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機緣未到,莫要強求」。

2021 年 1 月 30 日

「爹,請你抹去我的記憶吧,讓我重新輪迴轉世吧」,小夜沉默許久,深吸了一口氣,堅定的道。

天奇微微一嘆,小夜的身世就在眼前,可是卻看不清那人是誰。

「好吧,不過我會把你與他的記憶全都存在著玉佩里,就讓這玉佩隨你輪迴轉世吧,也許將來有一天,他會有用的」,那人伸出一塊玉佩遞與小夜,那塊玉佩和天奇此時元神所進入的玉佩一模一樣。

小夜走了,轉世輪迴,不知去向……..

見到小夜走後,那個朦朧的男子輕嘆一聲,「唉,你的死命始終擺脫不了他,你命特殊,輪迴轉世,不過寄體而生,卻也終逃脫不了自己的諾言」。

男子說完,也漸漸消失在了歷史畫卷中。

玉佩里的歷史畫面至此結束,天奇的元神也回到了山海,天奇輕嘆一聲,喃喃道:「情如流水,亘古不息,長久相思,化成永恆的等待,該如何是好?」 第一百四十章聖祖遺言

眼前的小夜神色有些緊張,步子向前又挪了幾步,盯著天奇,纖細如蔥根的玉手微微緊握了一下,壓住心中有些波動的情緒,道:「你看到了什麼?你知道我的身世了嗎?」

「沒有」,天奇神色不變,縱然知道些秘密,天奇知道有些東西不該說出來,而且自己也沒有看清那個男子是誰,天奇此時最疑惑的是那個男子怎會有這種通天的本領?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帝靈強者?天奇很嚮往成為帝靈強者。

可是玄老告訴過他,很久很久以前,天就變了,人們得罪了天,天發了怒,從天地間收回了一些東西,從此帝靈境界的強者變得非常的稀少了,想要進入帝靈境界,難比登天,不僅如此,修靈一途比之遠古時期,也變得更加的艱辛了。

天奇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這個本事進入那個傳說中的帝靈境界。

小夜對他的回答略微一愣,彷彿有點不相信,不過她也沒有再多說,這塊玉佩很多人試過了,沒有一個成功過。

天奇的元神進入玉佩之後,天奇不知道外面有什麼異樣產生,只是小夜的眼神里閃爍了一絲光芒,不過瞬間即逝,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猜到了天奇話語中帶有一絲謊意。

「好了,去拿回你的軀體吧」,小夜玉手一揮,小池向天奇移來,在小池上空凝結的靈氣光圈也消失了。

望著小夜婀娜纖瘦的身影,回想起玉佩畫面的點點滴滴,天奇突然有一絲的愧疚。

天奇斬斷心中的所想,喜形於色,跑過去接到了自己的軀體,緊緊的拉住,拖上了岸。

「看你猴急似的,我又不會吃了你的軀體」,小夜見狀,撲哧一下,抿嘴笑道。

天奇越發覺得小夜親近可人了,天奇淡淡一笑,而後心神一凝,神海歸位,霞光一道,落入了天奇的軀體之中。

「啊,終於回來啦」,天奇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伸了伸腰,又扭了扭脖子,甚感舒適,沒有一絲的異樣,反而覺得自己的肉身和魂魄之力都變強了許多。

「小傢伙,真是恭喜你啊,突破到了下品元魂的境界了」。


天奇撓了撓頭皮,酣然一笑,闖了岩漿洞,破了桃花陣,又過了彼岸之橋,自己以前的魂魄境界本就達到了上品靈魂巔峰,在不突破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走吧,我帶你去個地方」,小夜腳踏虛空,飄了過來,伸手拉著天奇,便往小山丘深處飛去。

天奇握住她的玉手,很暖很暖,可是天奇卻有一絲的羞愧,不為今生,為前生。

小夜壓低了速度,她怕天奇受不了這麼快的速度,不過縱然是壓低了速度,依舊很快,流星趕月一般,在上空留下一道殘影。

沒有幾分鐘,小夜便帶著天奇到了一個山洞門口,洞門口被石頭封住了,洞門上也長滿了雜草、野藤,不仔細看的話,真的不知道雜草、野藤後面會有一個石洞。


小夜告訴他,聖祖已經坐化幾十萬年之久了,石門雖然封閉著,可是天奇依舊感覺的一絲威壓。

小夜輕手一招,石門轟然打開,一股滄桑古樸的味道撲鼻而來,帶有一絲灰塵,天奇和小夜走了進去,山洞裡空空蕩蕩的,只有中間有一個蒲團,蒲團旁邊樹立這一把刀,刀身早已沾滿灰塵,沒有絲毫的波動,彷彿一把普通的刀一樣,而蒲團上盤腿坐著一副屍骸,這裡的靈氣好,聖祖的屍骸保存的很好,沒有被風化。

