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那個大海與鬼泣之間的比賽啊!”身邊人提醒道。

2021 年 1 月 29 日

“哦!原來是他們的比賽!”鮑威爾好像來了一點興趣,嘴角也翹起了一個弧度,鬼泣是他這個地下拳壇的招牌人物之一,而郝東海是他這段時間最看好的對象,也是他想着重培養的,培養的好,他還想將他吸納進歐洲總部,成爲他們中的成員!

“你們查清大海的身份了嗎?”

“老闆,我們已經查清了,那小子身份很清白,父母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十五年前在一次交通事故中雙雙死去,他是被孤兒院養大的,後來到部隊當了兵,學了一身本事,沒有任何污點,也沒什麼亮點,就是個普通退伍軍人而已!”

“他會不會加入了神州軍隊的什麼特殊部門,是爲神州賣命的?”鮑威爾說出自己的擔憂道。

“老闆,不會,我們調查過他在當兵時的情況,那傢伙是一個標準的匪兵,經常惹是生非,打架鬥毆,大問題沒有,但小問題不斷!因此他根本沒有晉升的機會,反而得罪了很多人,像這樣的人神州**是不可能吸納他的!”

郝東海作爲青龍組成員,青龍組自然早就通過他們的特殊手段修改了他的檔案記錄,此時他們所查到的記錄完全是另一個人的。他的真實檔案只有老首長才有資格查得到!鮑威爾這些人雖然神通廣大,但也不可能滲透到青龍組內部!

鮑威爾點點頭,他知道神州軍隊最重視的是思想素質,思想素質不過關,就算本領再好也是不會受到重視的!

“很好,現在就看這場比賽吧,他若是能打敗鬼泣,我們就重點培養他,並努力將其吸納進我們的組織!”

“好的,老闆!”幾人點點頭。他們看好郝東海並不等於郝東海就真的能夠進入他們的組織,擋在郝東海面前最大的難題便是今晚的比賽。

這可是一場生死比賽,他的對手也是整個地下拳壇的風雲人物,實力極其高強,若是失敗,不要說進入鮑威爾的神祕組織了,就連小命都要丟掉。

隨着一聲鑼響,比賽終於正式開始。

郝東海和鬼泣在各自的擁護者的吶喊聲中走上了擂臺!通過這些日子的戰鬥,郝東海也已經積累了一些粉絲,此時的他也算是個名人了,擁護聲和吶喊聲也是不少的,但與鬼泣比起來,顯然還要差了很多。

“他就是鬼泣!”看清擂臺上的對手,郝東海不由大感意外,以前他碰到的對手大都是人高馬大的大塊頭,皮糙肉厚,身強力壯,一個個都好似一頭大猩猩,可是眼前威名震耳的鬼泣居然是個小個子,而且一身瘦骨嶙峋。


郝東海是個標準的身材,身高一米七六左右,不胖不瘦,體重七十五公斤,是標準的特種兵樣板。

一米七六的身高在這玩命的地下拳臺真算不了什麼,身高力大便是優勢,來這裏的玩命之徒大都有一米八以上的身高,有的甚至超過兩米。在戰鬥中他們往往用身高和體重的優勢便可以輕鬆取勝!碰到這樣的對手,也往往是很多拳手的噩夢,畢竟這種先天的差距是很難彌補的!

所以在地下拳壇碰到身高體壯的對手並不稀奇,稀奇的是碰到那些身體瘦削的!讓郝東海大感意外的是威名赫赫的鬼泣居然就是一個標準的小個子。

看他身高也就一米六五左右,身體瘦削,目測一下體重不會超過六十五公斤!這樣的人也敢到大都體重超過一百公斤的地下拳壇來打拳?

但人的名樹的影,郝東海知道盛名之下必有其實,不可以貌取人。不由細細觀察起來,再一細看,他不由又是一陣心驚。

只見那鬼泣全身骨骼都極是粗大,手臂上,膝蓋處到處都是厚厚的白繭,且此人兩處太陽穴高高聳起,全身上下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從他這副身體便可以看出此人兼修外功與內功,而且都修煉到了一定的火候!

從樑文給他提供的資料,他也知道這鬼泣外功修煉的是泰拳,抗擊打能力極強,曾挨重拳襲擊三十多次,居然毫髮未傷。他的內家功法則不知修煉的是何種拳種,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內功也修煉到了很高的層次,在戰鬥中甚至可以用內功輔助外功進行戰鬥!

