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晨身形又動,不一會兒,幾個人就盡皆躺在地上,而李晨像做了一點微不足道的事情,連看都沒有看這些人,對王思兒說:“你快回去吧,晚上這裏不安全。”

2021 年 1 月 29 日

王思兒一陣情迷,李晨剛纔乾淨利落的身手,映在她的眸子裏,更刻在她的心裏,讓她有種微微的陶醉。

她整個人彷彿被愛神之箭射中,遠遠的望着李晨修長的身影,越走越遠。

“喂,你還沒回答我呢,明天,我請你喝都能行不行?”

……

就在李晨跟王思兒相繼離開後,這羣被李晨狠揍的人,才緩過勁來,宋倫艱難的爬了起來。

自從他入了社團,還是第一吃這種大虧。本來,今天是個大喜的日子,老大王龍把隔壁兩條街都分給了他。


他就大方的請自己的小弟去呼出海喝,然後再去找樂子。以此,來籠絡一下人心,才讓小弟們給自己賣命。

可是沒想到,剛剛樹立了威信。這會兒,就被人一腳給踹沒了,更加可氣的是,他從始至終,都沒有記住打自己的那男的長的什麼樣。

不過不要緊,女孩的樣子,他記得了,跑了和尚跑不了廟。

他眼中激射~出怨恨的光芒…… ps:收藏求一個嗚嗚

一夜的修煉中,李晨聚斂的靈魂之力微不可查,但是,他仍舊每天做着這些。耐心,是一個強者必備的品質。

第二天,李晨按照約定跟王思兒來到了一家冷飲店裏,同時,關注王思兒動向的小混混,去向宋侖通風報信。

一羣人在李晨與王思兒點了一杯東西,正喝着的時候,就浩浩蕩蕩的朝着冷飲店進發。

同時,一輛很張揚的超級紅色跑車上,下來了一個身穿緊身服的女人。

女人身材火爆,前~凸~後~翹,在黑色緊身服的襯托下,很有女王的氣質。而她又有一雙狐媚的眼睛,被她目光一掃,心肝就顫一顫,擱在古代就是一個禍國殃民的存在,生在現代,也是肆虐無數雄性動物的殺手。

她遠遠的看着李晨,眼睛中有化不開的輕易。

這女人就是五年前,無量魔神劍投入凡胎後,寄託於體的那女孩。

因爲無量魔神劍的煞氣,導致這女孩家破人亡,後李晨收回無量魔神劍,爲了補償這女孩,將其投入無盡輪迴的幻境中,讓其獲得了力量,也改變了人生的軌跡。

而經過五年的時間,這女孩已經成長爲一個心狠手辣的毒玫瑰,是海上市的地下女皇帝。

實際上,她跟李晨三年前,就見過,同時一起呆了一年,李晨還幫她滅掉了,海上市當時能跟她一起抗衡的勢力。

不過,自從那年,李晨與茅鴻博去當僱傭兵後,兩人就沒再見。

而李晨來到海上市後,經過手下的眼線,她才知道。不過,她不敢貿然打擾李晨,因爲那段相處的時間,她明白李晨到底有多狠戾。

實際上,當時,李晨是因爲靈魂力量暴動,纔會那麼暴戾。

當時的狠戾手段,也只是爲了發泄而已。

也正是因爲李晨當時的狠戾,才震懾住了一衆人。現在她手下的一批骨幹,就是被李晨當時的手段嚇怕了,繼而對她也是極其的敬畏。

在繁傲露的身後,幾個男人敬畏而又驚怕,同時帶有一點古怪的,看着不遠處李晨跟一個女孩在那裏和顏悅色的喝東西,就像看到一隻猛虎突然宣稱不吃肉,而改吃素一樣的古怪。

而此時,宋侖也帶着一夥手下來了,將路上的行人,嚇得紛紛尖叫的跑了。

傲露霜皺了皺眉頭,道:“那是誰的手下,附近有什麼搶地盤的活動嗎?”

