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寒雪衣的聲音突然響起,她拉了秦陸一把!

2021 年 1 月 29 日

殺氣撲面,雪亮的刀光暴起,至少有十餘名少年撲向秦陸!

名額有限,這些少年不得不先向同伴下手!

殺戮終於降臨,不過卻是同伴先下的手,秦陸心中悲憤,他橫刀在手,一刀遊走,如同巨龍盤旋!

“叮噹”聲中,數把鋼刀斷折,秦陸的破魂刀可是削鐵如泥的寶刀,直接將對方的兵刃砍

斷!

“嗤嗤!”數點寒星迸射,寒雪衣出手了!

寒星帶着藍色的光芒,璀璨的如同星辰。一名少年正低頭看自己的斷刃,寒星從他的眉心射入,他仰天栽倒,瞬間化作了血水!

烏衣巷,連環塢最爲神祕的部門,這個組織裏訓練出來的殺手專攻刺殺和暗器,令人心膽俱裂!

寒雪衣出手無情,這一刻她就是追命羅剎,不給對方任何喘息機會,接連射殺數人,硬生生的殺出一條血路!

“快走!”寒雪衣一拉秦陸,兩人身影快過閃電,絕塵而去!

兩人沒有走峽谷中的大路,而是沿着山林一路狂奔,奔出三裏地方纔停住!

“好險!”秦陸以手撫胸,如果不是寒雪衣提醒,只怕自己會血濺當場。誰也沒有想到,就在進入野人谷的剎那,就有人會對自己的同伴下毒手!

“這是一個教訓!”寒雪衣緩緩的擦乾暗器上面的血跡,腳一跺,地面出現一個土坑,寒雪衣將帶血的絲絹放了進去,再將土坑填平。

“你很仔細!”秦陸不由得讚歎一句。

“殺手,不得不仔細!”寒雪衣做完這一切,閉目調息。方纔那一刻,她消耗的真力是巨大的,因爲同夥的實力都不弱!

秦陸默默的站在她旁邊,直到寒雪衣再度睜開眼睛。

“我們去哪裏?”寒雪衣問道。

秦陸想了想道:“我們最好哪裏都不去。”

“爲什麼?”

“讓那些人先走,這樣我們有兩個好處。一、避開了同夥的暗算;二、可以少付點學費!”

秦陸的話令寒雪衣眼睛一亮,她螓首微點:“不錯,他們的失敗可以爲我們提供經驗和教訓!”


“啊- – –”一聲聲慘嚎隨着夜風傳來,令人不寒而慄。

兩人循着聲音的方向走了八百米,看見下方的道路上,一灘灘觸目驚心的血跡!

“他們已經遇害了!”秦陸搖頭嘆息,心底涌起一絲悲憫,似乎已經忘記了這些人剛剛還想殺掉自己!

寒雪衣似乎有一雙看穿人心的眼睛,她冷冷的說:“秦陸,不必爲他們惋惜,這個世界,只有殺與被殺!”

秦陸面上一紅,他進入連環塢的時間並不長,還無法像寒雪衣這般冷酷。

被搶白了兩句,秦陸將目光移開:“這些人的屍體呢?”

殺了人,總要有屍體吧,可這路邊只有血跡,屍體上哪裏去了?

“屍體,當然被我吃了- — -”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兩人回頭看時,猛烈的罡氣卷地而來,裹挾着枯枝敗葉,形成了一道兩丈高的土牆,朝兩人壓了下來!

事情來得太突然,尤其是兩人都沒有想到對方會用這種攻擊方法,一時間狼狽的躲閃!

土塊打在身上,隱隱作痛,好在兩人避開了正面的撞擊。秦陸一側身,破魂刀握在了手中!

刀光怒卷,帶着劈山斬嶽般的氣勢!


一刀,只用一刀就將土牆劈成了兩半!

刀勢的餘勁不衰,又向向前奔行數丈,方纔止住!


“嘩啦!”劈裂的土牆被狂暴的刀氣震得崩塌,塵土飛揚,恍如飛瀑,向兩人當頭罩下!

“小心!”這次出聲的是秦陸,他很清楚自己運刀的力量,這一刀根本就不可能和對方的勁氣形成對撞。塵土是對方的掌風所造成的,目的就是干擾自己的視線!

“九星飛梭!”九道光華盤旋環繞,穿透土牆,朝着前方射去!

“噗噗- – -”寒雪衣這一下是全力出手,沉悶的聲音響起,血花迸射,血腥氣瀰漫着整個空間!

對方已經受傷,這個時候不出手,更待何時!

“嗖!”秦陸如同矯健的獵豹,穿過土牆,朝着對方撲去! “哈哈- – -”一個蓬頭垢面的人從塵土中站了起來,他身高八尺,燕頷虎鬚,容貌魁偉,只是兩隻眼睛血紅一片,像極了吃人的野獸!

