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一聽頓時一驚,而說話那人繼續說道:“不過我想我們周圍必然有幾位魂級高手跟隨着,若等會兒那蒙面人真敢來,我們只要保護好自己的小命便行了。”

2021 年 1 月 29 日

我每30天換一個系統 ,僅僅十幾裏地,雖然葉影一路上也是很小心的追蹤,但還是很快便追上了。

看着左前方的那幾人,葉影露出冷笑,又看了看四周一片安靜卻絲毫髮現不了暗中的魂級強者,葉影笑了笑低聲道:“隱匿能力倒不錯。”

此地不遠處便是綠竹林,之前獅虎小隊便是在這全滅身死,這次葉影便要在這殺死他們幾人爲曾獅虎子他們祭奠!

看着前方那幾人,葉影仔細盯着準備抓住機會殺死幾人便即刻逃離!

“機會來了!”葉影嘀咕一聲正要動手時,突然一道獸吼聲傳來!

葉影急忙停住看向前方,那幾名傭兵身前樹林裏忽然闖出一隻足足有三米高的大熊,這大熊渾身呈土黃色,毛髮硬如鋼針,熊爪尖如刀,正是成年的中階魂級魔獸地靈暴熊!

那地靈暴熊衝向那八個傭兵,一爪子拍下那傭兵腦袋瓜瞬間被拍的粉碎!

中階魂級魔獸,這可是有着媲美高階魂級強者的實力,轉眼已有三人身死!


樹林一端,有三人正在焦急的談論着:“恭叔,救不救?不救的話剩餘五人也必死啊!”

那叫做恭叔的男子一臉猶豫,現在若是出手,這次的目的怕是完不成了。只見他沉默片刻說道:“上!”

他們這一交談又有一人身死,正當他們衝出之時,那地靈暴熊身旁竟出現一人,此人全身破破爛爛,臉上蒙着一塊衣巾,此時他正在廝殺血月傭兵團之人,那地靈暴熊竟然沒有攻擊他!那三個魂級高手一看皆是一喜,蒙面人!


那恭叔對着周圍兩人說道:“沒想到,那蒙面人還有一頭中階魂級的契約魔獸,你們去牽制住那魔獸,我去擊殺那蒙面人!

血月傭兵團三位魂級高手對於蒙面人又契約魔獸也是一驚,魔獸是極難使其誠服的,若是魔獸誠服與你,它便會與你簽訂契約永遠忠心你。

這契約力量是天生便出現在魔獸靈魂之中的,而且僅僅魔獸擁有而人類卻沒有。好像這宇心大陸承認人類纔是這大陸的主人一般!

看着那忽然出現的蒙面人,葉影是最爲驚訝,怎麼襲殺血月傭兵團的不止自己一人?看那蒙面人出手狠辣,想必與血月傭兵團也是有着血海深仇!看到血月傭兵團的魂級強者衝向那蒙面人,葉影也急忙衝去!

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葉影可不想看到那人身死。

看到又一蒙面人衝來,那恭叔三人頓時糾結了,“中計了!”這是他們的第一個想法,可看到不再有人衝出,他們心也鬆了下來,看來僅僅兩人。

狄仁杰奇案 ,皆是疑惑,不過轉而便齊力攻向恭叔他們三人,那地靈暴熊衝向恭叔。而葉影與那蒙面人則是各自對上了其餘一人。

那恭叔一臉惱怒,怎麼會這樣!這地靈暴熊好像不是一般的地靈暴熊,攻擊力及防禦力恐怖之極,那恭叔竟然落於下風!

而血月傭兵團其餘兩人皆是中階魂級高手,葉影對上也是極爲吃力,只能被動挨打。

而最爲奇怪的便是那蒙面人了,那蒙面人竟然僅僅只能與他對手戰成平手?葉影及恭叔四人皆是疑惑,這蒙面人是如何將這地靈暴熊收服的?

五人一獸的戰鬥把周圍打的樹木折斷,地面是坑坑窪窪,這一片地已經被葉影他們六人摧殘的面目全非了。

而那逃脫性命的四位高階靈級傭兵早已早早躲在了一邊,可惜他們最後還是難逃一死,那蒙面人忽然對着葉影大喊一聲:“快跳起來!”

