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道德和夢傾城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了凌霄的身邊,兩人也目不轉睛的打量着被一分爲二的這兩條路!夢傾城疑惑不解的看着凌霄,這兩條路是通往哪裏的?

2021 年 1 月 29 日

呵呵,這兩條路是直通城主府外,能夠讓我們安全不少!雖然這裏面沒有照明之物,但是相對於外面的路來說,這裏還是比較安全的!

聽到凌霄這麼說,馮道德也疑惑的看着凌霄。 國民初戀:追男神108式 ,我都不知道!想不到凌兄弟如此厲害,居然知道這裏藏有一個機關。厲害!不過你是怎麼知道這裏有一個機關的?夢傾城先前也沒有仔細想過這個問題,但是被馮道德這麼一說,夢傾城也是馬上疑惑了起來!對啊,凌霄他一直是跟自己在一起,他怎麼會知道這裏藏有一個機關?而且看他的樣子好像對此地很是熟悉,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他以前來過這裏?

看到夢傾城的樣子馮道德心下更是疑惑,居然連夢傾城都不知道,那他是怎麼知道的?如果說自己不知道那還情有可原,但是連夢傾城都不知道,那這其中就有隱情,值得推敲了!

凌霄心中一突,特別是看着兩人疑惑的眼神,凌霄知道自己必須想出一個合理的解釋了!如果想不出來的話,有什麼後果凌霄可不敢保證!但凌霄可不敢說是自己得到慕容雲天的記憶,才知道這裏藏有一個機關的!如果自己真是這麼說的話,恐怕會被他們當成第二個慕容雲天,從而對自己下殺手,那麼自己的一世英名就這麼完了!凌霄更是不敢保證自己能夠擋得住兩個天王境界的人,雖然自己的肉身力量達到了天王境界,但是靈氣的修煉實在是太低了!跟馮道德和夢傾城比起來,凌霄覺得自己的那點微末修爲簡直就是渣!特別是夢傾城,在凌霄看來她年齡也比自己大不了多少,但是修爲卻是妥妥的壓住了自己!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爲何都是人差距怎麼那麼大呢?凌霄腦袋高速運轉,急中生智,馬上還真就給他想出了一條可行的計策來!

呵呵,你們是指這個機關啊!這個說來也是巧合,我只不過是偶然知道的!在馮大哥你離開之後,我和傾城兩人便是莫名其妙的進入了李府的密室!而這個機關,我就是機緣巧合之下在李府密室裏面看到的!

夢傾城聽到凌霄說李府密室,臉色有些緋紅!想到先前在裏面經歷的一幕幕,夢傾城就情不自禁的臉色有點發燙!這個的確是這樣的,我和凌霄的確是慕名奇妙的掉進了李府的密室!至於中間發生的事,凌霄和夢傾城兩人都是自動省略了。這是屬於兩人的祕密,就算是夢傾城肯跟別人分享,凌霄打死也是不願意的!這個是隻屬於自己兩人的祕密,至於第三者?那還是算了吧!難不成還要跟馮道德說,我們掉進去之後,然後就那啥那啥了?

但是馮道德畢竟是老江湖,老油條了。光是看兩人的臉色,馮道德僅憑倆人現在的臉色,和兩人之間現在的關係,就能把事情猜得個八九不離十了!這麼明顯的事如果他都還看不出來的話,那他這些年真的是白活了,應該是說活到狗身上去了!但是馮道德可不會傻不拉嘰的去揭穿,這樣不僅沒有任何好處,反而會讓自己三人處處在尷尬之中!像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事,馮道德這麼一把年紀了,還是很懂得把握分寸的!既然這是他們兩個年輕人的私事,自己和他們非親非故的,自然是不好說什麼!也只能在心中感嘆,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對於凌霄給出的解釋,馮道德事先是不信的。哪有這麼巧的事?剛剛在那裏得到這個冰窟的信息,到這裏就能馬上發揮用處,這不是在作弊嗎?可是馮道德也不得不感嘆世事玄妙,無巧不成書!這麼狗血的事都讓凌霄給遇到了,不得不說,凌霄的狗屎運實在是夠逆天的!馮道德也在心裏對凌霄寫了一個大大的服字,什麼叫狗血?這就是了!

那你得到的信息裏面,有沒有提示說要走哪一條路?或者說兩條路的盡頭又是什麼?

走哪一條路?盡頭是什麼?這個凌霄還真不知道!搖搖頭道:這個在我得到的信息裏面,並沒有說有兩條路啊!裏面只是說這裏有一條路可以通往城主府外,其他的我也就一概不知了!凌霄心裏面對慕容雲天實在是無語,這個傢伙呆在這裏這麼多年了,居然連這個屁大點的地方也沒有摸清楚!凌霄只能對他說,失敗!做人做的實在是太失敗了!在慕容明天的記憶之中,就只是單純的知道這裏有一個機關。然後這個機關裏面是一條路,而這條路可以通往城主府外!至於其他的信息,慕容雲天是瞎子走夜路――兩眼一摸黑!凌霄現在終於知道了慕容雲天爲什麼會一直被困在這裏,就是他的這個智商也能夠走出這裏的話,凌霄覺得這比要中一百萬的彩票來得更難!怪不得這傢伙一直走不出這裏,就是單憑他的這個智商,凌霄都替他感到捉雞!

對於慕容雲天能夠修煉到君境強者的行列,並且只是單純的被困在這裏,凌霄除了想到運氣,實在是找不到其他的詞語來形容他!就是這個智商也敢出來混江湖,並且還讓他混到了君境強者,這不得不說真是一個奇蹟!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傻人有傻福?慕容雲天的記憶裏面都沒有,凌霄更是不可能知道了!如果沒有慕容雲天的記憶,凌霄壓根不會知道這裏有一個機關!

不單單是凌霄感到鬱悶,就連馮道德和夢傾城也是感到無比的鬱悶!這就像做那啥那啥的時候,啥都已經準備好了,並且把褲子都脫了!在最後欲行那巫山雲雨之事的時候,女方卻是說,她來親戚了!這樣的事怎麼能叫人不鬱悶?

只要有凌霄跟着,夢傾城的選擇困難症又發作了!現在這裏有兩條路,那我們到底應該走哪一條?看着凌霄,馮道德沉吟了一下,你得到的信息裏面,難道就沒有一丁點兒的提示?

