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單靠小股的部隊絕對沒有可能一攻而下,因此,在劉大人的估測下,無畏帝國最少要花一個多月的時間來準備才能集中優勢兵力向邊關城發起試探性的攻擊。

2021 年 1 月 29 日

而且要是無畏帝國放棄武力解決問題的辦法的話,興許根本不會有戰爭到來,而是會派遣一支使者團來談判。

除去醉道人特訓的時間,凌霄還有二十天的時間來整頓他的護衛隊。

不過,讓凌霄驚喜的是,第二天一個後援車隊的到來,完美地解決了他的第二個問題。(未完待續。。) 日上三桿,嬌艷的陽光照耀下,一隊車隊迤邐而行,正向著不遠處的邊關城進發,離邊關城還有三十里的時候,屬於邊關城的斥候已經把消息傳了回去,這車隊正是各國組成的後援車隊,運輸著一部分大型守城器械和補給物資。

車隊的到來,讓邊關城一片歡騰,離鄉萬里,這些守軍最在意的不是誰會戰死,也不是即將到來的大戰,而是後方的牽挂,哪怕只是妻兒老小的隻言片語,哪怕只是一個小小的禮物,都會頃刻間讓這些七尺男兒泣不成聲。

當然和普通士兵不同,邊關城的將領們更加關注後援車隊帶來的各種消息,畢竟小小的邊關城收集情報信息的能力遠遠不能和國家的力量相提並論,哪怕是離無畏帝國最近的地方,也趕不上國家機器專門收集情報的部門的工作效率。

做為各國公認的聯絡員,凌霄在情報知情權上有著相當高的許可權,可以說劉文遠能夠知道的事情,凌霄也有權知道,不過,凌霄對於這些卻並不關心,他更加感興趣的是隨著車隊到來的還有凌家堡的人,為支持凌霄,凌家堡甚至趕製了三百張強弓,兩萬支風羽箭,也隨車隊一齊運到了邊關城。

原來,老祖不愧是笑看風雲近百年的智者,早在異種雪蓮還沒有送回凌家堡的時候,就已經判斷出如今的情勢,戰神大陸上不再太平,督促著凌家堡眾人趕製了這麼一批弓箭,所想的是加強凌家堡的防禦力量。

不過在收到異種雪蓮后,與家人商量之下,一致決定將這批弓箭送給更加需要的凌霄,算是族人對他的支持與愛護。

交割了弓箭,凌霄興沖沖地押運著弓箭來到自家營地,開始有計劃地配發下去。凌家堡出品的武器。凌霄還是相當信任的,有了這批弓箭,這一百二十多人的純弓箭手分隊將會在未來的戰爭中展現出令人側目的威力。

當然,凌霄還有一個問題要解決好,那就是整齊,不光是實力上的整齊,還有各種戰術上整齊,那種聽到命令后整齊的射擊動作,那種敵人衝到近前都會一動不動等待命令的整齊。

事實上,單單目前憑著這一百二十個人的實力和凌家堡的裝備。凌霄的隊伍已經大大超越了整個戰神大陸上所有的弓箭手隊伍,只是凌霄並不滿足,在他看來弓箭手做為一支擁有遠程攻擊能力的隊伍,其作用還遠遠沒有發揮出來。

比如戰場上隨著敵人進攻方向的變化,通常需要預備隊極速地機動併發起衝擊,可是又有哪種隊伍能像弓箭手一樣,只需要換個方向射擊就能完成一次機動的速度。

其實在前世一直有著兩種機動方式,一種是兵力機動,通過空間上的移動來取得補充某地段攻擊力或防禦力的目標。而另一種則是火力機動,通過遠程攻擊分隊火力方向的轉向來達到同樣的目的。

凌霄所需要的就是這種有著明確方向性的火力機動能力。當然要達成這一目標,凌霄的分隊還有很長的路要長,而凌霄的任務就是把這條路盡量地縮短一些。以迎接即將到來的大戰。

因為對凌霄的崇拜,凌霄所傳授下去的幾種射擊技術被一百二十名弓箭手認真的學習著、訓練著,振弦術、擰弦術以及各種前世奧運選手的訓練手段在短短的三天之中讓他們的整體實力又上了一個層次。

