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便在此時,黃泉道士轉身將那牆壁扯了下來,卻是一張跟牆壁一模一樣的掛帘。掛在那裡,竟然有以假亂真的效果。如果不是他把這掛帘扯下來,就連站在旁邊的人都不知道這是一個掛帘呢。

2021 年 1 月 29 日

剛才燈滅的瞬間,黃泉道士便急速將這掛帘掛了起來,將葉青帶著藏到了這掛帘後面。然後用四個假的黑影,將九幽書生忽悠的找不到方向。九幽書生比較著急,斷定黃泉道士不敢帶著葉青藏在這房間里,所以也沒有仔細觀察,直接跑出去追了,也算是讓葉青逃過這一劫。

黃泉道士沉聲道:「九幽書生這逼樣的,做事根本不留後路。得趕緊帶葉青去茶樓,讓崔判官把這件事平了,不然以後始終還是個禍患!」

王老八點了點頭,和黃泉道士一起攙扶著葉青便下了樓。瘋狗跟在後面,開車直接把三人往茶樓那邊送去。

可是,他們的車剛駛出停車場,前面便有一人直接攔住了他們的車輛,這人正是九幽書生。

「哼,你們真以為那點小把戲就能騙到我嗎?」九幽書生冷笑道:「我知道你們肯定不會就那樣跑的,所以,我就在這停車場出口等著,你們就跑不掉。黃泉道士,王老八,你們兩個竟然敢管我的事。等我殺了這小子,再跟你倆算賬!」

瘋狗咬了咬牙,二話不說,踩下油門便朝著九幽書生撞了過去。

「我靠,不要這麼玩!」王老八急道:「這樣沒用!」

說話的時候,車輛便已經快衝到九幽書生面前了。這九幽書生的動作極其利索,直接側身避過,反手便抓住了車身,縱身躍了上來,站在了車頂上。

瘋狗立馬調轉車頭,接連打方向盤,想把九幽書生摔下去。但是,這九幽書生就好似長在了車頂似的,根本甩不掉。

九幽書生一聲冷笑,拔出摺扇,猛地一下便將那天窗砸碎了。他伸手進來,直接朝著葉青抓了過去。

黃泉道士伸手去擋,卻被九幽書生一掌打回去。王老八更是沒有戰鬥力,眼看他便要抓住葉青了,便在此時,一輛車卻高速沖了過來,直接撞在了他們的這輛車上。

九幽書生就算實力再強,但是,如此的震動,他也站不住了,直接從車頂上摔了下去。

車內幾人也是一陣搖晃,瘋狗都有些迷糊了,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而在此時,衝過來的那輛車裡露出一張絕美的容顏,冷聲道:「開車,走!」

瘋狗根本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看到她那張臉的瞬間,整個人都不由自主地一哆嗦。這女子的話彷彿就是命令,他根本沒有想過要去違背,直接踩下油門駕車離開了。

這輛車卻沒有離開,車門打開,走下來一個絕美的女子,正是東州毒螳螂皇甫紫玉。

上次跟葉青分別之後,皇甫紫玉其實一直都在深川市,並沒有離開。殺門與沈家大戰,也是她等待很久的事情,所以她要在這裡等待時機。

她本來不想與葉青見面的,但是,她卻還是派人在盯著葉青的情況。中午葉青跟九幽書生第一次交手的事情她便知道了,當時她就比較擔心葉青的情況。 都市之異變修仙者 ,她終於忍不住,還是趕了過來,想看看葉青的情況。卻沒想到,便是這麼湊巧,剛好趕上救了葉青!

九幽書生從地上爬起來,伸手擦去臉上的血跡。眼看瘋狗開車已經走遠,不由面色大寒,猛地轉頭看來,剛想發火,卻整個人都愣住了。

皇甫紫玉便站在他面前不遠的地方,絕美的容顏,就好似一道閃電,瞬間照亮了這黑暗的街道。傲人的身姿,彷彿天下都在她腳下踩著似的。這個女子,美得讓人窒息,也傲得讓人窒息!