凌霄再次仔細的翻開慕容雲天的記憶來查看,就連慕容雲天已經不記得了的記憶,凌霄也是絲毫不放過!但是一番查探下來,還是一無所獲!到最後卻還是無奈的搖搖頭!這個是真沒有!路已經找到了,但是卻不知道應該選哪一條。有了選擇卻是又害怕選擇,這不得不說是一個極大的諷刺。

三人一時之間都沉默了,如果繼續留在這裏,魔教的人難免還會找到這裏來!剛開始只是派了一個天王境界的人,但是現在都已經派出了神王境界的!如果再在此地停留下去,難免魔教的人不會再派出更強的人來。從他們兩次派出的人不難看出,一次是天王,另一次卻是神王境界的!這一次會不會是聖王?或者說是更強的君境強者?再在此地停留下去的結果,無非就是一個,死!這裏似乎是魔教的大本營,神王讓三人已經是累得夠嗆了,至於更強境界的人,三人除了死這一條路,再也沒有其他選擇可供他們選擇!

即使是這樣,但是另外一個難題又來了!停留在這裏是死,這兩條路如果貿然衝入也是死路一條!現在的選擇似乎兩邊都是死,一邊是魔教,另一邊卻是一兩條未知的路!裏面還不知道充滿了什麼危險,這讓三人一時之間再次陷入了兩難的境地!留在這裏是死,這兩條路隨便選一條也可能是死!兩邊都是死,只不過死法看起來不同罷了!一邊是死在敵人的手裏,另一邊卻是有可能是死在未知的道路上。

三人心情有些沉重,馮道德還是率先打破了這尷尬的氣氛!既然左右都是死,與其死在敵人的手裏,我看我們倒不如死在這兩條路里面!或許我們還用不着死,萬一我們的運氣來了,僥倖不死呢?留在這裏絕對是死得不能再死,如果是前進,我們至少還有一線希望!所以我們與其坐以待斃,倒不如主動出擊,不知道你們兩個是怎麼想的?

凌霄聽到馮道德怎麼說,頓時也附和着說道:馮大哥說得不錯,與其坐以待斃,倒不如主動出擊!進攻永遠是最好的防守,我們留在這裏真的除了死,再無其他的路可供我們選擇!選擇了前進,我們至少還有一線希望。如果留在這裏,我們就連最後的一線希望也沒有了。就像馮大哥所說,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就是兩條路,一條是死在敵人的手裏,另一條是死在未知的手裏!況且在我得到的信息裏面,也沒有說進入這裏一定會死!裏面只是說這裏的通道是通往城主府的,並沒有說這裏面是死路!如此說來,裏面有一條路就是正確的!所以我們生存與死亡的機率是一半的,選擇對了,那就生!至於選擇錯了…………我們也不一定會選到錯誤的那條路,是吧?

凌霄還想到了一個可能,但是他沒說。說出來也只不過是擾亂大家的心,增添了幾絲煩惱,幾縷憂愁罷了。這裏的天這靈氣濃厚,凌霄倒是不介意留在這裏!只不過在這裏要承受的危險,比外面大了不知道多少倍!更重要的是美色!夢傾城的美色!像夢傾城這種傾國傾城的人兒,被魔教的人看到了還有活路?易容大法雖然是好,但是也只能用在比自己境界低的人身上!就連慕容雲天也看出了一點端倪,凌霄可不相信魔教的人會看不出來!如果魔教派出的人是聖王還好,但是如果是君境強者呢?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凌霄可不敢打這個賭,既然選擇前進有一半生還的希望,爲什麼還要留在這裏?這無疑是給了凌霄很大的希望,留下來十死無生,前進的話卻是有一半生還的希望!凌霄的數學又不是體育老師教的,這麼簡單的算術題怎麼可能不會呢?

聽着凌霄分析的頭頭是道,合情合理!馮道德和夢傾城兩人仔細一想,現在的情況的確是如此。與其留下來坐以待斃,倒不如賭一把運氣!選擇了,那就把生命交給命運來安排。選擇了,至少還有一半的希望。現在到了這種情況,三人也唯有把生命交給運氣來主宰了!這個地方三人打死也不想再來了,烏漆嘛黑的不說,而且還是處處充滿了危險!整天提心吊膽不說,連覺也不能好好的睡一個!心中都有了決定,但是三人還是不知道應該選那一條路!雖然是生還的機率高達一半,但是別忘了還有一半是死亡的機率!如果幸運女神剛好來親戚了,而自己三人就剛好選到了死亡的那條路,那怎麼辦?這可是一個折磨人的遊戲,生命與死亡遊戲!凌霄忽然想到,現在這個情況,倒是有了那麼一絲玩俄羅斯轉盤的遊戲,心都提到嗓子眼了!雖然是危險,但是不得不說,這個遊戲確實是刺激!

輪到選擇題,夢傾城就是一陣頭大!女人都害怕選擇,這似乎是她們的一大剋星――選擇困難症!這兩條路看起來都是一模一樣,現在我們應該選哪一條路啊?

凌霄覺得自己也把握不準,這可是三條人命啊!雖然得到了慕容雲天的記憶,這就好比得到了一把開啓寶藏的鑰匙。但是這個寶藏裏面卻是又加了一把鎖在裏面,凌霄覺得如果要自己來選擇的話,那真是鴨梨山大!頓時把這個皮球踢給了馮道德,馮大哥,你閱歷經驗都比我們豐富得多,你覺得我們應該選哪一條路生還的希望比較大?

馮道德也是感覺鴨梨山大,但是看着那兩雙期待的眼神,就算是沒有把握,也不得不硬着頭皮上了!心中雖然是感動,但是這種感動馮道德寧願不要!既然你們都如此相信我,那我就選擇一條吧!夢傾城在心中冷哼一聲,哼!!誰相信你了,我只不過是相信我的凌霄!但是既然凌霄都把選擇權交給馮道德了,夢傾城也不好說什麼!希望你能選對,如果到時候選錯了,一定要你好看!

馮道德沉吟了一下,看着宛如複製出來的兩條路,只覺得心都在顫抖!如果自己選錯了,不但要搭上兩條命,自己這條老命可能也跑不掉!凌霄和夢傾城的命,馮道德倒是不怎麼在乎!但是對於自己的命,馮道德還是異常珍惜的!如果自己能活,那麼犧牲他們兩個人也是沒什麼。人不爲己,天誅地滅,自己到時候這麼做也無可厚非吧?如果我到時候真的選錯了,希望你們不要怪我!