[綜]獨愛 。憑藉著多年來在弓箭技術上的造詣,凌霄所傳授的東西對他們來說並沒有什麼困難之處,只要見識過了。就能在極短的時間內掌握。

對於這種高下不一的訓練進度,凌霄倒是也早有考慮,自己壓箱底的明暗化形箭、五齣梅花箭什麼的,絕對不會輕易傳給外人,所謂知人知面不知心,留上那麼一手還是很有必要的。

但是目前這種所有人都混在一起的訓練模式也不合理,儘快區分開來才是正理,無論是作戰還是訓練,水平不一的人手放在一處,都不是個很好的模式。

因此,在和三位頭領商量后,凌霄把一百二十個人區分成了三隊,一隊是佔總人數最多的,有近八十二人,水平相對整齊,算是凌霄心目中的中堅力量,由李氏帝國來的趙流星所帶領,稱為長弓隊。

二隊則是水平最為低下,準頭方面還顯得較差的二十三人,由宋國來的獨孤英帶領,重點訓練各自的拉力和準頭。算是預備隊。

三隊則是眾人之中功力最深,水平最高,準頭極準的十二人,由梁國來的王心所帶領,凌霄準備將這些人打造成手頭上的一把尖刀,稱為狙殺隊。

預備隊的訓練以大量的基礎訓練為主,而長弓隊和狙殺隊,屬於基礎方面沒什麼問題的合格戰士,他們訓練的內容是凌霄想像中的兩種火力機動方式,反衝和狙擊!

所謂反衝就是在敵方優勢兵力發起衝擊的時候,專門用來瓦解敵人衝擊態勢的戰法,用凌霄的話來說就是第一波掐頭去尾,第二波集中殲滅,如果敵軍勢大,數量極多的時候就是無限制地射擊敵衝擊前鋒。

而狙殺,顧名思義就是點狀攻擊模式,用來對付敵軍重要目標,如一線指揮者、各類攻城器械、對方的偵察兵以及膽敢以身犯險的敵方重要將領,甚至是修為高深的修鍊者。

負責反衝的長弓隊把功夫下在了射擊距離把握和射擊準確度上,而負責狙殺的狙殺隊則把功夫下在了射程和準頭上。

實際上,戰場之中情勢多變,需要的攻擊模式還有很多種類,只是時間上有限,凌霄也只能選擇這兩種用途最廣,最容易見成效的模式來重點訓練,以求能達到最好的效果。

日子在一天天的過去,一百二十人的弓箭手分隊訓練效果已經呈現出來,甚至於後方也傳來老袓之毒盡數解去的好消息,但無畏帝國的大軍也終於開始有了動靜。

各國的這次反佔領行動,明顯地激怒了無畏帝國的那位槍神皇帝,或許也有凌霄逃脫的原因在內,總之這位皇帝親自下令集結了二十萬的軍隊,由無畏帝國名將左將軍乎烈所帶領,向著小小的邊關城直撲而來。

只有一萬兩千軍隊的邊關城聯軍,自然無力出擊,只有防禦的份,但是劉文遠大人卻並沒有驚慌,要知道無數次的戰鬥證明,要攻下邊關城並不是數量上優勢所能達成的。

不過僅僅是無畏帝國大軍的威勢就讓各國聯盟有了破裂的趨勢,後方一些畏懼於敵方軍勢的人開始鼓吹無畏帝國的強大,希望雙方能夠再回到談判桌前解決一系列問題。

不過無論後方再怎麼說,一日沒有皇家的命令,一日就影響不到邊關城中的守軍,在劉文遠大人的主持之下,小小的邊關城已然修築的固若金湯,憑藉著地形的優勢則更是毫不在意向著邊關城急速進發的無畏帝國大軍。

總之,邊關城中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靜等著無畏帝國在軍的到來,劉文遠心中知道,即便是要回到談判桌前,也要先把敵方打疼了,打怕了,才能在談判中佔據主動。

該來的終究會來,當無畏帝國大軍到來的那天,邊關城中幾乎所有的將領都趕到了城牆之上,遠望著那幾乎遮蓋了整個大地的軍隊,所有人都顯得十分嚴肅,那些守衛在城牆上的士兵更是有種士氣為之一奪的感覺。

未戰先怯,可不是一件好事,劉文遠心中明白敵人軍勢再大,沖不到城牆上來也是毫無用處,但偏偏沒有辦法來解決。醉道人甚至於想單身出手,鼓勵一下士氣,可是在眾將的勸阻之下也只能作罷,誰又能肯定敵軍之中沒有高手,如果醉道人萬一有著閃失,那士氣會更加低落。

此時的凌霄卻是定定地關注著對方的前鋒,仔細地盤算著什麼。 重生全能學霸只想種田 ,埋鍋造飯,不過敵軍前鋒卻是耀武揚威地在邊關城前游弋,一方面保護本陣紮下營盤,另一方面也有那麼點示威的意思在內。

