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點啊!站着不動也叫表演麼!?”

2021 年 1 月 29 日

““淘汰狼”來一個!“淘汰狼”來一個!”

“今天亞當的衣服真怪呢,感覺到沒?好像不是我們銀狼族風格的服飾呢!”

“不會是因爲被淘汰太多次的緣故,他想要另闢蹊徑跳“樹舞”吧?”

“怎麼可能?哪有男的跳“樹舞”的?絕對不會的!”

“不對,不對,你看!他好像把手搭到樹樁上了!”

聽到身後人羣的議論,林翼纔想起亞當已經被自己推到了臺上,急忙將注意力集中到聖堂前空地上的亞當身上,只見此刻的他正雙手搭在樹樁上,神情又是羞怯又是茫然,彷彿是在思考自己要不要跳。

“亞當!勇敢點!你一定行的!”林翼停止了對提娜的神情凝視,站起身來對着亞當大聲的吼叫道,同時舉到頭頂,有節奏的打起了拍子,一邊打一邊繼續喊道:

“亞當!亞當!亞當!”

不知道是被林翼煽動了,還是善良的銀狼族人們都想給屢敗屢戰的亞當一點鼓勵,片刻後,所有的族人都一起揮手打起了拍子,和林翼一起喊了起來:

“亞當!亞當!亞當!”

就連提娜彷彿也被感染了,在人們開始喊後不久,她也站起身來,雙手在身前輕輕的拍着……

看到在林翼的帶動下居然有這麼多人支持自己,鼓勵自己,亞當被感動了,隨後他感激的看了林翼一眼,又掃視了一下不停對他鼓掌的衆人,聲音顫抖的道:

“謝謝!謝謝你們,謝謝林翼聖王,謝謝提娜聖女以及各位長老,雖然我已經失敗了十六次,可是有了你們的鼓勵後,我不再害怕第十七次甚至更多次的失敗!謝謝你們!”說完,亞當深深的對所有的觀衆鞠了一躬,接着雙手搭到了那根翠綠的樹樁上。

“這小子什麼時間學會這麼高深的煽情技巧了?孺子可教啊!”聽完亞當的話,林翼心中暗暗感嘆道,隨後,他再次擡起了頭,瞬間,林翼又呆住了。

穿上了林翼珍藏的T型褲的亞當此刻已經舞動了起來,由於把身體中的絕大部分都袒露了出來,因此這次亞當的舞蹈看起來比先前林翼看過的那次更優美了,加上亞當身上古銅色的皮膚和翠綠色的樹樁交相輝映,更是比林翼之前藉着月色所看的要震撼了許多,而且,由於亞當本身的性別問題,他跳出的“樹舞”也就比銀狼族女孩兒跳出來的多出了一份震撼人心的力量感,總之……亞當跳的好極了。因此雖然並非是第一次看,林翼還是深深的被震撼了!

而對於那些生性高貴而善良的銀狼族人來說,對一切美好的事物自然有着更敏銳的感覺,因此,亞當的舞蹈對他們造成的視覺以及心靈上的衝擊也就更大了,這也就導致了當亞當的第一個動作開始之後,原本熙熙攘攘的觀衆們瞬間就變的鴉雀無聲了。

聖堂前的空地上,數千雙眼睛死死的盯着圍繞樹樁舞動的亞當,沒有一個人說話,沒有一人做動作,在那個漫長的瞬間裏,所有人的眼中沒有了天和地,只有亞當的舉手和投足。這就像是一個夢,這個夢籠罩了所有銀狼族人!而把大家帶入夢鄉的引路人,就是——亞當!過了很久,亞當略微有些氣喘的停止了舞動,又過了好久,銀狼族人們、幾位長老、林翼和提娜才紛紛從夢中醒來,接着,掌聲如雷鳴般的從那數千名銀狼族人中響了起來!

看了看站在臺上滿臉通紅的亞當,又看了看身後情緒激動的人們,沃特知道,剛纔亞當的舞蹈已經超越了超級銀狼大賽的範疇,同時,沃特也預見到在不久的將來,這個不起眼的小馬倌將成爲某種標誌,或者說,巔峯。

從巨大的震撼中恢復過來的銀狼族人們此刻纔剛剛恢復了語言的功能,無論男女,他們都敬佩而欣賞的看了看亞當,隨後七嘴八舌的議論了起來:

“沒想到亞當居然會跳“樹舞”,而且居然跳的這麼好,簡直太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了!”