左邊主福,右邊主兇!我看我們還是選擇左邊吧!看到馮道德自信滿滿的樣子,夢傾城疑惑的看着他,這可是關乎到我們的生死,你確定沒有選錯?

哼!如果不信,你可以自己選擇另外的一條,老夫保證不阻攔你!

凌霄趕緊擺了擺手,好了,好了!既然已經有了選擇,那我們現在就走吧!現在我們說這些都是多餘的,到時候是生是死,一切交給命運來決定吧! 三人走在昏暗無光的左邊小路里,以比蝸牛快不了多少的速度前進着。夢傾城緊緊的抱着凌霄的胳膀,整個人都貼在了凌霄的身上!那觸手的彈軟,滾燙的溫度,讓凌霄有些心猿意馬!食知髓味,凌霄不過是剛剛經歷人生性福,哪能抵擋如此誘惑?在這一瞬間,凌霄丹田像是着火了一般,可恥的起了反應!幸好這裏面昏暗無光,看不到凌霄的窘態,要不然還真是尷尬啊!凌霄急忙運轉弒神訣,心中的那一絲**才慢慢的消散!臥槽,自己的自制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差了,居然連這點誘惑都擋不住?凌霄可是記得,自己以前的時候頂多是看島國動作小電影纔會起反應,怎麼現在這麼一點誘惑都把持不住?難道穿越還附帶了這麼一個不良反應?這真是特麼的坑人啊!

馮道德走在兩人的前面,凌霄的一隻手臂被夢傾城給抱着,另一隻手上面卻是一團火熊熊燃燒,火光閃耀,讓你這一條黑漆漆的小路變得不再那麼黑暗!雖然現在的感覺是無限的爽歪歪,但是凌霄心裏別提多鬱悶了,自己現在真的是名副其實的“電燈泡”了!幸好自己靈氣夠渾厚,要不然還不得變成人幹了?

火焰在凌霄的手上跳躍着,一閃一閃的,渾身充滿了靈性。凌霄只感覺到手上暖暖的,但是感應到的另一個結果,確實讓凌霄差點把正在燃燒的火焰一把扔出去。心中無比鬱悶,一個大大的臥槽!凌霄感覺到了一股血脈相連的感覺,並且還感應到了這火焰對他的依賴!這樣的結果讓凌霄錯愕不已,我勒個去,這樣也行?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之後,這裏發生的一切都徹底顛覆了凌霄的想象!排山倒海,呼風喚雨的修煉者!還有會說話的動物,就連火焰也有自己的靈性!這些東西都是在無時無刻的在刺激着凌霄的神經,凌霄也只能在心裏感嘆,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的確是只有想不到的,沒有不可能的!

三人一步三回頭, 神醫磁皇 ,忽然發現,自己三人走了這麼久,竟然還不足百米。這樣的結果讓凌霄三人錯愕非常,鬱悶不已!三人覺得也已經走了很久了,沒想到得到的結果卻是自己三人走了這麼久。速度還不足百米!如果真要按照這個速度走下去,那自己三人還要走到猴年馬月才能走出這裏?不是三人不想走快一點,誰知道前面會是什麼?雖然說這裏有一條路可以通往城主府外,但是如果恰巧自己三人選擇的恰恰不是通往城主府的那條路呢?三人對這裏一無所知,鬼知道這條路會通往哪裏?既然不知道前面有什麼東西,三人都是小心再小心,謹慎再謹慎!小心無大錯,這樣的速度雖然是慢了點,但是如果發生緊急事故,那也不正好可以退嗎?現在三人的想法都是,這樣的速度雖然是慢了點,但卻是進可攻,退可守!完全不用擔心會有什麼危險來臨的時候,來不及躲避!但是這樣的後遺症也出來了,走了這麼久竟然只走了百米左右!三人也不像開始那麼自信滿滿了,如果照這樣的速度走下去,那自己三人是不是要走到死?雖然是有着凌霄手上的火來當照明,但是如果凌霄的靈氣枯竭了的時候,那時又該怎麼辦?對於未知的東西,人除了好奇之外還有着恐懼!這就像是現在很多老一輩的人接受不了現在的很多東西一樣,在他們的思想裏,他們還是習慣生活在原來他們的那個世界!現在的這個世界,讓他們感到恐懼!這個比喻雖然不算恰當,但當下事實也是差不多的。

馮道德終於停下了他前進的步伐,看着凌霄和夢傾城兩人沉聲說道: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鬼知道會走到猴年馬月才能走出去!不行,看來我們得另外想個法子了!你們倆人有沒有什麼好的主意?

夢傾城還是那句話,我聽凌霄的!他怎麼做,我就怎麼做!對於夢傾城的這話,凌霄苦笑一聲,你就不怕跟着我走錯路,然後隕落在這裏?沒想到夢傾城卻是無所謂的一笑,那有什麼!死就死唄,反正能跟你死在一起也不錯。至少黃泉地獄我不是在孤獨一人,至少有你陪着我!只要有你在身邊,天堂地獄我都無所謂了!

馮道德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急忙揮手製止道:行了行了,我說你兩個好了吧?如果要秀恩愛,至少出去以後再說吧?真是搞不懂你們年輕人,現在這個時候居然還有心情秀恩愛!看來我真是老了,越來越搞不懂你們年輕人了!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是馮道德不得不佩服凌霄和夢傾城兩人的勇氣!在這般的未知危險之下,居然還能夠泰然自若地秀恩愛!不得不說,這也需要一種莫大的勇氣!愛情果然是種很神奇的力量,居然能夠讓一對江湖菜鳥能在這般危險之下,還能夠想着在不在一起的問題,卻是絲毫不擔心面前有何危險,將要面對的又是什麼!愛情的力量雖然神奇,但是年輕人總是愛被這美好的表面迷昏頭了!

被馮道德這麼一說,夢傾城反而是更加的理直氣壯了。哼,我們秀恩愛怎麼了,難道吃你家飯啦?你如果有本事,你也秀恩愛去!我就是要秀恩愛,你能拿我怎麼樣啊?如果你怕死,你可以回去!你放心,我們不會怪你膽小如鼠,也不會怪你沒有勇氣的!

