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牧,你正在幹什麼?”梅仙頗爲狐疑的問。

2021 年 1 月 29 日

“我在救他們!有些冰展裏有吸人魂魄的技能,我將那些技能全部吸納,他們就不會死了。”李牧一直不停的在街上的冰展邊穿梭。


一段路下來,他們累的氣喘吁吁。

“李牧,還有一條龍一樣的街道,這樣下去我們非得累死!”蝮蛇有些喪氣。

李牧點頭,道:“你說得對,我們得想個辦法,從根源上解決問題,這些冰展沒什麼錯,他們身上的技能全部是有人故意賦予上去的……”

“吳彥彥!我們應該讓吳彥彥出來。”梅仙道。

梅仙話說的沒錯,但是,應該怎樣讓吳彥彥出來?

一場大型晚會,通常導演都在後臺看着流程。所以,在不知名的角落裏吳彥彥一定也在看着他們。

“有了!”梅仙一把將李牧扯到一處爲冰燈提詩的人羣邊,她側頭道:“你會不會寫詩?”

“我……。”李牧還真的沒有寫過詩,但古人寫的詩他還是背了很多的。

“好……!”圍觀的羣衆紛紛喝彩鼓掌。

李牧朝裏看去,是個十幾歲的少年賦詩一首,此少年法術也不錯,周身漂浮的那些屬性小光球也比較純正,好好修煉假以時日,定然能夠有一番作爲。

從人堆裏又走出個紅衣的男子,此男子頭髮也是紅的如火焰,模樣到不是特別難看,馬馬虎虎的那種,鼻子挺特別,上面掛個環,環上面雕刻着一些密密麻麻的不知道是文字還是花紋,他的額頭正中描着個火焰的印記,瞳孔非常的幽黑,深不可測的瞳孔讓他身上不可預測的氣息渾然一體,神祕,不可侵犯。


“我來一首!給我換個大的冰燈!”他的聲音反叛,甚至有些氣焰囂張。

在場人紛紛交頭接耳,竊竊私語起來。

“客人,我們大的冰燈只給第一名,您不要壞了規矩。”小廝道。

“這街上所有的冰燈都是老子的,老子要,你還不給?”他言語壓迫。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誰了!

“吳彥彥我們雖然都沒有見過,但是,他的事情我都知道,他是吳博言唯一的兒子,吳博言溺愛無比,所以養成他荒唐至極的性子,但這荒唐至極的人卻是個極爲附庸風雅的人,所以,只要來詩會一定能夠見到他。”梅仙道。

小廝急忙讓人將一個碩大無比的冰燈擡了過來。

李牧取出迦樓劍,一劍將那碩大無比的冰燈戳了個窟窿。


所有人驚愕,紛紛轉頭盯着李牧。

李牧看着望他已經氣的快瘋掉的紅衣男人,聳聳肩膀,露出一抹輕鬆的笑容,道:“真對不起,我也看上了這大冰燈,吳公子,你看你能不能忍痛割愛讓給在下呢?”

李牧不是個愛找事的人,更不是個同情心氾濫成災的人,只因爲他設的技能差點要了他的命,這口氣他忍不了!

“不能!”吳彥彥堅定道。

“吳公子,這是你家出來的冰展,如果你要是喜歡大冰燈可以再做一個,犯不着跟我搶,顯得你多麼小氣一樣對吧?”李牧故意道。

吳彥彥露出邪魅一笑,道:“大咸山上的人都知道我吳彥彥酷愛詩詞歌賦,不如,今日我們鬥詩,你如果贏了我,大冰燈歸你!”

李牧知道這人心思,他在這搶大冰燈恐怕也是故意做給人看的,目的就是爲了引起有人的不滿,然後滿足他想要鬥詩的念頭。

他想要鬥詩沒什麼錯,想要引起人的不滿也沒錯,想要出風頭或者附庸風雅都沒錯,錯就錯在他在冰展上做手腳,害他差點魂飛魄散,無法原諒!

