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特朗眼色陰沉的看着楊旭英兩兄弟,咬牙切齒的把幾個人召集起來,陰惻惻的不知道說着什麼?

2021 年 1 月 29 日

不一會兒,休息過後下半場就開始了,這一次剛開始柳特朗等人的打法就顯得兇狠了起來,甚至還不經意的打到楊小川的身上。

但楊小川只是皺了皺眉頭,畢竟打球磕磕碰碰都是正常的,楊小川要是執意爭執什麼只會令人覺得斤斤計較。

不過即便是他們的打法兇狠起來,但是比分還是沒有什麼見效,下半場開場五分鐘,比分變成了三十五比十四,楊林陽甚至還投中了一個三分惹得少女驚呼。

正是這個三分讓柳特朗幾人看着楊小川他們的眼神惡狠起來。

柳特朗在場外發球,突然之間偷偷的給了黃毛小子一個眼神,而黃毛則一副陰狠的表情。

黃毛接過球,突然看着站在楊旭英一旁的柳特朗,陰惻惻的笑着喊道:“柳特朗接球!”

然後猛地就把手中的球扔向柳特朗,而柳特朗嘴上雖然說着好,但是手中突然一慌,將到手的球直接砸到了楊旭英的手臂上。

這一下看的楊小川滿臉怒氣,連忙的跑過來查看楊旭英的傷勢,而柳特朗幾人趁着這個功夫,直接拿着球跑到籃筐之下投籃進球!

楊旭英眼眶之中充斥着溼潤的液體,緊咬着牙關不讓自己的哭出聲迎來,楊小川檢查了一下傷勢,發現骨頭沒什麼事,便放下心來,但是面色陰沉的看着柳特朗衆人。

楊林陽怒氣衝衝的走到柳特朗面前喊道:“你們這是想幹什麼!”

柳特朗聳了聳雙肩一副無奈的說道:“我也不想啊!但是打球難免遇到磕磕碰碰的,我只能說對不起了!”

楊林陽看着幾個人幸災樂禍的樣子,就要提起拳頭打過去,但是被楊小川制止了。


“林陽住手!打球難免磕磕碰碰,既然他們道歉了,那這件事情就以後再說!”楊小川陰沉的看着柳特朗,正因爲這裏是楊家村,楊小川不願意將事情鬧大,要不然會顯得楊家沒有容忍之度。

而且這種事情對楊旭英他們並不完全是壞事,要讓他們明白生長過程中難免會遇到磕磕碰碰。

楊小川讓楊旭英下場休息以後,便繼續進行比賽,本來楊小川想讓楊旭明也下場,免得受到傷害,但是倔強的楊旭明不願就此退縮。

楊小川出於尊重他的選擇,只好再三強調楊旭明注意安全,楊小川看着正一臉得意的柳特朗等人,心中微微的一冷,已經將這幾個人都劃入了自己心中的名單之中。

楊小川一開球,就看見楊林陽運着球在對方陣容之中橫衝直撞,彷彿只有這樣才能宣泄自己的憤怒。

彭!楊林陽硬生生的用自己的身體撞開一條道路,然後直接在籃筐下投籃,不過楊林陽並不是沒有付出代價,這一路上楊林陽受到了不少的傷害,對此楊林陽只是揉了揉撞傷的地方,面色嘲笑的看着柳特朗。

柳特朗看着這個小了自己兩三歲的人,竟然就這麼撞開了自己,心中不由得充滿了憤怒!

當他們開球的時候,柳特朗再次的偷偷的對着黃毛一個眼神,而這一次柳特朗等人想要故技重施。

這次是黃毛站到了楊旭明的身邊,不過當黃毛要把球投到楊旭明的頭上時候,一隻手攔在楊旭明的面前。

但是令楊小川沒有想到的是,他雖然攔住了籃球,但是沒有想到黃毛竟然這麼不要臉的裝作不經意的將自己的手一下重重的打在了楊旭明的身上。

這一下就把楊旭明的手腕打的通紅,楊旭明沒有那麼堅強,一下子就哭了出來!

楊小川怒火沖沖的看着推了黃毛一下:“這特碼的也不是故意的!”

而柳特朗等人一下跑了過來對着楊小川裝作一臉抱歉的說道:“對不起啊,我們不是故意的,要不我們陪你點醫藥費?”