凌霄發現夢傾城這幾天像是吃了**似的,動不動就對馮道德冷言冷語!怎麼?她的親戚還沒走?這親戚住的時間也太長了點吧?

馮道德的臉色瞬間垮了下來,這小丫頭片子真是當自己很了不起?還是當自己沒有脾氣?馮道德一時之間怒火中燒,叔叔可忍嬸嬸不可忍!如果不給她點顏色看,她還真是無法無天了,不知道現在誰纔是老大!先前你境界比老夫要高,讓老夫處處忍讓着你。但是你以爲現在還是那種情況嗎?現在我們兩人處在同一境界,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老夫看你一個女孩子如此癡心,本來打算先讓你多活一段日子,享受一下戀愛的滋味。沒想到你如此不識趣,那你也就不要怪老夫辣手摧花了!

看着馮道德的臉色,凌霄就知道壞了!俗話說,事不過三,夢傾城一而在再而三的挑釁馮道德,就算是泥人也尚有三分火氣,更何況是馮道德這種已經修煉到了天王境界的人?夢傾城依然是冷眼看着馮道德,哼!裝,我看你人裝到多久!就算你能夠忍受這一次的挑釁,我就不相信你能夠忍受得了第二次第三次,遲早你會露出你的狐狸尾巴來!

凌霄看着馮道德越來越不善的臉色,急忙小聲在他耳邊嘀咕幾句!夢傾城疑惑不解的看着凌霄,這傢伙怎麼不幫自己?他難道沒有看出來自己的用意嗎?沒想到馮道德聽到凌霄的話之後,反而是哈哈大笑,那臉上不善的神色一掃而光!拍了拍凌霄的肩膀,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與她這個小丫頭片子計較了!不過女人不教不行,這樣下去她遲早會騎到你的頭上來作威作福!兄弟,你可要努力啊!別被一個女人吃的死死的,到時候可就丟我們男人的臉了!

凌霄淡淡的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不過心中卻是很猥瑣的想到:女騎士?嘿嘿,這個主意倒是不錯,話說自己以前也只是聽到別人說!還真沒有嘗試過,看來得改天找時間好好的試一下了!凌霄這裏yy無限好,但是他也只是想想!這不,纔剛剛YY了一下,卻是覺得腰間一痛!不滿的看着夢傾城,你掐我幹嘛?看來馮大哥說得對,女人三天不打,她就能上房揭瓦!不過如果說要打夢傾城,凌霄疼都來不及,怎麼可能會捨得呢!唉,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自己這個男人是不是做得太失敗了點?

夢傾城也是臉色不善的看着凌霄,哼!你剛纔跟那個老不死的傢伙說了什麼,他怎麼會那麼高興?出於女人的第六感,夢傾城瞬間就想到了凌霄剛纔是在跟馮道德說自己的“壞話”!凌霄是打死也不敢把剛纔給馮道德說過的話再次說出來,只能隨便敷衍道:沒什麼,我只不過是給他說了個笑話而已!

夢傾城對於凌霄的這個答案,嗤之以鼻,你這是在哄鬼呢!但還是半信半疑地說道:真的?你確定剛纔沒有騙我?凌霄急忙拍着胸脯保證道:千真萬確,我就是騙誰,也不會騙你!夢傾城揚了揚她的粉拳,哼,我就暫時相信你一次!如果我知道你騙我,哼哼,到時候我要你好看!凌霄頓時壞笑着說道:嘿嘿,你到底是想哪方面讓我好看?看着凌霄那壞壞的表情,夢傾城那能還不知道他想到哪裏去了!輕輕的捶了凌霄一下,哼!大色狼一個!

哼!你們到底要不要走?這次我還來是走前面,免得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丫頭片子說我膽小如鼠,沒有勇氣!聽到馮道德的話,凌霄尷尬的笑了笑,走!怎麼不走?現在就走吧! 馮道德其實是不想走在前面的,因爲走在前面不但要隨時擔心有什麼危險,而且更是要隨時擔心自己的小命不保。走在前面就意味着要承受更大的風險,如果真是有什麼危險的話,自己絕對是第一個遭殃的!但是俗話說,人活一口氣,佛爭一炷香!男人最怕的是什麼?絕對不是什麼刀山火海,下油鍋之類的!更不是什麼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了!至於怕老婆?這更是蝦扯蛋!那能說是叫怕嗎?那隻能說是愛!如果不愛,何來害怕失去一說?男人最怕不是這些,至於流言蜚語?男人用得着在乎嗎?男人最怕的是被人說不行!特別是這還是出自一個女人之口,這更是會讓男人瞬間狂怒,暴跳如雷!說他什麼都可以,但是就不能說他不行!身爲男人怎麼能說不行呢?不行也得行啊!馮道德承認他是真的被激怒了,夢傾城的那一句膽小如鼠,沒有勇氣,深深的刺激到了馮道德!即使是真的害怕,馮道德也不得不硬着頭皮上了!這不是爲了什麼,只是爲了男人的尊嚴,不行也得行!

馮道德要要走在前面,凌霄和夢傾城都沒什麼意見。特別是夢傾城,她更是希望前面真的有什麼危險!最好是那種毀天滅地的危險,讓這個老傢伙瞬間掛掉,那真的是可以高枕無憂了。如果真是這樣的結果,夢傾城相信自己就算是做夢都會笑醒!凌霄一手拉着夢傾城,另一隻手裏面端着一團火!雖然這個團伙看起來不大,但是就是這麼小小的一團火,卻是讓整個幽暗昏沉無比的小路變得亮堂堂的!火光照耀着,三個人徹底的看清楚了這條小路是什麼樣子的。這裏面空氣潮溼,那人工鑿出來的牆壁,似乎是還殘留着先前開鑿的痕跡。看起來就像是一條特意挖出來的小路,不,應該是說特意留的後路!

馮道德這一次比上一次走得快多了,龍行虎步,看起來倒是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樣子!馮道德現在心裏面是想明白了,既然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那還害怕那麼多幹嘛?與其畏畏縮縮,擔驚受怕地前進,倒不如放開膽子,坦坦蕩蕩!如果真的要死,那還倒不如死了痛快點!活在恐懼之中,可能就連心底那點痛快死的希望也有會被磨滅掉了!心魔!這可是修煉者最忌諱的東西!一旦中上,可能就是花費天價的價格也不可能完全清除!但是馮道德自問還出不起這樣的天價,現在出不起,就算是窮其一生,傾家蕩產也不可能出得起這樣的天價!這可是比暗疾來得更厲害的東西,如果是中了心魔,那麼這一輩子就別想着有出頭之日的那一天了!