“是啊,剛纔我都看呆了,我從來沒有看過那麼優美的動作啊!”


“恩!只怕就連我們族內最擅長舞蹈的女孩子也比不上他的呢,真不敢相信他居然是一個小馬倌啊!”

“是啊,早知道我當初就接受亞當的追求了,沒想到他居然是一個動作如此優美優秀優雅的人,我當初怎麼就沒發現呢!”這是一個當初拒絕了亞當追求的女孩子,當然,現在她再後悔已經沒有用了,因爲,不知道有多少位女孩子已經暗暗的把可憐的亞當看成了獵物呢!

“亞當,你知道麼?你成功了!”林翼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隨後對着仍舊呆立在聖堂前空地上的亞當喊道。

“他穿的是你的衣服?” 林翼剛剛對押當喊完,提娜輕聲的問林翼道。

“對啊,怎麼樣,他之所以能將舞姿展現的這麼淋漓盡致,我的衣服也功不可沒啊!”林翼洋洋自得的回答道。

“想着就是!無恥!”

“……”

“我成功了!我成功了!”被林翼喊醒後的亞當在空地上高興的蹦了起來,是的, 他成功了!此刻對於亞當來說,是否能夠獲得“超級銀狼”的稱號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最重要的是,他獲得了所有族人的認可!人們已經不再用看待一個小馬倌的眼光去看他了,而是換成了欣賞和崇拜的眼光!

“亞當你真棒!”不知道是哪個勇敢而豪放的女孩子忽然尖叫起來,隨後飛奔到了亞當身邊,把他抱住了!接着,又有好多模仿者仿照先前那個女孩子的手法,尖叫一聲,隨後紛紛朝亞當奔去!當然,這些模仿者都是女性。片刻之後,亞當被無數熱情的銀狼族女孩兒包圍了…… 格殺勿論!               ——暗銀軍團

由於上午那震撼全族的演出,亞當被直接提名爲了超級銀狼的候選人之一,而在下午的精選賽中,除了杜頓理所當然的成爲了候選人外,還有四位也通過了精選賽,這樣一來,一共有六名選手將在晚上接受投票,等待全民公決。

“亞當,緊張麼?”月亮剛剛升起,聖堂前的空地上就聚滿了人,而林翼和亞當也早早的來到了這裏,等待投票活動的開始。

“不緊張,林翼聖王,本來我就沒有抱什麼奢望,這次能夠得到這麼多人的肯定我已經很滿意了。”亞當想了想,回答林翼道。

“不但有這麼多人肯定你,還有很多人擁抱你,親吻你!你怎麼把這個重大收穫給忽略了?”林翼不無妒意的想起上午亞當被衆多身材惹火,激情豪放的銀狼族女孩兒團團圍住,狂親亂吻的香豔場面。

“這個……這個也算吧!不過我不太滿足……”亞當已經開始轉變了,之前的他是從來不敢這樣、不會這樣、也不好意思這樣說的。

“嘿!投票開始了,快上去!”看到杜頓以及其他四位候選人依次走上了聖堂前的空地,林翼拍了拍亞當的肩膀催促道。

亞當一楞,隨後怯怯的看了看站在臺上的杜頓,走了上去。顯然,對於和侍衛長同臺競爭,亞當的心裏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擔心的。

“今晚,我們將選出本年度的超級銀狼!所有的族人都可以投票。現在,在你們面前的,就是六位候選人,投票方式仍舊和上屆一樣,採取“樹葉法”。希望你們能夠慎重的行使你們手中的權利……現在開始!”看到所有的參選者都站好後,沃特搖搖晃晃,步履踉蹌的走了上去,隨後對族人們有氣無力的宣佈道。

“沃特長老這是怎麼了?爲什麼連走路都搖搖晃晃的?”正當林翼爲“樹葉法”到底是什麼東西這個問題而疑惑的時候,他身後的兩個銀狼族人小聲的交談起了起來。

“嗨!別提了,我們家的帳篷就在沃特長老帳篷隔壁,中午回去的時候,他的妻子估計是知道他在上午當評委的時候亂看女孩子了,所以對大長老進行了非人道的滅絕狼性的手段殘忍的肉體打擊,當時沃特長老的慘叫聲讓我們一家都聽的心驚膽戰吃不下飯呢!估計這會兒是剛剛脫離了苦海,你沒看沃特長老的頭髮還亂蓬蓬的麼?”

