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系魔法禁祻應聲而發,這是由護腕上的魔法陣而釋放,地精諾比一下子感到身體被告一種大力壓住,他想掙扎,可惜動不了。

2021 年 1 月 29 日

「鐃命!」地精臉色灰綠,眼中充滿了恐懼,可惜他說的王啟年聽不懂,這是一種地精語言。

王啟年眉頭一皺,隨即想起了什麼,手中一動,給自己加了一個通曉語言的魔法,地精的話立刻聽懂了。

見地精連連叫著饒命,便淡淡的開口:「鐃了你也不是不可能,你為什麼向花仙子下手?」

「我們地精打獵,只要活的,能夠找到,都下手,花仙子體積小,防禦差,好打。」地精諾比顫抖著斷斷續續說到。

地精一族看來葷素不禁,王啟年想起《生物大全》上對地精的描述,特別是對其食物描述:廣譜,雜念性動物,尤其喜歡昆蟲老鼠,是一種有智能的低等生物。

王啟年搖搖頭,《生物大全》是一本以人類觀點看待生物的書籍,其中自有一種人類的優越感,好在王啟年不是這個世界的土著民,其中也記載到一些傳說,說地精有過輝煌的文明,甚至有過地精之神,但人類學者以為是地精們的胡吹,現在看來,人類太過於自視了不起了,從他手中的槍來看,地精是有過輝煌的文明,則是不知什麼原因消逝了,雖然身高不到人類的膝蓋,說不定與人類還有近親關係。

此時,王啟年手掌上的花仙子動了一下,蘇醒過來,臉色慘白,卻在裝著昏迷,王啟年看著這個小東西感到好笑,花仙子見沒有動靜,偷偷將眼睛睜開一條細縫,見王啟年正在打量著她,嚇得眼睛緊閉,一動不動。


「不要裝昏迷了!」王啟年又好氣又好笑,開口說到。

花仙子猛然睜開了眼睛,嘴一張,一聲尖叫,王啟年這回看清楚了,一道無形的波紋直向王啟年衝來,波紋過處,光影散亂,她居然會發動聲波攻擊,不過對於巫妖來說,這種程度的攻擊只不過是撓痒痒。

王啟年根本不用防:「小東西,我救了你,難道你就這樣對待你的救命恩人?」

「可你是巫妖,巫妖都是大壞蛋。」花仙子嘴中說著,身體上靈光閃現,特別是翅膀上,靈光星星點點灑下,受傷翅迅速地在修復,一會兒后,翅便完好無損,王啟年看著這一幕,心中驚奇,眼睛之中透出熱切,如果自己掌握這種方法,那麼身體破損不是可以修復了。

王啟年的眼神讓花仙子膽戰心驚,一邊嘟囔著說:「巫妖都不是好人,看人家眼光好像要把人家生生吞下去。」

王啟年一聽,臉上一熱,不由得搖頭說:「對你這麼小的身體我不感興趣,只不過對你這種治療方法很好奇,你能說出來嗎?」


花仙子從王啟年的掌上飛起,又嗅了嗅,說:「你說的是真話,我沒有聞出謊話的內容,除了巫妖的臭氣,沒有謊話的氣息,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怎麼做到的,天生就是如此的。」


王啟年鼻子很靈,可從來沒有從自己身上聞到什麼臭氣,但從巫妖卜尼法身上曾聞到過一種腐朽的氣味,不過正常人根本聞不出來,居然被告之聞出巫妖氣息,感覺到她恐怕不是聞味這麼簡單,何況謊話也能聞出來,王啟年可從來沒有聽說過。

不過她所說她的能力天生如此,這點王啟年信,許多魔獸都是這樣,能力天生會用,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天空之中,似乎有團火飛過,王啟年抬頭一看,眼睛一縮,那是一隻鳳凰,高高在上飛過,周身烈焰環繞,好在氣息並沒有多少外露,但從外露一點氣息中,王啟年感到它的強大。