小夜進來后,對著屍骸虔誠的磕了三個響頭,天奇見狀,也磕了三個響頭。


「這就是聖祖?」天奇指著屍骸,問道。

「嗯,這就是幾十萬年前,獸族的聖祖」,小夜點了點頭,神色凝重,天奇看得出,小夜很尊敬這副屍骸之人。

天奇打量了一下周身,除了屍骸旁邊立著一把刀外,屍骸旁邊就只有一份羊皮捲軸了,屍骸周身還有些脫落的衣屑,衣屑上還有一絲非常強悍的符文,天奇暗想連布滿強悍符文的衣服都化成灰燼了,算算也恐怕也的確是有幾十萬年的時間了,小夜沒有說謊。

一代妖帝,獸族聖祖,坐化之地怎會這麼『簡潔』,除了一把破刀,什麼都沒有,天奇實在是有些不敢相信。

「這是聖祖用的刀?」天奇望著洞穴內唯一可以有點價值的東西,不滿的道。

「嗯,這就是聖祖生前所用過的刀,名為本為血色狂刀,聖祖臨終前曾用自己的血脈蘊養過,具有血魔之力,可以血魔變,他在臨死之前耗盡生命就是為了創造出一把絕世好刀留予傳承者」,小夜微微嘆息了一聲道。

天奇再次認真的打量了一下這把刀,刀身達三尺三,刀柄約六寸,刀刃鋒利,靈光閃動,無形中透露出一股霸氣,天奇很喜歡這種造型,不過此刀卻沾滿了灰塵,看起來完全是把普普通通的刀,只不過造型拽了一點而已。

「可是這好像很普通啊」,天奇伸手拎起那把血色狂刀,有點重,不過對於天奇來說很合適,天奇呼出一口氣,吹去了上面的灰塵,可握在手裡的時候,沒有一絲的來自刀身對自己的感應,一般而言,好兵器都會與使用者產生共鳴,發出一絲感應,對於這把血色狂刀,天奇有些失落。

「因為這把刀的器靈已經沉睡了,他認定的主人不是你,而是聖祖,除非你能得到器靈的認可,否則他在你手中永遠都是一把普通的刀」。

「原來還有器靈啊,果然是好東西」,天奇嘴角一揚,有些欣喜,用了器靈的兵器絕對是一把超凡脫俗的兵器,很少見,傳聞天靈大陸三把傳名的神劍之所以稱之為神器,就是因為這三把神劍已經產生了器靈。

「只是該如何得到這器靈的認可啊?」天奇有點犯難了。

「我也不清楚,不過我想在你喚醒他之後,還得讓他認同你方才行」,小夜推測道。

天奇知道想要得到器靈的認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先放下了血色狂刀,打算看看這羊皮捲軸。

羊皮捲軸上面雖然一層灰塵,不過吹開灰塵之後,羊皮捲軸依舊是光潔如新,歷經幾十萬年而不朽,由此可見這羊皮捲軸上的符文是多麼的強悍,只是上面沒有連一個字都沒有,如同白紙一張。

「這是什麼?」天奇好奇的問道。

「這是聖祖的遺言,留給傳承者的,我也不曾看過,你滴一滴鮮血到羊皮捲軸上看看」,小夜在旁邊說道。

天奇咬破指尖,滴了一滴鮮血到羊皮捲軸上,鮮血慢慢化開,上面的字跡顯現了出來。

聖祖的遺言只能留予傳承者觀看,小夜站在一旁,迴避了一下。

天奇看了一眼開頭,臉色一變,因為上面的提到了一個天奇幾乎早已忘記的字眼:天帝。

上面聖祖遺言記載:

遠古傳言,紫光現,五行變,天規滅;四聖齊,帝源聚,聖力出;魂魄散,本命珠,維他開;精血化,得重生,天帝生,三十六字真言,不知其出於何時,生於何地。

宮闕重深 ,縱橫天下,叱吒風雲,偶得此真言。

傳言所述,本留予命運之子,然非命運之子,觀之亦百無一害。

余研究此傳言上十萬載,略有所悟,望余之所悟,可裨益後人。

五行變應與《五行訣》有關,遠古《五行訣》本為一體,后被分散為五訣,散落人間,化為《風行訣》,《土黃訣》,《雷神訣》,《神冰訣》依舊《紫火訣》,五行之間,火行唯大;五訣之中,故《紫火訣》獨大,亦最難練,《紫火訣》分陰陽之火,陰火幽龍,陽火鳳凰,鳳翔九天,龍游九泉,天地無極,誰與爭鋒!

