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門見山,直接道:“林辰,我已經給你安排了途徑,這一路上,有趙寒跟着你,不過,你們還是要小心一些,畢竟滇緬不比華國,那裏的勢力錯綜複雜。”

2021 年 1 月 29 日

“一旦覺得事不可爲,立刻撤回來,再行圖之。”

老爺子人老成精,也已經猜出來,對方綁架沐婉晴的意圖很有可能就是爲了對付林辰。

否則沐婉晴一個女人,怎麼會惹得滇緬地區的大佬出手綁架,不合邏輯。 林辰聞言,點了點頭,也沒有多說什麼,當即,在趙寒的陪同下,登上了直升機,直奔邊陲,一路無話,大約三個小時之後,林辰來到了西南邊陲。

這裏,有一條特殊通道,可以前往滇緬。

“林辰,我只能送你過去,但是我不能陪你過去,因爲我的身份特殊!”

“趙大哥,放心吧,我一個人可以!”林辰點了點頭。

趙寒拉住林辰的手,一臉的擔憂道:“林辰,楚老爺子可並非是危言聳聽,他老人家可是當年經歷過那場殘酷戰役的,並且,親自率兵攻打過滇緬,對於那裏的形勢在瞭解不過。”

“滇緬,可以說危險重重!”

“你的實力,大哥我是放心的,但是,卻也不能大意,不可不防!”

“放心吧趙大哥,我明白!”林辰擺了擺手,隨後不再廢話,用趙寒提供的通行憑證,通過了邊防檢查站,而當他通過邊防檢查站的那一刻,立刻撥通了重影的電話。

重影比他先動身數個小時,而且他們作爲國際殺手,應該比他了解這塊地區的形勢,所以,林辰準備找到重影,然後,跟他們一塊行動。

衛星電話撥出去,很快就響起了重影的聲音:“喂,林辰,我是重影!”

“重影,你現在應該在滇緬吧,你有查到什麼線索沒有!”林辰連忙問道。

“嗯,我們現在就在三角城,已經有線索了,在洪山,有一個山大王,曾經參與過綁架婉晴,我現在已經帶人趕過去了,林辰,你是什麼意思,進攻嘛!”

“這還需要問我嘛,殺,只把當事人留下,其餘人的斬盡殺絕!”林辰一臉殺機,整個人此刻,就好像是一柄出鞘的利劍一般,渾身上下透着森寒鋒芒。

重影那邊聞言,果斷掛斷了電話,同時,一條地理位置的短訊,發到了林辰手上。

林辰二話不說,立刻騰身而起,直直的追了上去。

一路無話,大約兩個小時之後,林辰來到了重影發送位置的地方,是一處山寨,之前曾經是一個地方霸主的老巢,而此時,這個老巢已經面目全非,四周圍全都是屍首。

而重影,此刻正帶着人,守在門口。

跟在重影身邊的,都是林辰前階段收攏來的人才,其中還有林月如一個。

全都是東海殺手組的人!

林辰飛身落下,重影立刻急忙上前道:“林辰,那頭目我已經看押起來,就等你來了!”

“嗯,帶我過去!”林辰也沒有搭理林月如他們,隨着重影走進山寨之中,而他前腳剛一走進山寨,後一腳,就聽山寨之內,響起了一連串的破口大罵之聲。

對方用的是M國語大罵,林辰雖然聽不懂,但知道他罵的肯定難聽。

重影聞言,冷哼道:“罵的,真的找死,給我打,往死裏打!”

“等等,交給我吧!”林辰擺手阻止了重影,跟着,邁步走進地牢之中,而此時,地牢之內,一個打鐵籠子裏,鎖着一個光着上身的傢伙,這傢伙縮在鐵籠子裏,一臉的血。

當看到林辰重影他們進來,這傢伙非但不怕,反而嗷嗷大叫。


“他說什麼?”林辰轉頭看向重影,詢問道。


重影黑着臉道:“哦,沒什麼,無非是扛大旗,拿人威脅我們,說他老大是坤巴,叫我們放了他,否則的話,咱們全都會不得好死,會被活活扒皮!”

“哼!”林辰冷哼,跟着,邁步走到鐵籠子跟前,冷眼看着龍子裏的人:“會說華語嘛!”

“媽的,你們這羣華國人,你們知道我是誰嘛,我是坤桑,我是坤巴的弟弟,你竟然敢對我動手,你們等着,我大哥一定不會放過你們,他會殺了你!”

