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克拉不屑的哼了一聲,臉上滿是鄙夷。

2021 年 1 月 29 日

“你是在挑釁麼?”

林傑的臉上滿是冷冽之色,盯着面前的奧克拉,沉聲道:“如果你非要這樣的話,我不介意讓你知道一下,什麼叫做尊重!”

“啊?哈哈!”

奧克拉先是一愣,旋即放聲大笑,好像是聽到了什麼國際玩笑一般,放肆的冷笑道:“你們聽到了麼?這個傢伙,居然說要對付我!”

“愚蠢至極!”

“奧克拉揍他,讓他知道知道,花兒爲什麼這樣紅!”

身後的幾人,也是紛紛起鬨。

林傑的眉頭緊皺,一旁的藍凌拉了他的袖子一下,道:“你幹嘛這麼衝動?你難道不知道,奧克拉可是百年難遇的天才,現在已經是玄階鬥士了!”

“是麼?”

林傑擺出一副大吃了一驚的樣子,實際上,他早已經通過系統察覺到了這個傢伙的實力。

什麼狗屁玄階鬥士,也不過是用丹藥堆砌出來的而已,如今體內的抗藥性,恐怕已經是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

一旦這些藥性全部爆發,這位奧克拉大少的天賦也就是到此爲止了,除非,他能夠消除這些抗藥性。

但是是藥三分毒,他想要消除這些抗藥性,說不定就會把之前體內剛好平衡的毒素釋放出來,到時候,那就真的是,大羅神仙也束手無措了。

“藍凌公主,你也聽到了!”

看着藍凌想要幫林傑,奧克拉趕忙開口,道:“這可是他自己說的,男子漢一言既出,駟馬難追,難不成我的好兄弟法蘭克,連這一點都做不到麼?”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算你認輸了,來從我褲襠下面爬過去,倒是可以饒過你!”

“奧克拉,你不要欺人太甚!”

“好!”

林傑拒絕了藍凌爲他說話,而是擡手拿開了她的手臂,望着身前的奧克拉緩緩的道:“要是你輸了,你就從我襠下爬過去!”

“喲?不愧是法蘭克呢,這個脾氣,和你那個死了的爹,真的是一模一樣呢!”

“你最好不要觸及我的底線!”

儘管林傑本身對法蘭克的父親沒有什麼感覺,但是既然兩人同爲一人,那便也是自己的父親,哪裏輪的到這種垃圾來侮辱。


“是麼?我就說了,有本事,我們鬥武臺上見!”

說着,奧克拉的手下,已經是清出了一塊鬥武臺,**裸的挑釁。

儘管藍凌一個勁兒的勸說,林傑還是推開了她的手,低聲道:“放心,我還要留着這條命陪你呢!”

一句話,頓時讓藍凌的俏臉羞紅成了一顆熟透的蘋果,看的奧克拉心中恨意更濃。

小子,真敢說話,等下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滿地找牙!

心頭一動,身形展動,居然是拔地而起,快走幾步,如空中漫步,最後穩穩的落在了鬥武臺上,整個過程可謂是瀟灑無比,做足了樣子。

看着臺上得意洋洋的奧克拉,林傑的心中滿是不屑,真是個蠢貨,玄階鬥士有多強他不知道,但是爲了這個過程,這傢伙已經是耗費了不少的力氣。

真不知道他的自信從哪裏來,居然還以爲剩下的力氣,足夠對付他了!

不緊不慢,林傑邁着步子來到了鬥武臺上,看的奧克拉身後的衆人鬨堂大笑,臉上滿是戲謔之色。

“看你那個樣子,能做的了什麼?”

“還是快點滾下去吧!”

“就是,別丟人了!”

……

各種各樣的質疑聲,傳入耳中,林傑充耳不聞,一羣無腦兒罷了,沒必要計較。

倒是藍凌在下面氣得不行,這些傢伙簡直是瞎了眼,要不是當年法蘭克的父親出了那樣的事情,在皇城中受到保護的法蘭克,實力一定會比這些人強百倍!

“開始吧。”

奧克拉好像終於是享受夠了,慢吞吞的開口道:“你準備好了麼?”

“等的花兒都要謝了!”

林傑不緊不慢的丟出一句話,奧克拉的臉色頓時一沉,這不是擺明了說他在拖延時間麼? 這個混蛋,還真的以爲自己有兩下子?

氣急之下,腳掌狠狠的踏下地面,整個人已經是衝了起來,飛速的朝着林傑逼近。

雙手一同出拳,林傑看的真切,就和之前的那個傢伙差不多,只是,他同時使出了雙拳,也就是,六拳的力量,一下子招呼過來。

換做別人,肯定無法抵擋。

但現在站在這裏的可不是法蘭克,而是擁有系統的林傑!

身形向後倒去,堅固的腰腹力量,生生的擺了一個鐵板橋,讓奧克拉的拳頭落空,同時,雙手撐地,一雙腿如玉柱傾倒,呼嘯而出! 嘭嘭!