看見秦陸,這名怪人不顧肩頭的傷痛,雙手一揚,數枚石頭如同流星趕月,勁射秦陸!

秦陸的身子一個倒翻,三枚石子從腋下穿過,一枚石子卻朝着面門奔了過來!

這枚石子勢大力沉,萬難閃避,危急時刻,秦陸的破魂刀伸出,只聽得“奪”的一聲,石子被鋼刀劈成了兩半!

“呼!”勁風劈面,怪人在擲出石子的剎那,整個人衝了過來,他的腳猛地朝着秦陸踩下!

寒光閃耀,飛星電射,寒雪衣打出了一蓬銀針,怪人沒有料到寒雪衣突然出手,他慘叫一聲,腳上佈滿了銀針,恐怖異常!

秦陸趁勢倒翻躍起,頭下腳上,整個身子風車倒旋,匹練般的刀芒橫掃。

刀光一閃即沒,怪人依舊站着,額頭現出一條細細的血線,緊接着只聽見“轟然”爆響,怪人整個身子分成兩半!

寒雪衣美目中閃過一絲驚詫,若是普通的武師,這一刀最多將人劈成兩半。而秦陸的刀氣在入體的瞬間,就將對方的肌膚血肉完全摧毀。狂暴的刀氣引而不發,直到怪人生機斷絕方纔展露出來,這等刀法當真是神乎其技!

秦陸一刀得手,隨即坐到一塊青石上喘氣。野人谷果然是步步殺機,這名怪人從哪裏來的兩人根本不知道,一見面就痛下殺手,若不是寒雪衣謹慎,只怕兩人都會血濺當場!

寒雪衣走到那堆屍塊旁邊,玉手輕揚,灑出黃色的粉末,這堆屍塊瞬間變作血水,浸入地底,地面看上去和平常無異。

“我們往哪裏走?”稍作休息,秦陸便站了起來,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

寒雪衣託着香腮,想了想道:“野人谷中有許多平坦的道路,這些道路固然可以讓我們節省體力,但道路兩旁往往是伏擊的場所。”

秦陸點了點頭,眼前又浮現出伏屍滿地的慘景:“你的意思是我們沿着這山往上走?要知道山林之中,也是危急四伏的所在啊!”

“剛纔的怪人你也看見了,在路邊這樣的怪人至少有數十人,他們成羣結隊專門劫殺進入野人谷的弟子,我們要走小路,肯定是他們的盤中餐!”

“盤中餐”三個字令人毛骨悚然,這些被放逐的強者,被丟棄在野人谷中自生自滅,他們除了獵捕爲數不多的野獸,更多的時候是以人爲食。對這些怪人來講,沒有什麼比年輕健壯的少年更好的了!

秦陸打了個寒顫,這幅表情被寒雪衣看在眼裏:“你- – -怕啦?”

“怕?我真的沒有想到,連環塢的最後一關是這般的殘酷!”

“殘酷?”寒雪衣也不過是十五歲的少女,可說出來的話卻是這般的成熟:“秦陸,天玄大陸是武者的世界,武道崇尚的就是強力。世間,力強者存,殺戮是武者必須經歷的考驗!你如果老是這麼慈悲爲懷,就不應該來連環塢,何況,這些被放逐的人都是大奸大惡之徒,你不必心懷愧疚!”

“可是,這些少年呢?他們就該這般活活的被這些怪人殺死?”

寒雪衣手輕撫着峨眉刺,冷冷的說:“方纔教官都已經說了,可以放棄。殺人者首先要做好被殺的準備,如果沒有堅硬如鉄的意志,如何能夠成爲一名出色的殺手?”

寒雪衣不再說話,她轉身就走,秦陸趕緊跟了上去。

這一路上,兩人沒有更多的交流,秦陸回味着寒雪衣的話,覺得自己表現得未免優柔寡斷了些。秦家莊的事情歷歷在目,那些官兵,爲了立功不惜殘殺百姓。或許,這個世間,並沒有完全的對與錯,只有強與弱!成爲強者,才能夠生存下去!

想到這裏,秦陸下意識的握緊了手中的刀,他的胸膛挺了起來,渾身上下透出獵豹般的精力。武道一途,最重要的就是武道意志,如果腦海中始終糾結於某些念頭,意志不堅,修爲往往會停滯不前。

秦陸拋棄了那些柔弱的念頭,正好暗合了連環塢的殺戮之道,連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武道的日益精進與今天這番內心的掙扎有着聯繫- – – –

山高林密,兩人走了半日,這纔到達山頂。站立在萬仞之巔,下方的景緻看的清清楚楚。野人谷入谷的道路是千仞絕壁,谷口十里之後,則是連綿起伏的山巒。

千峯疊翠,山勢崔嵬,說不出的雄奇險峻!

兩人站在崖頂,山風吹拂着衣襟,獵獵作響。

寒雪衣掏出一張地圖,秦陸不由得詫異道:“你竟然有野人谷的地圖?”

