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中階的法寶,絕對可以抵得上一名化形境頂峯修爲的修士,青水在確認這一件確是法寶之後,心中駭然不已。

2021 年 1 月 30 日

而在一邊觀看的沈雲與萬天雲,更是心驚不已。

沈雲根本就是第一次見到所謂法寶的威力,心中更是疑惑爲何韓昆手中會有一件這樣的法寶?!要知道整座靈秀山,估計也不會有超過十件的法寶存在。而且多數應該在那些凝獸境修爲之上的高手身上!

韓昆,不過是東方元門下的二弟子,就連東方元本人,應該也不會有這麼一件法寶在身上,而韓昆卻有……

沈雲當即就明白,這個韓昆的身份,絕不是那麼簡單。至少,絕對不是東方元門下二弟子那麼簡單!

萬天雲則更是心驚不已,若是知道對手裏面有一位有這麼一件法寶的話,估計再給他一個膽子他也要思量一下,可是面前的這位不過通靈境後期的修士,竟然能夠隨手取出這麼一件法寶來,着實讓他心驚不已。

被黑暗籠罩、被一顆碩大眼珠子瞪視的豹人青水,此刻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先不說這件法寶的威力,單單是一件法寶,如果他之前知道的話,就絕對不會這麼輕易地上前迎戰!眼下,自己倒是被逼上梁山,進退不得!


“青水前輩?呵呵,就再叫你一聲前輩好了!”

韓昆的聲音忽然從黑暗中傳了出來,青水臉色一凜,若不是現在不敢輕舉妄動的話,早就把此人千刀萬剮了!

“青水前輩,是不是從來沒有想過,會有一天,死在一名通靈境後期修士的手上?不過,能死在一件法寶的手上,也不是那麼吃虧,是不是?!”

聽着韓昆有些嘲諷的口氣,青水驀地冷笑一聲:“呵呵,你別高興的太早,你也知道,你不過是一名通靈境的修士而已,一件法寶對你來說是超出了修爲範圍內的,你雖然已經催動了這件法寶,但是最多,你也不過能施展出其五分的威力而已!你覺得,這樣的威力,能殺了我麼?!”

“呵呵,青水前輩既然不相信,那就試試好了!”

隨着韓昆的一聲冷笑,出現在青水面前的那顆碩大的眼珠子猛地眨巴了下眼睛,並且散發出了一道令人暈眩的光芒!

青水本能地舉起雙手捂住了雙眼,卻總覺得有一種若有若無的氣息打在了自己的身上,讓自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青水前輩,現在,有什麼感覺麼?”

韓昆的聲音在黑暗中再次響起,青水慢慢地睜開了眼睛,看着面前依舊令人駭然的黑暗:“有……什麼?什麼感覺?!”

“前輩,你伸出鼻子嗅一下,空氣中,是否有一種好聞的香氣呢?!”

青水一怔,本能地嗅了一下,而就是這一下,讓他頓時大驚失色! 韓昆讓青水嗅一下空氣中的香氣,青水本能的反應就是嗅了一下,可就是這一下,讓他心中大驚:自己聞不到任何的氣味,或者說,自己根本就感覺不到自己鼻子的存在!

這不可能!難道說?!

青水咧了下嘴角:“韓昆,你這法寶是?!”


“等到前輩臨死之前,自然會知道的!”

隨着韓昆的話語聲,青水面前的這顆碩大的眼珠子也眨巴了一下!

這次青水有了經驗,急忙馭起了一張靈氣護罩護在身前,可是仍然感覺到一股若有若無的氣息打在了自己的身上!

“混蛋!”青水罵了一句,急忙探查自己的身體。

“呵呵,聽說前輩很喜歡喝酒,但是從此之後嘛,對不住了,前輩再也喝不到那醇香的酒了……”

“什麼?!”青水一怔,急忙掏出自己隨身帶的酒葫蘆,倒了一口酒在自己的嘴巴中,瞬間皺起了眉頭:“韓昆!”

這下,青水與沈雲等人都明白了:這件韓昆花了這麼久時間催動的法寶,是可以在一瞬間掠奪對方的五感的!

這件法寶實在是太讓人心驚了,至少到現在爲止,青水毫無反抗之力,就被輕易地掠奪了五感中的嗅覺與味覺,這種慢慢地折磨,是任何人都不會想要去承受的。就算是死,也絕不想在失去了五感之後被人活活折磨死!

“混蛋!”青水反應過來之後不再等着韓昆的下一招,而是一躍而起,一雙豹腿如同閃電一般劈向面前的那顆巨大的眼珠!

“嗖嗖”數聲,青水的一雙豹腿已然發出了破空之聲,可見威力極大!