前鋒一桿血虎旗十分明顯地飄蕩在邊關城守軍眼前,只是離的實在太遠了點,差不多有那麼近六里地,也就是三千米的距離。

管他呢,反正不過是為了提升士氣,哪怕是沒射中,嚇那些王八蛋一跳也是好的。

在眾將領束手無策當中,凌霄取出自己的龍形弓架上一支凌家堡新送來的風羽箭,靜所凝神,向著那看上去模糊不清的血虎軍旗瞄準,金系靈力纏繞涌動,不斷地流入箭支當中,一點亮光也開始在邊關城頭閃爍。

本來金系靈力再多也不至於有肉眼能見的亮光出現,這一點倒是凌霄耍了個小聰明。既然是激勵士氣,那當然是越多的人看到越好,利用靈力與金屬箭頭之間的摩擦弄出點閃光來還不算太難。

終於敵軍的前鋒營也許是在接收上級的命令,也許是營隊長官有什麼事情要宣布,總之是視線之中的血虎旗突然之間停了那麼一停!

好機會!想也沒想,凌霄手一松,那閃爍著亮光的風羽箭唰的一聲激射而出。

距離實在是太過遙遠,因此整個邊關城頭上的守軍都有機會見到一點亮光從城頭出發,射向了那群令人討厭的敵軍前鋒!(未完待續。。) 可惜遙遠的距離,讓敵人有了充分的防範,血虎旗飄動之間躲過了箭支的射擊,不過也不算白費,閃著亮光的箭支竄入敵軍陣中,狠狠地扎在了一匹戰馬的屁股上,將四周的戰馬嚇得夠嗆,畢竟它們對於未知的事物更加害怕,一時間有四五匹馬亂跳,三個身影被甩到了地上。

雖然沒能射倒那桿討厭的血虎旗,但這支箭也讓邊關城守軍明白了過來,自家這邊佔據了地形優勢,敵軍再勢大,也不會那麼快攻佔。尤其是看到望樓上那一箭跨越了近三千多米距離還把敵軍整治的亂七八糟,心下頓時莫名其妙地輕鬆了不少。

看著再次開始煥發出活力的守軍,劉文遠長舒一口氣,和醉道人相視一笑,轉身返回了設置在城牆望樓上的指揮所內。

眼見敵軍暫時沒有動靜,凌霄也回到了屬於自己弓箭手專用的望樓之內開始和三個首領分配所需駐守的地段。

整個城牆夾在山脈的斷口之中,約有四百多米的寬度,平均安置了四個大型的望樓,凌霄所轄的一百二十名精銳弓箭手獨自佔據了處於中間靠左一點的望樓,卻是並不分擔日常駐守任務。

劉文遠十分明白凌霄在弓箭使用上的造詣,把城牆屏護任務區分為三段交給了普通編製弓箭手負責后,專門騰出位置最好的一座望樓交給了凌霄的弓箭手分隊,而且由凌霄獨立組織攻防,不予任何限制。

既然劉文遠這麼信任凌霄,凌霄也懷著一種投桃報李的心緒,開始認真地籌劃著防禦計劃。

預備隊駐守望樓之內,充當觀察哨,發現情況立即報告,平時輪流休息的時候繼續按照凌霄編製的訓練方案進行基礎訓練。另外還擔負著運送箭支,救護傷員等後勤任務。

長弓隊同樣駐守望樓之內,卻主要處於恢復保養狀態,每天只進行少量的維持性訓練,進而保證時刻處於最佳狀態,以應對隨時可能開始的戰爭。

至於狙殺隊則是每天和凌霄待在一起,一方面在醉道人的帶領下保護凌霄的安全,一方面也便於凌霄隨時指揮集中狙殺重要目標。

至於凌霄本人則是想要進行一個異想天開的計劃,那就是製作標線。

所謂標線就是在城牆外的戰場之上通過一些明顯的標記顯示出幾條距離控制線。

別小看這簡單的標記線,一般的弓箭手之所以射擊準頭不好。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難以估測出與目標之間的距離。

而只要估測出了距離,那麼用力的大小,風速的修正等等一系列工作就有了依據,進而讓射擊誤差變得極小。

只是通常情況下,距離標記線也只不過是幾處明顯的地標地物,比如一塊山石、一株大樹什麼的,極少有人會真正地標記出一條線來。但是山石、大樹卻又不會剛剛好就在整位數的距離之上,因此,這種簡單的標記照樣還需要弓箭手們有一位相對精通估測距離的好手來指揮。

