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藏鋒帶着唐鐵柱來到村口自己停摩托車的地方之後,發現夜晚被顧藏鋒暴揍一頓的兩個大漢依然待在村口沒有離開。

2021 年 1 月 29 日

顧藏鋒將唐鐵柱擋在身後,一臉笑容的看着兩個大漢:“怎麼?不服氣?想要白天繼續和我比劃幾番?”

老王聽到顧藏鋒的話之後被嚇了一大跳,趕緊一邊後退一邊擺着手,夜晚顧藏鋒恐怖的身手已經在老王心裏留下了可怕的陰影。

老王趕緊解釋道:“是這樣的,老大,我們幾個醒來之後,發現您的摩托車還停在這裏,我們倆擔心您的摩托車被人偷走了,所以一直守在摩托車旁邊等您回來!”

顧藏鋒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兩人是在幫自己看着這輛摩托車。

顧藏鋒笑着拍了拍兩人的肩膀隨後騎在了摩托車上:“多謝了!唐叔叔,我們回去吧!不然阿姨和詩妍要擔心了!”

唐鐵柱笑着坐在了顧藏鋒身後:“好,我們現在就回去吧!”

隨着一聲嘈雜的摩托車聲音,顧藏鋒和唐鐵柱朝唐家村出發了。

……


“咚咚咚”

一大早,睡在一張牀上的唐詩妍和李雪荷就聽到了自己家大門口傳來的敲門聲。

唐詩妍一臉欣喜的穿好衣服從牀上爬了起來,直奔大門口:“藏鋒,老爸,是你們回來了嗎?”

“唐叔,李姨,快開門吧,我找你們有正事要談!”門外傳來的並不是顧藏鋒和唐鐵柱的聲音,而是一個陌生的男聲。

唐詩妍猶豫了一下,並沒有開門,只是站在了門口看着身後穿好衣服走過來的李雪荷。

李雪荷聽到門外的聲音之後,不由得臉色都變了:“不好!是這個天殺的來了!”

“媽,外面是誰啊?”


“就是村掌的兒子,唐鑫!”

“是這個惡霸?”唐詩妍俏臉之上浮現出一絲厭惡。

“咦?是詩妍回來了嗎?”門外的唐鑫聽到了屋內唐詩妍和李雪荷的交談,聲音之中帶着一絲興奮。

“女兒,怎麼辦?眼下你爸和藏鋒都沒在,萬一這個惡霸衝進來了……”

唐詩妍想了想安慰般的拍了拍李雪荷的肩膀,隨後貼在門上提高了自己說話的分貝,儘量讓自己的聲音顯得有底氣一些:“原來是唐鑫,你來我家幹嘛?”

“呀!真的是詩妍呀!什麼時候回來的啊?回來也不跟我說一聲,自從詩妍你出去讀書了我就沒看見過你了,可想死我了!快開門,我們倆好好地聊聊天!”

唐詩妍沒好氣的拒絕了唐鑫:“我現在有事,沒空和你聊天,你要是有事,晚點再來吧!”

“詩妍,這就是你不對了!我可是你的未婚夫啊!哪有未婚妻不給未婚夫開門的道理?”

“你胡說八道!我們家誰承認這事了?這只是你一廂情願!唐鑫,我警告你!我有男朋友了,而且我男朋友跟我一起回家了,你最好離我遠一點!”

“什麼?男朋友?好你個唐詩妍!居然揹着老子在外面找野男人!你不開門是吧?還好我早有準備,我今天帶了十幾個人過來,既然你不願意開門,那就別怪我撞門了!”

唐詩妍被唐鑫的話嚇到了,單薄的嬌軀緊緊地貼在門上:“你……你別亂來!”

唐鑫感覺到了唐詩妍話裏的恐慌,不由得得意的大笑起來:“夥計們,給我把門撞開!”

“好嘞,鑫哥!”

“嘭”

門外的話音剛剛落下,大門就傳來一陣沉悶的聲音,唐鑫一夥人已經開始撞門了。

“媽!快找東西過來頂住!”唐詩妍被嚇了一大跳,趕緊沉肩頂在大門後面。

李雪荷慌慌張張的搬過來一張木桌子頂在大門後面,母女兩人都是沉肩咬牙頂着大門。

但是門外畢竟有着十幾個人在撞門,而頂住門的只有唐詩妍母女和一張可以忽略不計的木桌子,再加上大門是木材質的,而且也有着一定的年份了。

經過門外唐鑫一夥人連續幾次撞擊,拼盡全力的唐詩妍母女再也頂不住了。

隨着一聲破碎的聲音,大門在劇烈的撞擊中竟然破成了兩塊。

門外的唐鑫一夥人迅速衝了進來將唐詩妍母女倆圍住。

望着跌倒在地上抱在一起的唐詩妍母女,一夥大漢失聲大笑起來。

爲首的唐鑫看到唐詩妍之後,更是差點口水都流了下來。

唐鑫擦了擦自己的嘴角,用一種要吃人的眼神看着唐詩妍:“詩妍,這麼多年沒見,你真的……越長越漂亮了!簡直比電視裏的那些大明星還要漂亮!不愧是我唐鑫看上的女人!也只有詩妍你這樣的大美人才能夠配得上我了!”