“這有什麼稀奇,我們烏衣巷專門管理信息,地圖是我花了兩百兩銀子買來的!”

一份地圖就要兩百兩,秦陸不由得咂舌。

“別心疼那點銀子,和命比起來,銀子實在是算不了什麼!”寒雪衣聚精會神的看着地圖,可惜她雖然買了地圖,卻缺乏相應的判斷能力,反倒是秦陸,從小在山區長大,對地形有着天然的敏感。

“我們現在正處於清風峽的位置,要想到達預定的地點必須穿過青嵐沼澤和黑龍瀑布才行!”秦陸提醒道,寒雪衣白了他一眼道:“你怎麼就確定我們一定是在清風峽?”

秦陸微笑着,手在地圖上一指,寒雪衣頓時臉紅了。清風峽西南可是一條奔騰不息的大河,這地圖上標記的明明白白,自己怎麼就沒注意呢。

寒雪衣啐了一口,不服輸的說道:“得意什麼,不就是會看地圖嗎,不過,你選的這條路風險太大了!”

“風險確實存在,可是我們在這山中已經耽誤了大半天了,這四百人中,難道就沒有個把驚才絕豔的人?要知道,名額只有十個!”

十個名額,誰在危機四伏的環境下殺出重圍,率先到達,誰就是真正的勝利者。算算行程,兩人在這山谷中已經耽誤了大半天,唯有抄近路才能夠順利晉級。

秦陸沒有說話,他盯着寒雪衣,兩人陷入了沉默。

半響,寒雪衣嘆氣道:“我同意,這也是不得已的辦法!”

此刻,天色已晚,實在不宜行路,兩人遂翻越山嶺,在山坳中開闊的野地宿營。

點燃兩堆篝火,秦陸和寒雪衣席地而坐。兩人還沒有達到宗師那般可以辟穀的境界,秦陸打了幾隻野雞,就着篝火抹上油鹽,一連串熟練的動作看的寒雪衣眼花繚亂。

“秦陸,想不到你還有兩下子!”吃着香噴噴的烤雞,寒雪衣嘖嘖稱奇。

“我自小打獵爲生,別的不會,就這燒烤還馬馬虎虎!”

“想不到你還有謙虛的時候!”篝火熊熊,照映着寒雪衣如雪容顏,更添嫵媚。

吃完烤雞,秦陸將火堆移開,在滾燙的地上鋪上牛皮褥子,席地而坐。

“真舒服啊!”寒雪衣打了個飽嗝,不客氣的躺了上去。秦陸大窘,連忙往旁邊挪位子,不料寒雪衣的頭直接靠在了秦陸的大腿上。

秦陸苦笑道:“寒大小姐,在野人谷不需要測試了吧?”

寒雪衣歪着腦袋,朝秦陸笑道:“確實不需要測試,可是本小姐現在需要一個枕頭!”

說完,寒雪衣鼻子裏發出輕微的鼾聲,像一隻小花貓,蜷縮在秦陸的懷裏睡着了! 黎明,東方微白。

秦陸叫醒了寒雪衣,兩人繼續趕路。

翻過幾座山嶺,前方霧氣氤氳,泥濘遍野,就是地圖上所指的青嵐沼澤。

秦陸撿起一塊石子,朝着沼澤中扔去,石子很快的沉了下去。

“你這樣試探不行!”寒雪衣同樣取了一枚石子,朝沼澤拋了過去,不過石子的尾部卻拴着一根絲線。就在石子沒入的剎那,寒雪衣手腕一抖,直接將石子往上提了幾分。

“對啊,我怎麼沒有想到用這種方法試探呢?”秦陸拍了拍腦袋,不由得大爲佩服。

“嗖!”寒雪衣的手回縮,直接將石子收了回來。

原本銀白色的石子,表面浮現出一層黑色,這是瘴氣之毒的徵兆。

秦陸的臉一沉,橫渡沼澤本身就需要耗費大量的力氣,加上沼澤之中的劇毒,難度又加大不少!

寒雪衣開口道:“剛纔我已經試探過了,我們可以借用木板的力量在沼澤上飛掠滑行。不過,由於瘴氣的影響,我們需要封閉住氣息,這給橫渡增加了難度。不過 – -”寒雪衣話鋒一轉,她俏皮的從腰帶中取出一個白玉瓷瓶:“有碧靈丹在,我們完全可以不必顧忌!”

碧靈丹,一品丹藥,有清涼解毒,避免瘴氣侵襲的功效。丹藥共分九品,像碧靈丹這等丹藥並不算貴,只需要一百兩紋銀就能買上十瓶。不過,此時此刻,碧靈丹就是救命的仙丹!

秦陸和寒雪衣分別服下數顆,兩人又在路邊砍伐了不少樹木,削成一尺長、五寸寬的木板。兩人利用漂浮在沼澤上的木板,快速的飛掠,很快就來到了沼澤的中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