鳳凰在天空之中,看到王啟年,但沒有留神,它高高在上,根本不留意地面上事情,只是經過而已。

在王啟年的身後,有一股氣息一眨而過,是獨角獸小靈的氣息,鳳凰略顯詫異,叫了一聲,聲如鳴玉,便不再關心下面,轉眼間就不見了身影。

王啟年不知道的是,他到現在為止,還在黑森林的邊緣,不過是在獨角獸的領地內,在獨角獸的領地內,並沒有多少強大的魔獸,除了獨角獸之外。

花仙子見到空中一掠而過的鳳凰,眼中露出了痴痴的神情:「鳳凰,我看到了鳳凰!」

王啟年看看她的小身體,心中有話,如果鳳凰靠近她,說不定她會化成一陣輕煙。花仙子不理會他,飛到他的頭上,嗅了嗅:「這裡氣味幾乎沒有,好喲,人家決定就在這裡落腳!」

說完,也不問王啟年是否同意,落到王啟年的頭頂,抓住王啟年的頭髮,這裡成了她的窩。

「等等,我的頭上怎麼成了你的窩了?」王啟年立刻表示反對。

「你雖是個巫妖,但是個好人,勉強能讓本仙子跟著你,我跟著你,你好處大大的,比如施法,不論你是火系還是水系,亦或光系,或者是生命系,人家都能幫你增加威力一至二層。」花仙子說到。

「可是我是暗系?」王啟年沒聽說過有什麼花仙子能增加暗系的能力,有人機緣好,收了花仙子做魔寵,訂下契約,雖不如元素精靈,但也是難得之事,偏偏巫妖不可能,好像沒有人遇到暗系的花仙子。

「再說,我能跳舞給你看,還能幫你療傷。」花仙子說到。

「你真的跟我?」王啟年說到,他不知道,他雖是個巫妖,卻與別的巫妖不同,在死寂中有一種別樣的生機,花仙子開始沒有留意,但一落到王啟年的頭上,立刻感覺到了,便下定決心,賴著不走了,王啟年不知道怎麼回事,也沒有跟她訂正契約,王啟年多少受地球上影響,認為高等智能生命是自由的,花仙子就裝糊塗,不定契約正好。

獨角獸小靈就納悶了,怎麼花仙子也與這個巫妖好,自己以為是個特例,欠了他的人情,才偷偷跟著他,誰知花仙子也纏上了他,難道其中有什麼秘密?

王啟年不管什麼秘密,花仙子他知道,同樣是那本《生物大全》中介紹花仙子的好處,使王啟年心中一動,收個花仙子在身邊,等有空研究一下為什麼能使身體破損修好,如果知道這點,不是等於巫妖可以換身體了。

一人一個花仙子可以說各懷鬼胎,而那個地精諾比可就嚇得索索發抖,王啟年看了一眼地精,對花仙子說:「你叫什麼名字?」

「小雙。」花仙子說到。

「這個地精該怎樣處置?」王啟年問到。


「把他殺掉!」花仙子小雙毫不猶豫,王啟年微微一怔,接著說:「好,就把他殺掉。」

「主人,千萬不要殺了我,我知道很多秘密,在這黑森林中,還有我們的族群,千萬不要殺了我。」地精跪了下來,哭爹喊媽一把抱著王啟年的大腿,鼻涕一把眼淚一把,只求王啟年不要殺他。

王啟年腳一抬,將他甩了出去,淡淡地說:「我可以不殺你,不過你得一五一十將你的族群的情況說出來。」

聽到王啟年的話,他如竹筒倒豆子一樣,將他知道的情況全部說了過來。

王啟年手中玩著那桿氣爆槍,他已明白其中的原理,對於這種沒有利用魔法力量,而單純憑藉機械力量的槍感到很好奇。

「你是說,你族中還有幾門蒸汽炮,到現在還有用?」王啟年問到。

「是,主人,那門蒸汽炮很大,炮彈很大的一個,有鐵制的,還有石制的,需要往一個叫鍋爐的部件中添加水,然後起火,當蒸汽冒出,就可以發射了。」地精為了保命,將族中秘密出賣得一乾二淨。 (感謝「唯戰而已」書友打賞,在此叩謝!)

王啟年陷入沉思,他基本上已肯定這是利用蒸汽的動力推送炮彈的裝置,想不到黑森林中的地精,在以前有這樣的技術,它們是怎麼衰弱的?

