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要我幫你做什麼?”秦少傑有些後悔,這劍還不如不要呢,反正在她手裏別人也搶不去,自己拿了劍還要幫她做事,有一種上了賊船的感覺。

2021 年 1 月 29 日

“很簡單,我要你……”竇若梅故意把聲音拉的老長。

“不行。”秦少傑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得,一臉堅定的說道。“士可殺不可辱,想要我的貞潔,那免談。”

“我呸。”竇若梅呸道“誰要你的貞潔了,我話還沒說完呢。”

“那就快說。”秦少傑說道。“不過要再加一條,太過分的事情我是不會答應的。”

“一點也不過分,真的很簡單。”竇若梅笑道。“我要你以後無論做什麼,都要帶上我。”

“啊?”秦少傑被竇若梅的話說的莫名其妙。

做什麼都帶上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我洗澡上廁所跟老婆嘿咻的時候也帶上你?

“不要想歪了。”竇若梅見秦少傑的表情,連忙提醒道。

我靠,你還有理了,是我要往歪了想嗎?還不是你說的話就有歧義。

“我指的是修行界的事情。換句話說,就是要加入你們。”

“你要摻和進來?”秦少傑驚訝的問道。“說起來,你可算是魔道的啊,你加入我們?你是準備幫我,還是準備幫魔道來當個臥底呢?再說了,你加入我們,你加入到哪去?我現在無門無派的。”

“這又有什麼關係。”竇若梅說道。“我又沒說要入你門派,只不過是閒的無聊而已,你跟我家女兒關係又不錯,就當你幫你好了。”

秦少傑很想問她,你到底哪隻眼睛看見我跟你家閨女關係不錯了?


這母女兩個,都活的夠久了,一個比一腹黑,總想着法子算計自己。

幫我?說的倒是好聽,誰知道你又打的什麼算盤。

雖然不知道竇若梅的最終目的是什麼,但秦少傑肯定,這算盤打出來,也是一筆黑賬。而且,被黑的那個一定是自己。

“這……你說呢?”秦少傑有些猶豫,轉過頭看着翦亭問道。

不答應吧,自己從人家手裏拿過了軒轅劍,俗話說拿人手短,這樣做有點不好,可是把軒轅劍還回去吧,又有些不甘心。答應吧,秦少傑心裏又有些打鼓。誰知道這女人憋着什麼壞呢。於是,他便把這個問題拋給了翦亭。

“你的事情,你自己做主。”翦亭很快又把皮球給踢了回來,惹的秦少傑一陣氣苦。

“好吧,我答應你。”咬了咬牙,秦少傑說道。“事先說明,如果你要是想利用我的話,那可別怪我不留情面了。”

秦少傑說的夠狠,也只是找個心裏安慰罷了。他也清楚,就算他再怎麼不留情面,也不是竇若梅的對手。

“你想多了。”竇若梅說道。“你有什麼好利用的呀?瞧你那小身板吧,不消半個晚上,就能把你榨的乾乾淨淨。”

娘喲,現在這是什麼世道啊,女人怎麼越來越流氓了,這可讓我們這些好男人該怎麼辦。

秦少傑覺得,有空應該再去趟中南海見見燕老爺子,跟他提議應該再製定一項法案。

那就是要求男女平等。

憑什麼男人對女人說調戲的話或者在沒有經過同意就觸碰女人身體就叫性~騷~擾?而女人無論對男人做什麼也不算犯罪?

對,必須得跟燕老爺子提議一下。

如果,如果不同意,我就扛着大旗去街上抗議。

“好了,我答應也答應你了,沒別的事情了吧?”秦少傑問道。

“沒有了,怎麼?這就想趕我走?”竇若梅笑着說道。“真是個沒良心的傢伙,人家大晚上的這麼辛苦過來找你,該拿的你拿了,現在沒事了就這樣直接攆走啊,哎,你們男人,真是沒一個好東西。”

“妹妹啊,姐姐可得提醒你一句,對男人,可不要太放鬆警惕了。”竇若梅看着翦亭,然後又一指秦少傑,說道。“尤其是你身邊的這個小男人喲,咯咯。”

沒聽到,不想聽,不理你,秦少傑開始默唸三字經。 歐陽瑤看似風風火火,神經很大條,可說來說去終究是個女孩子,等到秦少傑送走翦亭回到家的時候,她已經進了臥室。

秦少傑輕輕的推開歐陽瑤的房門,裏面異常的安靜,但秦少傑還是能聽到歐陽瑤躲在被子裏壓抑的哭聲。

關好房門,秦少傑脫掉鞋子坐在歐陽瑤身邊,輕輕的掀開被子,便看到歐陽瑤如同一隻受傷,害怕的小貓一樣,雙手抱着膝蓋,緊緊的團在杯子裏,身體還在輕微的顫抖着。

“瑤瑤,別哭了。”秦少傑輕聲叫到。


歐陽瑤不理他,回答他的也只有微不可聞的抽泣聲。

“再哭打屁股了。”

“……”

“你不是說要把我榨成蚯蚓幹麼,我現在自己送上門來了,你還不動手?”