“天!原來沃特長老居然如此強悍,被打了半天居然還能屹立不倒,堅持來主持投票,實在太偉大了,真不愧是我們銀狼族的大長老!”

聽完這些後,林翼笑了。隨後擡頭去看沃特,只見他步履維艱的從臺階上走了下來,隨後唉聲嘆氣的朝林翼走過來。

“沃特長老,最近一切可好?”林翼明知故問,笑容可憎。

“還好,還好,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這不,腰到現在還痛着呢!”一邊尷尬的掩飾臉上的一道道抓痕,沃特一邊說着謊話掩飾真相。

林翼看着沃特尷尬的神情,不忍再繼續調侃沃特,於是哈哈一笑,隨後問他道:

“沃特長老,你剛纔所說的那個“樹葉法”是什麼東西?”

“所謂“樹葉法”就是在競選的時候,每個人手持一片樹葉,將之放到自己支持的選手身前,以此表示支持,這,就叫樹葉法。”


“原來是這樣啊,那豈非身前的樹葉越多就越受歡迎?”

林翼一邊說着一邊轉頭往聖堂前的空地上看去,這一看不要緊,把林翼嚇了一跳!只見原本空地上的六名選手現在變成了五名,而不見的那個,赫然是亞當!同時林翼還驚奇的發現,在原來亞當站立的地方,一大堆樹葉微微顫動着。

“這是?”沃特也被眼前的情形迷惑了,隨後當他看到其他選手都不約而同的滿含怒意盯着那堆會動的樹葉後,他反應過來了!

“不會吧,羣衆的力量是巨大的啊!這麼多樹葉……”顯然,此刻林翼也明白過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由於人們意見太過統一的緣故,因此導致亞當直接被樹葉埋沒了!

“這下好了,亞當終於得償所願了,走吧,沃特長老,我去救亞當,你去宣佈結果。”

“……怎麼這次意見這麼統一啊?亞當這小子的舞蹈真的這麼有魅力麼?”沃特不可思議的小聲道,隨後和林翼一起走到了空地上。

“現在,結果已經很明顯了!我們的亞當,一個曾經的小馬倌,現在的舞蹈家!藝術家!一個優秀的銀狼族人,一個道德高尚,思想純潔的青年,一個勇於開拓進取,敢於暴露身體的青年,獲得本年度“超級銀狼”的稱號!”沃特在羅嗦了一大堆後,宣佈了結果。而一旁的林翼則一直都在忙着替亞當清理身上的樹葉,直到沃特說完後,亞當才露出他的本來面目。

“你成功了!小子,說幾句吧!”林翼面帶笑容的對亞當道,隨後將亞當推到了空地的最前方。當看到亞當以絕對的優勢獲勝後,一旁的杜頓眼中閃爍出了憤懣的光……當看到亞當獲勝後,人羣內爆發出一陣陣掌聲,隨後像上午那樣,人們自覺的拍起手來:

“亞當!亞當!亞當!亞當!”

看到沸騰的人羣,沃特的眼中也閃現出一絲不安的光芒,有時候,偶像和政治是有關係的……本來,在亞當獲勝後,除去少數幾個人不快之外,這個夜晚將是一個美好而熱烈的歡騰之夜,可是,就在亞當剛剛張開嘴巴,想要對廣大父老鄉親說幾句感謝的話之前,異變突起!

無數個灰黑色的影子彷彿潮水般的涌到了聖堂前臺階下,隨後原本歡騰的人中傳出了一聲聲驚叫!

“狼族!”

看清楚那些灰黑色的影子是什麼後,沃特大吃一驚,隨後瞬間“獸化”,接着對林翼大聲道:

“快!到我身上來!去找提娜!”

聽沃特這麼一說,林翼立刻騎到了沃特所變成的這匹雖已衰老氣勢卻仍舊彪悍的銀白色巨狼身上!載上林翼後,沃特竄至也已“獸化”成白色巨狼的杜頓身前道:

“帶領族人作戰!”隨後回身,從聖堂後繞出營地,快速向提娜的帳篷奔去!