這時候,一個胳膊上紋了個龍紋的大漢王龍走了出來,小心謹慎的道:“那個,那是我的手下……我這就讓那小子把人帶回去。”

心中他也不住的罵娘了,怎麼這時候給我出這種幺蛾子。

他就是率先發現李晨的人,並將這個消息告訴上頭的人,他還想着藉着這個機會,進入神魔的內部,爭取成爲核心成員呢。

而這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幾位老大看待那人的態度,居然都帶着驚恐。他想到了一個可怕的存在,還有那個海上市地下世界,稱爲喋血三十三天的可怕事件。

他擦了一把汗,拿出手機來,給宋侖打電話,嘟嘟嘟。

“你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

他連續撥了好幾個電話,首先撥打的就是宋侖的電話,之後,又給那幾個宋侖的手下,撥打了。可是,卻一個接的也沒有。

他額頭的上的汗珠一個接一個出現,滾落在臉頰上,而更讓他驚恐的是,那個該死的宋侖,居然是朝着李晨兩人所在的冷飲店去了。

繁傲露淡淡的看了一眼王龍,沒有再說話,發動車離開了。

這一眼,讓王龍如墜冰窟,他知道要是今天處理不好這件事情,基本上死無葬身之地的下場就是好的了。

咬了咬牙,他又撥打了幾個電話。

李晨自然是看到了氣勢洶洶的宋侖一夥人。

這時候,冷飲店裏的人都跑了個乾淨,老闆娘跑到李晨這桌上來,勸李晨兩人趕快離開,眼看那夥人就要來到門前了,也不再管李晨了,自己先跑了。

卻在這時,李晨口袋裏的手機響了,是茅鴻博的電話。

“喂,老茅啊,不是說,後天纔要去緬甸看石頭嗎?怎麼這就打電話來了,是不是想哥了?”

那邊的一直沒有反應,過了片刻,就只聽說一陣低沉到極點的聲音,帶着哭腔說道:“我……我爺爺可能要不行了。”

他一說這話的時候,李晨的眼前,就閃現在一個雖然年邁,但是很硬朗的身影來。

“你有沒有把我給你的那顆丹藥給爺爺吃啊。”

李晨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遠在杭州療養院的茅鴻博,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瘋了一般跑到屋子裏,拿出一顆藥丸,然後跑到一個大房間中。

此時,房間中一羣人圍着一張大牀,而在牀~上躺着一個面色已經鐵青了的老人。

幾個在國際上都很有名望的醫生,正一臉悲痛的對茅建國,也是現任的茅家族長說道:“老爺子已經不行了,茅先生節哀順變吧。”

“都給我讓開!”

茅鴻博像一頭瘋虎,眼睛發着擇人而噬的光芒,拿着那顆藥丸就想往毛老爺子嘴裏塞,卻沒想到被京都醫院的鄭天攔住。

“你想幹什麼?怎麼能拿着莫名的藥丸給病人吃呢?”鄭天皺着眉頭道。

茅老爺子都快要不行了,怎麼還有人來添亂,要是之後,再一檢查,發現老爺子是被亂用藥,給加重了病情,自己豈不是要擔責任啊。

“我~操你~媽啊。”

毛洪波一腳正踹在正天的腹部,一個擒拿拉過來後,同時一套眼花繚亂的關節技,將這人全身的大關節都給卸掉,又一腳掃到一邊。

……

掛了電話,宋侖等人也來到了。

宋侖獰笑着,“小子你不是挺牛逼來嗎,這會兒,老子讓你知道有些人你是惹不起的。”

他一揮手,身後的一羣小弟,還沒出手,就聽到一聲聲剎車的聲音,然後就見一夥夥人,從麪包車上走了下來,手裏提着棒球棍下來。

一看到這夥人,可嚇了宋侖一跳,但看到一個個熟悉的面孔,他就釋然了,看來是兄弟們,在這個街上有行動。

他看到自己的老大,王龍拿着一根棒球棍走了過來。


宋侖低頭哈腰的道:“老大,你怎麼來了?是不是有行動啊!”

回答他的是一根驟然擂擊在他腿上的棒球棍。

打發王思兒離開,李晨朝着王龍走了過來,揚了揚手,“好了,就這樣吧。”

王龍踢了宋侖一腳,“還不謝謝這位老大。”

……

慌忙把被砸斷腿的宋侖擡上車,王龍帶着宋侖離開,心中納悶,難道那位不是傳說中的那位?怎麼能這麼善良啊?