雖然他們的表情是無辜的樣子,但是語氣中的挑釁味道不言而喻,楊林陽和楊浩宇直接對着黃毛兩人推搡起來,而黃毛這些喜歡欺善怕惡的小混混,自然就和楊林陽等人爭執了起來。

而楊家村的衆人看到便上來對着柳特朗幾人訓斥起來,看到這幾個小混混竟然當着村民的面,惡意欺負十來歲的孩子,男女老少都對幾人怒目而叱!而柳特朗看着怒火沖沖的楊家村人,不由得連忙的喊道:“你們別亂動!我舅舅是楊峯清!”

衆人聽到以後不由得爲之一愣,楊峯清是現在楊家村的村長,平日裏所有人都對村長家族敬畏三分,不由得腳步一停,面色疑惑起來。

而柳特朗看着衆人的樣子,不由得爲之一喜,連忙笑着說道:“我們就是正常的打球,難免有磕磕碰碰,你們要是打了我,我就報警了!”

而村民們看到柳特朗擡出楊峯清的名號,不由得猶豫起來,而楊小川看到衆人的難處,不由得皺起眉頭對着村民們說道:“謝謝大家的仗義執言,但這畢竟是一場球賽,球賽之中難免有磕磕碰碰,比賽還沒還沒結束。”

衆人聽到當事人都不追究,他們只好緩緩的退了下來,有的人在幸災樂禍楊小川遇到的事情,有的村民則在擔憂。 楊小川蹲下身子給楊旭明擦了擦眼淚笑着說道:“旭明,男子漢大丈夫,流血不流淚!你到一邊看着哥哥們是怎麼給你報仇的好不好!”

楊旭明聽此擦了擦眼淚點了點頭走到一旁,而剛纔楊旭英則跑了過去安慰起來楊旭明。

此時楊小川帶着楊林陽和楊浩宇,三個人站在柳特朗五人面前,楊小川眼神陰沉的對着柳特朗說道:“既然比賽還沒有結束,那咱麼還是接着比賽吧!”

柳特朗看着楊小川不再計較,還以爲他是怕了楊峯清的名頭,得意的笑着說道:“好啊!那咱們就繼續!”

幾個小混混聞言大笑起來,他們就是喜歡這種欺負人的感覺,他們惹不起的人物自然不會碰,但是像楊小川這種,他們還是喜歡找麻煩的。

楊小川轉過頭對着楊林陽兩人說道:“一會兒你們拿到球就直接給我,我來得分!”

楊林陽兩人一臉擔憂的想替楊小川分擔壓力,但被楊小川拒絕了,最後的這十分鐘充滿了危險,楊小川不可能讓楊林陽等人以身犯險。

而且楊小川在剛纔極度憤怒的時候意外的發現,自己的那種減緩時間的能力開啓了,而且感覺自己的全身充滿了力量,簡直能夠一躍三尺高!

楊家村的衆人們看着楊小川兄弟三人面對五人,臉上不僅沒有一絲懼意,反而臉上充滿了同仇敵愾的怒氣,這讓衆人對楊恩增家的第三代充滿了欣賞,正所謂兄弟齊心其利斷金,全身凝聚一心的楊家兄弟纔是最爲恐怖的。