人有五屬,獨一為主,《五行訣》之五訣號稱各屬性第一訣,霸道無比,眾人紛紜,《五行訣》擇自己主屬性一訣既可,不可貪多,貪多終難有所成,余不信,曾習《風行訣》與《雷神訣》,修靈之苦,數倍於修一訣,然老夫雖愚,終有所成,眾人之言不可信,眾稱余為狂人,如若僅此而已,是為不狂,后余試圖風雷兩訣合一,試練萬載,幾度生死,方有所成,故此老夫獨技由此而來,風雷一擊,所向披靡,同階對等,從無敗績。

自此,余知五行五訣,曾又習得《土黃訣》,然余才疏學淺,終不能與風雷合一,又可嘆命運不濟,一場大戰,受了致命重傷,自知已無多少時日可活,遂打消此念頭,余留一心得,有緣之人可揣試之。

隱少房東 ,突有頓悟,所謂四聖齊,應為四大聖屬性齊聚一聲,然四聖齊聚一身之人,何其少也,思緒良久,欲要四聖齊聚一聲,唯有奪舍,男女之歡,本為常理,故而創立《采陰偷天訣》,贈與後來人,望有用武之地。

余本為獸族聖祖,重傷之時,又遇大族之下,小族的反叛,幸得將下女夜狼王拚死抵抗,自會肉身,幫余脫困,余念其忠心耿耿,不忍其魂魄消散,余逃亡之際,攜其魂魄而遁。

余逃余此,自劈空間,躲藏於此洞穴之中,自知命不久矣,唯有一遺願,不想衣缽失傳,余設關卡,有後來之人通過之,乃為余之傳人,可得余之衣缽,老夫無他求,只希冀有緣之人救女夜狼王一命,為其找具肉身,送她一命,則老夫泉下亦可安心。

余臨死逃脫而來,身無長物,只留有一枚乾坤戒及愛刀一把贈與傳承者。

遺言至此為止,天奇看了一眼遺言後面的附言,上面記載著聖祖修鍊各種功法的心得,法訣易得,心得難求,天奇觀看后,雖然感覺很深奧,可是天奇覺得上面寫的很有有理,天奇相信這對自己將來的修靈大有裨益,全都記在了腦海里。

隨著天奇那滴滴在羊皮捲軸上的鮮血的慢慢干化,羊皮捲軸也隨之灰飛煙滅。 第一百四十一章聖祖傳承

「原來《五行訣》是由《神冰訣》等五部屬性法訣構成的」,天奇若有所思的道。

「上面提到了《五行訣》?」小夜嘆了一聲,接著道:「不知何時起,《五行訣》就拆分為五部法訣了,如今是不可能再見到傳說中的完整的《五行訣》了」。

「說不定我就可以讓《五行訣》重現人間呢?」天奇淡淡一笑,自誇的道。

「呵呵,那樣的話,你就會成為過街老鼠了,五行一出,萬訣誠服,誰不眼饞?」

小夜的話確實是言之有理,天奇也只是隨口說說而已,天奇可不認為自己有這個能耐可以讓《五行訣》重見天日。

「哦,對了,聖祖遺言上還說要我帶你出去,再幫你找副肉身」,天奇看后對著小夜道。

「原來聖祖臨死之前還為我打算好了出路」,小夜微嘆了一聲。

小夜在這裡守護聖祖陵寢數十萬年,孤苦伶仃,數十萬年的時間都改變了小夜先前的性格,可是卻沒有磨滅小夜對聖祖的忠誠之心,小夜卻沒有一丁點責怪聖祖的意思,此時的她聽到天奇說聖祖臨終前還挂念著她,心中反而有一絲的感動。

「放心吧,即使他不說我也一定會帶你出去的,無論如何,我一定會給你找到一副肉身,讓你好好的生活下去」,想到小夜數十萬年來都困在這裡,天奇心中突然湧出一股莫名的感覺,這股莫名的感覺使得他不由自主的堅定了自己的想法,那就是一定要讓小夜好好的活著。

小夜沒有在意天奇的話,指著聖祖手上的那枚乾坤戒道:「聖祖曾說,他所要留予衣缽之人的東西全都在他的乾坤戒中,如今聖祖已故,這乾坤戒便是無主之物,你拿著看看吧」。

天奇點了點頭,又恭敬的磕了三個響頭,方才小心翼翼的把乾坤戒從聖祖的手指上取了下來。

聖祖的乾坤戒古樸雅緻,外表為古木色,上面有一個鐵骨錚錚的狼圖樣。

天奇的神識探入裡面,裡面的空間很大,比之貓兒姑娘送給天奇的乾坤戒都還要大十幾倍,裡面的空間完全可以裝得下整個烏月城!