「你走吧。」王啟年淡淡地說。

地精諾比一聽,不僅沒有離開,反而臉色灰敗:「主人,不要趕我走!」

嘴中說著,頭又一次磕了下去,但頭低下去的一瞬間,眼中露出一絲狡猾之色,王啟年沒有看見,但他不喜地精,不過地精既然生存在這裡無數個時代,自有他的道理。

「不能放過他,本仙子差點死在他手上。」花仙子小雙惡狠狠的聲音從頭頂上傳來。

王啟年哼了一聲,淡淡說:「這件事我說了算。」

他心中明白,不論地精還是小雙,心中都打著如意算盤,他心中還是小心點好,別看小雙身體小,心眼並不少,地精諾比如果真如人類書上所寫,恐怕給他賣了還不知道。

他剛要說話,陡然抬起了頭,天空之中,出現一隻碩大的飛天雕,這是一種有著風屬性的魔獸,在天空之中,看到地面上的地精,雙翅一斂,就要俯衝下來。

地精諾比也看到了飛天雕,嚇得連滾帶爬,抱往王啟年的腿,死也不放。

王啟年隨手往上一揮,數枚風刃閃著青光,啾啾地破開了空氣而至,飛天雕一聲唳鳴,周身青光勃發,形成一種圓錐形護罩,隨著唳鳴,在護罩前形成了旋風。

風刃經旋風一吹,已然削弱,撞上護罩上,護罩出現水紋一樣,將風刃消彌,數枚風刃之力,雖然被消彌,但俯衝之勢也放慢了許多。

王啟年手上出現一根冰錐,長約五六肘,並沒有射出,而是抓在手中,迎著飛天雕的俯衝之勢,綻放出冰光,就刺了出去。

噗的一聲,冰錐破開了護罩,扎入飛天雕的胸膛之中,飛天雕唳叫一聲,撲騰了兩下不動了,鮮血從冰錐上流了出來,一系列動作,並沒有利用巫妖特有的魔法,只是藉助護腕中的魔法陣,以風刃為先,后又凝出冰錐,以冰錐作劍,殺死了飛天雕。

飛天雕屍體落在地上,諾比一見,頓時放開了王啟年的腿,呼的一聲撲了上去,飛天雕的屍體比諾比大,那副模樣很怪異,一個暗綠的地精抱住飛天雕屍體,喜不自勝。

王啟年見此,淡淡地說:「這具飛天雕就歸你了,你可以走了。」

「不,我親愛的主人,地精諾比以祖先的名義,誠懇的邀請您,尊貴的主人,駕臨諾比的族中!」諾比醒悟過來,這樣一個高手,即使他是人類,他也要抓住他不放,這可是提高自己在族群中地位的不二選擇。

王啟年見諾比再三邀請他,心中很奇怪,不過他還是應允了,他也很好奇,地精究竟住的怎麼樣,能在黑森林中生存,說明他們適應了環境。

諾比拖著比他身體大得多的飛天雕,在前面帶路,王啟年跟著他,小雙很不滿意,一路上嘰嘰咕咕,不停地說地精是如何骯髒,如何下賤,如何懦弱而又貪婪,王啟年只是不理睬她,隨她嘰咕,只當聽不見,花仙子也不提什麼離開他,在他身後,獨角獸小靈躲在王啟年看不見的地方,偷偷的跟著,它以為王啟年不知道,王啟年一清二楚,免費的保鏢,王啟年不用白不用。

在森林中轉了一會,一處山谷之中, 農門肥千金 ,這不是天然生成,而是一座鋼鐵堡壘,有一半已經埋在地下,氣勢恢宏,這不是一個固定的堡壘,而是一座移動的堡壘,但早就失去了移動能力,表面的鋼鐵早已被塵土和樹木滕蔓掩蓋,但個別地方還露出鋼鐵的本質,居然沒有上銹,表面黝黑色,陡然類似於烤藍的工藝,但卻比烤藍先進得多。

王啟年一見這座被地精用作家園的堡壘,眼睛一縮,地精文明究竟如何先進,王啟年不知道,但從他們對鋼鐵的防鏽上來說,就是地球上科技那麼發達,也不能與之相比,但據諾比的述說,他們僅是到了蒸汽程度,並沒有到內燃機的程度,這是怎麼一回事?

才到堡壘,地精衛隊手持著刀槍警惕地望著王啟年,好在王啟年與諾比一道,不然的話,他們就開槍,王啟年打量著地精衛隊,他們武器很雜,有的拿著氣爆槍,有的拿著弓箭,有的拿著刀,但刀好像是用鐵所磨製,只是一根長條狀,有的乾脆拿著樹棍,王啟年一皺眉,這一點說明了他們根本沒有什麼組織性,在山谷的裡面,堡壘的後身,亂七八槽開墾著許多農田一樣的東西,裡面長著一種與麥相似的植物還有一些塊莖類植物,用亂石堆成的石牆圍了起來,都不能稱之為石牆,反正就是亂石胡亂堆砌而成,與堡壘相接,田中根本沒有地精在勞作,長滿了雜草。

王啟年見此搖搖頭,現在的地精早已不復傳說中那個強盛的文明,生活已經退化,只是本能還保存著一點智能生命的榮光,不怪人類瞧不起他們,雖然人類的文明還沒有達到他們祖先的高度,不過,好像人類文明走上另一條路。