而許多少女看着楊小川三人各有特色,而且進退有度,沉穩成熟又充滿責任感,不由得對楊小川三人有了不一樣的心思,少女懷春懷的就是這種不同常人的氣度。

而此時柳特朗一臉得意的看着楊小川,偷偷的給自己的人使了幾個眼色,只要楊小川有所動作,他們不介意讓楊小川也感受一下疼痛。

“林陽,傳球給我!”楊小川對着正在發球的楊林陽說道。

但是楊林陽卻自顧自的搖了搖頭,直接把球傳給了楊浩宇,而楊浩宇和楊林陽兩人竟然直接傳球去進攻對方。

這一幕看的楊小川暗自感動起來,楊林陽兩人擅自行動不過是擔心楊小川的安危,畢竟他們兩個和楊小川比起身體素質並不差,楊林陽甚至超出楊小川不少。

但是看着躍躍欲試眼中充滿兇狠的柳特朗幾人,楊小川暗自搖了搖頭,要是單純比身體素質的話,楊林陽卻是比他們要好上很多。

但是楊林陽的心狠手辣和陰險與他們比起來差了可不是一條街,擔心他們兩人受到傷害,楊小川直接從兩人手中搶走了球。

這一幕頓時看愣了所有人,除了楊家兄弟其他人都不明白楊小川爲什麼要搶自己一方的球,而楊林陽兩人一臉擔心的看着楊小川衝着柳特朗一行人衝了過去。

而柳特朗幾人雖然驚異於楊小川的奇異舉動,但還是還是偷偷的將楊小川包圍了起來,幾個人伸**楊小川球的時候,都是裝作不經意的樣子對着楊小川的身上打去。

但這些骯髒的招數都被楊小川躲了過去,而且楊小川同樣假裝不在意的將手肘打在衆人的臉上,不一會四個人便紛紛捂着自己的下巴哀嚎起來。

在不知道從那裏獲得的時間減緩能力的幫助下,楊小川完成剛纔的動作十分的輕易,看着僅剩一人站在籃筐下面。

柳特朗的臉上不由自主的露出恐慌的表情,看着正在哀嚎的衆人,柳特朗一時之間有些六神無主起來。

而楊小川則一臉陰沉的看着柳特朗,嘴角微微露出一絲冷漠的嘲笑說道:“下面我要灌籃了!你可一定要守住啊!對了,要是一會兒有什麼磕磕碰碰的地方,我先給你說一聲抱歉!”

說完這句話,楊小川的右腿猛然發力,整個人如脫泫的利箭一樣向着柳特朗的方向跑去,而柳特朗看着周圍正在觀看自己的妹子們,不由得咬了咬後槽牙!

這次一定不能丟臉!我就不相信我打了這麼幾年的球,會連這種直來直往的防守都做不到!

柳特朗站在籃筐低下襬出防守樣子盯着楊小川,看到楊小川在自己的面前跳起要灌籃,然後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這麼看輕自己!


他不相信楊小川的彈跳會比自己好,剛纔打球的過程中柳特朗看出了楊小川打球的水平一般,他現在已經想象出了一會自己蓋帽時候,衆多少女會爲自己發出驚歎崇拜的呼聲。

www▪TTKдN▪CO

但是慢慢的柳特朗只感覺自己面前的陰影越來越大,本來彈跳一般的楊小川竟然一躍跳過了自己的頭頂,楊小川的襠部重重的撞在了柳特朗的臉上。

半空之中遭遇到這種力量,柳特朗直接仰面倒了下去,整個人重重的倒在了地上,一下摔得柳特朗哀嚎起來。

彭的一聲!楊小川一記隔人暴扣,鬆開雙手跳回地面,帥氣的模樣頓時引得全場男女老少驚呼,楊家兄妹看到柳特朗痛苦的樣子不由得高興起來,本來還一臉哭相的楊旭明瞬間破涕爲笑!

而在地上哀嚎的柳特朗變成了楊小川天然的背景板。

“你這是找死!”黃毛幾個人看到被撞倒在地的柳特朗,滿臉怒火的對着楊小川質問道,幾個人手忙腳輪的扶起柳特朗。

而柳特朗晃着一下被撞的頭疼的腦袋,怒氣衝衝的對着楊小川說道:“你是不是找死,敢撞我!”

而楊小川此時聳了聳雙肩人畜無害的笑着說道:“這不是你說的嗎?打球難免磕磕碰碰,如果你要是傷的挺重的話,我可以給你賠醫藥費啊!”

看到楊小川的笑容,柳特朗怒氣衝衝的就要伸手打楊小川,可是周圍的村民頓時不幹了起來!

“你們自己說的話,不算數了!”

“一口唾沫一個釘!是不是輸不起啊!”

“怎麼你們幾個還想在我們村子打人?” 柳特朗看着怒氣衝衝的村民不由得心虛起來,雖然他是楊家村村長的外甥,但怎麼說也不是楊家村的人,他在楊家村打了楊小川等人,無異於有人衝進自己家打了自己家人一樣。

“算你小子好運!接下來等着瞧,一會兒我讓你哭都哭不出來!”柳特朗陰狠狠的在楊小川身邊說道。


而楊小川同樣一臉高興的說道:“好啊!那我接下來就拭目以待,不過一會兒你可不要哭鼻子啊!”

說完楊小川便哈哈大笑的回到自己的半場。

而此時黃毛手中開球,直接傳給柳特朗,而柳特朗給幾人使了一個眼色,分別分出一人攔住楊林陽和楊浩宇,而其他兩人便趁機兩邊夾擊楊小川。

柳特朗一臉得意的看着楊小川,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微笑,現在他就要以其人之身還治其人之道!