葉影一怔,不過還是聽了他的話起身跳起。

正是此時地面忽然震動開來,一根根巨大的土槍猛地鑽了出來!那四名躲在一邊的傭兵直接被土槍刺死,而沒有及時跳起的恭叔他們三人也是或多或少的受了一些傷,而與葉影對上的那人更是大腿被戳穿!

這恐怖攻擊的根源便是那地靈暴熊,這招便是他的天賦魔技,大地槍陣!

這大地槍陣來的太過突然,還好那蒙面人身爲地靈暴熊的主人提前知曉,葉影他們才躲了過去。

此時恭叔他們三人一看如此情形便知道在戰下去怕是連命都要丟了,急忙飛身奔逃而去。

他們要逃,葉影他們也沒辦法,葉影單獨去追的話顯然是找死。


看到他們逃走,葉影揭開面罩對着那蒙面人問道:“這位兄弟,你是?”

那蒙面人看到葉影接下面罩,頓時一怔,轉而也揭開面罩,露出一張葉影極爲熟悉的臉龐,虎子! 葉影驚愕的看着眼前的蒙面人,眼睛一紅,給了虎子一個擁抱。

“虎哥,你…..”看到虎子不僅沒死,而且實力上升,葉影是極爲激動,但也心生疑惑。

虎子看了看綠竹林方向,淡淡說道:“也是我命大啊,當時我們被血月傭兵團包圍是我被曾哥救出包圍圈,可曾哥他卻……..”

虎子將這些天的離奇時間都慢慢告訴了葉影。

原來,當時虎子被血月傭兵團的魂級高手追擊時,一狠心便衝進了山脈深處。

虎子當時也沒想什麼只是死命的跑,而後面的那位魂級高手追擊了一會兒看見虎子逐漸深入後便放棄了,胡亂跑了許久虎子發現一個洞穴便鑽了進去,結果進去是虎子才發現那洞穴內別有洞天!

據虎子所訴那洞穴極大,虎子走到最深處時便發現了這地靈暴熊,當時他看到地靈暴熊時以爲會被地靈暴熊殺死,誰想這地靈暴熊竟然完全沒有攻擊他的意思。

這地靈暴熊反而指引他去洞穴的一隱祕處,那裏有一具屍骸和許多藥劑武器及一些雜物,虎子看到頓時大喜,看着那些藥劑便將一些能提升修爲的藥劑全部喝了。

虎子也知道過度的服用那些藥劑,以後怕是再也難以進步了,但他沒有絲毫猶豫便喝了,他當時心裏只想着報仇!

現在的虎子是中階武魂的修爲,但他卻沒有絲毫進步的可能了。

而虎子將要離去時,這地靈暴熊便要與他簽訂契約成爲他的契約魔獸,虎子當時也不知地靈暴熊爲何如此做,不過既然能壯大自己的實力虎子便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這便造就瞭如今的一幕。

葉影看着虎子現在的樣子,不知是要高興還是要悲傷,虎子的實力比之前強了太多,但這卻是以他以後的潛力爲代價的。

虎子拍了拍葉影的肩膀,淡淡說道:“雖然以後恐怕再難進步了,但我一點都不後悔,我現在唯一想的便是爲曾哥他們報仇,不殺死他們我終生無法心安!”

葉影看着虎子充滿仇恨的雙眼,他知道以前傻乎乎又開朗的虎子不復存在了,現在只有被仇恨包圍的虎子!葉影沒想過去勸勸虎子,他知道這根本沒有用,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和虎子一起讓血月傭兵團灰飛煙滅!

“虎哥,你以後準備怎麼做?”葉影問道。

虎子看了看湖鑫城方向,眼中透出血光冷冷說道:“殺!血月傭兵團出現一個便殺一個!殺光爲止!”