諾比趾高氣昂對衛兵介紹王啟年,而衛兵們也敬畏看著王啟年,諾比拖著飛天雕進入堡壘,王啟年看了下大門,這個堡壘對地精來說,極其高大,但對王啟年來說,大門勉強可以進入其中,裡面氣味很不好聞,一股地精的騷臭味。

自從進入堡壘之中,一下子寬闊起來,就是王啟年也不感到擁擠,旁邊時有邋遢的地精跑過,王啟年感覺進入小人國,而且是綠色的小人國。

花仙子小雙從門口開始,就閉上嘰咕的嘴巴,躲在王啟年的頭髮中,不留意,根本發現不了她。

諾比說了一聲,早就一溜煙的去找長老,出來三個長老,鬍子很長,到了胸口,眼睛之中望向王啟年,不由的露出畏懼之色。

「尊敬的人類魔法師,地精長老泰山歡迎您的到來。」長老居然叫泰山,不過在異界沒有一座山叫泰山,他的態度很卑謙,仰著頭說到。

王啟年低頭:「尊敬的地精長老,地精一族,歷史上曾經輝煌,今日能見昔日輝煌,我感到很榮興。」

「哪裡哪裡,裡面請!」泰山說著,在前頭帶路,經過了左轉右轉,準備到中央控制室,一邊走,地精長老們給王啟年介紹,那兩名地精長老一個叫亞力,一個叫亞撒,不過他們的介紹卻讓王啟年感到裡面可能有文章,扯到了地精之神巴薩,說這個堡壘是獻給他的,在一萬年前,地精之神遠征數不盡的星空大海,便失去了聯繫,但他預言有一天他會回來,重新帶領地精重新走上輝煌。

來到了控制室,王啟年看到中央大廳,在堡壘的最高層,並不是王啟年所想象的四周是屏幕,還有大量的控制儀器,而是簡單的操作室,四周是玻璃窗,從裡面可以見到外面的情況,那些操作台上東西,都被地精們拆得差不多了。

按主賓坐定,裡面顯得很空曠,王啟年坐在位置上,心中在構建原來的樣子,那個地方應該有一個操縱台,一名或幾名地精站在那裡,可惜只剩下光禿禿的地面,在地面上還有一個孔洞通到下面。

那一處出應該是一個操縱桿之類的東西……

王啟年心目之中,將這些補全,對長老們說:「可惜,這裡面的東西只剩下這一些,恐怕原來東西很多,這個堡壘應該是可以移動的嗎?」

長老們眼睛之中露出滿意的神情,好像他們知道一樣,不過王啟年從他們的眼神中知道,他們根本不知道,

「貴客說的是,可惜我們後輩不知道珍惜,地精之神又沒有賜予我們神力和奇迹,這些東西現在僅能供我們居住,使我們不像有些地精群落,依靠地面打洞居住。」亞力得意地說到,眉宇間還有一絲小得意。

「說的不錯,我們這個群落依仗它,保持了數千個體,不像別有群落,只有幾十個人,在這個森林中,我們的勢力最大。」亞撒也說到。

王啟年心中暗嘆,見到這幫人,才知道地精已徹底淪為低等生命,雖然他們是智慧高等生命,耳邊傳來了細細的聲音,是花仙子小雙的聲音,三位長老根本沒有聽見:「骯髒的地精,真是鼠目寸光,混到這個程度,還沾沾自喜!」

王啟年一笑,轉移的話題:「我聽諾比說,堡壘裡面有蒸汽炮,還有機械戰士,我很想見識一下,瞻仰地精昔日的輝煌。」

「好的,你跟我們來,讓你見識一下。」泰山洋洋自得的說著站起身體,其他人也跟著站起身體。

王啟年跟著他們來到了下一層,打開的門,三門巨炮呈360度擺放,分別帶有一個巨大的鍋爐,管道很是複雜,通向炮管的底部。

泰山長老用力拉動一根鐵鏈,隨著吱吱咔咔聲響起,堡壘鋼鐵分開,出現一個窗口。 炮口指向外面,從窗口中望去,對面的山上鬱鬱蔥蔥,王啟年望向房中許多鐵鏈,他從聲音中聽出,鐵鏈應該連著滑輪組,不過看不見,應該裝在裡面,接著,泰山長老又拉動另一根鐵鏈,炮口開始調整角度,又拉了一根鐵鏈,一枚碩大的圓形實心石彈被裝填進炮管。

泰山長老回頭吩咐了一聲,鍋爐生火,王啟年在微笑中等待,蒸汽開始噴出,汽壓表壓力直線上升,泰山長老一拉鐵鏈,轟的一聲,巨大的蒸汽瀰漫,炮彈已出膛,對面的山上,轟的一聲,騰起一陣煙雲,樹木倒下去一遍,鳥獸亂竄。