他也要將楊小川撞倒投籃,之所以是投籃,而不是灌籃那是因爲柳特朗根本不會灌籃。

柳特朗臉上帶着殘忍的笑容向着楊小川撞去,在他眼中此時的楊小川已經被黃毛兩人夾擊動彈不得,猶如案板上的魚肉令人宰割。

就在他要撞上楊小川的時候,突然感覺楊小川的身影一閃,直接對着自己撞了過來。

衆人也沒有想到,楊小川竟然能夠掙脫兩人的夾擊,對着柳特朗撞了過來。

咚!已經跳起的柳特朗被楊小川一個蓋帽直接再次撞倒了地上,劇烈的疼痛從自己的胸口傳來。

而楊小川此時一臉笑意的看着柳特朗說道:“哥們,你沒事吧!怎麼這麼不小心,要不要我帶你去看醫生啊!”

柳特朗在衆人的攙扶之下站了起來,看向楊小川的眼神除了滿臉的怒氣之外,還有着一絲絲的恐懼。

“你犯規!”柳特朗指着楊小川說道,示意裁判讓楊小川下場。

但是來自楊家村的裁判,此時拜了拜雙手示意沒有問題,這一下看的柳特朗氣得咬牙切齒。

楊小川見此微微一笑說道:“怎麼哥們,這就不行了? 比賽還有六七分鐘呢!你們要是現在認輸,我也沒有問題!”

看着楊小川輕視的樣子,柳特朗想到四周正在觀看的衆人,這裏面有着不少的同齡人,有的人也是認得柳特朗幾人,今天楊小川要是讓柳特朗低頭認錯,那麼只怕沒幾天柳特朗的窘事就要被衆人所熟知了。

柳特朗只好硬着頭皮接着打了下來,但是令柳特朗感到後悔的是,這最後的六七分鐘都讓柳特朗難以堅持下來。

在此期間,楊小川一次又一次的裝作不經意撞到柳特朗,決裂的疼痛讓柳特朗忍不住的齜牙咧嘴起來,最後就連楊林陽和楊浩宇兩人都不投籃了,專門帶着籃球撞柳特朗。

他的四個狐朋狗友見到楊小川三人打法這麼猛,不由得退縮起來,一時之間只有柳特朗在承受楊小川三人的撞擊。

最令柳特朗受不了的是,楊小川和楊浩宇的撞擊比起楊林陽的撞擊顯得並不是那麼疼痛了。

而且楊林陽這個一百七十斤的身軀還特別喜歡撞在柳特朗的身上,最後柳特朗猛地對着正在衝撞過來的楊林陽猛地一拳打在身上!

這含怒的一拳打在楊林陽的臉上,當即楊林陽的臉變得有些發紅起來,頓時讓楊林陽疼得齜牙咧嘴起來,也多虧是楊林陽的臉上有着厚厚的脂肪,這一拳要是打在楊浩宇的臉上只怕會打出血來!

楊小川看到柳特朗不顧規矩直接出手,而且打在了自己弟弟身上,眼神之中不斷的冒着寒光,瞬間身影一動衝到柳特朗的面前。

彭的一聲!楊小川的腳從空中收回,而此時柳特朗的身影卻被一腳踹飛到地上。

衆人不由得一臉驚訝的看着楊小川,剛纔楊小川行動迅速的一腳後旋踢直接踢到了柳特朗的臉上!

而黃毛等人看到柳特朗被踢飛,面色憤怒的衝上來,但卻都被楊小川三下五除二的打翻在地。

而柳特朗捂着自己正在流血的鼻子,一臉憤怒的說道:“小崽子,你給我等着!我讓我舅舅來弄死你,等着吧!我讓你知道後悔!讓你全家都會不得安寧!”

剛纔柳特朗已經給他的舅舅楊峯清打了電話,就在家中的楊峯清聞言便連忙的帶着自己的孩子和兄弟趕了過來。

同在一個村莊,就在柳特朗說話的時候,楊峯清已經趕了過來,看着正躺在地上,滿臉血跡的柳特朗不由得皺起了眉頭說道:“特郎!你這是怎麼了?誰把你打了!”

而柳特朗看到楊峯清的到來,不由得面色一喜,連忙的爬起跑到楊峯清的一旁哭喪着臉說道:“舅舅,就是這個小子!他打球故意出黑手打我,而且竟然還當着這麼多人的面,明目張膽的打我!你要爲我做主啊,一定要把這小子抓起來!”

本來還在爲楊小川喝彩的衆人,看到楊峯清的到來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一時之間不由得爲楊小川擔心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