“嘭嘭嘭”……

在青水的接連腿擊之下,那顆眼珠子不斷地顫抖着,但是看上去毫髮無傷,似是根本就不在意青水強勁的腿擊……

“呼……呼……呼……”

數個回合之後,豹人青水喘着粗氣停了下來,看着面前依舊沒有任何反應的巨大眼珠,心地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恐懼……

正常來說,一件法寶只要催動起來,最低威力的招數也抵得上化形境後期巔峯修爲的修士的全力一擊,眼前這件法寶,看上去應該不算是普通的法寶,可就算是如此,在通靈境修士的手中,是絕對不可能釋放出一半的威力的!

這樣來說,青水覺得自己完全可以破掉這件法寶的攻擊,甚至,可以直接將這件法寶摧毀!

想到這裏,青水再也冷笑一聲,雙掌猛地一拍,身體瞬間漲大了一圈:“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能夠堅持多久!”

說罷,青水身形一晃,瞬間來到了那顆眼珠的身後,嘴巴一張,一團黑色的靈氣團噴了出來,滴溜溜地在身前轉着。

韓昆一怔,急忙掐了一道器訣,就要再次掠奪青水五感的下一感,可是這道器訣打過去,那顆眼珠子卻是沒有絲毫的反應!

“這?!”韓昆的臉上冒出了汗水,剛要再次打出一道器訣,卻見面前那團黑暗中猛地閃出一道光芒!

“哼哈!”

青水冷笑一聲,面前的黑色靈氣團驀地變大數倍,表面上劃過一道黑光,整個靈氣團竟然變成了豹頭的模樣!

“這是?!”韓昆再想去控制那顆眼珠時,卻發現自己根本就無法將自己的靈氣探入進去!他面色凝重地看了一眼那顆還在自己掌心處滴溜溜旋轉着的眼珠法寶,眉頭一皺,猛然雙掌合起,將眼珠法寶握在手中,嘴角一咧,再次掐了一道器訣。

而此時沈雲與萬天雲兩人,則都看着面前這場法寶與凝獸境修士的激鬥:畢竟這都是兩人第一次見到法寶的威力,再加上青水現在的準凝獸境修爲,絕對能讓自己大開眼界。

從青水被黑暗包裹到現在,不過十幾個回合的工夫,沈雲與萬天雲心中則都是有些澎湃不已。

雖然外表看上去,所謂法寶並沒有給人一種多大的震撼,但是從這幾回合的表現來看,法寶絕對震撼住了沈雲與萬天雲兩人!那種若有如無的氣勢,讓任何人都感覺不到死亡的來臨,但是一旦被控制住,卻是幾乎沒有任何反抗之力的!

相對於那些法器的聲勢浩大,法寶就像是一件殺人於無形的兵器,讓任何人都可以在任何時候被殺死。

“哈,這件法寶在你的手中,算是要毀了!”青水忽然冷笑一聲,接着韓昆就見到黑暗中的那顆巨大的豹頭猛然張開了嘴巴,竟然一口將巨大的眼珠子吞了下去!

“混蛋!”韓昆叫罵一聲,青水便感覺那隻被吞進去的眼珠子猛地晃動了一下,心中一怔,急忙雙手翻飛,然後猛地在自己胸前一拍!

“嘭”的一聲巨響,那隻豹頭再次張開了嘴巴,一股強勁無比的靈氣衝擊瞬間衝了出來!

“去!”

韓昆在此時也喊了一聲,手中的眼珠輕飄飄落在自己的掌心,可是面前的黑暗卻是劇烈的振動起來!

不好!在一邊的沈雲看到韓昆滿臉的汗水,知道這位通靈境後期的修士已經有些控制不住手中的法寶了,心中迅速盤算了一下,轉身雙拳向同樣在觀看的萬天雲砸去!

這一記鬥龍拳來得很是突然,而且因爲此時萬天雲距離沈雲很近,再加上他原本還受傷,根本來不及躲閃,見沈雲襲來,只能硬着頭皮大喝一聲,雙掌化爲兩隻臉盆大的血掌迎了上來!

“轟”的一聲巨響,萬天雲被擊退了數丈之遠才堪堪站住,而沈雲自然不會放過這種好機會,手掌一翻馭起夜鉤長劍,帶着絲絲紫色劍氣向萬天雲刺去!

他自然是想在青水逃出那件法寶之前,先將萬天雲擒下作爲人質,這已經是眼下最好的辦法了!

萬天雲此刻只剩下了招架之力,而且如果青水不能前來相助的話,估計十幾個回合下去就要被直接生擒!

“唔……”

驀地,韓昆那邊傳來了一聲低吼聲,沈雲無法扭頭搭眼看去,卻見韓昆身上的白袍已經被全身靈氣吹起,長髮飄散在腦後,雙掌合十放在胸前,那團縈繞在身邊的黑霧已然消失……

“哈!”


隨着青水的一聲大喝,韓昆掐了一道器訣,然後就嘴巴一張,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嘭”的一聲巨響,韓昆面前的那團巨大的黑暗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將地面砸出了一個巨大的洞口!