“好。吳公子,你先?”李牧紳士禮讓。

“李牧大哥!”一聲熟悉的嬌俏的聲音傳來。

李牧轉頭,看到葉子跟着宗瑤和常舟農等一衆雪禮教的弟子們出現在人堆裏。夜裏非常艱難的扒開人羣跑到李牧身邊,親暱的挽住他的手臂,笑顏如花道:“李牧大哥,你怎麼不跟我們一起走!”

“額……”

“咳咳……!”梅仙冷冷咳嗽幾聲警告。

“我們肚子餓,所以先來吃蛋花湯,嘿嘿。”李牧看着她道。

葉子大眼睛小圓臉,看起來非常可愛,大概因爲是凡人之軀,在冰天雪地有點不適應,臉色非常的蒼白。

李牧將一顆火的屬性小光球塞進她的手心裏,道:“葉子,這是一顆你看不見的火種,你握住就不會那麼冷了。”

一團拳頭一般的火焰飛速而來,李牧一把將葉子推開,常舟農趕緊接住她,急切道:“你沒事吧葉子?”

葉子搖頭,眼神一直放在李牧身上。

“吳公子是商人世家,沒想到竟然也會如此卑鄙,趁人之危!”李牧冷喝。

“李牧,教訓他!教訓他……”雪禮教的那一衆弟子起鬨起來。

“時間是這世界上最寶貴的東西,而你,耽誤了我的時間,應該受到懲罰。”吳彥彥道。

李牧沒搭理他。

吳彥彥手指生出火焰,對着冰燈的燈面上一頓亂寫,寫完後,燈面上薄薄的冰雪下落,四行詩句出來。

小廝念:“玉兔鏡下白玉展,遊人如織寶馬安。但問詩仙何時有?紅衣火焰酒億壇。”

“好……!”

皎白的月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人一多,鼓掌起來,如同九曲銀河水從天上飛瀉下來般,雄壯而又浩蕩!

吳彥彥挑釁的看着李牧,李牧撓撓腦袋。

衆人看他臉上有些爲難,競相勸說:“不要比了!”

“就是啊,不過就是冰燈,不要了……”

“……” “李牧大哥,不行就算了,我們不比了!”葉子 道。

“對啊,李牧,我們不吟詩作賦就談道法!”宗瑤道。

“……”

李牧看了眼四周,除了他身邊的梅仙與蝮蛇沉默,其他人 都在勸他退縮。

臨危退縮不是他所爲,就算刀架在脖上,死也要堂堂正正,坦坦蕩蕩!

迦樓劍從他手中出來,他 握着劍緩緩走到 冰燈背面,卡卡擦擦幾聲,然後,利落的收劍,從冰燈後面走出來。

梅仙看到他一臉的凌然之氣,似乎剛纔他並不是在燈後寫詩,而是剛從戰場上殺敵數萬歸來,一身殺戮之氣,滿眼伏屍百萬。


小廝慢慢走到燈後,許久沒有走出來。

圍觀的人不解,不耐煩,呵斥,謾罵,侮辱!

小廝緩緩走出來,那雙之前還如同一潭死水的雙眼換上一抹壯志凌雲,中氣十足念:“僵臥孤村不自哀,尚思爲國戍輪臺。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

雪鳥盤旋而來。

有渾厚的鐘聲不知道從哪座山寺來,李牧覺得這鐘聲很奇怪,像是一座道觀裏早課鐘聲,又像是佛陀弟子撞的鐘聲,縹緲神祕。

李牧朝人羣裏看去,衆生頓時萬相,那些道門弟子們紛紛肅穆念道,而那些商人與獵戶則目光呆滯,潛伏在人堆裏的妖怪無法隱忍,各種奇形怪狀的頭顱與身影出現。

“壯志難酬!愛國!孤憤!大丈夫的詩當如此,當如此啊,不拘泥於小節,格局龐大,視野開闊,爲理想,爲國家,爲故鄉。”小廝由衷道。

“世相萬千,時空節制,客人,你再看?”小廝是個老者,頭須潔白,那雙眼卻銳利無比,像鷹鷲,又像佛陀。

李牧再看,世相里他居然看到諸天神佛低頭拈花,擡頭看他微笑,萬座道人對他投來好奇又欣慰的眼神。

他有些無措。

吳彥彥打了個響指,眼裏既嫉恨又欽佩,總之感情特別複雜,“你叫什麼名字?”