凌霄和夢傾城兩人在後面嘀嘀咕咕,一路之上有說有笑的!打情罵俏,你依我儂的,好不逍遙快活!但是這可苦了馮道德,一個人不但要忍受着前行的寂寞!而且還要隨時注意着有沒有危險,隨時都要擔心自己的小命!這樣的折磨和凌霄,夢傾城兩人的打情罵俏,形成了一個鮮明的對比!馮道德的內心幾乎是崩潰的,老夫在前面給你們探路,你們倒好,沒有一句安慰的話也就算了,而且還在後面故意刺激老夫!如果說這不是故意的,馮道德就是打死也不相信。說得那麼大聲,還敢說不是故意的?老夫就算是在百米之外,也能聽得清清楚楚!

三人這一路走下來倒是風平浪靜,沒有起一絲的波瀾!但是走在前面的馮道德卻是提心吊膽,就差沒有把心都掏出來放在手裏了!風平浪靜的背後絕對是狂風暴雨,這是馮道德行走江湖幾十年總結出來的經驗教訓!表面越是看起來平靜,更是不可能有絲毫的輕視之心!一個不慎,便是萬劫不復!馮道德不由得出聲提醒道:小心點,隨時做好戰鬥的準備,前面可能會有更大的危險在等待着我們。


凌霄心中一凜,深深的吸了口氣,知道了!夢傾城噘起嘴,不滿的說道:哼!我看你就是驚弓之鳥,一路走下來,哪有那麼多危險?我看你根本就是危言聳聽,心裏忌妒,見不得我們好!

凌霄急忙呵斥道:傾城,別亂說,我相信馮大哥絕對不是那樣的人。他行走江湖那麼多年,我相信他的話絕對不是危言聳聽,我們還是保持警惕比較好一點!

哼!夢傾城哼了一聲,沒有再說什麼。但是心裏面卻是嘀咕着,這個老傢伙本來就是嫉妒,以我看這條路根本就是通往城主府外的,要不然走了這麼久了,都還沒有危險,這不正是說明我們選對了嗎?沒想到這個老傢伙這麼小肚雞腸,心胸狹隘!他根本就是羨慕嫉妒恨,見不得我們好!真搞不明白凌霄爲什麼會這麼相信他?如果馮道德那女人的話,夢傾城到是要懷疑他是不是給凌霄吃了什麼迷魂藥!

百無聊賴之下,夢傾城不時的東張西望,但是大部分的注意力還是集中在凌霄的身上!看着凌霄那嚴陣以待,緊繃着的臉!夢傾城只覺得越看越帥,越看越完美!世間怎麼會有如此完美的人,而且還給自己遇到了?嘻嘻,難道真的是自己上輩子拯救過世界,這輩子老天給自己的賞賜?看着凌霄,夢傾城剛剛那一絲不爽的心情也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眼睛不經意間的一瞥,夢傾城頓時興奮的拽着凌霄胳膀。凌霄,你快看,有光哎!哼,我就知道我們選對路了,虧某些人還擔驚受怕,怕這樣危險,又怕那樣危險的!還說可能會遇到什麼巨大的危險,根本就是信口開河,胡言亂語!怎麼樣?你沒話說了吧?這下被我說中了吧?

凌霄和馮道德一看,前面果然有光!雖然距離隔得遠,看起來有點模模糊糊的,但是前面確實是出現了光亮!這讓凌霄和馮道德精神一震,終於走出來了嗎?馮道德聽到夢傾城的諷刺,也不由得哼道!走出來了,這還不是我選的路?如果不是我,能這麼快就走出來嗎?這個我說的有危險,那隻不過是用來叫你們不要放鬆警惕的話!如果我不這樣做,有什麼危險來臨你們知道嗎?

看着又在爭吵的兩人,凌霄感覺也是一陣頭大!幫夢傾城?可是這樣不好吧!至於幫馮道德?那還是算了吧!還要不要自己的女人了?凌霄可是從來沒有見過一個人,幫外人來對付自己的女人!如果真的有,那可能就不叫做真愛了!好了!好了!先不要吵了,現在說這些還爲時尚早,有什麼事等出去以後再說吧!兩不相幫,這是凌霄目前能做到的極限了。如果真的有必要,凌霄倒是不介意站在自己女人的這一邊。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手足皆可斷,衣服不可無。

對於凌霄的這點面子,無論是馮道德和夢傾城都是肯給的。一個是戀人,一個算是“朋友”!於情於理,凌霄的這點面子兩人還是可以給的!夢傾城連自己都給了凌霄,還有什麼是不可以給的?兩人互相冷哼一聲,甚至連看對方一眼也是顯得興致缺缺!對於這個結果,凌霄也感到着實無奈,頭都差點要爆炸了!一邊是自己的女人,一邊是朋友!這要怎麼幫?

但是快要出去了,馮道德也不想破壞自己的心情!與一個女人做這些無所謂的爭執!何況這個女人還是凌霄的,馮道德更是不想了!爭執有什麼用?哼!要來就真槍實彈的來,與一個命不長久的女人有什麼好爭的?與一個死人過不去,不那是閒得蛋疼嘛?

三人終於看到了出去的希望,心情都是格外的好!就連這幽暗無比的小路,現在在三人看來都是格外的美麗,充滿了詩情畫意!望山跑死馬,雖然是隔得老遠就看到了光,但是三人還是走了將近一分鐘的時間纔看到出口!

等到了出口的面前,三人這纔看清出口完全給灌木叢擋住了!先前看到的那些光,就是從這些縫隙裏面射進來的!馮道德神色大喜,手剛剛伸到灌木叢上去卻突然停住了!凌霄和夢傾城兩人剛要開口說話,卻被馮道德給制止了!

噓!


馮道德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兩人疑惑不解。不知道他爲什麼到了出口,卻反而停了下來。這時,讓三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的事情發生了!出口外面的這些灌木叢一陣悉悉索索的,隨之而來的還伴隨隨着一些水漬!凌霄急忙帶着夢傾城退後,心情無比的鬱悶,臥槽,這裏怎麼會有人在此撒尿啊?

