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

2021 年 1 月 29 日

岸上衆人見着那一幕大驚失色,縱使是慕容月那等人物也是俏臉變色。不遠處楠扶住重傷的優,看着離消失在漩渦中心,眉頭一皺不過很快又恢復一如往常的冷漠模樣。彷彿什麼也沒發生一般。

大海之中,漩渦依然還在旋轉,一個龐然大物從漩渦中緩緩升起。波濤再一次洶涌起來,一幕幕水牆豎起,忽而又落下,濺起無數的水花。

慘白的月光照下,只見海面之上,漩渦之中,九個蛇頭從水中躥出,赫然出現在衆人眼前。更令人驚訝的還在後面。隱隱約約間,只見那九個腦袋之下竟然只有一條蛇身。

“那是……”徐粼華驚訝問道。

“九頭玄蛇。”秦揚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見多識廣的他一下子道出了大海中那九頭怪物是何物,“傳說九頭玄蛇居於東海深處,有九條命,老而不死。”

聽秦揚這麼一介紹,衆人的臉色都凝重起來。陸朝陽盯着那九頭玄蛇,道:“原來傳聞中的海怪就是這畜生。”說話間手中長劍不禁握得更緊了幾分。

不遠處,楠三人望向海面之上的九頭玄蛇,三人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

“看來,任務就快要完成了。”魁低低道。楠聞聲沒有嘴脣動了動卻並沒有答話。她將受傷的優扶到一旁坐下,起身,面向大海,面向那兇惡的九頭玄蛇。

大海之中,九頭玄蛇九個腦袋在半空扭動,十八隻如燈籠的眼睛饒有興致的望着岸上衆人。忽然,九頭玄蛇蛇尾在水下一掃

,頓時一長約十丈高數丈的水牆形成,急急往岸上逼來。

衆人大呼一聲不好,急急飛退,饒是如此,依然沒能避開急急而來的水牆。水牆帶着強烈的衝擊力鋪天蓋地衝下,霎時間衆人被衝散開來,全身上下溼透,像落湯雞般,狼狽不堪。

正在衆人驚魂未定之時,忽然一道黑色人影凌空飛起,烏光閃過,竟然與那九頭玄蛇戰在一起。

那人影不是別人,正是三人中的黑衣女子,楠。

九頭玄蛇見竟然有這麼一個人類衝飛而來,顯然有些驚訝,九個蛇頭在半空亂舞,蛇尾輕動,一道水劍直直像楠射來。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楠卻不避讓。任由那水劍洞穿了她的身體,然後她飛在半空的身影就像鏡子碎掉一般,碎成了一塊一塊。

衆人都以爲就這麼結束了,然而令人錯愕的是,那些破裂的隨便忽然像活了一般,每一塊隨便都幻化成與楠相同的人形,林林總總,竟然有二十個之多,一齊向九頭玄蛇衝去。

烏光閃過,楠手中不知何時多了兩把烏光閃閃的匕首,左右手各一把,握在手中,像一個訓練有素的刺客。九頭玄蛇九個蛇頭一起動起來,分別撞向一個人影。

蛇頭橫掃,瞬時間九個楠被擊得粉碎,有幾個楠已經近到九頭玄蛇的身前,九頭玄蛇九頭齊上,又撞碎四個人影。

剩餘七個人影同時冷哼一聲,一同撲向一個蛇頭,手中匕首烏光閃閃,猛地往那蛇頭刺下,霎時間鮮血飛濺,一個蛇頭硬生生被斬下,一個人影身形一閃將蛇頭接在手中。

九頭玄蛇被斬下一頭,憤怒異常,巨大的蛇尾自水下橫掃而起,水幕升起,其間夾雜着蛇尾,狠狠將七個人影掃飛。

砰砰砰!