九幽書生盯著皇甫紫玉看了一會兒,突然大笑起來:「剛好,丟了芝麻,來了西瓜。殺不了那小子,但是,能夠見到你這樣的傾世美女,我已經是賺大發了!」

九幽書生說著,慢慢擦去臉上的血跡,輕輕撥了撥頭髮,擺出一個自認為最帥的微笑,緩步朝皇甫紫玉走了過去。

「你就是皇甫紫玉閣。」九幽書生淡笑,道:「我早就聽說過你的芳名,聽說你美麗無雙,我本來不相信這些話。我這個人,這輩子見過太多美女。可是,見到你之後,我才真的明白,什麼叫做真正的美麗。跟你一比,我以前見到的那些女孩子,都只能算是豬玀罷了。」

說話間,九幽書生已經走到了皇甫紫玉的面前,他緩緩彎下腰,擺出一個優雅的姿勢,伸出一隻手,輕聲道:「皇甫小姐,有沒有人告訴過你,你的美,是可以致命的?見到你的那一瞬間,我這條命,就已經是你的了!」

九幽書生的實力不算是最強的,但是,泡妞的本事,絕對是最強的。他這輩子都在做泡妞採花的事情,對付女人,他是最有手段的了。再加上他模樣俊美,幾乎沒有任何女人能夠抵擋得了他。所以,他很自信,甚至可以說是自負,自負可以在很短的時間裡就把皇甫紫玉拿下。

皇甫紫玉看著九幽書生,突地捂嘴輕笑,腰肢微擺。皇甫紫玉不笑的時候,自有一種高貴的美麗。一旦笑起來,又變成了一種誘惑的吸引力,讓九幽書生都看呆了。他心裡也非常的興奮,因為皇甫紫玉笑了,證明這個女人已經被他吸引了。

九幽書生心中暗笑,什麼東州毒螳螂,什麼皇甫家最後一個遺孤,哼,不過如此罷了。老子三兩句話就把她拿下了,赫青花,這次你輸定了!

九幽書生強壓著心頭的興奮,伸手便要去拉皇甫紫玉的纖纖玉手,因為他覺得時機已經到了。

可是,便在他的手快碰到皇甫紫玉的手時,皇甫紫玉的手也動了。右手一抖,一把寒芒突然從手中衝出來,直奔九幽書生的手刺了過去。

九幽書生實力何等強悍,但是,皇甫紫玉也不是弱者。而且,皇甫紫玉這還有偷襲的成分,九幽書生想要躲避已經來不及,直接被那寒芒刺中了手。

劇烈的疼痛讓九幽書生髮出一聲悶哼,匆忙想要後退,但已經來不及了。皇甫紫玉一擊得手,便直接往前一步,左手成拳,直朝九幽書生的胸口打了過去。不過,這一拳在距離九幽書生的胸口還有一寸的時候卻突然停下了,並沒有打下去。

九幽書生愣了一下,便在這片刻遲疑的時候,皇甫紫玉這一拳卻突然又打了下去,正打在九幽書生的胸口。只有這一寸的距離,皇甫紫玉根本沒有蓄力的感覺,可是,偏偏這一拳的力量還是非常恐怖的。九幽書生被這一拳打中,直接倒退了三步,一陣氣血翻湧,差點便被打嘔血了。

「詠春寸拳!」九幽書生咬緊牙關,他此刻方才明白自己太過大意。皇甫紫玉的實力,絕對在他之上。這一手詠春寸拳,簡直堪稱神奇,若是皇甫紫玉再加點力量,他肯定要受嚴重內傷的!

… 皇甫紫玉淡笑看著九幽書生,道:「夏九幽,你難道忘了,我這身功夫是在西杭沈家學到的嗎?敢跟我站這麼近,你難道是想試試近身無敵的詠春嗎?」

正如鐵永文曾經說過的,拳分南北,南拳多以技巧取勝。而在講究技巧的南拳當中,詠春絕對屬於此種佼佼者。詠春拳雖然招式不複雜,但是,在近身作戰,詠春拳的威力卻是非常恐怖的。跟任何拳法對戰,詠春基本都能做到不落下風,所以又被稱為近身無敵的拳法!