“我呸!無恥之徒!”唐詩妍面對唐鑫語言的輕薄,既是感到無奈又是感到憤怒。

“哈哈!”唐鑫得意的大笑起來,“詩妍,跟着我有什麼不好的?我可是村掌的兒子!你跟着我,絕對不會吃虧的!我保證你會過上全村最幸福的日子!”

“我警告你!我男朋友很快就要回來了!我男朋友打架很厲害的!別一會兒被我男朋友打哭了!”唐詩妍厲聲警告着唐鑫。

“你男朋友?”聽到唐詩妍再次提及顧藏鋒,唐鑫不由得感到一陣惱怒,“今天本來是問你老爸來要那塊地的,現在看來你老爸不在了!既然如此,今天我就先把你帶回去,我們倆就今天結了婚在說!我們要是成爲了夫妻,那塊地自然依然是你家的!也就沒有爭奪的必要了!夥計們,幫我把我婆娘綁回去!”

“好嘞,鑫哥!”

唐鑫身後的人臉上浮現着一陣獰笑,紛紛朝唐詩妍逼了過來。 陶圓攔不住人,只能眼睜睜看着鄒小北離開。

其實本來這事兒跟她沒什麼關係,但牽扯到陳子睿和鄒小北的爭鬥,還有那間空教室。

學生會肯定是脫不掉干係的。

現在柳園這邊是苦主,鄒小北明顯也不是能受氣的,所以這就關乎到一個選擇站隊的問題。

陳子睿,還是鄒小北?

這個問題幾乎不用怎麼思考,陶圓就已經有了答案。

“鄒小北從校醫務室出去了,你現在趕緊帶着學生會的人去院辦樓。

陳子睿自己作死,我們沒必要陪着他。”

她拿出手機,給顧蕾打電話。

“我估計鄒小北今天要出狠招了,你到了以後,就看着,該表態的時候直接表態,我待會兒也過去。”

鄒小北本事大,可以不在乎這些。

但陶圓作爲學生會主席,必須要把這事兒攬下來,至少不能再出現人員衝突傷亡。

還得讓相關的領導及時來善後。

這樣想着,她又撥打了三班導師王平的電話。

“喂,陳老師我是陶圓,是這樣的……”

再說鄒小北這邊。

哥三個一起出了校醫務室,急匆匆趕去院辦樓。


“那個陳子睿我知道點,咱們系的大才子,聽說人平時就挺狂的。”

葉修問道。

“怎麼樣,能頂得住嗎?”

柳園被人欺負,那肯定是要還回去的。

但怎麼還,鬧到哪一步,肯定得先想好。

而且還有好餓的辦公室怎麼要回來,鬧大了,院裏肯定要收回去的。

這都是一堆麻煩事。

至少徐長青和葉修想一想都覺得頭疼。

“咱們跟陳子睿的矛盾,就算沒有辦公室這茬,後續遲早也會有別的。

我聽說,今年學校的創業扶持政策要下來了,但是扶持的名額有限。”

鄒小北雖然生氣,但頭腦現在很清醒。

“陳子睿比咱們起步早,所以這個名額很可能先落到他這裏,他要到了這名額,那咱的辦公室肯定保不住。

但他估計是還覺得不夠保險,怕咱橫插一槓子,所以心急了,才鬧這麼一出。”

能在計算機系混的如魚得水,陳子睿不可能是傻子。

這裏面的門道,多着嘞!

但鄒小北強的根本不講道理,直接獲得了擺渡老總的青睞,這讓陳子睿有了危機意識。

“那咱咋辦,這人明顯在院裏有人脈。”

徐長青急道。

“咱這麼過去,能幹啥?”

“有人脈歸有人脈,可說白了,任周地方都得憑本事說話。

今天這事兒咱們佔理,而且還是節假日,院裏沒啥學生,領導也都沒來,所以不用顧忌太多。

直接打回去,後續我來按住這事兒。”

鄒小北扯了扯嘴角。

“園兒這傷,可不能白挨,他扛不住,我得替他扛。”

大概,這就是哥幾個肯跟着老鄒的原因吧。

不管什麼事兒,他永遠能給你抗起來。

徐長青和葉修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睛裏的戾氣。

既然老鄒都說了,那還怕個啥,幹他孃的!

院辦樓一層,教室裏。

“睿哥現在已經帶着徐老師,還有孫德榮去了醫務室,我琢磨着,這次孫德容肯定得賠錢。

你說孫德榮也真是的,好端端的非得動手推人。”

“說不定還得記處分,鄒小北可不好惹,睿哥都對他很忌憚。”

“但這間辦公室咱們既然搬進來了,就不能再搬出去。”

四五個陳子睿創業團隊的男生,一邊收拾辦公桌椅,一邊聊着剛剛柳園受傷的事情。

顯然他們剛纔也嚇得不輕。

旁邊‘校園幫’的桌椅,以及辦公的件散的七零八落。

鄒小北帶着徐長青、葉修兩人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幕。

“不能搬出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