七個人影中其中六個被掃碎,只剩下楠的真身,被蛇尾重重一擊,直直飛向海岸。

然而九頭玄蛇並沒有就此罷休,而是狂怒起來,剩下八個蛇頭在半空肆意扭動,蛇尾在大海中攪動,頓時波濤大作,轟隆之聲不絕於耳。

九頭玄蛇迅速往岸灘游來,速度快速異常,眨眼之間,如山的身體已經有半個踏上了岸邊。

楠被蛇尾重重一擊,只覺身體裏氣血翻涌,哇一聲吐出一口鮮血。見九頭玄蛇迅速接近,連忙飛身倒退,退到優和魁的身旁,二人使了一個眼色,魁提起九頭玄蛇被斬下的蛇頭,楠將重傷的優夾在腋下,化作兩道流光往背離海岸的方向逃去。

那邊慕容月一行人早已臉色大變,無論如何她們也沒想到那個黑衣女子竟然斬下九頭玄蛇一頭,現在看來九頭玄蛇已經暴怒,這一行人中無論是誰也不可能是九頭玄蛇的對手,更何況現在它正處於暴怒狀態。

“逃!”也不知是誰喊了一聲,衆人誰也顧不得那麼多,生死關頭,刷刷刷,流光道道,衆人飛空而去。唯獨徐粼華幽幽嘆了口氣,深深望了一眼那無盡的大海。

波濤之聲漸漸消失在身後,也不知飛了多久,終於一點聲音也聽不見了。

崑崙一行人以及陸朝陽落在一處空地上,大口大口喘氣。

待喘過氣來,徐粼華苦澀道:“不知道大哥和珊兒怎麼樣了。”

衆人一聽,想起二人消失在漩渦衷心的一幕,個個都皺起了眉頭。

一時間誰也不說話。

不知過了多久,周玉峯低聲道:“我得回去救珊兒。”說罷轉身欲走。這時秦揚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臂,道:“現在回去,只會送了性命。”

周玉峯聽罷心情更沉重了幾分,使勁想將被秦揚抓住的手抽出來,然而秦揚用力頗大,掙扎了幾次都沒法擺脫秦揚的大手。

“你,放開!”周玉峯臉色冷了下來,死死盯着秦揚,大有動手之意。

“我也去。”徐粼華面不改色上前,法訣輕捏,抓住秦揚抓住周玉峯的打手,使勁一揚,秦揚的手便鬆開了。徐粼華和周玉峯對視一眼,化作流光往海岸邊而去。


“各位告辭。”陸朝陽躬身行了一禮,然後向徐粼華二人飛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慕容月和秦揚嘆了一口氣,最終也跟了上去。

…… 嗖嗖嗖,楠三人在前飛速逃亡,九頭玄蛇扭動着八個腦袋在後窮追不捨。

九頭玄蛇的身體像一座山一般,所過之處岩石被碾成粉末,樹木成片成片被壓倒。九頭玄蛇身體雖大,但它的速度卻不比楠三人慢,隱隱約約還要快上幾分。

九頭玄蛇逐漸逼近,楠的心臟砰砰直跳。

從海怪傳聞以來,蒼就已經嗅到了不平常的味道,派人暗暗探查,從諸多蛛絲馬跡中推斷必是九頭玄蛇。九頭玄蛇雖稱不上靈種,但它的內丹中蘊含的能量卻是不可多得的奇珍。特別是對妖族來說。這樣一顆內丹足以使一個四隱境界的妖直接提升到六隱境界。

蒼如何不心動。


更何況傳說九頭玄蛇有九條命,更有九顆這樣的內丹,蘊藏於九個頭顱之中。

所以蒼派遣優、楠、魁三人前來奪取內丹,卻不料在東海岸邊等待數日也不見九頭玄蛇蹤影。卻遇到了崑崙一行人。雙方一言不合,便動起手來。

三人之中,以優道行最爲精深,臨行前蒼曾傳授三人陣法,以期其能將九頭玄蛇制服,奪得內丹。但讓他們始料未及的是,優和離戰在一起,最後兩敗俱傷。然而蒼所傳陣法只能三人一同方能施展,優傷成那樣還如何佈陣?

但大好機會就在眼前,楠也不肯放棄,只好趁九頭玄蛇不備,斬下其一個頭顱。哪想九頭玄蛇暴怒,緊緊追上來,不依不撓。

轟!

只聽一聲巨響,天空中一片陰影籠罩過來,擋住照下來的月華。楠擡頭一看,只見九頭玄蛇竟然疼痛而起,從他們頭頂飛過。如山般的身體遮雲蔽月,若是就這般壓下來,估計三人都得被壓成肉醬。

轟隆!