而且此人心狠手辣,招式毒辣,幾乎每一招都是要取人性命!而且往往一招制敵,從不拖泥帶水,跟他比賽的人很少有撐過十招的!往往在戰鬥一開始,他便會雷霆手段將對手擊斃,因此才博得了鬼泣之名!意味着鬼見到他都要哭泣!

“你就是那個最近聲名鵲起的大海?”鬼泣活動了一下手腳,一臉不屑地看過來道。

“不錯,正是你家海爺!”雖然很重視對手的實力,但郝東海也不會因此就膽怯了,其實像他這樣的心智之堅定已經很少有東西能對其造成影響了,一名真正的軍人要做到泰山壓下不低頭,刺刀在前不眨眼的境界,顯然郝東海早已經達到了這樣的要求。

“嘿嘿!”鬼泣發生一聲怪笑,“你現在就跪下來求饒或許我還會饒你一命,否則等會你可就沒機會了!”

“哈哈,鬼泣,你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廢話什麼,有什麼本事就拿出來吧!” “好,小子找死!”還未等比賽的鐘聲敲響,鬼泣一聲大喝揮舞拳頭便衝了上去。他的速度極快,聲音爲落,拳頭便已經到了郝東海的面前。


“好快的速度!”郝東海大驚,連忙倒退幾步想要拉開與鬼泣的距離。但那鬼泣如影隨形,那揮出的拳頭始終保持在郝東海的面前一尺處,只要郝東海稍一鬆懈,那拳頭便可以轟擊到他的面門!

“操尼瑪,給我滾!”迎着那一拳郝東海也揮出了一拳。

砰,一聲響,兩拳相擊,郝東海直感覺自己的一拳好似打到了鋼板上一般,一股劇痛從拳頭上涌來,若不是這段時間他的功力也有了大進,只是這一下他的那隻手便要廢了。在去看那拳頭,只見手背上已是一片鮮血淋漓,隱隱都能看到裏面露出的白骨!

“好可怕的傢伙!”直到此時郝東海才認識到鬼泣的厲害,那傢伙一身橫練的功夫,真的已經到了近乎變態的程度,身體之強硬好似磚石!

“哈哈,小子滋味怎樣?再吃我一拳!”鬼泣又是一聲怪笑, 醫武帝尊

“操尼瑪!去死!”郝東海也被打出了真火,眼見着自己被一個比自己矮一個頭的傢伙逼着打,這實在有點傷他的自尊!他也豁出去了,不再迎擊打來的拳頭,而是採用了兩敗俱傷的打法,你攻擊我,我也攻擊力!

郝東海不避不讓,掄起拳頭居高臨下對着鬼泣的腦袋便砸去,他的拳力也是極大,縱是鬼泣橫練功夫高深,身體堅硬如鐵,要是頂門上受到重擊也必會受到重創。要知道頂門不同於額頭,頂門是顱骨接榫的地方,也是最脆弱的,一旦受到重擊,輕者頭破血流,重者直接傷到大腦,一命嗚呼!

這也是郝東海仗着身高的優勢,否則哪裏能攻擊到對方的頂門。


感受到強烈的危險,鬼泣不由皺了一下眉頭,他對自己的一身硬功很是自信,平常人的拳腳幾乎都上不到他,但這不是說,他就真的是一副金剛不壞之身了,他身上的空門其實還是很多的。要是要害受到攻擊,他也必然會受到重創。

關鍵時候鬼泣一咬牙,歪頭避讓,他這一歪頭,拳頭的方向發生了改變,力道也自然受到影響。

“砰砰!”兩聲撞擊肉體的聲音,郝東海和鬼泣幾乎同時中拳,強大的拳力將他們各自擊退數步。

郝東海的左肩部受到重擊,強大的拳力打的他半邊身子都是一陣發麻,肩胛骨更是差點被打斷,一陣火辣辣地疼痛從那裏襲來。幸好在剛纔鬼泣偏了一下方向,否則那一拳就要擊在他的心臟部位,只是那一拳便可以讓他的心臟停止跳動!

