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猥瑣的哈頓也同樣如此。

2021 年 1 月 29 日

華夏代表團也吃了一驚,JM集團是世界最大的服裝設計集團,他們的總裁哈頓•威林先生用一種獨有設計理念稱霸法國服裝時尚界設計的頭把交椅,無人撼動。

那些歐洲的富豪貴族們則都已能穿上一件哈頓•威林製作的衣服而引以爲傲。

只是這麼一個大集團的總裁,怎麼就會使這麼一副模樣呢?難道是因爲設計女性衣服過多的原因?

哈頓突然之間變的一本正經,衝着寧卿重新鄭重的介紹到:“您好,queen,在下哈頓•威林,將來是您的形象管家!”

葉凡泛着白眼,這傢伙不管在任何時候都擋不住那股子猥瑣的味道。

接着第二個老人上來跟寧卿握手:“您好,queen,在下道爾•雷格!”

“在下,薩米爾•威尼斯~”

“~~”

接下來每個老人都很認真的給寧卿行禮,並做了簡短的介紹。

寧卿從起初的震撼到最後已經麻木了,從哈頓開始,一直到最後的科洛克,幾乎每一個人的大名都如圖雷貫耳,雖然不知道有沒有同名的嫌疑。

寧卿看着這些老人發自內心的真誠,心裏清楚他們其實更看重的是queen這個名號,寧卿頭一次心裏對於葉凡Rex這個稱號有了絲懷疑。

至於寧卿身後的華夏代表團們,集體陷入了呆滯,久久不能緩過神。

葉凡單手斜插的褲兜:“餵你們自己有車嗎?”

哈頓屁顛屁顛的說道:“有車,有車!”

“那你們先自己回去,晚上我們去參加一個舞會!”

哈頓雙眼冒光的問道:“有美女嗎?”

葉凡無奈說道:“不知道,但是我很好奇你爲什麼越來越猥瑣了!”

哈頓一本正經的說道:“Rex您說過,女人還在男人最好的調節劑!”

“嘶!”葉凡表情有些扭曲,沒辦法實在是太疼了。

寧卿陰測測的說道:“很好的調節劑是嗎?”

葉凡只能悶着頭小聲道:“那時候荒誕不羈,年少輕狂!”

“年少輕狂是吧,荒灘不羈是吧!”

“輕點,輕點,給點面子!”

“哼,回去以後告訴我你跟那個女人的故事,不許騙我,否則我也會很生氣的!”

“呃,好的!”

哈頓幾位老人,裝作看不見的樣子,自顧自的說着話,華夏代表團的一行人也都要麼看着天,要麼望着地,總之什麼一看不見,什麼也聽不見。

葉凡咳嗽了幾聲:“那麼,你們就先回去吧,晚上會具體細說!”

哈頓跟道爾點點頭,紛紛打個招呼超遠處,那一排豪車走去。

等着幾位老人走遠了,華雨輕聲問道:“葉先生,他們是~”

葉凡打着哈哈:“他們是我的朋友,也會是我們的盟友,至於其他的你就不需要知道了!”

華雨明白葉凡是不想讓自己在探究下去,雖然很好奇但還是強忍下來。

“葉先生,首長的命令式您全權負責我們此行的談判合作!”

如果這些話在來迪拜之前告訴葉凡的話,葉凡肯定不會答應,就算當初老人家也只是旁敲側擊的說着順便做這些事。

不過現在葉凡就沒想過不理會這些事情,因爲現在已經牽扯到他親人了,這是葉凡的逆鱗觸碰不得。

葉凡應道:“嗯,我知道了,對了你們已經預定好了酒店是嗎?”

“是的!”

“想必你們也搜到通知了,酒店沒有客房了對嗎?”

華雨尷尬的說道:“酒店方面的失誤,不過沒有關係,我們可以在預定!”


寧卿在一旁小聲說道:“可能今天你們都找不到酒店了!因爲沒有酒店會接待我們!我已經經歷過了!”

寧卿話如同寒冬的風颳過衆人的心裏,哇涼哇涼的。

葉凡輕微皺了一下眉頭,他發現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個小挫折這羣精英已經沒有了士氣。

華雨作爲領隊葉發現了這個嚴重的問題,沉思片刻說道:“大家放心,葉先生已經爲我們準備好了酒店,關於住宿問題大家不要擔心?”

葉凡聽華雨這麼說,詫異的看了一眼身邊這位其貌不揚的女子,發現對方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的座駕,就想明白來了爲什麼她敢這麼說了。

寧卿已經說經歷過一次,而且對此並不是很擔心的樣子,那就說明這個問題已經解決了。


葉凡暗歎道:“真是一個心細如髮的女人啊,自己還是小覷天下人了。”

“嗯想必你們已經知道亞特蘭斯蒂酒店吧,我給你們安排在那裏,你們可以好好休息一天,明天將會有一場惡戰!如果我們贏了,那麼各位將會有不少的佣金。”

本來還低迷的士氣,瞬間就被提了起來,一名戴着眼鏡的女孩俏生生的問道:“不少的佣金是多少?”

“七位數以上!”

士氣爆棚。 迪拜的夜晚跟燕京一樣五光琉璃,卻又不一樣在一個夜晚及時在瘋狂也會粉飾一下,而迪拜則是徹底釋放開。


形形**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雲集在這裏,釋放着內心的壓抑。

時間八點整,在一座外觀修建豪華的府邸前,已經停滿了各種各樣的豪車。

這些在世人眼中難得一見的豪車,在迪拜確如大街上的白菜一般,不值錢。

府邸門前已經排起來長長的隊伍,男的個個西裝革履,女的則打扮的花枝招展,俏麗嫵媚。

所有人都在排隊接受門前的安檢,因此行動有些緩慢。

站在隊伍後方的葉凡解釋着:“他們手裏的檢測儀,看似只是普通的金屬檢測,實則是一個迷你版的X光透射儀,能將人體骨頭裏面的金屬都檢測出來,所以你不要妄想能帶進任何竊聽設備!”