這還沒有完,只聽一個聲音說道:啊,憋了這麼久,現在可是****!你說先前進來的那些傢伙現在跑到哪裏去了?聽說上面可是大發雷霆啊!

一個聲音卻是說道:呵呵,誰知道呢!我還聽說上面派出去的兩個人都死了呢!

死了就死了,有什麼稀奇的?

唔,這你就不知道了,說出來保證嚇死你!上面派出去的兩個人,一個是天王境界,一個卻是神王境界!只不過沒出去多長時間,兩人的靈魂玉牌都先後碎裂了!現在誰也不知道他們躲到哪去了,上面發出了死命令,說是掘地三尺也要找到他們,要把他們挫骨揚灰,碎屍萬段呢!

先前開口說話的一個聲音卻是大感驚奇,倒吸了一口涼氣!什麼?你說兩個人都死了,而且還有一個還是神王?你確定你沒有開玩笑?

噓!你小聲點,我這可是偶然聽到的!如果不是這樣,你以爲上面發瘋了,怎麼可能會讓我們出來找他們?會下這樣的命令?不過我們還得感謝他們,如果要不是他們,我們這些小蝦米怎麼可能會有機會出來透氣呢!好了,咱們不說他們了!咱哥倆還是找個地方好好的去快活一下吧!

嘿嘿!不錯不錯!聽說那邊有個小娘皮的技術不錯,咱哥倆今天也好好地瀟灑一回!走,今天老子請客!

兩人說完,聲音漸行漸遠,好像就勾肩搭背的走了!還時不時的傳來幾聲少兒不宜的笑聲,光是聽聲音就知道他們在想什麼了! 那兩個人的聲音越來越遠,直到最後再也聽不到一絲動靜!確定了沒有人之後,三人重重地舒了一口氣,這個結果盡在三人的預料之中卻又在預料之外!依照剛纔這兩個人的言談來看,情況似乎是很不樂觀!魔教現在已經對他們展開了鋪天蓋地的搜查,如果他們不能儘快離開這裏,絕對是十死無生,絕對沒有僥倖之理!可是如果要在這掘地三尺的搜捕之中逃脫,無異是難於上青天!現在的這種情況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留下來是死路一條,可是要走的話也沒有多少希望!三人都是莫名的感到了一陣危機感,一種前所未有的壓迫!

馮道德有些憂心忡忡的說道:我們現在真是插翅難逃了,已經成了籠中之鳥,看似自由實則是身不由己!如果我們從這裏出去,估計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在別人的掌握之中!可是如果我們不出去,遲早還是會被他們找到,到時候我們一樣是死路一條!不是馮道德太過於杞人憂天,現在的情況除非是他們插上翅膀,要不然絕對是不可能逃離這裏的!

凌霄眉頭緊蹙,幾乎快要擰成麻花了。現在自己一方就是知道這裏能夠出去,但是似乎也只是知道只能到達城主府! 花開堪折:總裁學弟太霸道 ?恐怕就真如馮道德所說,出去之後就絕對是死路一條了!看着被灌木叢遮擋的出口,凌霄深深地吁了一口氣!淡淡的說道:按照現在他們搜索了這個趨勢,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夠搜索到這裏!到時候我們可能就猶如望中之鱉,任人宰割了!凌霄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平靜,不急不緩,絲毫不見一點擔心之色!

這個動作看的夢傾城美眸閃爍,這纔是真正的男人,真正的男子漢大丈夫!男人就應該頂天立地,臨危不亂,立於千軍萬馬之中,還能夠談笑風生,處變不驚!夢傾城仔細想想凌霄,他現在似乎已經成熟了,長大了!當初遇見他的時候他還尚顯稚嫩,如今已經能夠處變不驚,初現男人本色了!至於現在的處境,夢傾城認爲自己只要暴露身份,魔教的人絕對不能把自己怎麼樣!她可不認爲魔教有本事和三宮六殿對着幹,魔教強則強矣,但是所謂雙拳難敵四手!魔教和三宮六殿對着幹,這可是一個不明智的選擇!魔教的人又不是傻子,不可能看不出來!

馮道德還是不甘心,依照我們現在的力量,我就不相信我們衝不出去!只要付出點代價,我相信我們一定能夠出去!凌霄淡淡一笑,你別自欺欺人了,憑我們現在的力量能夠衝出去?開什麼國際玩笑,如果真的能夠出去,那我還不一定敢出去呢!你們可別忘了,冷情天王還沒有死的時候說過些什麼?

夢傾城仔細一回憶,突然臉色煞白,顫抖着聲音說道:你是說,魔教十三君?凌霄看了一眼臉色也不好看的馮道德,呵呵,馮大哥,是不是也記起來了?君境強者絕對不可能以平常修煉者來看待,他們早已超越了普通修煉者的範疇!別說是魔教的十三君了,就算是一個君境強者,不!不用君境強者出手,就算只是一個聖王境界的,也不是我們能夠對付得了的!這中間的差距太大,絕對不是以我們三個人的力量能夠彌補的!

凌霄也就是看起來風輕雲淡,毫不在意,彷彿已將生死度之世外!馮道德苦笑一聲,十三君?心裏有些嚮往,君境強者,自己什麼時候才能到達這種境界啊!自己剛剛突破到天王境界,絕對就不能這麼死去!不過看凌霄這小子似乎胸有成竹,渾不在意的樣子,難道他早已有了計策?想到這裏,馮道德心中鬆了一口氣!這小子果然是自己生命中的貴人,就算有天大的危險也總能化險爲夷,逢凶化吉,總能於危境之中逃脫!親歷過這幾次的事件,似乎是驗證了這一個問題。但是馮道德也不敢真的肯定凌霄是否有了計策,只能用語言語來試探!

老夫好不容易修煉到這個境界,如果真就這麼死了,我不甘心!不行,我絕對不能坐以待斃,任人宰割!今天我就是豁出自己這一條老命,我也要鬧他個天翻地覆,雞犬不寧!我已經這把年紀了,再也經不起任何的折騰了。而你們兩個還年輕,還有的是機會!現在你們只要假裝臣服於他們,以你們兩個的天賦,假以時日必成大器!你們只要臥薪嚐膽,不露出絲毫的馬腳!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我真的死了,到時候你們再來替我報仇吧!