就在沃特載着林翼向提娜的帳篷狂奔的同時,聖堂前的空地上,激烈的戰事已經展開!原本站在聖堂空地前的數千俊男美女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匹匹銀白色的巨狼,而每一匹白色巨狼身周,都會有幾匹毛色灰黑,形態猥瑣的狼。

顯然,這是一次狼族的閃擊,而且從數量上來看,明顯比銀狼族族人的數量要多的多。

而在這混戰中最引人注目的,當數杜頓了,他渾身散發着銀白色的光芒,四肢都已經變成了鮮紅色,那紅色和他身上雪白的皮毛交相輝映,看起來醒目而血腥,無論是撕咬還是使用“狼息”穿刺,所有被杜頓碰上的狼都無一倖免的變成了狼族的烈士。當然,還要提一下的是亞當,這個新晉的銀狼族舞蹈家也勇敢的衝入了狼羣之中,雖然沒有杜頓那麼所向披靡,但是也絕對能夠稱得上是一狼當先了。

而當沃特和林翼一起趕到提娜的帳前後,他們同時都大驚失色!因爲,在他們面前,一個巨大的“狼圈”(注1)已經將提娜的帳篷團團包圍,而在帳篷之外,狼圈之內,一匹毛色暗紅,體型幾乎和銀狼一樣大的巨型狼安然蹲在帳篷外的地上。

“卡爾,你這是什麼意思?”沃特認出了那頭有着暗紅色毛髮的狼就是狼族族長,於是大聲的問道。


與此同時,在沃特身上的林翼清楚的感覺到沃特的身體不知是因爲憤怒還是緊張,在微微的顫抖着,同時銀白色的毛髮也再變硬,彷彿刺蝟一般。

“你說呢?沃特長老?你覺得我這是什麼意思?”狼族族長卡爾的聲調無恥而又陰險。

“卡爾!所有對銀狼族人有侵犯企圖和侵犯行爲的生物,都將得到殘酷的報復,你應該清楚!今天既然你已經出現在這裏,你們狼族滅羣之日,也就不遠了!希望你不要因此而後悔!”

林翼不知道沃特是在說大話還是在說夢話,此刻明顯的是自己和沃特一人一狼,就算加上帳篷內的提娜和幾名侍女,數量也不會超過十個,面對那由數十條狼組成的,緩緩跑動着的狼圈以及那頭彪悍的紅色巨狼,叫林翼如何相信沃特所說的話?


“你還是和以前一樣,老沃特,說起大話來眼睛都不眨一下!真的比我還要厚顏無恥呢!”卡爾站起身來,幽綠的眼睛盯着沃特道。

“所有被你看作是大話的預言,不都實現了麼!?卡爾,原本你是可以安安穩穩的做你們的狼族族長、在你的領地內作威作福的,但是,今天……你昏了頭居然來銀狼族領地挑起事端,而且居然是大規模的入侵!這將是你對你們的族人犯下的最大罪行,未來他們的死因就是你這個錯誤的決定!”沃特的聲音低沉,語氣兇狠。

“挑起事端?大概你忘記了你們那位塞諾長老那封聲情並茂的回函吧?那,纔是真正的事端!我本是誠心請教,你們居然用回函侮辱我們狼族的聖女,今天包圍了你們銀狼族聖女的帳篷,爲的就是讓你明白,所有對狼族的侮辱同樣是致命的錯誤!”卡爾開始和沃特比着說大話。

“除了包圍我們聖女的帳篷外,你還敢做什麼?”沃特冷笑。

“別以爲是你們族的聖女我就不敢怎麼樣,今天,我召集全族來這裏,不但是爲了捉住你們的聖女以示懲戒,更是爲了將你們銀狼族從克萊恩大陸上滅絕!想必來的時候你已經注意到了,你們所有的族人都已經被我的戰士們困住,此刻只剩下你,還有你背上的人類,如何能阻擋我!?現在我就是要當着你沃特大長老的面生擒你們的聖女!”卡爾越說越激動,涎水也不停的從口中流出。

“請便。”沃特的話讓林翼“撲通”一聲從他身上掉了下來。

“你說什麼沃特?他們要抓提娜你居然坐視不理!?”林翼憤怒的道,隨後以同樣憤怒的語調對卡爾道:

“不管你是誰!你若傷提娜,我必殺你!”


