什麼?

表面上看來除了得到了那陰差陽錯的逆天幻寵,就是獨孤卓軒的惦記和東方一劍的耍弄嘲笑!可以說是吃了一個啞巴虧!

不過洛凡可不這麼想,要知道他進入祕境的目的就是得到幻寵的同時,通過和世家子弟交手從而瞭解一下那些超級世家的底蘊,而現在看來不是全部達到了嗎?!

幻寵自然不用多說,通過與獨孤卓軒的兩次交手,洛凡瞭解到他的恐怖實力,和根本不把那些天才子弟看在眼裏的世家底蘊,而通過與東方一劍的接觸又讓洛凡知道了半神這一世家的絕對底牌,還有就是超級世家重要成員不收靈魂契約束縛的信息。

“看來一直順風順水的我還是有些自大了,果然不愧是超級世家的繼承人呀,一個比一個狡猾!不過這樣也好,不然總是和那些老傢伙們鬥也太過無趣了不是?斷手之仇,羞辱只恨。。。呵呵。”

想通其中關鍵的洛凡此時怒意盡去,嘴角不由的就翹了起來。。。。。。

洛凡在目送東方一劍離開之後,考慮到幻寵島就這麼大,而島上只有對方一人存在的可能,爲了儘快的把獨孤卓軒找出來好安心的在祕境閉關,洛凡直接就肆無忌憚的爆發着那八倍靈魂強度的感知,仔細的搜索起獨孤卓軒的身影來。

在洛凡想來就算獨孤卓軒能隱藏星力的波動,也不可能把靈魂的波動給隱藏了,而他現在最大的優勢的就是靈魂強度,所以洛凡相信只要對方還在這個島上,那麼他一定能用最短的時間把其找出來.

其實在洛凡也有想過獨孤卓軒應該早已經離開了,畢竟飛行幻寵他也得到了,能殺自己的話當時也不會打都不打就跑了,既然一時半會又殺不了自己,以他的身份根本就沒有必要和自己在這裏死磕。


但是這只是洛凡的一種猜想,他可不想把自己的身家性命放在這沒有經過確認的猜想之上。

爲了不出現搜完一處獨孤卓軒又從空中飛回來的情況,有了再生和毒免能力的洛凡。再遇到針林時直接就在密集的針林上方踩着搜索,始終保持着良好的視野。

因爲這祕境光線全來自那淡綠色的光幕,所以也沒有什麼白天和晚上之說,洛凡只能憑進食的次數來大概的計算時間。

“就只有這一處沒有經過確認了,希望獨孤卓軒那個傢伙別在這裏,不然可就噁心死了.”

一天後洛凡搜索完三塊區域後,看着眼前那唯一還有幻寵存在的黑色森林,心裏暗暗的想道。

其實不是洛凡不想殺死獨孤卓軒,可是現在的他要速度沒速度,要飛不會飛,底牌強大是不錯,那也要能攻擊到對方纔行呀!

就憑獨孤卓軒寧可看着七個天才族人死去,也不願以身涉險的冷靜與謹慎,洛凡相信沒發現最好,只要發現見了,那傢伙肯定會在第一時間就遠遠的跑開,不會給自己一點的機會的。

可是洛凡對此還真沒有別的辦法,如果不放出靈魂感知力小心的隱藏身形搜索,到是有靠近那可能存在的獨孤卓軒,但那他就等於自己在明處對方在暗了,他可沒有自大到可以無視這個速度恐怖攻擊手段又未知的強者偷襲。

所在洛凡現在真正希望的就是獨孤卓軒最好還是別在這裏,那樣他就不用離開這裏再花時間去找安全的地方閉關了.

這是一種詭異的黑色植物,其樣子就是幾棵小腿粗細的黑色藤條相互纏繞在一起組成植物的主幹,高度從五米到十幾米不等,每一根藤條在植物的頂部又自然的分開形成的冠帽,從主幹到冠帽都生長着臉盆大小的黑色葉片。

從外面向裏看完全就是一片黑暗,洛凡知道這不僅是因爲光線的原因,更多的應該就是那大片的葉子阻擋了自己的視線,這要是換以前洛凡肯定還會檢查一下這東西有沒有毒,可是現在他都毒免了,那試不試的也沒有什麼意義了.

把靈魂感知提高到了最大,洛凡暗暗深吸了一口氣後,便一頭扎進了那彷彿擇人而噬的黑暗林中。。。。。。 洛凡一進入怪異的黑色森林小心戒備的同時,就直接爆發出了自己的最快速度不斷的閃動了起來.

這片森林也就二十里方圓,以洛凡的速度來說也就是片刻間的事情,他相信只要獨孤卓軒在這裏,自己這招打草驚蛇一定能把他給搞出來,所以洛凡就直接的地毯式的快速用靈魂掃了過去。

“沒有!沒有!。。。。。。嗯?我勒了個去!怎麼又回來了?!”

可是就在洛凡估計應該到達森林後面的光幕時,卻驚奇的發現他現在的地方分明就是剛纔已經排除過的地方了,頓時急行中的洛凡就停了下來.

“難道是那個所謂的迷花幻寵在做怪?可是按理說就算是幻寵也應該有靈魂波動纔對呀?爲什麼沒有感覺到呢?!莫非。。。。。。”

殺戮意境!

想到什麼的洛凡馬上就殺意透體而出,雙眼瞬間變爲了妖異的猩紅之色!

而就在洛凡發動了意境攻擊之後,緊接着通過紅色的雙眸就看到眼前的一棵棵黑色的植物彷彿活過來一般,瞬間分成了無數的藤蔓瘋狂的亂舞起來。


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