“憑什麼告訴你!”李牧還沒有說話,梅仙率先懟道。

吳彥彥也不惱,道:“不告訴我我也知道,李牧是吧,你就只會寫寫這種愛國調調的詩嗎?要是想要報效國家的話就脫掉你那一身虛僞的道衣去啊,何苦在這裏又是明說又是暗語,寫的是大丈夫的詩,做的卻是難登大雅之堂的事,真是諷刺!”

“你這蠻橫公子!寫不過我們李牧就酸酸,真是丟臉噁心!”蝮蛇懟道。

吳彥彥擡手,一團火焰直接朝蝮蛇過去,蝮蛇實在沒有想到他說不過居然動手,目瞪口呆在原地,李牧手心裏幽冰出現,將那火焰凍住,啪嗒一聲,那火焰碎冰落滿地。

“邪梅幽冰!呵呵,果然是李牧,聽說邪梅鬼火很厲害啊,我們比比如何?”吳彥彥幽深的眼裏一片貪婪之氣。

李牧也不怕他,問:“如何比?”

蝮蛇即刻道:“李牧,你昏頭了?他就是個奸詐卑鄙小人,何苦跟他比試?”

“不要多說,他這種人就得胖揍一頓,讓他知道卑鄙者的墓誌銘!”梅仙道。

李牧看了眼梅仙,有淡淡的喜悅開心,到底並肩戰鬥過,果然是同路人!

“我看你詩寫的不錯,只要你再寫一首讓我滿意的詩,我纔算真的心服口服,我就把這大冰燈歸你如何?”吳彥彥道。

“……好!”李牧答應。

不就是詩嗎?他雖然不太精通,但是,九年義務教育不是白來的,逢說一首,就是一百首都有!

“前提是,不能寫同樣愛國調調的!”

“可以。”他一口答應。

他在衆人的面前來回踱步幾許,走到梅仙身邊,伸出手。

梅仙不解,他眨眼微笑。

梅仙伸出手,指尖生出枝蔓,一根梅花枝條長出來,開出血紅色的梅花。

李牧摘下一朵梅花,低頭嗅嗅,道:“牆角數枝梅,凌寒獨自開。遙知不是雪,爲有暗香來!”

吳彥彥一臉的不屑。

他又低頭嗅嗅,又道:“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已是黃昏獨自愁,更着風和雨。無意苦爭春,一任羣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他拈花微笑,矜貴還道:“衆芳搖落獨暄妍,佔盡風情向小園。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斷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須檀板共金樽。”

“你……你不能總詠梅!”吳彥彥道。

李牧扯嘴角,知道這些都是詠梅的,文化水平還不錯。

“成全你!”

“金樽清酒鬥十千,玉盤珍羞直萬錢。”他手裏青光一閃,一隻雕刻着龍虎飛紋的青銅酒杯被他握在手中,他慢慢將青銅酒杯往嘴裏送,清澈的酒水進入他的嘴裏,他微微閉上眼睛,萬分享受。大冰燈忽然青光閃爍,悠悠轉動起來,無數只雀鳥在旁邊盤旋飛舞,叫聲甚是清脆,使人仿若置身山野叢林之中。

“停杯投箸不能食!”他手中的酒杯啪嗒一聲掉地上了。

衆人看到他眼裏露出濃濃的蒼茫之態,彷彿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的壯闊與決然之態。李牧那一瞬間忽然好像老了!他兩鬢斑白,眼神蒼勁悠遠,遲暮之年讓他如同困獸。

“拔劍四顧心茫然。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

月光下,他閉上那雙痛苦的眼,但他的臉是痛苦的,他周身縈繞的氣氛也是痛苦的,無奈的,在場人無不嘆息,甚至有些人無法忍住,傷心深處觸發,直接哭了起來。

李牧慢慢的睜開眼睛……

他的眼睛裏此時卻沒有濃烈的悲傷與絕望,痛苦與無奈了,有的只是從容,淡然與釋懷。

那悠遠的鐘聲再次響起,千山鳥語俱起,溪流聲聲入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