聽到虎子冰冷的話語葉影都感覺心中一悸,沉默片刻,葉影看向虎子說道:“虎哥,先回湖鑫城吧,團里人看到你還活着一定會很開心的。”

看着葉影擠出笑容的臉,虎子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打算回團裏了,等我報了仇後,我便離開湖鑫城,從此不再當傭兵了。還是讓團長他們都認爲我死了吧。”

葉影一聽嘆了一口氣,繼續說道:“不去嗎?……..這樣也好,虎哥,其實我已退出了義天傭兵團,現在我便住在湖鑫城的一家旅館內,虎哥要不你和我住一起,我們相互也好有個照應,我現在也是想對付那血月傭兵團。”

“好。”虎子雖然對葉影退出義天傭兵團有些驚訝但也沒有多問。

“阿黃,我欠你一個人情,以後我會對付一個大組織,怕是隨時都有危險,你若不想去我們現在便可解除契約。”虎子轉頭對着那地靈暴熊說道,這‘阿黃’應該便是虎子給那地靈暴熊起的名字。

魂級魔獸已經擁有普通人類的智慧了,那地靈暴熊一聽竟然不滿的低吼了幾聲,好像在說:難道我像是那種貪生怕死之熊嗎?

虎子急忙說道:“你當然不會,我只是問問你罷了,既然如此,阿黃你便待在這山脈中吧,有事我再讓你出來。”

那地靈暴熊一聽便轉身向着後方走去,虎子和葉影也向着湖鑫城走去。虎子和地靈暴熊之間有契約力量,身處兩方也可心靈交流,倒是不怕聯繫不到對方。

湖鑫城門,人流很多,身爲大夏王朝六大行城之一的湖鑫行城自然人流量龐大。

此時的葉影二人已卸下面罩向着城內走去,虎子這時也換上了乾淨的衣服,葉影儲物戒指中是有着多套衣服的,便讓虎子換上了一套,若是以虎子之前的樣子進城,必會引來血月傭兵團的猜忌。

看着葉影、虎子兩人年輕的面容,誰也沒想到這兩人竟然是讓血月傭兵團恨得牙癢癢的兩大魂級強者!

進了城,葉影便帶着虎子向着葉影居住的那旅館走去。

而此時血月傭兵團大堂內,

恭叔將今天發生的一切都慢慢喝血手訴說,而血手正一臉陰沉的聽着,等恭叔說完血手才說道:“連恭叔都受傷了,沒想到那蒙面人竟然有幫手!是我大意了,恭叔我這裏有一些好的療傷藥,趕快醫治傷口吧。”

血手雖然憤怒,但對恭叔卻一句罵聲都沒有,恭叔乃是血月傭兵團僅有的兩名高階魂級之一,血手當然不會怪責恭叔,不同實力的人受到的待遇也不同。

“大哥,我看還是我出手吧,若是任他們囂張下去,誰知道他們能幹出什麼。”血手身旁的張惠東說道。

血手一皺眉說道:“讓我想想。”

此時義天傭兵團駐地,

“團長,我們出城和血月傭兵團一戰吧,他們就是一些孬種,有什麼好怕的!” 念念不敢忘

“我覺得火哥說得對,這些日子我看着血月傭兵團的叫央我就不爽,怕他個鳥蛋!他們若敢出城我就將他們一鍋端了!”

康林眉頭緊皺,這幾天團裏的催促是洛洛不絕,康林雖然感覺血月傭兵團有陰謀,但團里人卻都不認同,連綿不斷的催促讓康林都不得不答應了。

“看來我是勸不動你們了,這樣如何?我保證最多三天,我們義天傭兵團必會與他們血月傭兵團決戰!”康林無奈只能做此決定。

“哈哈哈,有團長一句話我就放心了。團長你放心!他們若真敢決戰我們一定會殺的他們全團解散!”

康林也笑了笑:“希望如此啊。”

而此時葉影和虎子也將行動了,他們的目的便是不斷攻擊出城的血月傭兵團成員,削弱血月傭兵團的實力,讓義天傭兵團勝面更大些。 轉眼兩天過去了,義天傭兵團與血月傭兵團明日將在火龍山脈亂牙谷決戰的消息已經傳到全城都知道了。

這兩天血月傭兵團竟然沒有一個人出城做任務,這讓葉影和虎子沒有絲毫辦法。在義天傭兵團決定與血月傭兵團決戰後,血月傭兵團的人都龜縮在了湖鑫城內準備與義天傭兵團的最後一戰。

這一戰後,湖鑫行城怕是要少一個大型的傭兵團了。

此時的葉影與虎子正在火鳳酒樓喝酒,

“虎哥,明天便要開戰了,這一戰是真正的血戰!雖然目前義天傭兵團勝率似乎更大,但我總感覺這一戰沒這麼簡單。”葉影皺眉說道。

虎子一聽將手中的一杯酒一飲而盡,出聲道:“不管血月傭兵團有什麼陰謀,明天我必會殺的他們片甲不留!”

