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空大陣!”此刻一個個僥倖不死的人,心中都是慼慼然,死亡的恐懼如今已經深入他們的內心。

2021 年 1 月 29 日

在巫族奇異的大陣影響之下,老混蛋佈置的法陣也是完全失效了。

“這是,禁靈大陣!”老混蛋臉色驟然變得十分難看,“除了巫力,任何其他靈氣靈力都不能使用。”

要知道老混蛋雖然是大帝修爲,可是也是着重練氣,這禁靈法陣一出,他就變成了沒有牙齒的老虎。若是單憑肉身力量,也只是比張三風強上那麼一點點而已。

所有的修士已經全部落了下來。說實在的禁靈大陣其實對於張三風的影響,微乎其微,靈氣盡失之後,張三風現在戰鬥幾乎完全靠肉身。

此刻,失去力量的修士們,一個個如同喪家之犬一般。 就在衆人以爲必死無疑之時,那原本咆哮着的巫魂居然瞬間被一股奇異的力量包裹牽引。

“好個刑,沒有想到你連我也算計上了!你覺得你的計劃天衣無縫,我要讓你的計劃付之東流!啊!刑!你這個反覆無常的小人!”巫魂此刻變得無比猙獰,一直以來,他都默默守護着大巫刑的墓穴,但是當那股奇異的力量包裹他的瞬間他才明白自己居然被利用了,甚至自己還要爲那個反覆無常的小人,付出自己的巫魂。

“騙子!我一定不會讓你的計劃得逞!爆!爆!爆!”衆人沒有想到,巫魂會如此絕決,選擇自爆。

老混蛋心中權衡利弊良久,也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前輩似乎很不開心呀!”看老混蛋不開心,張三風心中便有種大仇得報的感覺。

“當然不開心 ,一直以來我都算得上謀而後動,可是這次我去卻是有種力不從心的感覺。”

俗話說得好這活得越久,就越是怕死。張三風估計現在就是老混蛋這種情形下。

此刻整個遺蹟已經被一種說不明白的特殊規則所包圍,整個遺蹟給人們帶來的感覺只剩下了絕望,不少的修士想要逃離,可是他們已經做不到了,特殊規則之下,只能進入不能出去。

一陣地動山搖之後,大地裂開了,一條通道,所有人都已經沒有了選擇,只有選擇進入這條通道,沒有人知道,通道來的另一邊是什麼模樣。

不多時,周圍已經見不到修士,甚至連老混蛋也已經選擇了離開

“三風大哥,我們不走嗎?”李不凡看着衆人離開的身影,問道。

“鬼知道那條通道究竟有沒有危險通向何方,不如讓他們幫我們先探探路。”張三風帶着李不凡快速向另一個方向走去。其實在老混蛋第二次來的時候,就感覺到了一處極爲特別的地方,若不是“天眼”存在,張三風還真是發現不了那一處地方的特別。

知道老混蛋的變態,張三風並沒有選擇將東西尋出來,因爲他知道如果沒有辦法除去身上的標記法陣,自己也只不過爲老混蛋做了嫁衣。

“應該就是這裏了。”

張三風卻是帶着李不凡走了良久纔來到那處特殊之地。周圍的環境比起張三風剛來的時候卻是變了不少,好似廢墟一般。

“小凡,用開山斧劈開這塊巨石。”張三風指着身前不遠的一塊巨石說道。

李不凡並沒有問張三風原因,一直以來李不凡已經習慣了聽從張三風的指揮。

只見李不凡緊緊握住開山斧的斧柄,用力的揮舞下去。

“開山斧第一式一一披肩斬棘!”