又是一聲巨響,九頭玄蛇巨大的身軀落在楠三人前方,八個腦袋扭過來,八雙兇惡的眼睛貪婪、怨恨的盯着三人。還不及楠和魁做出反應,九頭玄蛇蛇尾凌空而起,橫空一掃,硬生生撞在楠和魁的身上。

頓時,二人只覺身體一震,隨即就像地球引力消失了一般,二人不由自主往遠處急急飛去。二人在空中飛了數十丈,重重墜落在地,悶哼一聲,只覺胸口劇烈疼痛,喉嚨一甜,哇一聲噴出一條血線。

只此一擊,二人便受了重創!

可見九頭玄蛇的確不是好惹的傢伙。

楠咳嗽幾聲,優吐了幾口鮮血,正準備站起,九頭玄蛇八雙眼睛忽然亮起來,紅光閃過,十六道紅光射來,迅捷無比。楠反應迅速,抱起重傷的優,腳下用力一蹬,整個人登時凌空,斜斜飛出。

楠的身影剛閃開,噗噗噗,八九道道紅光射在楠方纔待的地方,頓時射出一個方圓一丈的大坑。煙塵瀰漫。

那邊魁也沒閒着,同樣數道紅光射來,魁一個後翻身,在空中打了一個轉,躍出三丈遠,而他方纔待的地方同樣被擊出一個方圓一丈的大坑。

楠和魁相互看了一眼,眼神一交流,二人同時點頭,道出一個字,“逃!”

身形微動,已在數丈之外。

然而九頭玄蛇哪能再讓二人逃走,巨大的身體凌空一躍,只聽重重的落地聲,地面劇烈震盪,煙塵蕩起,九頭玄蛇又已擋在二人前方。巨大蛇尾一卷,將二人緊緊纏在蛇尾之中。

楠只覺一股巨力傳來,整個人就像一隻小小的螞蟻,被死死控制住,動彈不得。蛇尾越纏越緊,楠只聽身上骨骼咯咯作響,估計肋骨已經被巨力擠壓斷了。呼吸越來越困難,楠冰冷如霜的臉脹得通紅,已在生死邊緣。

但在楠面部改色,兩隻眼睛裏閃着冰冷的光芒,沒有哪怕一點點的恐懼。

死,彷彿她從來都沒有放在心上。

魁也不好過,蛇尾巨力緩緩將他擠壓,鮮血涌上來,像噴泉一般,咕嚕咕嚕從他的最終冒出,他的眼睛往外圓鼓鼓睜着,生死,只在瞬息之間。

就這麼死了嗎?

楠微微閉上眼睛,腦海裏閃過離的身影。那個人兒,是第一個問她名字的人吧。他是如此特別,以至於這麼多年來不知有多少個夜晚,閉上眼就會想起那張早已經在記憶中模糊的面龐……

再見了,她想。

嘴角輕輕上揚,安安靜靜笑了起來,像是開在夜裏的百合花。就這麼,安安靜靜的離開吧。她太累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而活着,也許,只是因爲一個模糊的身影吧……

楠深深吸了一口氣,空氣中瀰漫着濃濃的血腥味,她甚至能想象到九頭玄蛇已經將蛇頭湊近,張開了佈滿獠牙的大嘴,正準備一口咬下。

世界突然安靜了,樹葉被風吹動,沙沙作響。

忽然,楠只覺加在身上的巨力突然消失了,身體一輕,往下墜去。

砰的一聲,楠墜地,本就受傷的身體撞在堅硬的地面上,頓時一陣劇烈的疼痛傳遍全身。但楠硬是忍着沒吭一聲,緩緩擡頭,只見一個高大的黑色身影立在她身前不遠處,背對着她。

不是蒼,又是誰?