不過裡面的東西確實是很少,除了一些不知名的丹藥以外,就只有幾部捲軸了,能被聖祖收藏的丹藥定然很高級,可是天奇的修為還低,根本就用不著這些高級的丹藥,所以天奇沒有理會這些丹藥,而是把目光投向了那幾部捲軸。

天奇大致的看了一眼,是幾部法訣,這些法訣的封印被聖祖除去了,是換成符文保存的,天奇可以直接觀看。

天奇隨機抽取了一部,是一部《吞靈訣》殘卷,上面記載:此法決為不死族所有,當年與不死族大戰時偶得的殘卷,此法決毒辣無比,能少用則少用,雖然可以加大修靈進度,可是卻能容易產生心魔,非不死族之人,容易走火入魔。

天奇有些迷惑,不死族是什麼人,為何他們可以練此功法?

「小夜,你知道不死族嗎?」

「不死族!」小夜聽到這個詞之後,臉色大變,平靜的眼神中突然閃現出兩道兇狠的目光,彷彿他與不死族有著比天還高,比海還深的不死不休的仇恨。

「該死的不死族,就是他們殺了聖祖的,他們十惡不赦,要千刀萬剮」。

「他們為什麼叫做不死族?難道他們真的不死?」天奇疑惑的問道。

「他們其實也是人,傳聞很久很久以前他們的先祖進入過天邪深淵,染了邪氣,從此以後他們族的人便可以修鍊一些其他生物所不能修鍊的或者修鍊之後會走火入魔的至邪至毒的功法,而且還絲毫不受這些功法的副作用影響,這《吞靈訣》便是一部至邪至毒的法訣,所以天奇你萬不可深入的修鍊此法訣,很容易走火入魔」。

小夜見到天奇在認真的聽著,便接著道:「他們之所以稱之為不死族,真正的原因是他們元神中的三魂七魄,只要一魂或一魄還存在,便可再次復活」。

「還可以這樣?」天奇猛地睜大眼睛,一臉的詫異,不管是人族還是獸族,元神里有三魂七魄,一旦元神里有哪一魂或者哪一魄沒了,元神便會消散,人也就死亡了。相對於人族來說,不死族的確有點不死的味道。

小夜之所以存活,那是因為她元神雖然受損了,但沒有泯滅掉她的一魂一魄,否則小夜也不可能還存在天地間。

「對於不死族,他們族裡有太多的秘密,其實我不知道很清楚,但是不死族真的很強大」,小夜雖然很恨不死族之人,可是她不得不承認不死族很強大。

能害死獸族聖祖,不死族自然不是什麼軟柿子。

「哦,對了聖祖是不是妖帝啊?」天奇突然想到了這個問題。


「聖祖可以說是妖帝,他踏入了那個少有人進入的帝靈境界了」,小夜點頭道。

天奇倒吸了一口涼氣,帝靈境界,那可是傳說中的境界啊,三塊大陸加起來,幾萬年甚至幾十萬年都難得有一人踏入,不死族居然可以斬殺一位踏入了帝靈境界的獸族聖祖,天奇心底一涼,這不死族到底有多強悍啊。

「以你現在的實力,你知道了這些也沒有用,你還是好好的看看其他聖祖留下來的法訣吧」。

天奇回過神來,不再想不死族的事情,現在的自己根本就沒有那個權力知道這些,而且自己知道這些也沒有用,天奇心底自嘲一笑:難道說自己了解這些之後去挑戰不死族?那純粹是找死。

天奇收斂了情緒,繼續看下一部法訣,是一部聖祖自創的《取陰偷天訣》,進行男女之歡之時,可以暗自運用此法決的話,可以奪取對方的聖屬性,小夜在旁邊,天奇沒有多看,瞥了一眼便放下看另兩部捲軸了。

另兩部捲軸正合天奇的心意,一部是《雷神訣》,另一部是《風行訣》。

這兩部法訣正是聖祖遺言里提到的《五行訣》拆分后的風屬性和雷屬性的兩部法訣,這兩部法訣都堪稱法訣之最。

只是天奇有些失落的是現在的他根本就沒有這個實力修鍊這兩部法訣,這兩部法訣的等級太高了,自己根本就沒有能力修鍊,天奇之所以沒有修鍊《幽龍訣》,也正是這個原因。

「天奇,別人要是得到了這四部法訣中的一部都會高興的死去活來,怎麼你反而有些悶悶不樂?」小夜關心的問道。

「好東西擺在面前,可是自己又吃不下有什麼用」,天奇嘆了一聲,天奇所面臨的處境就好比是桌子上有一大堆的奇珍美食,可自己卻夠不著,拿不到,這能幹看著流口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