這傢伙立刻用華國話,赫然威脅林辰,這傢伙的華國話說的還不錯。

“原來你會說華語啊,這樣最好,免得到時候還得翻譯,重影,把他給放了,我有話問他!”林辰冷眼一瞥坤桑,隨後命令重影放人。

重影毫不猶豫,立刻吩咐放人,命人將鐵籠子打開。

而隨着籠子打開,坤桑一個箭步衝了出來,衝出來的那一刻,這貨就好像一條瘋狗一般,直撲林辰,而林辰見狀,阻止重影他們出手,同時一掌朝着坤桑拍出。

砰!

伴隨着砰的一聲響,坤桑整個人頓時被林辰一掌拍飛了出去。

這還沒完,不等他落地,林辰虛空一攝,頓時將坤桑攝於空中。

“啊,怎麼回事,啊,到底怎麼回事,巫術,是巫術!”

而坤桑當見自己被控制在空中,竟然無法落地時,坤桑的臉色頓時大變啊。

自己被打飛,然後不落地,這個太不可學了!

而坤桑大叫,林辰卻無動於衷,只聽他冷聲道:“我就是林辰,我問你,你之前是不是綁架過一個華國女孩,她先在在什麼地方,如果你說出來,我不殺你!”

“哦,原來你是來救那個女人的啊,哈哈,原來是這樣,那好,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必須先放了我,否則的話,你這個被子也別想看到那兩個女人了!”

一聽林辰是來找沐婉晴和徐曉曉的,坤桑立刻抓住這個機會,竟然要挾起林辰。

可惜啊,他選錯對象了!

林辰臉色驟然一冷,緊跟着就見他大手一揮,頓時,就聽噗呲一聲,被他攝於空中的坤桑,一條胳膊,卻是直接被生生的扯了下來,頓時斷肢處,鮮血飛濺。

“啊,我的草,我的胳膊,哦,我的天啊,痛死我了!”

而隨着手臂被撕扯下來,坤桑立刻發出刺耳無比的慘叫悲鳴之聲。

那慘叫之聲簡直刺耳至極,就跟殺豬沒啥區別。

周圍的人,哪怕全都是一個個的殺人不眨眼的殺手,但是見此場面也都有些汗毛倒豎。

林辰卻跟沒看見一樣,隨手又是一揮,下一秒,又是一聲刺啦,坤桑的另外一條手臂,也隨之被生生的扯了下來,斷臂處,鮮血飛濺!

“呃呃呃……”而劇痛之下,坤桑乾脆連叫都叫不出來了,嘴裏立刻發出呃呃呃之聲。

眼珠子突出來,鼓的跟個魚泡一樣。 重影等人見狀,忍不住的全都打起了寒顫,這雙臂被生生扯斷,這滋味一定不好受。

“說,到底在哪!”林辰臉上殺機爆閃,目光甚至於有些殘忍。


“我,我不知道啊……啊!”

坤桑話音未等落下,他的一條左腿在林辰一道劍光之下,直接齊根被斬掉。

這一下,這坤桑的四肢,就剩下一條腿是好的了。

“我最後問你一遍,說還是不說!”

“我,說,我說……那個女人好像在我大哥坤巴手裏,不過之前我聽說,坤巴已經將她給轉移到了別的地方了……求求你,放過我,我帶你去找……啊!”

林辰不等他把話說完,手中一用力,頓時,就見坤桑整個人立刻四分五裂開來。

“哼!”林辰隨手弄死了他,眼中充滿了冷漠。

他犯不上需要坤桑帶着他去找,不就是坤巴嘛,不就是三角城裏面一個區區的山大王嘛。

他林辰挖地三尺,也要把他給找到。

“你們有那個叫坤巴的線索嘛?”轉頭看向重影道。

“雖然沒有,但是可以查,我現在派人去查……”重影道。

“算了,太慢了,跟我進入三角城,在三角城殺他一個天翻地覆,到時候自然有人帶我們去見那所謂的坤巴!”林辰此刻,一臉的霸道之氣,行事作風,也是霸道至極。

如果說之前林辰做事還能講究一個規矩,那麼現在,他什麼規矩也不會講了。

他現在就是一頭被激怒的魔王,放眼所過,一切皆殺。

而重影等人聞言,互相觀望,全都是一臉的無語和震驚啊!