щщщ●тt kΛn●co


夢傾城心中簡直想笑,這老傢伙的腦袋燒壞了吧?凌霄自己倒是不知道了,不過,想讓自己給你報仇?哼哼,真是做你的春秋白日夢!夢傾城突然對馮道德鞠了一躬道:真是謝謝你了,你的大恩大德我們沒齒難忘,一定銘記在心!每年的清明節,我們一定會去給你上香燒錢給你的。相處了這麼久,我才發現你真的是一個大大的好人!你這種捨己爲人的情懷,傾城自嘆不如,你真是我輩的楷模!你的恩情我們永遠銘記在心,我們就算不能夠爲你報仇,那還有我們的兒子,孫子!就算這些都不能爲你報仇,那還有曾孫玄孫!子子孫孫無窮匱矣,直到能夠爲你報仇爲止!我們的家族世世代代都以此爲宗旨,以此來感謝你的大恩大德,以此來感謝你對我們的救命之恩。

凌霄生平所見,從來沒有人把叫別人送死說的如此清新脫俗,絕無僅有!凌霄腦門子全是黑線,這丫頭怎麼如此牙尖嘴利,說話得是不饒人!所謂攘外必先安內,讓兩人如此內鬥下去,那都不用敵人來打了!直接各找各媽,各回各家吧!夢傾城這裏纔剛說完,凌霄就馬上替她道歉了。傾城說話不懂事,希望馮大哥別在意。這丫頭怎麼每次都要我來給她擦屁股呢?唉,誰叫自己是個男人呢!

馮道德肺都要氣炸了,不在意?我不在意你老木啊!換做是你,你來試試看?馮道德皮笑肉不笑的說道:沒關係,我怎麼可能會跟一個小丫頭片子計較呢!我畢竟是長輩,這點肚量我還是有的!如果讓別人知道了,還不知道會怎麼說我的脊樑骨呢!凌霄大讚,馮大哥果然非常人也。古語有云:宰相肚裏能撐船,我看馮大哥就算跟古人比起來也是絲毫不遜色啊!果然是我輩修煉者的楷模,凌霄自認這輩子都望塵莫及了!不過馮大哥如果真的打算一個人出去對付他們的話,我看還是先想好對策,我們三人再商量商量!馮大哥你意下如何?

這小子是故意的吧?凌霄這一句話看似在幫自己,其實是完全堵死了自己的退路,讓自己毫無選擇的餘地。這叫偷雞不成蝕把米,自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不過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註定是覆水難收啊。哼,不過既然你們敢做初一,老夫我就敢做十五!你們不仁那就別怪我不義了!凌霄說得對,我看此事的確是還有待商量!老夫剛纔一時氣不過,差點被自己的魯莽壞了大事!還是凌霄明事理,惦記着老夫的安危,你這個朋友的確是沒有白交!瞟了一眼夢傾城,意有所指的說道:可不像某些人,盼不得老夫去死,也不知道她肚子裏在打什麼壞主意!

看着夢傾城還想反擊,凌霄急忙搖頭。凌霄現在感覺一個頭兩個大,快要爆炸了!呼,先不說這麼多了,我看我們還是趕緊離開這裏吧!晚了,我怕就來不及了!我現在倒是有一個計策,但是它的可行性難度實在是太高!要實施起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過現在這種情況,我斟酌再三,決定還是讓你們也來看看!

聽到凌霄說有計策,馮道德和夢傾城兩人精神一振!雖然凌霄可行性難度太高,但是有計策總比沒有的好!凌霄把自己的想法一說,馮道德和夢傾城兩人都沉默了!這條計策的可行性真的是太難了,稍有不慎便會全軍覆沒!但是所謂機緣與危險並存的,如果真的成功了,那自己三人離成功就不遠了!兩人都在心裏權衡着得失,計算失敗與成功的機率!馮道德沉吟了一下,一咬牙說道:做吧,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雖然可能會有更好的方法,但是現在除了這個方法之外,我們便再沒有其他的了,也沒有更多的時間留給我們來思考對策!不過,我想問的是,由誰來執行這個計劃?

自己馮道德的這個問題一出,氣氛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是啊!由誰來執行這個計劃呢?這個計劃看似安全得很,其實箇中蘊含的危險只會讓人命喪黃泉!就算只能苟且活着,任誰也不想死!就算是絕境,只要是人都會抱有僥倖心理!凌霄突然站了起來,看了一眼馮道德和夢傾城,我去吧!

什麼?

馮道德和夢傾城萬萬沒有想到凌霄會主動請纓,這個計劃等於是送死,去的這個人有可能再也回不來!成功的機率實在是太小,太小!夢傾城經歷過初始的震驚,便也從地上站了起來緊緊的抱住凌霄!

不,我不要你去!就算是在這裏等死,我也絕對不讓你去!凌霄摸了摸夢傾城的腦袋,乖,別耍小脾氣了!誰都不想死,我也是不想死!但是計劃是我提出來的,也應該讓我來執行!如果我們一個都不肯執行,那即使是有再多的計策,那跟沒有計策有什麼兩樣?還不是有等於沒有,所以這個計劃就讓我來執行吧! 夢傾城卻是耍起了無賴,哼!我不管,如果你去我也要去!你休想丟下我一個人,你不知道一個人很寂寞嗎?凌霄卻是大感頭疼,倍感無奈!一個人去送死還不夠,居然還要兩個人去嗎?這丫頭腦袋又沒燒壞,怎麼這麼簡單的算術題都不會?凌霄都不敢保證自己一定能夠回來,如果再帶上夢傾城,那可能就真的要做一對同命鴛鴦了!可是看她死纏爛打的樣子,如果不帶她去,她可能還真會鬧個翻天地覆!可是兩個人一起去送死,這樣真的好嗎?

凌霄心中在這一瞬間想過千百種方法,打暈她?這個想法可以有,但是似乎是很不現實!大家都處在同一個境界,凌霄想要神不知鬼不覺地打暈夢傾城,凌霄自認自己還做不到!但是又除此之外,凌霄實在是想不到有什麼辦法可以讓夢傾城自己主動放棄跟着去的機會!