“……”

秦少傑喋喋不休,但歐陽瑤卻像沒聽到一般。

“喂,小妞,給大爺笑一個。”秦少傑繼續說道。“給大爺笑一個,大爺我教你修行。”

突然,歐陽瑤停止了哭泣,緩緩的擡起了頭,滿臉淚痕的看着秦少傑。那神情,着實讓秦少傑心疼不已。

“你,你說真的?教我修行?”

“是啊,教你修行,把你打造成修行界一代響噹噹的女俠。”秦少傑見有了效果,連忙說道。

“你想想啊,女人哪個不愛美,但是,時間卻是女人最大的天敵,話說,女人三十如狼……不對,女人三十豆腐渣,這就是說,女人一過三十歲,身體的機能就開始衰竭,然後就一點點的變老,最後變成滿臉包子褶的老太太,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青春悄然流逝。但是,請注意。如果成爲修行人,就不會再有這樣的痛苦。”

“你想永遠年輕美麗嗎?你想不被歲月所困擾嗎?你想活個千八百歲嗎?你想飛檐走避做個新時代的女俠嗎?”

秦少傑掏出一顆提氣丸,捏在手裏說道。“這不再是夢,沒錯,這真的不再是夢。”

“請看, 異界之領地經營 —–提氣丸。”

“吃了它,就好像開了作弊器,讓你一夜之間永遠變年輕。”

“吃了它,就好像用了絕世武功祕籍,讓你一夜之間變成修行人。”

“對,就是它,提氣丸,對,不要一千九百八十八,只要九九八,聽到沒,只要九九八,只需要九百九十八塊,你有能擁有它,你還在猶豫什麼?趕快行動起來吧。”

秦少傑氣都不帶喘的說了這一大堆,活像是的電視上賣假藥的。

說道賣假藥,不得不感嘆,這玩意實在是太坑爹了。

要說什麼地方最坑爹?還用說嗎?自然是電視臺了,一邊響應國家的號召嚴厲打擊假藥,一邊做廣告賣假藥。騷瑞,扯遠了。

“噗哧。”歐陽瑤被秦少傑逗樂了,看着秦少傑那一本正經的表情,歐陽瑤想忍也忍不住了。尤其是那個九九八,喊的那叫一個撕心裂肺,夠專業水準了。

見歐陽瑤笑了,秦少傑便鬆了口氣,連忙說道。“怎麼樣,女俠,有沒有興趣呢?最近開業大酬賓,第一個**的美女買一送一哦。買一顆藥丸,送一個絕世帥哥。”

“哦?有多帥啊?”歐陽瑤問道。

“帥驚天下的帥。”秦少傑認真的說道。

“那是哪個帥哥呢?”

“看,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正是本人我。”秦少傑指了指自己。

“那好吧。”歐陽瑤頓了頓,說道。“藥丸不買了,帥哥我要了,看招。”

說罷,歐陽瑤輕快的從牀上爬了起來,然後一把把秦少傑推在牀上就撲了上去。

一瞬間,那是內褲與胸罩齊飛,喘息與**一色。黑暗的房間內兩個白花花的身體交織在一起,開始了一場無比慘烈的大戰,直是殺的天地無光,日月爲之變色。

“啊”隨着歐陽瑤一聲滿足的叫聲,秦少傑可謂是使出渾身解數,但最終還是不敵,口吐白沫宣告戰敗。

“再來一次嘛。”歐陽瑤如同一隻八抓魚一般,香汗淋漓的爬在秦少傑的身上嬌聲說道。

“人家也想給你生個孩子。”

“這個……”秦少傑滿頭大汗,說道。“瑤瑤,已經三次了,再說,種子也夠多了,放心好了,現在種下那麼多種子,到明年秋天,一準有收穫的。”