南六省當中,練詠春拳的人不少,門派也分了很多。可是,真正最純正的詠春,還是在西杭沈家。皇甫紫玉這一身本事都是在西杭沈家學出來的,詠春拳打得好也是正常。

九幽書生竭力忍住不讓自己吐血,死死盯著皇甫紫玉,沉聲道:「你……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跟你無冤無仇!」

皇甫紫玉慢條斯理走到九幽書生面前,輕笑道:「無冤無仇,就不能打你了嗎?」

這話說的九幽書生差點吐血,他瞪大了眼睛看著皇甫紫玉,道:「你……你……你這個人怎麼這麼奇怪?」

「我奇怪嗎?」皇甫紫玉聳了聳肩,道:「我覺得很好啊,你說無冤無仇,可是,那麼多女孩子都跟你無冤無仇,你不照樣害了她們嗎?既然你能害別人,為什麼別人就不能打你呢?」

九幽書生皺起眉頭,盯著皇甫紫玉看了一會兒,道:「你是對我以前那些事不滿意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可以向你發誓,以後我絕對不會再這樣了!」

「夏九幽,我想你是誤會了!」皇甫紫玉道:「你以前那些事,跟我沒有任何關係。你也不要向我發誓,因為,你在我眼裡,根本什麼都算不上。你應該慶幸,你給我說了這麼多話,但我卻沒有殺你。不是我不想殺你,只是你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沈家的人馬上就要進入深川市了,你還要跟他們拼呢,我總不能在這之前要你的命閣!」


九幽書生面色一寒,沉聲道:「皇甫紫玉,你竟然敢這樣對我說話!你給我記住,你一定會為這些話付出代價的。」

「那太好了!」皇甫紫玉笑道:「等你們殺門和沈家的恩怨解決了,我還準備親手殺了你呢。既然你想讓我付出代價,記得來找我,免得我還要跑著找你!」

「皇甫紫玉,你不要太狂妄了!」九幽書生咬牙切齒,怒聲道:「終有一天,我會讓你跪在我的腳下,向我求饒的!」

「哈哈哈……」皇甫紫玉大笑,突然抬手便朝九幽書生的胸口打了過去。

九幽書生嚇了一跳,匆忙後退閃躲。可是,當他退了兩步的時候方才發現,皇甫紫玉只是虛晃了一下胳膊而已,並沒有真的打過來。反倒是他自己被嚇得連退了好幾步,這一下直接把臉丟盡了。

「哈哈哈……」皇甫紫玉笑得更是花枝招展,看九幽書生的眼神當中儘是譏諷。

九幽書生怒極,但是,他現在受傷不輕。根本不是在全盛狀態下,自知絕對不是皇甫紫玉的對手,只能咬牙咽下這口氣,轉身一瘸一拐地便要離開。

「等一下!」皇甫紫玉突然開口。

「你又想怎麼樣?」九幽書生怒聲道。

「我的話還沒說完呢。」皇甫紫玉看著九幽書生,道:「我今天來找你,只是想警告你一件事。從今往後,不許再靠近葉青半步。不然,我一定會提前殺了你!」

九幽書生面色更寒,心中又是憤怒又是嫉妒,盯著皇甫紫玉沉聲道:「不讓我靠近他?皇甫紫玉,你管得了我?」

「我管不了你,但是……」皇甫紫玉面上微笑漸漸轉為冷笑,看著九幽書生,一字一句地道:「我能殺你!」

九幽書生咬牙,盯著皇甫紫玉看了一會兒,並沒有說話,轉身徑直離開了。

目送九幽書生離開,皇甫紫玉又轉過身,盯著葉青的天盛看了一會兒,悵然嘆了口氣,轉身回到了車裡。

這邊,皇甫紫玉攔住九幽書生,瘋狗便直接駕車將葉青他們三人送到了茶樓。茶樓里,崔鈺等人正坐著商議對付沈家的事情。沈家的人明天就要進入深川市了,大戰在即,每個人的心情都有些沉重。