九頭玄蛇轟一聲倒地,八個蛇頭已經不見。

楠身體劇烈顫抖,眼睛盯着那高大的背影,似乎有些畏懼,道:“主,主上。”

那高大人影聞聲,沉默了半晌,冷聲道:“你太莽撞了。”

“是……”楠的聲音低了幾分。

ωωω¤т tκa n¤c ○

又是一陣沉默。

夜風吹過,楠感覺臉頰掠過一絲涼意。不知過了多久,才又道:“我們遇到他了。”

蒼嗯了一聲,望着那輪有些慘白的圓月,道:“我知道。”說話間他的目光有意無意落在了躺在一旁人事不省的優,然後緩緩踏開腳步,往九頭玄蛇的屍體而去。

看來,那八個蛇頭便是蒼斬下的了。

九頭玄蛇雖有九條命,那是建立在九個腦袋還在的情況下。然而,它做夢也沒想到,幾乎在一瞬之間,八個腦袋硬生生被人一同斬去了。

血腥味在空氣中蔓延。蒼輕輕擡起右手,手間藍光閃過,八個蛇頭嘴巴突然張開,就像九頭玄蛇還活着一般。然後,八顆拳頭大小的珍珠般的散發着淡淡光華的珠子從口中飄起,懸浮在半空。想來便是九頭玄蛇的內丹了。

蒼淡淡一笑,右手做了個收的動作,只見他大拇指山黑光一閃,一枚黑色古樸的戒指緩緩升起,八顆內丹像是受到了吸引一般,嗖嗖嗖幾聲,被納入戒指中消失不見了。

良久,蒼轉過身來。看了一眼落在不遠處的魁,只見他已經奄奄一息。他緩緩向魁走過去。踏在落葉上,發出噼裏啪啦的聲響。

駐足。蒼手中法訣輕引,一道藍光竄入魁的身體,不一會兒魁幽幽醒來。見了眼前的人物,本想爬起,但確實傷得太重,只好恭敬叫了一聲,“主上。”

蒼只淡淡看了他一眼,很快目光落在了一旁的蛇頭上,隨手一招,如方纔般將內丹收到了那枚戒指裏。


然後,他緩緩離去。行到優身旁時,他突然停下,大約有十秒,然後繼續邁開步子,往黑暗中走去。

就在蒼的身影將要消失在夜色中時,突然傳來蒼冷冷的聲音,“我還有事要辦,你們回去。”話音剛落。他的身影也完全消失在了夜色中,黑暗裏。

不知過了多久,楠回過神來,看了不遠處的魁和優,什麼也沒說,忍着巨疼坐起來,閉上眼,運氣療傷。 崑崙一行人回到海岸邊,一切都已安靜了下來。淡淡的月華從天穹中灑下,被揉碎在微微盪漾的海水中。

若不是四周狼藉,大有發洪水後的樣子,衆人還真會產生什麼都沒發生的錯覺。海浪不時拍打着海岸邊的礁石,白色的浪花在月光下顯得有些蒼白。

海風吹來,衆人只覺一陣寒冷。

望着遠處的海面誰也不說話,也許那消失的漩渦已經讓一切明瞭了吧。衆人面面相覷,然後化作流光飛到了海面上空……

刺骨的寒冷刺激着她的神經,她的身體因爲寒冷而不住顫抖。她緊了緊身子,一連打了幾個噴嚏,終於還是緩緩睜開了眼睛。

“這是哪裏?”一個全新的世界由模糊漸漸變得清晰,珊兒緩緩坐起來,環顧四周。

這是一個寬闊的空間,四周不知名的晶石散發着星星點點散發着幽幽的淡藍色光芒,所以整個空間還算亮堂。放眼望去,這個空間比她現象中要大上許多。和崑崙山三清殿前的廣場相比,這個空間恐怕還要大上一些。

空間四周呈圓弧狀,此刻珊兒正處在空間的中央。放眼望去,只見空間東南西北四方各有一條幽幽的長廊,筆直通向不知名的地方。

“我怎麼會在這裏?”腦海裏浮現出被漩渦吞噬的情景,珊兒忽然眉頭一皺,她分明記得被捲入了大海,又怎麼會在這裏呢?珊兒喃喃自語,目光落在躺在一旁的離身上,只聽他全身溼淋淋的,臉色煞白,神情不時表現出痛苦。她走過去,一股柔和的氣息注入離的體內。有了珊兒注入的氣息,離身體上的水汽開始蒸發,同時他面部的痛苦神情稍減,面色也稍稍有了一點血色,不似方纔那般蒼白了。不過依然沒有醒轉的意思。

珊兒往袖內一探,欲取出一顆丹藥喂離服下,奈何手方方嘆進去,空空如也。應該是兩人被捲入漩渦的時候,掉了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