但凌霄所要製作的標記線卻是完整的、不間斷的距離標記線。更讓劉文遠和醉道人等人無語的是凌霄打算製作整整四條,五千米一條,三千米一條,一千米一條。五百米一條。


按說敵軍前鋒隊已經將戰場清掃了一遍,大戰之前定然不會再次進行清掃,這個時候去設置標記線正是最好的時機。

可是整整二十萬大軍前面距離不過十幾里的地方,要完成四條長達幾百米的標記線的製作。難度可想而知。

所以劉文遠、醉道人一致反對。不過在凌霄的堅持之下,一干人等最終還是答應了凌霄的要求。畢竟標記線如果真能設置出來,對於防禦一方的作用無疑是巨大的。起碼那些普通的弓箭手們也能發揮出精銳射手的威力。

而讓這些頑固的老頭答應這個計劃的真正原因是凌霄的設置方式。所用的方法不是傳統的白色標記,而是暗線。


整個計劃之中,凌霄負責距離的認定和線路的勾勒,而其它的人只是在凌霄勾勒的線路之上進行二次加工,放置一些宜燃的油料,最後再作一些簡單的掩蓋工作,就算是設置完畢。

整個過程,只需要出動十人左右,需要的時間也只是短短的一個時辰,又是在敵軍安營紮寨之後的第一個晚上進行,可以說危險性極小。

不過似乎運氣並不在凌霄這一方,只是剛剛出發就開始出現了一些預料不到的情況。

為了隱蔽,這次行動出動的人手都是王境以上的高手,甚至包含了邊關城中最高武力的代表醉道人,只是這些人修為是高,可是對於如何隱蔽行蹤,如何暗夜突襲幾乎是一無所知。

所以在剛剛設置完兩條標記線的時候,就被敵軍的暗夜斥候所發現。暗夜斥候做為前線偵察的一種常設兵種,通常都是選用那些戰場經驗極為豐富,且膽量極大的士兵來擔任。

凌霄他們一行十人只不過是擊殺了其中的一名,就像捅了馬蜂窩一樣,被急速挺進的幾十名斥候圍在了戰場中間。

設置完兩條標記線后,凌霄等人已經離開城牆約有三千米的距離了。在這些斥候的糾纏之中,三千米距離彷彿一道難以逾越的鴻溝。

不過這樣的情況之中,凌霄的箭術開始展現巨大的威力,本就隱蔽的風羽箭,在夜暗之中顯得更加難以發現,往往是身邊的同伴死去,那些斥候們才發現自己已經暴露。

隨著凌霄等人的急速撤退,隨著敵軍斥候的逐漸死去,正當醉道人等人認為已經脫離危險的時候,凌霄射出的幾支風羽箭卻是被敵人一槍槍擋下,激飛!

高手,而且不只一個!

警惕的醉道人立刻召集同伴集中到凌霄身邊,只是信號發出,集中回來的卻只有四人,說明那沒有回來的四人極有可能已經被無聲無息地殺死。

夜暗隱蔽著凌霄等人的行蹤,可是同樣也影響著他們的判斷,對方有多少人,修為如何,是否已經把自己包圍,一切都不得而知。

醉道人已經略微有些慌亂,他的任務是保護凌霄,也只有他才知道凌霄的重要性,在他眼中凌霄比整個邊關城都重要,可是如今卻是不明不白地陷入了敵軍圍困!

後悔也是無用,醉道人頓時生出一股拚命的想法。卻是被凌霄眼急手快地一把拉住,「醉前輩,別衝動,敵人和我們一樣,他不知道我們是誰,也不知道我們有多少人,更不知道我們在做些什麼,越衝動越會引來更多的敵人。這樣的情況下,敵軍也不敢大規模出動,只要我們能闖過眼前這條封鎖線,敵人也不敢過於靠近邊關城的。」

聽了凌霄的話,醉道人老臉微紅,是啊,自己還是太過於著急了,情勢還有明朗,就想著要拚命, 重生之我能陞級

僅剩六人的行動組,在凌霄的指引下開始與敵軍周旋,雙方都在高速遊走,根本不敢停留哪怕一息的時間,被對方鎖定的結果只能是死亡一途。

遭受凌霄風羽箭洗禮的暗夜斥候們也變得謹慎了許多,再不會發出哪怕一丁點的聲響,失去目標的凌霄也根本沒有機會再擊殺散於不知何處的敵人。

雙方就像兩個瞎子一樣在互相試探、摸索,可想而知,只要碰面就立刻是一場血戰。

凌霄手中的龍形弓已經化成短棍的樣子,這樣的情況下弓箭根本沒有發揮的餘地,也只能用短棍來近戰了。

突然間,眼角的餘光感覺到一絲黑影流轉,想也不想,身形微動,短棍已經擊了出去,而凌霄身邊的醉道人更是寶劍一晃,分心便刺!