這一擊李不凡雖然並沒有靈氣加持,不過依靠蠻力,還是將巨石劈成兩半。

張三風目不轉睛的盯着被劈成兩半的巨石,似乎是受到了那特殊規則的影響,兩滴鮮紅色的液體慢慢漂浮在兩人眼前。

“三風大哥,這是什麼,爲什麼我想要得到它呢?”李不凡眼中露出一絲癡迷和貪婪。

“如果我所料想的不錯,這玩意應該是傳說中的巫血。”張三風頓了頓不確定的說道,“看來我是不必爲你煉製血脈丹了,只要你煉化其中一滴巫血,應該就可以覺醒血脈了。”

張三風讓李不凡取了一滴煉化。正如張三風猜想的一樣,在李不凡吞下巫血的瞬間,李不凡便被一股極爲特別的力量包裹。

此刻李不凡感覺自己的身體,彷彿變成了一個隨時都有可能爆炸的鐵桶一般,他感覺自己的鮮血都開始沸騰。

“啊!”李不凡忍不住大聲的喊了出來。

“穩住呀!小凡!你不是告訴我,等你有了出息,要讓村裏人都過上好日子嗎?”張三風感覺到李不凡的異樣,打氣道。

也許是因爲聽到張三風的話語,李不凡開始拼命抵擋來自那滴巫血,澎湃的力量。

他開始按照張三風以前教他的東西,拼命控制,把體內經脈裏的能量流緩緩地運轉全身。

此刻,李不凡已經完全被一團血繭所包圍,他抵擋這那一次次來自巫血的衝擊,他感覺自己的經脈似乎被撕裂了。

“我一定要成功,不能讓三風大哥失望!”李不凡心底給自己打氣道。

此刻李不凡已經將張三風所交給他的功夫運行的第五個大周天,他有種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已經達到了能夠承受的極限。

可是那巫血卻是依舊強悍無比,破滅重生,一次次在李不凡的身體經脈出現。

怎麼辦,李不凡開始有些彷徨,如果再運行下一個大周天循環,他感覺自己的經脈就會完全破裂,在一瞬間他嚐到那種生不如死的滋味。

破而後立,不破不立,若是就此放棄,必然爆體而亡!李不凡早已經不是原來的那個鄉村少年。

李不凡一想到最終化爲灰燼的結局,便不再彷徨,那種經脈一絲絲破裂開來的的痛楚,讓他異常的清醒,想要忘記那種痛楚卻是不可能,一向膽大的他,多想一下子暈過去。此刻李不凡背後不住冒出冷汗。

一刻鐘過去了, 宇宙相親網

就在李不凡感覺自己就要絕望的時候,他的腦海之中浮現出一段難以捉摸的口訣。

李不凡不知道那口訣代表了什麼,不過現在他卻是把那段口訣當做了救命稻草。

李不凡捨棄了原本的口訣,開始按照這段口訣修習開來。只是剛剛開始李不凡便感覺自己體內的巫血被徹底吸收了一絲,這令李不凡大吃一驚,不過很快便被喜悅所代替。剛剛得到的這口訣體內力量修行速度雖然慢得嚇人,並且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不過那口訣卻是在體內產生一絲絲微弱的能量流,這絲能量細微的若有若無,不仔細觀察的話,根本就發現不了。

李不凡並不知道,藉助巫血他已經練出一絲巫力,雖然很少,不過卻是異常強大,巫力按照能量的等級劃分,比起仙氣都不多讓。

按照張三風所講李不凡修煉出的靈氣是一股非常明顯的的寒流,而他此刻體內產生的卻是充滿了爆發了力。 李不凡體內的巫力根本不再需要他的指引,就自行運行了起來,順着奇經八脈,通過周身各處遊走,巫族煉體,卻是並不一定將巫力凝聚至丹田,從丹田往頭部,再往四肢,飛快的運行了一圈,分散在每一個細胞之中。