葉凡正解釋着,一名男子就被門前的兩名黑人壯漢給請了出來,那腰間鼓鼓的很明顯是武器。

那男子不服氣的直嚷嚷:“憑什麼不讓我進?我也有請柬的!”

這引起了一陣騷亂,

黑人壯漢不理會,到是一旁的轉折夜禮服的中年男子,對着排隊接受檢查的客人們,彬彬有禮的解釋道:“各位先生、女士們不要擔心,這位先生只是攜帶了一些不該攜帶的東西,我們王子早就吩咐過各位,請不要攜帶任何不應該在晚會上出現的小玩具,所以請各位見諒!”

男子梗着脖子嚷嚷:“我什麼都沒有攜帶!”


“看來這位先生,有些不甘心呀,既然如此爲了證明我們王子的誠意以及善意,這位先生抱歉了!”

說着朝着黑人大漢使了個眼色。

黑人大漢領會到意思,當即從口袋裏掏出個火柴盒大小的儀器,中年人再次吩咐道:“各位先生請保持三米遠的距離!”

嘩啦啦,客人們一下子空出一大片的距離。

黑人大漢又拿出一副特質的耳塞塞進耳朵,這才按動儀器。


隨着儀器頂端的紅色顯示燈發出劇烈的閃爍後,那名口口聲聲叫嚷的男子表情一下子變的很痛苦沒想要逃離,卻沒有辦法掙脫開來。

不大的功夫,男子渾身上下如同被水淋溼過一樣。

黑人大漢一鬆開手,男子就迫不及待的圈起衣袖,露出雪白的胳膊,這不過胳膊上面有一道明顯的傷疤。

男子二不說話,硬生生的用指甲蓋扣了下去,一股猩紅從中迅速的蔓延起來。

這血腥的場景,刺激的一些女客人都紛紛轉過頭,倒是男客人們,卻看的津津有味,或許這就是男人與女人骨子裏的區別吧。

男子在傷疤里扣鎖了半天,一個指甲蓋大小的金屬裝置被取了出了,男子這才如釋重負般平攤在地上。

黑人大漢見狀,不等吩咐就將男子帶走。

這下所有客人們都知道了真相,一些有着小心思的人,眼光也開始閃躲起來,似乎在考慮着要不要進那扇門。

寧卿死死地抓着葉凡的胳膊有些害怕,倒是身後的華雨若有所思的說道:“這種武器應該屬於暗黑科技吧?”

葉凡聞言再次看了一眼華雨,這華雨給他的驚喜確實很多,心思縝密,懂得審時度勢,現在竟然還知道暗黑科技,這人絕不簡單。

“沒錯這確實是暗黑科技,這種裝備本來的用途是用於審訊一些經過特訓的特工,後來被人發現它還可以用安防的時候,慢慢就轉移到這方面!”

寧卿好奇的問道:“它是什麼東西啊?”

“準確的說應該歸於次聲波武器的範疇!”

寧卿不懂什麼次聲波武器,只是好奇的問問,倒是華雨一副想問就不敢的問的表情。

葉凡心裏只是一笑,並沒有打算詢問她的意思。

一行人經過短暫的風波後,漸漸的隨着隊伍有驚無險的通過了安檢。

當進入會場的時候,所有人都被會場奢華的佈置給驚住了。

地上鋪着厚厚的一層白毛地毯,葉凡腳踩了上下,便說道:“這是北極熊的皮毛!”

饒是富甲一方的寧卿也張大了嘴巴,會場鋪滿了這種地毯,算算面積足有幾百平,這簡直不能說奢華了,因爲午飯用語言描寫。

華雨吃驚過後表情厭惡的說道:“破壞生態環境的人,真該死!”

葉凡笑了笑:“有人的地方就會有階級,當你達到那種層次的人,錢不過數字,那些人追求的是一種享受,或者說特權階級的特權,所以沒有什麼該死不該死的!”

華雨反問了一句:“您也是那樣的人嗎?”

葉凡沒有回答這句話,只是淡淡一笑,轉身領着寧卿在大廳裏轉了起來。

寧卿掃了一眼大廳,輕聲說道:“這一次真實富豪雲集啊,你看那邊就是東歐的黃金家族,還有那邊美國的財閥!”

葉凡接着說道:“還有那羣北極熊也來了!”

寧卿踮起腳尖問道:“在哪裏?”

葉凡從路過身邊的侍應生端的盤子裏端起一杯瑪菲蒂尼隔空遙遙舉杯示意問好,那邊的人很明顯也注意到了葉凡,同樣端起酒杯問好。

寧卿看着那幾名坐在卡座裏,神情彪悍的人問道:“他們是?”

“哦,柴可夫斯基家族的人!我曾經跟他們打過交道!”

而柴可夫斯基家族的人,也在討論着,一名戴着眼鏡的典型東歐人長相的男子疑惑道:“這傢伙怎麼來?”

“少爺,那個男子好面熟,可是我們跟華夏人沒有過多的交集啊!”

“啊,是啊,是跟華夏人沒有交集,但是你別忘記,有一個暴虐的傢伙可是華夏人的血統啊!”

“您說的是?難道是他?”

“是他,對了他旁邊的女人是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