而就在這一瞬間,那團黑暗消失不見,一道黑光飛射而出,回到了韓昆的雙手之中……

“呼……呼……”

青水喘着粗氣站在韓昆對面,一雙豹眼冷冷地注視着他:“呵呵……好小子,掠奪了我的嗅覺與味覺,我現在,就讓你還回來!”

“莫出狂言!”

青水剛要上前解決掉韓昆,卻聽得沈雲一聲怒吼,接着就感覺一道凌厲無比的劍氣向自己襲來!

“呵!強弩之末了嗎……”青水冷笑一聲,身子一側便躲過了劍氣,轉身過來,就見沈雲帶着重傷的韓昆向後花園中飛奔而去!

“少主,跟上我!”

青水見萬天雲並沒有受重傷,囑咐了一句便向沈雲二人追了過去!

沈雲帶着韓昆飛到了自己佈下的小彌勒五行陣的一邊,伸手翻出了兩紙靈隱符貼在自己與韓昆的身上,躲進了一側的花叢之中。

青水眨眼間就追了過來,在空中俯視下來,卻不見了沈雲與韓昆兩人的蹤影。

“靈隱符?”青水冷笑一聲:“沈雲,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啊,在我面前,你們就算用了靈隱符就能瞞住我?”

話音一落,青水忽見一個東西竄入了身下的一處草叢之中,嘴角一咧,瞬間俯身追了過去!

而在他身後的萬天雲,遲疑了一下也追了過去!

待到青水雙腳落地,才頓時感覺上當了:面前的花叢瞬間不見,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大草原!

“二長老,這是?!”

萬天雲運氣不錯,竟然在進入小彌勒五行陣之後還能與青水傳送在一起。

“迷魂陣?!”青水眉頭一皺:“原來這小子在這裏佈下了迷魂陣,怪不得會往這個地方逃……呵呵,這種低級別的迷魂陣,想困住我?少主,我一會兒就能將此陣破掉,你要多注意身邊沈雲與韓昆的動向,估計他們不會逃遠。”

“好。”萬天雲應了一聲,便撤身向後退了幾丈。

青水一雙豹腿猛地踢出,一陣強勁的靈氣向遠處襲去!

“轟、轟”數聲,青水身形再現時,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自己的靈氣衝擊竟然全部落空,周圍空間甚至連一絲漣漪都未有出現!

這麼說來,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法陣!

他還沒有思緒,忽覺身邊傳來一陣似有似無的靈氣波動,還未反應過來,這種波動瞬間強大起來,數道五色的光團向自己與萬天雲砸來!

“不好!五行陣?!”青水自然是識貨的,雖說認不出這是傳說中的小彌勒五行陣,但是還是能夠清楚識得這是五行陣的!

而沈雲此時在外面卻是在慢慢嘗試控制小彌勒五行陣的攻擊,要知道這可是一套完整的小彌勒五行陣,威力全開的話,殺死青水還是很容易的! 數十道五色光團在同一時間向青水與萬天雲擊去!

萬天雲此刻重傷未愈,卻也不敢離開青水半步,就將全力靈氣馭出,馭起一張靈氣罩護身,與青水形影不離。

青水則感受到了這一個個五色光球中所蘊含的五行之力,嘴角一咧,飛出一腳直接踢了過去!

“刺啦”一聲,青水的一腳直接將那無色光球踢中,但是讓他驚訝的是,這團五色光球竟然直接貼在了自己的腳上,“刺啦”一聲之後瞬間爆炸開來!

“唔……”青水根本就來不及躲閃,被直接轟飛了出去,而其餘的無色光球也直接向他衝來!

“混蛋!”青水這才知道這座法陣的五行之力絕不簡單,急忙馭起靈氣罩,接連擋下了十餘枚光球之後,靈氣護罩竟然直接被炸開!

“少主!趕緊想辦法離開!”青水無法,只得一邊躲閃一邊叫萬天雲想辦法。

因爲剛纔是青水攻擊的法陣,所以現在法陣只對做了靈氣標記的青水進行攻擊。當然,如果沈雲能夠完全控制法陣去自主進攻的話,現在的青水與萬天雲估計就離死不遠了……

萬天雲此刻只有站在原地乾着急的份兒,哪裏還能想出什麼主意來啊……

而外面的沈雲,則與韓昆揭下了靈隱符:“師兄,青水剛纔已經被你的法寶所傷,現在估計在法陣裏面堅持不了多久,我們得想辦法將他殺死!”

“師弟,難道你不會控制着法陣?”韓昆愣了一下,有些疑惑地問道。

沈雲苦笑着點點頭:“我本來就對法陣一竅不通,而且這套法陣本身就有些複雜,我根本就不會控制它……”

“師弟,陣法旗呢?”

沈雲聽韓昆這麼問,立刻明白麪前這位師兄很可能對法陣很在行,急忙手掌一翻,控制小彌勒五行陣的陣法旗便出現在了手中。

“師弟,其實不管多麼複雜的法陣,想要控制它,都要經過這面陣法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