“哦?如此有膽色的人類我還真沒見過呢?你是不是因爲跟沃特一起太久了也學會了他說大話的本領?作爲一個人類,你殺我?憑什麼?”卡爾彷彿並不急着捉到提娜,而提娜的帳篷內不知道爲什麼也沒有任何聲響。

“聖王,我懷疑提娜聖女已經潛去別處,所以現在只是在盡力爲她們爭取更多的時間,你快點到我背上來!卡爾的能力不可小覷!等下逃跑的時候你一定要抓緊我!”沃特悄聲對身旁正在怒視卡爾的林翼道。林翼一楞,隨後默默點頭。聽沃特這麼一推斷,林翼也就不太擔心了,於是他重新爬到沃特背上,同時心中暗暗嘀咕:這老傢伙還真要面子,話說的那麼大義凜然,居然已經準備好了要逃跑!在沃特背上坐定後,林翼腦中忽然靈光一閃,想起了以前逗軍犬時所用的伎倆。

“卡爾,你剛纔不是很想知道我憑什麼纔可以殺你麼?現在我就讓你看個清楚!憑這個!”林翼猛然將手甩向天空!看到林翼的動作,卡爾一楞,隨後擡頭往空中望去,而那個正在轉動着的“狼圈”也停了一下,顯然其他狼族人也想看看到底林翼扔了個什麼東西出去,居然可以威脅到族長的性命。

“跑!”就在卡爾及其餘的狼族戰士好奇的擡頭張望之時,林翼用力的拍了一下沃特的背,隨後大叫道。 聽到林翼的叫喊後,沃特快速的掉轉身軀,隨後向銀狼族營地的邊上跑去,而他們背後的卡爾則冷笑着看着遠去的一人一狼,在發現上當了以後,卡爾既不下令追擊,彷彿也不太生氣。

“早知道你會跑,老奸巨猾的傢伙!”卡爾自言自語道,隨後對仍舊圍繞着提娜帳篷跑動的狼族戰士道:

“停了!去前面幫忙!”說完後卡爾帶頭向銀狼族聖堂的方向衝了過去,對於身後提娜的帳篷,他連看都不再看……與此同時,那個原本極爲規則的“狼圈”瞬間消失不見,幾十匹狼以某種古怪的陣型跟隨着卡爾疾馳而去……

“你怎麼知道提娜不在那裏面,萬一她在怎麼辦?”被沃特馱着快速移動的林翼仍舊是有些擔心,大聲的問沃特道。

“如果提娜聖女在,肯定就會出來作戰了,她的幾名侍女都是相當驍勇的,雖然不一定能打敗卡爾和他的親衛團,可也絕對不會有生命危險!而且,我先前曾經再三叮囑過提娜,若有危險,立刻從帳篷內的密道轉移,我想她肯定會按照我說的做的!”沃特詳細的對林翼解釋道。

“有地道?不早說……我們這是去哪?”林翼長出了一口氣。

“哪也不去……等卡爾被抓!”沃特的回話高深莫測。

“什麼叫等卡爾被抓?你的意思是我們現在就這麼一直不停的跑,卡爾就會被抓到了?”

“不跑也行,休息會兒也無所謂,主要我是看聖王你挺享受的,所以纔會一直跑……”沃特的話使得林翼再次從他背上摔了下來。

“我說沃特大長老!現在,你的族人正在和那個什麼卡爾帶的狼浴血奮戰呢,你卻帶着我在這裏閒逛?”林翼有些憤怒,又有些不解。

“有時候,散步也是一種戰鬥。”沃特故作神祕,隨後詳細對林翼解釋道:

“我想,剛纔我們到提娜聖女的帳篷以前,卡爾應該就已經事先翻看過聖女的帳篷了!”在銀狼族營地的最北面,一棵參天大樹下,沃特坐了下來,悠閒的道。

“那你爲什麼還要和他說那麼多廢話?爲什麼不直接回去幫其他族人或者去找提娜?”林翼不解的問。

“我就是要造成一種我並不知道的假象,同時也是爲了讓他覺得我很緊張,很擔心提娜聖女!”

“然後呢?”

“然後他就會等着我使出祕密武器,等着看我們銀狼族真正的實力到底是怎麼樣的!在他看來,我肯定會因爲憤怒而衝動,會因爲衝動而犯一些錯誤……當然,這也只是我的推測。”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