萬萬想不到,林辰竟然選擇用這麼蠻橫的方式。

重影欲言又止,而林辰見狀,自然知道他們在想什麼,無非是覺得自己太沖動了,可惜他不在乎,爲了救沐婉晴,哪怕跟世界爲敵又能怎麼樣。

何況在他看來,三角城這些所謂的勢力,也沒有什麼好東西。

“走吧,向三角城進發,我要把他們給逼出來……”

緊跟着,林辰帶着重影等人,直逼三角城。

而此時,位於三角城的另外一個城市,大力氣鎮,一方霸主坤巴的老巢內,坤巴正在會見客人,這些人,全都穿着奇形怪狀的衣服,看起來特別的森人。

“呵呵,諸位,既然你們是受僱主委託而來,我自然應該把人交給你們,但是,咱們話還得說在前頭,這酬勞,是不是應該付給我了,答應我的三個億是不是應該到賬了!”

“實不相瞞,爲了抓着兩個人女人,我可是死了不少弟兄,我那些弟兄可不能白死!”

“呵呵,放心吧,錢不會少給坤巴老大一分的,來人啊……”這時,坐在坤巴身邊的一個西裝男,大手一揮,緊跟着就見一個身材苗條豐盈的女人,捧着電腦走了上來。

當着坤巴的面,打開電腦,立刻轉賬。

而坤巴,眼見着女人竟然直接轉給他五個億,不禁微微一愣啊,轉頭看向西裝男道:“白先生,這個是什麼意思,咱們之前可是說好的,三個億,你怎麼多給我轉了兩個億啊!”

“哈哈,我坤巴雖然愛錢,但是這不明不白的錢,我可不敢收!”

“哈哈,坤巴老大,這錢當然不是不明不白的,這兩個億,是希望你動員手下的兄弟,想辦法弄死東海前來救援兩個人女人的所有人,這些錢買他們命的!”

“哦,原來如此啊!”一聽這話,坤巴這才恍然大悟,不過很快就見他露出一副市儈的表情出來,笑着道:“呵呵,白先生,既然如此,那咱們還要談談了。”

“你們用五個億買我擒住兩個女人,現在卻想用兩個億,讓我幫你們殺人,這個價碼未免低了吧,這樣,再來三個億,湊十個億,這幫忙我幫!”

“哼,坤巴老大還真是生意人啊!”對於坤巴的獅子大開口,姓白的有些不悅。

白家就給他十個億的資金,要是把這錢全都給坤巴,豈不是他一分錢都撈不到了。

他還想趁機在裏面佔點便宜哪。

隨即就見姓白的冷笑道:“坤巴老大,這筆生意你已經賺得夠多了,七個億,估計是你好幾年的總合收入了,做人應該適可而止,可是有命賺錢,沒命花錢啊!”

“你特麼威脅我!”一聽這話,坤巴頓時怒了!

就見他拍案而起,瞪着眼睛,凶神惡煞的罵道:“草,別跟老子來這套,老子就喜歡賺錢,老子說十個億就十個億,你要是拿不出來,就特麼滾,那兩個女人,你也別想要!”

“老子現在有籌碼,你們得求着老子,何況五個億,外加兩個國色天香的女人,老子也覺得夠了……姓白的,老子現在沒工夫跟你扯淡,你特麼既然不接受,就特麼滾!”


“別怪我沒提醒你,老子心情不是很好,別逼我弄你!”

坤巴仗着此地是他的地盤,所以,直接翻臉了。

姓白的名叫白種,此時白種見坤巴翻臉,他臉色也變得極爲難看起來,眼神頓時銳利起來,點了點頭說:“呵呵,我就知道跟你們這羣草莽之徒,就不能講客氣,既然你要翻臉,那好,那咱們就翻臉……諸位大師,幫幫忙,解決他!”

白種話音剛落,就見坐在對面,全都打扮的奇形怪狀的那些人,忽然起身。

而隨着他們起身,整個別墅大廳內,一瞬間便黑暗了下來,整個一個伸手不見五指。

原來,就在他們起身的那一刻,整個別墅外的窗戶,忽然出現了黑壓壓的蟲子,將窗口全都封住了,並且,伴隨着別墅內陷入漆黑,別墅外立刻響起了一連串的慘叫之聲。

那慘叫之聲,全都是來自於坤巴的手下,叫聲無比慘烈。

坤巴見狀,臉色就別提有多難看了,差點嚇的從沙發上滑下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