這時候,他朝旁邊被打斷腿的宋侖問道:“剛纔你惹到的那人是……”

可是,卻沒人響應,這讓他很惱怒,這小子難道自己教訓了他,還對自己有意見了,他難道不知道,要不是今天做樣子,他可不是被打斷腿,這樣簡單了。

回過頭去,他的眼睛驟然一縮,像看恐怖片的小姑娘一樣,驚恐的捂住了張大的嘴巴,只見原本的座位上只剩下一撮灰,靜靜的躺在那裏。

現在,他有一大半的把握確定,那人就是傳說中的那位了,前一刻,還貌似大度的不介意,後一刻居然就不聲不響的把人給滅了,而且出手前,毫無徵兆。 ps:現在什麼都不敢求了,只能求個收藏嘍,收藏收藏收藏

李晨手裏拿着一個小鼎,就是因爲感受到這個的存在,心臟內的天界居然自發去吸收靈氣,然後將靈魂之力聚攏起來注入了魔靈之中,而且那效率比他給天界下達指令,效率還要高。

而就因爲這個小鼎的出現,他的能力就恢復了不少, 剛纔的他無聲無息將人燃燒盡的三昧魔火,就是剛剛解禁的的能力。

而且,天界還產生一股吞噬這個小鼎的慾望。

“恩,那就好……恩,我這就去。”

李晨掛斷電話輕舒了一口氣,那丹藥果然有用,剛剛的這個電話,就是茅鴻博的打來的,而所謂的丹藥,是李晨當初因爲控制不住靈魂之力,而將部分靈魂之力,釋放出來,通過一種特殊的手段製成的一種特殊藥丸。至於丹藥,他也許以前會煉製,但是因爲跟鴻鈞的靈魂衝突,有大部分的記憶都消失了。

驅車來到機場,順利登機,李晨掃了一眼坐在自己身旁的女人,女人長相不錯,起碼能打八十分,但此刻,李晨沒有心思跟之交談。

他一心一意都投入那個小鼎中,心念一動,小鼎就進入了天界之中,緊接着李晨的神思也投入其中,靜靜的看着小鼎化爲粒子,被天界吸收。

甫一吸收小鼎,天界就產生一陣震盪,不過,下一刻,就消失了,似乎什麼也沒有發生。

李晨莫名的感受到,這小鼎在吸收了小鼎之後,成長了,而天界,也開始自發的聚集靈氣,收攏靈魂之力,甚至還自發的整理起,李晨腦海中混亂的記憶碎片來了。

……

隨着一聲提示音,李晨睜開眼來、。

飛機降落了。

這時候,茅鴻博的電話也適時地打來了:“喂,到了嗎?恩,好!你在那等着,我馬上就派車過去。”

茅鴻博與李晨之間顯然是不用客氣了,對方焦急的語氣,也沒有令他不高興。

而在茅鴻博身邊不遠處的鄭天卻不高興了,用隱晦的目光看着茅鴻博,對他來說,被當衆毆打當然算是奇恥大辱了。

而對茅家第三代的重要人物的茅鴻博,他就算是再怨毒,也不敢報復了,但是,對那個間接造成他這種境遇的人,他是不可能放過的。

“哼,江湖郎中而已,那顆丹藥哪能這麼神?”

“還不是因爲我之前的手段,讓老爺子有了好轉,但是當時沒有表現出來,而是吃了那顆藥之後,纔有了康復的表現。”

“那人是在佔我便宜,吃現成的果實啊。”

“這是決不可饒恕的!”

越想他心中越不忿,本應該屬於自己的榮譽,卻被別人摘了果實,而自己這個本應該享受榮譽的人,卻遭受了奇恥大辱,說不得,自己已經成爲同行眼中的笑柄了。


看着駛出大門的加長林肯,他心中的不忿就越來越濃,最後化爲了濃重的恨意。

“作爲京都醫院的院長,我來的時候,都沒有收到這麼大的禮遇,你一個江湖郎中憑什麼啊。”

“我不服,我不服!”

……

李晨站在機場的入口等待,這時候,聽到一陣陣吵鬧聲,他皺了皺眉頭,沒在理會。可是,不久之後,就來了一輛警車,下來幾個氣勢洶洶的警察,抄着警棍,就朝吵鬧的源頭去了。

“明明是你車主動撞上來了,你還惡人先告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