巫力一經運行,李不凡感覺原本的不適,也開始慢慢消失了。

“咦!”張三風情不自禁的口中叫出了聲,他發現了李不凡體內的那股巫力。

“不破不立,果然是不破不立! 穿越男的重生妹妹 !”張三風不想喜形於色,不過眼中還是流露出那絲喜色神色。

“小凡,你要好好記住現在修行的功法,千萬不要忘掉,以後就做你的主修功法吧。”張三風雖然不知道李不凡所修煉的功法,不過猜想應該是血脈傳承得到的口訣。

因爲得到了巫族血脈傳承的功法,李不凡總算是有驚無險的將那滴巫血吸收個徹徹底底。

等李不凡吸收了巫血,張三風便讓他用盡全力劈了一斧子,那強大的攻擊力卻是讓張三風心底暗自吃驚,因爲李不凡這一斧子單憑肉體力量居然打出超出了金丹修士的攻擊。巫族不愧是天生的戰士,擁有無與倫比的天賦!怪不得他們都是選擇走以力證道之力。

此刻張三風悲哀的發現,自己居然已經不是自己小弟的對手了,太可悲了!

更何況依照李不凡的情況,他的實力也是已經到了一個瓶頸,這滴巫血的作用,已經小了很多,張三風咬了咬牙,決定服下另外一滴巫血,雖然自己不具備巫族血脈,不過用他煉體也是絕對可以的。

“小凡,幫我護法,我也要煉化巫血!”張三風看了一下眼有些興奮的李不凡說道。

“好的,老大,不過你可是要小心一些,這巫血的力量太強大了,如果不是我得到了那一段無名口訣,恐怕我就要爆體而亡了。不如這樣我先將口訣傳給你如何。”李不凡應聲道,不過一想起剛纔自己的經歷,便要將口訣傳給張三風。

“不必了,如果我沒有料錯的話,那是巫族傳承功法,普通人是無法修行的。”看李不凡有些失落,張三風安慰說道,“放心好了,我的功法可是不比你的差,不會有問題的。”

張三風深吸了一口氣,盤膝坐在巨石之上,也是將巫血吞入口中,開始修煉起來。他本來以爲憑藉應龍修煉的功法,壓制一滴巫血是輕而易舉的,不過他卻是失算了,這巫血可以說是盤古血脈的傳承,也是算的上最爲頂級的血脈,和龍族血脈幾乎不分伯仲。

“啊!”兩種血脈,如同兩個生死之敵一般,化作兩色血脈之龍,一時之間張三風的身體便成爲了兩者的戰場。

“該死!”張三風怎麼也沒有料想到這種情形的發生。他想要引導龍族血脈,避其鋒芒,但是他悲哀的發現,那龍族血脈似乎並不聽從他的指揮。

張三風覺得此刻的他正在接受最殘忍的痛苦,他感覺自己都不能夠忍受的住!

怎麼辦?怎麼辦?

張三風已經開始有些絕望,他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被兩隻血脈化形的龍族給自己碾壓的粉碎。

就在這個時候,一股激流從龍珠之中衝出來,注入到了龍脈形成的巨龍之中。

張三風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燃起了洶洶火焰,這是極陰之火九幽冥火,那火焰如同太陽光似流金般傾瀉而出。不一會兒,張三風就開始冒出了蒸汽一般的藍色霧氣。

張三風大吼一聲,那精神力形成的元神丹,卻是藉機化作一隻精神巨龍,一時之間,三龍對峙。

“我快要受不了了!”張三風感覺自己現在簡直就是生不如死,死亡其實有的時候並不可怕。

“不過還是可以忍受!我還有我未完成的事情要做!小爺要忍耐下去!這才叫做修煉呢,以前那些修煉不溫不火的,沒有什麼激情,這纔夠勁,這纔是真正的修煉。好,很好!”張三風此刻充分發揮YY的思想,想要麻痹自己。

張三風此時,真的痛苦難當,他的身體完全浸泡在了烈焰之中,四周空氣瀰漫,鮮血完全被燒的沸騰,他全身每一個毛孔都已經張開,刺痛萬分,他從來想象不出居然會有這樣的痛苦。

這是何等的痛苦!讓我死吧,我還不能死!