巨大的響聲驚得花仙子小雙一跳,幸虧蒸汽瀰漫了滿室,沒有人注意到她,王啟年很淡定,好像早就知道是這個結果,在心中估算著炮彈的威力。

炮彈是石頭的,威力雖然很巨大,而且落在之後,石彈破碎,亂石橫飛,有爆炸的效果,但這一炮不過和人類的臼炮差不多,由於使用了蒸汽作為動力,體積上不如火藥炮來的輕便,但精巧之處,超過了火藥炮。

此炮威力雖大,但如果是騎士階層,並不太懼怕它,到了大騎士階層,根本不懼這麼猛力的炮彈,王啟年在心中估算著此炮的威力。

三位長老很興奮,以為王啟年呆住了, 全職奶爸的文娛生活 ,他們認為王啟年呆住了,卻不料觸犯了一頭魔獸,這是一頭飛行魔獸,一隻獅翼獸,這頭獅翼獸正帶著小獅翼獸在山上散步,這是一頭母獸,獅翼獸一胎只產一仔,小獅翼獸才一個月大小。

不料一發炮彈橫空而來,正中小獅翼獸,當時就將小獅翼獸打成一團肉醬,碎石橫飛,獅翼獸反應迅速,剛體察到危險,它的體表泛起一層護罩,這些都是本能的反應,卻已經遲了。

等它明白過來,小獅翼獸已經找不到了,密集的碎石呼嘯而來,巨大的爆炸聲將它掀飛出去,由於護罩的存在,雖然受了傷,但傷勢並不重。

爆炸過後,地面上出現一個大坑,前方几棵樹已折斷,獅翼獸徒勞地尋找著小獅翼獸,蹤影全無,只有地面斑斑血跡,證明小獅翼獸存在過。

它一聲怒吼,顧不得流血,眼睛血紅,死命盯住了那座堡壘,堡壘的第二層,濃郁的蒸汽散逸而出,它找到了目標,翅膀一扇,起在空中,直向冒汽之處撲了過來。

天空之中一下子變色了,無數火球憑空而來,像雨點般襲來,聲勢浩大,對於地精們來說,就不是好消息,在堡壘門口的地精見到這一幕,嚇得魂飛魄散,跌跌撞撞連滾帶爬地逃進了堡壘,就是這樣,還有兩名地精稍慢了一些,轉眼之間,被火球擊中,慘叫聲中,化作一團焦屍,總算將大門關了起來。

堡壘不知有多久沒有受到了攻擊,今天卻受到滿天火雨的洗禮,堡壘上不知多少年附著的樹木藤蔓頓時起火,溫度一下子升高,好在堡壘的確了得,能在此地經歷萬載風吹雨打而表面不上銹,就足以證明它的強悍,除了外面的樹木之類燒了起來,並沒有影響到裡面。

三位長老臉色煞白,他們也有幾十歲了,經歷了風風雨雨,從來沒有見過這一幕,想不到事情這麼湊巧,開了一炮,就惹出了獅翼獸。泰山長老顫抖著手,就要去拉鐵鏈,他想將那個碩大的窗口關上,卻沒有發現那些火球並沒有從窗口射入,而是被一種無形的力量阻隔在外,這是王啟年的魔法,在獅翼獸火球剛起,他就封住了窗口。

見泰山長老要關上窗戶,王啟年急忙制止:「不要關上,我出去一趟,與獅翼獸一戰。」

「你要與獅翼獸一戰?」泰山長老顫抖著說,「獅翼獸這麼強大,你行嗎?」

王啟年一笑,沒有回答,身體卻憑空飄起,從窗口出去,步空凌虛。

獅翼獸見堡壘外面一片火海,但居然裡面的生物並沒有出來,更加暴怒,翅膀上紅光又起,眼中更是通紅一遍,無數火球又射了下來,這回卻是暴炎火球,雖然比剛才稀疏,但落地之時,轟然炸開,著火的樹木等物,火焰頓時被炸滅,爆炸聲接連而起,響徹山谷。

王啟年也不說話,身形一現,與它平視,獅翼獸正在暴怒之中,見一個人升了上來,便口一張,一個巨大的火球直撲王啟年。

王啟年一指點出,陰寒一指,這是他近期所研製出來,口中發出了幾個奇怪的音節,空氣之中頓時出現了灰霧,灰霧迅速聚攏,形成一條磅礴的氣柱,旋轉著,氣柱之中,光影開始散亂,透出一股森寒,向著火球而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