鬼泣也不好受,郝東海居高臨下的一拳轟擊在了他的太陽穴上,任他身體僵硬如鐵,太陽穴上受到重擊,依然讓他感到頭腦一陣發暈。被郝東海的拳頭劃傷的頭皮翻卷了過來,露出裏面森森頭骨。

其實這一拳對攻,郝東海還是仗着身高優勢了,若是兩人身高相當,鬼泣的那一拳估計就要砸在他的臉上。郝東海可沒鬼泣那一聲硬功,他的頭部要是受到重擊,估計此時已經沒有了戰力!

“這個鬼泣果然可怕!攻擊太過犀利,難怪跟他對敵的人很難從他手上撐過十招,這傢伙的每一招都能置人於死地啊!”郝東海揉了揉肩頭,心中暗自吃驚。


所謂高手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只是兩下交鋒,兩人便都認識到了彼此都是勁敵!接下來的戰鬥也開始變得謹慎起來。

從實力上來說,很顯然鬼泣是要高上一籌的,正是因爲實力上的差距,讓鬼泣不願意跟郝東海拼命。既然能穩勝於他,又何必與其拼命呢?鬼泣明白,在他們這條路上,要是受傷了,或者殘疾了,那等待他們的就是死亡,在擁有絕對力量的時候,他是不會傻到跟人拼命的,他不能因此而斷送自己的後半生。

或許這就是所謂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吧!而郝東海卻是不同,他知道自己今天除了拼命沒有其他選擇,只有不顧防守地拼死反擊,他纔有獲勝的一線希望,越是怕死越是死的快,拼死一戰或許還能死裏逃生!

正是因爲心理上的這種落差,一個不顧一切地瘋狂攻擊,另一個則是有些束手束腳,戰鬥竟然陷入了僵持的階段!

但戰鬥的慘烈依然讓看臺上的看客們歡呼不已,平時見鬼泣戰鬥,基本上是三下五除二地便結束了對手!好不容易看到他碰到一個對手,衆人怎能不歡呼!

沒有人注意到,在這激烈的戰鬥中,一男一女結伴走了進來,而且他們還徑直向擂臺的方向而去。

這到來的自然是江風和銀狐,從刀哥那裏江風得知了郝東海今天的比賽,知道今晚郝東海將要碰到一個勁敵,爲了確保郝東海的安全,他這才親自趕來。

靠近擂臺的看臺上早已擠滿了人,可謂滴水難進,但很奇怪的是,隨着那一男一女的走來,人們紛紛讓開一條道路,在他們的身上好似有種無形的力場,將靠近他們的人全部推開。

原本很多被推開的人還是一臉怨怒,可是不知爲何在他們看清江風和銀狐時,都不由自主地選擇了緘默。

就這樣,兩人順利地走到了前排,然後旁若無人地坐了下去。

“風哥,你那個朋友可真菜!他那點本事至多也就相當於三星巔峯殺手的水平吧!”銀狐帶着一個墨鏡,將其襯托的端莊美麗而又高貴!

“呃,你可不能這麼說,他畢竟沒有學過什麼武,只是在部隊裏學了一點東西,其實他的天賦很好,要是有一本上乘武功祕笈,現在的水平也許就不再你我之下了!”

“切!”銀狐不屑一顧地冷笑一聲,其實她也能看得出來郝東海的資質不錯,但那樣的資質在她眼裏也只能是平平罷了!哪裏能入得了她的法眼。這就好比一個億萬富豪,看一個百萬富翁,百萬富翁也算是有錢人了,可是在億萬富豪的眼裏又算的了什麼?

“那個小個子也不怎樣,頂多四星中期殺手的水平!打了半天居然還沒將你的朋友打倒!真是悲哀,這樣的人居然還稱什麼鬼泣,真是丟死人了!” 以銀狐如今的修爲,這個世上除了那些老怪物外,還真沒幾個人是她的對手了,因此她的眼光甚是毒辣,大有天下唯我獨尊的氣勢!要不是江風輸他們族人的主人,又有小幻龍在身,恐怕連他也入不了她的法眼!

兩人如在看戲一般對着擂臺上指指點點,好在兩人的聲音都很小,而這裏又是人聲嘈雜,他們的談話還沒引起周圍人的注意,否則恐怕早已有人要對他們破口大罵了。畢竟以他們的相貌,還真沒有一點高手的風範,誰也不會想到他們都是這個世上的絕頂高手!