看到王老八黃泉道士扶著葉青進來,眾人不由詫異。崔鈺匆忙站起身迎過來,急道:「這是怎麼回事?葉兄弟是被誰打傷的?」

「是不是沈百川?」崔玉龍沉聲問道,他的手已經按在了旁邊的木盒子上。

崔玉龍以前受過李長青的恩惠,李長青不在了,他就準備把這些還在葉青身上。所以,葉青有什麼事,他都是會幫忙的。這次看到葉青傷成這樣,他第一時間就想殺人!

「不是!」黃泉道士擺手,道:「是九幽書生那個逼樣的!」

「九幽書生?」眾人驚詫,想不明白這九幽書生怎麼會跟葉青鬥上了。

「怎麼回事?」崔鈺急道。


黃泉道士和王老八同時聳肩,兩人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還好,瘋狗在外面站著,眾人把他叫進來,仔細詢問了一番,終於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九幽書生這個畜生!」崔鈺重重一拳打在桌子上,憤然道:「這都什麼時候了,他竟然還有心思去干那些採花的事情。明天沈家的人就要來深川市了,他還在為私人恩怨折騰,他究竟有沒有把咱們殺門的事情放在眼裡?」

「要我說,這個人來這裡,根本就是過來搗亂的!」鬼王厲若元道:「九幽書生的性格你們還不知道嗎?自從門主失蹤之後,誰還管得了他?別說你崔判官了,就連右護法的話,他也根本沒聽過閣。」

鬼王厲若元說這話的時候,還在悄悄打量著右護法,想看他是什麼表情。厲若元說這話,根本就是在挑撥離間,想讓右護法對付九幽書生。

「我看啊,九幽書生這次來這裡,根本就不是幫咱們的,完全就是來搗亂的。」妖后赫青花也趁機落井下石,道:「你們看看,他都做了什麼事,他有沒有把咱們殺門的事情放在心上啊?」

其他幾人也憤怒不已,右護法緊皺眉頭,沉默了一會兒,道:「這件事,大家先不要激動。不管怎麼樣,九幽書生在的話,七殺陣才能啟動。沈家的人馬上就要進入深川市了,這個時候,咱們殺門的人千萬不要起內訌,不然便肯定要步十年前的舊路了!」

眾人面面相覷,想起十年前的事情,每個人的表情都很是憤怒。想想沈家馬上就要進入深川市了,眾人也沒有再說什麼。正如右護法血封喉所說的,大局為重!

「不管怎麼樣,至少得先把九幽書生找回來閣!」鬼王厲若元道:「讓他繼續這樣在外面遊盪,還不知道要弄出多大的事呢。」

「鬼王說得對!」崔鈺點頭,沉聲道:「玉龍,你帶葉青進去敷點葯,其他人跟我一起去找九幽書生!」

「要去你自己去,我才不去呢!」妖后赫青花直接拒絕。

「老妖婆,你怎麼一看到這小子就走不動路了呢?」鬼王厲若元在旁邊冷笑道:「崔玉龍看著他,你就算留在家裡,還能佔到什麼便宜嗎?要我說,你還是跟我們一起出去找人閣,別在家裡丟人現眼了!」

鬼王厲若元這話直接說中了妖后赫青花的心事,赫青花不由大怒,瞪眼道:「厲老鬼,我想做什麼,那是我的事,輪得到你來管嗎?你給我閉嘴,先管好你自己那點事再說閣!」

龍紋戰神 我可沒有什麼要管的。」鬼王厲若元笑道:「反正我又看不上那小子,老妖婆,我勸你還是放棄算了。就算你能把那小子吃了,可是,你不要命了啊?不說別人了,崔家兩兄弟都會跟你拚命的!」