對方顯然修為不算低,又佔了偷襲的便利,雖然凌霄和醉道人的反擊無比犀利,但終究還是失去了先機,首先醉道人的劍讓那人輕易躲開,接著是凌霄的短棍被那人手中的短刀格擋。

可是就在這電光火石的剎那之間,凌霄發現那人另一隻手中居然還有一把短劍,可是自己卻空門大露!

身體在急速的後退,醉道人雙眼通紅地拼盡全力想要替凌霄接下那短劍的攻擊,可是對方的速度同樣極快,短劍已經循著一絲詭異的線路向著凌霄胸前刺來。而身旁的四名同伴卻依然毫無覺察。

靈力絲瘋狂地在身前形成一層又一層的護罩,可惜在短劍凌厲的攻擊下彷彿薄紙一般被層層切開,根本阻攔不了半分。

這短劍定然不是凡品,更令人恐懼的是對手的修為極高,否則以醉道人的修為應該能夠攔下對方的攻擊。

只能靠自己,瞬息之間凌霄得出了這個結論,可是自己退得再快也沒用,那短劍正以一種堅定的態度一分一寸地接近自己的胸膛。

既然不能退,那就前進!在被對手鎖定的情況下,凌霄明白自己唯一能控制的就是在這關鍵的時刻選擇自己受傷的部位,而且機會只有這麼一瞬間,當自己退無可退,被對方追上的時候,恐怕連這一絲選擇的權力都會失去。

急速的退卻當中,凌霄仍舊分出一點精力尋找著有利的地形,身後兩步遠的一顆大樹讓凌霄瞬間有了點死中求活的機會。

猛然間,雙腿后蹬,踢在了樹桿之上,左手卻是堅定地向那短劍抓去,右手中的短棍則是迎著對方的短刀擋去!(未完待續。。) 正所謂狹路相逢勇者勝,這樣的情況下,凌霄的應變出乎對方的意料,而對方也只有兩種選擇。

一是不管不顧,短劍盡全力前刺,儘管有凌霄左手的阻擋,但連同凌霄的左手一同刺進凌霄的胸膛而就此擊殺凌霄也是極為可能的事情,可是這樣一來,短劍刺殺凌霄,短刀被凌霄所擋,後方隨之襲來的醉道人將會極為輕鬆地完成擊殺。

二是短劍後撤,去阻擋一下醉道人的攻擊,短刀則是磕開凌霄的短棍,再組織第二次擊殺。


這位修為高深的暗夜斥候幾乎沒有多想就採取了第二種方法,卻是根本沒有想到對面的人就是這次戰爭之中槍神的終極目標!

正如凌霄和醉道人低估了這位暗夜斥候一樣,這位暗夜斥候也低估了凌霄和醉道人,而且是相當嚴重的低估,在他看來,偷襲輕易得手,雖然一次攻擊之中一個都沒有擊殺,但是畢竟有了個好的開端,只要再加把勁殺掉眼前這個妄想拚命的傢伙,身後那個老頭定然也會手到擒來!

可是對醉道人來說,此刻卻是恨不得食之肉,寢之皮,本來自己擔負的任務只有一個,就是百分之百保護凌霄的安全,這次行動雖然有些冒險,但在醉道人想來,在自己的護衛之下,應該不會有什麼意外。

可是僅僅剎那間的功夫,這個突然冒出來的高手就已經殺到了凌霄的眼前,而且死亡似乎就在瞬間。

看到這個暗夜斥候竟然只是分出一把短劍就想要阻攔自己的攻擊,醉道人心下生氣的同時,更是加大了攻擊的力度!

電光火石之間,醉道人手中劍光一閃,直截了當地擊打在了對手的短劍之上,浩然的靈力不斷湧出,竟然就那麼壓制著對方短劍的直接斬在了對方的身體之上!

簡單來說。由於這人手中短劍的阻擋,醉道人的劍並沒有斬到這人的身上,但這人還是死了,死在了醉道人壓迫式的攻擊之下,可以說這人是活活被醉道人那龐大的靈力擠壓而死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