看着凌霄和夢傾城,馮道德覺得自己也應該表態了!如果讓他們兩人一直爭論,恐怕敵人都快要打過來了。那個時候,還用執行什麼計劃?不用敵人出手,直接投降算了!更關鍵的是到時候自己又要被人打上懦弱無能,沒有勇氣的標籤了!雖然自己不在乎,但是對於自己的名聲來說,從長遠計劃來看,這個顯得很是沒有必要!不過馮道德還是擔心有人拆臺,到時候讓自己騎虎難下的話,那就尷尬了!不過看現在的這個情況,即使自己不表態也不行了啊!我看你們都不用爭了,與其讓你們年輕人去送死,你們的路還長着呢,還是老夫去做這個計劃吧!不過所謂怕什麼來什麼,老天彷彿就像是在逗你玩!馮道德話剛一出口,頓時兩道聲音就像是事先有預謀的一般響了起來。

那太好了!


絕對不行!

凌霄和夢傾城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不過兩人的答案卻是相差十萬八千里!馮道德心裏直罵自己,自己真是烏鴉嘴,說什麼來什麼!凌霄瞪了一眼夢傾城,夢傾城卻是哼了一聲,把頭歪過去一邊去了!這丫頭怎麼可以這樣呢?馮道德表示他要去,不管是真心還是假意,凌霄都感到很高興。就算是假的,人家的心意也到了!凌霄搖搖頭道:馮大哥你一把年紀了,還是算了吧!你修煉到這個境界也不容易,如果再發生什麼不幸的事,估計會讓我們寢食難安啊!現在是我們年輕人的天下,這個機會就讓給我們年輕人吧!

那可不行,怎麼機會都能夠全部讓給你們年輕人呢?老夫雖然是老了點,但是勝任這個計劃我相信還是沒什麼問題的!更何況男子漢大丈夫,一言九鼎,怎麼能夠出爾反爾呢?看我們兩個還是不用爭了,就讓我這把老骨頭去試試看吧!即使我失敗了,你可以趁這個機會趁亂逃脫!不管事成與不成,都大大的增加了你們逃脫的機會!只要你們以後能記得我這把老骨頭,那老夫就算是失敗了也無所謂!

凌霄突然看到灌木叢上的葉子,腦中靈光一閃,頓時就來了主意!呵呵,我看我們誰都不用爭了,一切聽天由命吧!一切都由上天來安排,是福是禍也就看這一次的了。隨手一揮,一陣風掃過,凌霄手中就多了三片嫩綠的葉子!馮道德和夢傾城皆疑惑的看着凌霄,不知道他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

凌霄看着他們的表情,淡淡一笑!你們閉上眼睛,不許偷看哦!這下兩人心底更疑惑了,但出於對凌霄的信任兩人還是乖乖的閉上眼睛!凌霄隨手在葉子上面劃了幾下,再次一揮手,地面之上頓時就多了三片葉子!拍了拍手,好了,你們可以睜開眼睛了!馮道德和夢傾城滿頭霧水,不明所以!凌霄指着地面上的葉子說道:在這三片葉子之中,有一片葉子刻有字,如果抽到了有字的那一片,那麼這個人就負責此次的計劃!讓上天來決定這次的計劃由誰來完成,你們都沒什麼意見吧?

馮道德和夢傾城兩人都是無語,你這是全部都已經安排好了,我們還有什麼意見?這次馮道德和夢傾城兩人都是同一戰線,毫無例外地搖了搖頭!看着他們的表情,凌霄滿意的笑了笑!既然如此,那麼我們就開始了!不過你們先來,還是我先來?

看着地上的那三片葉子,這似乎就是決定了三人命運的契機!三人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的命運會由一片葉子來決定!一時之間都是思緒萬千,人生往往果然都是身不由己。他們現在看似還有選擇,實則已經是沒有了選擇的餘地!馮道德看着這三片葉子眼神閃爍,表情變換不定。

哈哈,長者爲大,哪有讓小輩先選的道理?我們之中無論是年齡資格就是我最大,當然是我先選啊!馮道德一揮手,地面之上的一片葉子頓時翻轉了過來!這似乎就是一片普通的葉子,毫無一點出奇之處!馮道德表情無限惋惜,唉!真是天不佑我,這麼好的機會居然沒有輪到我!苦笑一聲,搖搖頭道:看來凌霄說得對,老夫已經老了,連老天都看不起我啊!

馮道德在這裏無限惋惜,夢傾城冷不丁的來了一句,既然如此,那你就再來一次好了!你是長者,這樣的機會應該留給你!馮道德一時語塞,但是到了他這種年紀,眼皮已經是菜刀都砍不透了。

嗯,夢姑娘說得對!那我還是再來一次吧!凌霄急忙揮手製止,停!停!一人只有一次機會,大家還是不要爭了!與其浪費無所謂的時間,倒不如先決定出來由誰去執行這個任務吧!

傾城,是你先來,還是我先來?夢傾城無所謂的一笑,我們兩個還誰啊,誰先來都一樣!不過女士優先,那就我先來吧!仔細看了看剩下沒有被剛翻開的兩片葉子,夢傾城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選哪一片!夢傾城不怕自己選擇有字的那一片樹葉,她怕的就是自己選不到!在馮道德開始選的時候,夢傾城心中一萬個希望馮道德能夠選中有字的那一片樹葉!可惜天不從人願,上天似乎是站在馮道德的那一邊!現在要自己和凌霄之中選出一個來去執行這個危險的任務,無論是誰去,夢傾城心中都是不願意的!兩人才剛剛開始談戀愛,夢傾城可不希望自己的愛情纔剛開始發芽就夭折了。可是面對現實的處境,心中就算有再多的不滿和不願意也要面對。夢傾城躊躇了半天,還是沒有下出決定要選哪一片樹葉。

凌霄看着獨自在那裏糾結,似乎不知道選哪一片的夢傾城。不由得出聲說道:傾城,難道這裏面沒有你喜歡的葉子?夢傾城白了一眼凌霄,心中猛吸一口氣!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該來的總是要來,既然註定躲不過,那就一切聽天由命吧!一揮手地面之上的另一片葉子也被翻轉了過來,露出了它翠綠的另一面!夢傾城心中高興的同時,更多的卻是失落!兩片葉子都被翻轉過來了,而且都是沒有字的,那也就是說剩下的另一片葉子就是有字的那一片!這也就意味着執行這個危險任務的人就是凌霄了,至於後面的結果如何,夢傾城不敢想象了!就像先前所說的,如果成功了,那麼就是大家一起離開這裏!失敗……不可能會失敗的,我們一定能夠成功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