「鬼王,別開玩笑了!」崔鈺輕咳一聲,道:「妖后,找九幽書生的事情比較重要,麻煩你跟我們一起閣!」

見崔鈺都這麼說話了,赫青花也沒辦法拒絕,只能戀戀不捨地看了葉青一眼,跟著崔鈺他們離開了。

崔玉龍將葉青帶進房間,找了些葯給他敷上。王老八也跟了進來,在身上摸索了半天,最後拿了一個包的嚴嚴實實的小瓶出來。

「小子,你算是走運!」王老八從那小瓶當中倒出一顆丸藥,嘟囔道:「我這可是珍藏了好多年的紫玉沉香丸,本來是留著救命用的,這下可要便宜你了!」

這小丸藥,竟然是西杭沈家的療傷聖葯紫玉沉香丸?

王老八說著,咬了咬牙,便要把那紫玉沉香丸往葉青嘴裡塞。可是,手伸了一半,最後還是縮了回來,將那丸藥摳下來了三分之一,塞進了葉青的嘴裡,剩下三分之二又包好放回小瓶里。

「你這點小傷,犯不著吃這麼多。這一點,大爺我還是留著保命用閣!」王老八將小瓶裝好,一臉肉痛的樣子。

這也難怪,一粒紫玉沉香丸黑市價都炒到兩千萬,他能不肉痛嗎?

… 不得不說,紫玉沉香丸的藥效真的是很神奇。雖然只有三分之一顆,但是,服下沒多久,葉青身上的傷口便慢慢開始結痂,逐漸有轉醒的跡象。

當然,這也跟葉青受傷不是很重的原因有關。他若是真的被傷的跟趙成雙那樣傷筋動骨的,估計三分之一顆的紫玉沉香丸是根本沒有效果的。

過了大概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葉青終於轉醒,感覺到身上並沒有多少疼痛,這讓葉青也很是詫異。

他轉頭看了看房間內的崔玉龍和王老八,慢慢坐起身,對崔玉龍道:「是你救了我?」

「靠,你為什麼不問問是不是我救了你?」王老八立馬道。

葉青看了王老八一眼,雖然身上的傷勢好的差不多了,但他還是稍微有些迷糊。 總裁前夫,休想復婚! ,讓自己更加清醒了一些,道:「八爺,你就別鬧了。那個人實力那麼強,怎麼可能是你救了我?」

「憑什麼不可以?」王老八暴跳起來,道:「靠,你這話說得太不對了。什麼叫他的實力那麼強,你意思我實力不行了?」

葉青沒有說話,王老八這個人雖然很神秘,但論實力的話,瘋狗都比他強得多了。

崔玉龍微微笑了笑,道:「葉兄弟,這次你可猜錯了,這次真的是八爺救了你!」

「啊?」葉青瞪大了眼睛,驚愕地看著王老八。


「怎麼樣?怎麼樣?」王老八一臉臭屁地翹起二郎腿,道:「我告訴你,不要狗眼看人低。這次要不是八爺我親自出馬,你這條小命恐怕就報廢了!」

「是嗎?」葉青驚愕地看著王老八,道:「八爺,沒看出來,你還是個高手呢?」

「那你以為……」王老八說這話的時候有些心虛。

「高什麼手啊。」崔玉龍一點都不給王老八留面子,把黃泉道士救了葉青的事情說了一遍。聽完這話,葉青頓時明白自己是怎麼得救的了。雖然王老八也有參與,但事實上,真正起到關鍵作用的還是黃泉道士。

「那個人原來是叫九幽書生?」葉青皺起眉頭,他沒想到,九幽書生竟然也是殺門的人。其實,他原本還在想著要不要請殺門的人幫忙解決了那個九幽書生呢。可是,聽崔玉龍這麼一說,他基本明白,想對付那九幽書生基本是不可能的了。

殺門與沈家的大戰馬上便要開始了,這種時候,殺門任何一個人,對殺門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九幽書生實力那麼強,在對付沈家的時候,肯定有很大的作用。就算葉青能夠打得過他,殺門的人也絕對不會讓他殺了九幽書生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