“哎呀,你個流氓,又頂到我了。”歐陽瑤滿眼春水的看着秦少傑,嫵媚的說道。“你看看,滾燙滾燙的,就再來一次吧。”

“不,不來了。”秦少傑慌忙說道,他可不想被真的榨成蚯蚓幹。

呸呸呸,童言無忌,童言無忌,怎麼可能是蚯蚓幹呢。

“還不是因爲你,在我身上誘惑我。”秦少傑委屈的說道。“快,下來,說點正事。”

“這就是正事呢。”歐陽瑤風情無比的白了秦少傑一眼,然後,身體緩緩的滑了下去,緊接着,秦少傑就感覺到自己的小蚯蚓被一股溫熱所包裹住。

我靠,娘勒,太刺激了。

於是乎,秦少傑很沒節操又被再一次征服了,之後……(此處省略九百九十八字)

“不,不來了。”秦少傑艱難的說道,隨後找到自己的衣服,掏出提氣丸,說道。“瑤瑤,把它吃了吧。”

“啊?還真吃啊?”歐陽瑤抱着秦少傑的脖子,有些詫異的問道。

“當然,不然你以爲我騙你呢?”

“我以爲你是逗我開心的。”

“……”秦少傑很鬱悶,難道自己長的就那麼像騙子嗎?還是說這女人確實胸大無腦,連自己說的話是真是假都分不清楚?

五指成爪,秦少傑在歐陽瑤胸前的柔軟上狠狠的捏了一把,最後得出結論—–果然夠大。

“討厭。”歐陽瑤嬌嗔道。“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了。”秦少傑一本正經的說道。“我們公司從不做虛假廣告。”

“量你也不敢。”歐陽瑤說道。“小心我抄了你的公司。”

說完,歐陽瑤拿過秦少傑手裏的提氣丸,想都不想就一口吞了下去。一瞬間,便感覺到小腹之間升起一股暖流,緊接着,這股暖流便四散開,然後向身體的各處開始蔓延。 “坐好,不要動。”秦少傑把歐陽瑤的身體扶正,右手搭在歐陽瑤的腹部,輸送了一道真元進去幫歐陽瑤來引導身體裏的那股熱流循環。

半個小時過去了,歐陽瑤緩緩的睜開眼睛,看着秦少傑說道。“哎呀,好奇怪啊。”

“有什麼奇怪的?”秦少傑笑道。

“不知道,就是感覺全身都特別的舒服,我又有力氣了,不如……”說着,歐陽瑤瞄了瞄秦少傑那奮戰了一夜,此時已經累趴了的小傢伙說道。

“不,不來了。”秦少傑連連搖頭,一把拽過被子蓋在身上。“你還是先去洗澡吧。你看看你身上。”

“嗯?”歐陽瑤聽秦少傑讓她洗澡,便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那具白花花的身體已經不復存在,上面佈滿了一片片黑乎乎,好像泥巴一樣的東西,而且還散發着一陣陣的臭味。

“哎呀,怎麼這麼臭啊。”女人都愛乾淨,歐陽瑤發現自己身上臭的幾乎都快招蒼蠅了,也顧不得再跟秦少傑說什麼,連毛巾也沒披一條,光着就開門跑進了衛生間,接着,衛生間裏響起了嘩嘩的流水聲。

效果還真不錯。秦少傑又掏出一顆提氣丸,那再手裏看了看,暗自說道。

按照瑤瑤吃下這東西的效果來看,似乎還不錯。經過自己的引導,只用了半個小時就已經省了練氣期的麻煩,直接進入到築基期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人吃了都有這樣的效果,如果是這樣,那可就輕鬆多了。秦少傑暗暗想道,如果是這樣的話,自己只需要每人花上半個小時,就能弄出幾個築基期的修行人,然後再教她們混元真氣,讓她們自己慢慢修煉去吧。

“這玩意就是個外掛啊。”秦少傑看着手裏的藥丸,自言自語的說道。有空應該再讓北冥戰弄一點出來。

如果讓北冥戰知道秦少傑的想法,他一定會跳腳大罵。

“你這敗家孩子,就這十顆提氣丸就用了我大半的珍貴材料,要不是西門那老傢伙跟我要,我纔不會給你呢,你倒好,還想批量生產啊?”

秦少傑還在琢磨要怎麼跟北冥戰開口,歐陽瑤已經洗完澡回來了。

出去時候黑乎乎的,回來的時候卻是白的讓秦少傑眼花,胯下的小兄弟又很不爭氣的站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