一雙腿結結實實的轟在了奧克拉的肩膀上,他根本來不及反應,被直接踢出去十幾米,只差一步,便要摔落鬥武臺。

爲了避免落下臺去,奧克拉只能是用手扶住了鬥武臺的邊緣,整個人直接坐在了地上,十分的狼狽。

林傑冷冷的打量着這一幕,臉上並沒有半分波動。

對於這樣的結果,他早已經有所預料,以奧克拉的實力,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沒有能夠一擊致命,也算是這個傢伙走運了。

多年來的藥物培養,沒有白費。

而場下的人,已經是全然看傻眼了。

奧克拉是誰,那可是這一代中,公認的佼佼者,就算是皇主的兒子,也稍有幾個能夠在這個年齡,達到玄階鬥士實力的。

但是奧克拉做到了,甚至實力比幾個皇子還要強。

反而法蘭克, 重生之億萬小女僕 ,但是現在的他,不過是一個下等賤民而已,怎麼可能會有打敗奧克拉的實力呢?

但是眼前的一切,並不像是做夢。

難道,這個傢伙得到了什麼祕籍不成?

“打得好!”

此時敢這麼大聲叫好的,也就只有藍凌公主了。

不過,也並沒有任何一個人敢指責她,畢竟人家可是皇主的女兒,而且是最疼愛的公主,哪怕是奧爾德,奧克拉的父親,也不敢多說一句的。

只不過,這位首相大人,看着鬥武臺上的寶貝兒子,神色有點鐵青。

“有點兒意思!”

奧克拉儘管身體感覺到像是被巨石砸中了一般,依舊是咬着牙站起來,做出一副輕鬆的樣子。

身後的一衆狗腿,也是紛紛叫好。

“奧克拉少爺,教訓他!”


“打的他滿地找牙!”

“剛剛奧克拉少爺是讓着你,接下來你就等死吧!”

……

林傑看着這些傢伙,心頭不由的冷笑,真是一羣可憐至極的蠢貨,如果他們剛剛體會到了奧克拉的感覺,絕對不會喊出這樣愚蠢的話來。

“小子,受死!”

奧克拉也是一臉不服輸的樣子,他依舊是以爲,法蘭克剛剛肯定是作弊了,使用了禁藥之類的東西,否則,怎麼可能把他給打飛呢?

哼,這種東西,老子也有!

不過, 沒必要浪費在你的身上!

心念轉動之間,人已經是衝到了林傑的面前,這一次,他並沒有繼續出拳,而是選擇了鞭腿,只不過,鬥技類似。

同樣的擡腿,同樣的交融,幾乎是一般無異的動作。

只不過,把拳頭,換成了鞭腿。

林傑的臉上閃過一抹不屑,憑藉這麼三板斧的本事,居然就能夠稱之爲什麼玄階鬥士,實在是可笑至極。

真不知道這些傢伙的腦袋裏裝的都是什麼?

難道他們不知道真正的高手應該是什麼樣的麼?

這一點倒是林傑誤會衆人了。並不是他們不努力,只是他們沒有萬漁珠和小小這樣的指點,想要掌握一門斗技,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以奧克拉的年齡,有這樣的實力,也算是相當不錯了。

看着一道鞭腿,狠狠的抽了下來。林傑的面色微微一變,似乎這一招鬥技用在腿上,威力更大了一點。

既然如此,那我就用拳破掉你的鞭腿。


面對如此凌厲的攻擊,林傑不退反進,猛地向前一步,整個人便是來到了奧克拉的身前,腦袋一偏,避開了鞭腿的鋒芒,雙拳如蛟龍出海,狠狠的轟了出去。

空氣中,五道拳影,幾乎以肉眼無法捕捉的速度,融合在了一起。

臺上的奧爾德和一衆高手神色大變,一度懷疑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

五合一!這可是玄階鬥士的真正標誌!

即便是奧克拉被稱之爲玄階鬥士,實際上他只能算是踏進去一隻腳而已,算不上真正的玄階鬥士,只有能夠五合一的高手,纔是玄階鬥士的標誌!

這個下等賤民法蘭克,居然是有着這樣的本領!

別人會疑惑,奧爾德可不會否認。 獨家婚寵:老公,別纏我 ,據說距離天階,也只有一步之遙而已。

他的兒子,別的不說,天賦是很不錯的。

如果再得到良師的教導,能夠有今天的實力,也算是情理之中了。但是他的心頭,卻是隱隱的泛起了危險的信號。

要是被這個小子知道了當年的真相,那麼他……

斬草果然還是要除根呢!

絕對要把危險扼殺在搖籃之中,否則,倒下的,一定會是他了!

肯定了心中的信念, 我是親子鑒定師

原本應該以鞭腿佔據了絕對優勢的奧克拉,此時竟是被林傑後發先至的拳頭,狠狠的砸在了膝蓋骨的位置。

淒厲的慘叫聲,在整個鬥武場的上空迴盪。

Wωω •тt kǎn •¢O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