張三風此刻緊緊閉上眼睛,身體抱成一團,打着滾,好似嬰兒一般,張三風竭盡全力忍受着痛苦,把精神集中在其他地方,企圖忘卻身上的痛苦。

可是體內被一次次撕裂,一次次恢復,太痛苦了!每每一集中精神,強烈的痛苦就讓他崩潰,因爲張三風感覺自己更加敏銳,那種痛楚好似翻倍一般。

他感覺到了自己身體已經不再是他自己的,似乎萬箭穿心一般!

“臥槽,我忍!我再忍!我要做個忍者神龜!我忍,我要忘卻痛苦,我要精神集中………”張三風發揮出了自己前所未有的耐心,狠狠的忍受着這非人的折磨。

李不凡在外面看着,看着張三風的肌膚一寸寸破裂,焦急萬分。

“三風大哥,你可一定要堅持下來呀!”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張三風知道現在沒有人可以救他,只有他自己。

張三風開始回憶自己所學過的東西,或者知道的東西,太多太多,一時之間張三風竟然也有些不知道從何下手。

自己修煉的畫面,在張三風心底慢慢流過 ,儒家的浩然正氣決,應龍的混沌陰水龍祖決,妖帝的天妖屠神決,蓬萊仙境的逍遙決……

儒家浩然正氣!浩然正氣!似乎自己對儒家理解太過片面了,張三風心中一動。

孔聖人創建儒道,儒道的真正含義,應該是中庸之道!中庸之道,指不偏不倚,折中調和。

《論語·庸也》:“中庸之爲德也,其至矣乎。”

喜怒衰樂之末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中的狀態即內心不受任何情緒的影響、保持平靜、安寧、祥和的狀態,是天下萬事萬物的本來面目。 “中庸之德至矣,而其義微矣。首章以性、命、道、教,明中庸之義;以戒懼謹獨,明執中之道;以中和,明體用之一貫;以位育,明仁誠之極功。”張三風心底默默唸叨道。

“唯天下至誠至信 ,爲能盡其性見其志。能盡其性則能盡人之性;能盡人之性,則能盡物之性;能盡物之性,則可以贊天地之化育;可以贊天地之化育,則可以與天地參矣……”張三風慢慢度集中精神,腦海之中浮現出自己關於儒道的理解。

那痛苦感覺在儒道信念之下,漸漸被消除!

頓時之間,張三風感覺自己的身體就陡然感覺到了一陣放鬆,痛苦再也沒有那麼強烈了。


就在這個時候,張三風身上那原本已經消失的玉書紋身再次浮現出來,一道潔白的浩然正氣卻是打破了此地禁忌再次出現。

原來如此,儒之道當包容萬物!

慢慢的那兩個血脈所化的巨龍,也不在彼此爭鬥不休,在儒氣的緩解之下,開始漸漸交融和一起不分彼此。

張三風感覺一陣的舒爽,只見他的身體,毛孔之中,冒出一層黑色物質,那是殘留在身體內的渣滓。

這是他身體之中隱藏很深的垃圾,現在巫血的煎熬之下,都壓榨了出來。


張三風感覺自己的血肉更加精純,更加的凝練,似乎揮手之間便可以覆滅天地一般。


張三風忽然有一種感覺,感覺自己全身的肌肉,都可以堅若磐石,也可以柔弱無骨。身體的力量,爆發,耐力,幾何式增強。

打個比方說,如果說以前的身體力量,相當於十牛之力,那麼現在的張三風已經完全超越了一百頭。

“吼!”張三風長嘯一聲,此刻張三風有種感覺,單憑肉身力量自己便可以達到抱丹境界,不過他的抱丹卻是和普通修士的有很大不同,因爲在他的丹田之中並沒有抱丹境界應該擁有的武丹。

“應該沒什麼問題。”張三風喃喃自語道。

“三風大哥,你沒事了?”傻大個李不凡一臉喜色。

“不錯,我沒事了。”張三風點了點頭,對於李不凡的關心張三風還是很高興的。

張三風擡頭望了望遠處的樹木,這個時候,天色已經有些暗淡下來,經過暴力的摧殘所有樹木的樹枝都光禿禿的,小路上堆積了厚厚的落葉,走在上面有些軟綿綿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