葉影輕飲一口,看着虎子淡淡說道:“希望如此吧。”

這義天傭兵團與血月傭兵團血戰的事在湖鑫城鬧的沸沸揚揚,已成爲普通人及傭兵們的飯後談論重點。

“誒,你們知道嗎?血月傭兵團與義天傭兵團明日將整團血戰,據說不死不休啊!”葉影他們周圍聲音傳來。

“切,這事兒在湖鑫城還有誰不知道?真不知道這兩個傭兵團仇恨有多大,竟然要整團血戰,這可是讓其他傭兵團漁翁得利的好機會啊!”

“這你們就不知道了吧,據說是血月傭兵團團長搶了義天傭兵團團長的老婆,導致兩團越打越大,現在事情都一發不可收拾了,女人啊,確實是禍水啊。”旁邊一人說着說着一臉嘆息,好像他老婆被搶了似得。

葉影和虎子聽的一臉頭大,虎子差點沒忍住就準備衝上去打人了,還好葉影將他拉住。這流言就是這樣,你根本無法阻止,只會越傳越離譜。

“什麼?這血月傭兵團團長竟然如此禽獸?連人家老婆都要搶,難怪義天傭兵團提出要血戰啊。”

“誰說不是呢,不過這也不能全怪那血月傭兵團團長,要怪只能怪義天傭兵團團長他老婆太漂亮了,我上次有幸見了一眼,哎呦,那真叫一個絕啊!”說着那人口水都流出來了。

“不是吧,還有這等美女?”衆人的話題瞬間轉移到了義天傭兵團團長的老婆上。

此時一個年輕的傭兵忽然疑惑的嘀咕了聲:“義天傭兵團團長康林好像沒老婆吧,難道是我記錯了?”

雖然這聲音不大但還是被那人聽到了,他一臉露出一絲惱怒的說道:“你懂什麼,他老婆出軌就不能把她休了嗎?”


………

相比湖鑫城內的流言蜚語,此時的義天傭兵團駐地的氣氛卻顯得頗爲極端,一部分人是豪氣大升,正在一幫人面前聲稱:明日他們要殺將這早就看不順眼的血月傭兵團殺的屁滾尿流。

而另一部分人則是在擔心自己能不能在這血戰中生存下來,那些較爲年輕膽小的都在爲自己的命擔心着。

駐地,團長康林的房間內,

雖然康林總感覺血月傭兵團怕是有底牌,現在他卻反而不那麼擔心了,既然決定於血月傭兵團死戰,那便拿出勇氣與實力來!此時的康林正在思索着明天對付血月傭兵團的計劃。

只見康林拿出一個小箱子,慢慢將其打開,看着箱子內的物品康林臉上浮現出一絲微笑,這箱子內的物品正是他的依仗,是他有把握戰勝血月傭兵團的原因!

看了一眼康林又將那箱子蓋了起來,吐了口氣便拎着這小箱子向着駐地大堂走去。

此時的駐地大堂已經聚集了二十多人,原本有些嘈雜的大堂隨着康林走進慢慢安靜了下來。

康林走到最前方,將小箱子放下後便一屁股做了下來,衆人也一一坐下。

“明天我們義天傭兵團便要與血月傭兵團血戰了!在今天我想先說一句,明天的戰鬥誰也無法保證自己必定能活下,如果有人不願去的我絕不強求,可有人不願去?若是有可以退出。”康林目光掃視着衆人。

康林說完許久都沒有人迴應,一會兒一人大喊道:“團長這是說的什麼話!團長你這麼多年怎麼對待我們我們都清清楚楚,此時豈會有人退出!大家說是不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