仗着身高的優勢和拼死反擊的勇氣,郝東海成功拖延了戰鬥,可是隨着時間的推移,兩人之間實力上的差距愈發明顯起來。每每一次對攻,郝東海都要被打的倒退數步,此時他的身上已經出現了多處傷勢,更有兩個肋骨都已折斷,每移動一下身體都疼痛難忍,豆大的汗珠從他的額頭不斷滲出。

毫無疑問,這場戰鬥的結果已經呼之欲出了,只要不出意外,郝東海必敗無疑。

監控室裏,“老闆,那個大海要敗了,要不要去制止比賽?”一人詢問道。

“不,讓比賽繼續!”鮑威爾一臉冷漠道。

“可是老闆,你不是要培養那個大海嗎,若是在繼續下去,他今天必死無疑了!”

“哼,我們不要廢物,如果他死了,那他也就沒資格值得我們培養了!”

“是,老闆!”

擂臺上,郝東海呼呼地喘着粗氣,身體的疼痛已經讓他無法移動身體,哪怕是揮出拳頭,都會讓他痛的死去活來。但他始終沒有叫出聲來,他知道他必須戰鬥下去,哪怕是死,他也要像一個勇士一樣倒在戰場上,而這裏就是他的戰場!

“你輸了,跪下來,向我求饒吧!”鬼泣一臉得意,其實此時他的樣子也不好看,由於郝東海拼死反擊,他的身上也出現了一些傷痕,一條一條的血跡沾染在他的身上,讓他看起來好似很狼狽的樣子。但是那些傷大都是皮外傷,他的強悍硬功可不是蓋的,至少是此時的郝東海難以傷其根本!

“跪你媽的頭!腦袋掉了碗大的疤,大不了一死,你得意個啥!”郝東海大笑起來,他的笑聲里居然充滿了豪情和自信!

他這突然的一笑,倒是讓那些看客們愣了半晌,但隨即好事之徒跟着歡呼起來。這一刻好似郝東海成了他們的英雄一般!

“哼,既然你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鬼泣勃然大怒,那一點要收降郝東海的心思也徹底消失,殺意大起!

“喂,風哥,你的朋友還真是個怪人,都被打的快死了,還笑得那麼猖狂!”銀狐微微笑道,“不過,你再不出手的話,他恐怕就要死了!”

江風自然也早看出了擂臺上的形勢,他一直在考慮着該如何出手幫助郝東海,要是直接跳上擂臺將鬼泣打發掉,這樣不但暴露了自己,還會讓郝東海的計劃徹底泡湯。可不這樣,難道要自己在下面使暗招偷襲鬼泣嗎?他相信這裏的許多監控攝像頭,肯定會將他使用暗器的動作記錄下來,那效果也就如第一種方法差不多了!

直接出手自然是個下下之選,可又該怎樣間接出手呢?


“主人,你也太笨了吧!這點小事,我用一個精神力不就行了!”腦海中傳來小幻龍戲謔的聲音,這傢伙受到江風的“教育”後,不再罵他“傻逼”了,而是改成了笨蛋!

“嗯,你的精神力!”江風大喜,小幻龍是一條龍魂,他的力量最強大自然也就是精神力了,而精神力是虛無縹緲的,無形無質,就算這裏有再多的監控探頭,也不可能檢測得到!

“好,你的精神力能融合我的思想嗎?我想先跟他溝通一下!”

“嘿嘿,沒問題,主人你忘了,我們是心神相通的啊!你完全可以調用我的精神力的!”

“好,那就把你的部分精神力給我吧!”江風大喜,連忙將自己的念力集中到小幻龍的精神力上,果然由於他與小幻龍心神相通,在小幻龍心甘情願的前提下,他真的可以輕鬆自如地調用部分小幻龍的精神力!

雖然他現在只能調用一小部分,但那可是小幻龍的一小部分,足以橫掃整個世界了!

“砰!”又是一拳狠狠地轟擊在郝東海的臉頰上,頓時將郝東海打的摔倒在擂臺上。此時的他感到腦海中一陣迷糊,雙眼迷離,一股強烈的睡意襲來,好似要將他拉入永恆的黑暗一般。

隨着郝東海的到地,周圍一下子安靜了下來,但緊接着便是一陣吶喊聲,“起來,起來!”

“大海,大海,起來,起來!”

這種地下拳臺是沒有裁判數秒的,比賽勝利的結果是要麼一方主動認輸,要麼一方被打死在擂臺上!而且很多時候就算一方主動認輸了,另一方依然有權利將其擊殺,而沒有人會來干涉,因爲踏上這擂臺,生命便不再屬於他!要想活命只有不斷戰鬥下去,將對手打倒,直至勝利!

“起來,起來,郝東海你不能輸!”一股強烈的吶喊聲從他靈魂深處升起,“你是兵王,你是青龍組最優秀的戰士,你不會輸,更不能輸!”強大意志在支撐着他那快要散架身體。躺在地上的他突然動了一下,然後他雙手撐地手扶欄杆,想要爬起來。

他的這一番動作立刻又迎來一個吶喊歡呼聲,看客們紛紛叫嚷,要他爬起來。那些人或許並不是因爲同情與他,而是想看到更精彩的戰鬥,但無論如何狂呼吶喊,還是給了他一點勇氣。

此時鬼泣也停止了繼續攻擊,而是饒有趣味地看着在地上艱難爬行的郝東海,他要等到他爬起來時再給他狠狠一腳,再將其踢翻在地!

意志的力量是強大的,可是這並不等於說意志真的可以戰勝一切,至少在此時郝東海是真得沒有實力爬起來了。他掙扎着爬到一半,終於還是腳下一軟,整個身體再次撲倒下去。但他沒有屈服,那雙迷糊的眼睛依然睜着,他的雙手和雙腳還是使力,他還要繼續站起身來,就算是死他也要站着去死! 郝東海沒有放棄,幾乎是殘存的意志依然在讓他堅持着爬起來。

監控室裏,屏幕上郝東海的臉部被放了一個特寫,看到他那一臉的堅毅,看到他那棱角分明的額骨,包括鮑威爾在內,所有人都感到了一種莫名的心悸!

郝東海已經用他的堅強打動了所有人,“若是他能爬起來,就叫停比賽吧,若是他能做到那點,那他便有了資格加入我們!”鮑威爾猛吸一口煙,然後吐出煙霧道。

“好的,老闆!”其他人在聽到鮑威爾的這句話時,不知何故竟然都舒出一口氣來,好似放下了心頭的一塊大石頭一般。

努力了很多次,可是嚴重的傷勢,讓郝東海始終無法站立起來,“難道真的不能成功了嗎?我不甘心啊!”郝東海的心理在發出憤怒的吶喊!他已經盡力了但他不甘心,不甘心就這樣結束!

“東海是我!”突然一道親切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別奇怪,我是江風,我現在就在你的擂臺下方,你往右下角處便能看到我!”

“不要問爲什麼,現在我會給你輸送一股力量,這股力量會幫助你取得眼下的勝利!”說罷,郝東海便突然感覺到身體一熱,一股磅礴的能量進入自己的身體,此時他那原本快要枯竭的身體好似久旱逢甘霖般,拼命地吸收起來。

這讓他很快便感受到了身體力量的充盈,那股磅礴的力量甚至還瞬間修復了他折斷的肋骨,穩定了他的傷勢!

“這,這怎麼可能?”恢復了力量的郝東海腦海一下子變得清明起來,那雙迷糊的眼睛也頓時變得雪亮,向臺下看去,他一眼便看到了正在向他微笑的江風。

“果然是他,他居然來了!而且這麼神奇!”此刻郝東海的內心震撼不已,對於江風充滿了疑惑。

如果不是在擂臺上,他真想衝下去一般抱住江風,然後好好地詢問他一番。

鬼泣也感應到了郝東海氣勢的變化,他的心頭猛地升起一股危機感,向他這樣歷經無數次生死危機的人,對危機感都有着超出常人的感知力。

他的眸子猛然凝聚起來,內心不知爲何突然顫抖起來,好似此刻在地上掙扎的不是一個將死之人,而是一個可以輕鬆滅殺的絕世大魔頭!

怎麼會這樣?心頭的不安,讓他下定決心儘快解決掉對手,省得夜長夢多!可就在他準備一腳踢出,將郝東海徹底結果時,躺在地上的郝東海卻如神助般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此時的他神采奕奕,精神矍鑠,戰意昂揚,哪裏還有一點垂死的樣子!

“啊!”突然起來的變化,讓很多人都嚇得驚呼起來,看臺上看客們都陷入了瘋狂,他們實在是不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爲何一個垂死之人會突然變得生龍活虎,難道這就是所謂的迴光返照嗎?但這回光返照,也返的太變態了吧!

我就這樣出名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