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無悔,不錯的年輕人,你來找我是有何事?”

2021 年 1 月 29 日

無望至尊目光鎖定在夜無悔身上,注視了兩三秒之後,不由對夜無悔點了點頭,好似認可夜無悔的意思,隨後這纔對夜無悔說道。

“晚輩懇求前輩能夠相助晚輩一臂之力!”

夜無悔對無望至尊直接對無望至尊說道。


“相助你一臂之力?不知道你所謂何事?先說出來聽聽,再答覆你不遲!”

無望至尊笑了笑說道。

說到底,夜無悔和無望至尊之間沒有什麼交情,現在無望至尊肯見夜無悔,對於夜無悔來說就是一件值得榮幸的事情了。

夜無悔剛剛見到無望至尊就要求無望至尊幫忙,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太妥當。不過無望至尊倒是一個大度之人,對於夜無悔這看似冒失的行爲一點也沒有動怒,反而是相當的有耐心。

“前輩請看!”

夜無悔說話的同時直接一翻手,一枚獸丹出現在了夜無悔的手中,在八階獸丹之中散發着濃郁的氣息。

“八階獸丹?”

無望至尊不由一愣。八階天獸在大陸上本就不多,更不要說是八階獸丹了,每一個八階獸丹都是極其珍貴的存在。

現在整個大陸之上八階獸丹估計也就只此一顆,夜無悔將八階獸丹展示在無望至尊的面前,也讓無望至尊瞬間明白了不少的事情。

“八階獸丹在你的手上,這麼說,幾年前出現在京城的那名黑袍人也是你?你這小子居然擁有北冥冷火,意外,真當是意外,難怪,難怪!”

無望至尊按照自己的推測,口中緩緩的說道,好似在自言自語,他的話讓夜無悔有些聽不太明白,不過夜無悔還是跟着說道。

“前輩說的都沒有錯,北冥冷火在我手上,幾年前出現在京城的黑袍人也是我,八階獸丹也在我的手上。我想要請前輩幫忙就是這件事情,希望前輩能夠助我服下這顆八階獸丹!”

夜無悔直接說道。

夜無悔直接承認了這一切,看上去似乎是一個極其不明智的舉動。之前自己一直以來都保守的祕密,現在全部告訴了無望至尊,那麼之前所做的保密工作豈不是白費?

八階天獸的實力可是媲美武尊層次的強者,八階獸丹之中所蘊藏的能量可不小,即使對於至尊強者來說的效果也有不小。

但是夜無悔相信無望至尊對此絕不會覬覦之心,也就是說,無望至尊對夜無悔手中的八階獸丹絲毫不感興趣。

若是單單一個八階獸丹,無望至尊或許不會卑鄙的放下自己的身份來搶奪,但是還有一個北冥冷火就不一樣了,北冥冷火的誘惑力遠遠要在八階獸丹之上。

八階獸丹在大陸上雖然說稀少,可遇不可求,但是八階天獸畢竟不止一頭,也就是八階獸丹不止一顆,但是北冥冷火不一樣。

北冥冷火作爲九大陰火之一,天地間獨一無二,這個大陸之上就只有一個北冥冷火,想要得到他的人數不甚數。

八階獸丹不足以吸引無望至尊,但是北冥冷火卻有可能吸引無望至尊,所以說現在夜無悔的將事情的真想全部告知了無望至尊,是一個極其冒險的舉動。

“哈哈哈,難怪天機門的人會如此看好你,就憑你這際遇,你這天賦,還有你這膽量,萬年難得一出的天才來形容你,不過分,不過分!”

無望至尊哈哈大笑了起來,淨說一些夜無悔聽不懂的話,夜無悔停無望至尊說的,頓時感覺到雲裏霧裏,不知道如何回答無望至尊的話。

不過看無望至尊話中的意思,雖然沒有說是否願意幫助夜無悔,可是也沒有表現出他是否對北冥冷火有想法的意思。

剛纔無望至尊口中說的際遇顯然就是說夜無悔能夠得到北冥冷火,加上得到八階獸丹,際遇當然是相當不錯。

至於天賦,這等年紀就達到武王六階的實力,夜無悔的天賦也算是大陸之上鳳毛麟角的存在了。

說到膽量,之前或許無望至尊並不瞭解,但是經過今日這一次之後,無望至尊絕對認可了夜無悔的膽量,能夠在一名至尊強者的面前交代這樣的祕密,可不是一般人會做出來的。夜無悔做了出來,就證明他的膽量驚人。

“前輩,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夜無悔皺着眉頭,帶着疑惑的眼神,盯着無望至尊說道。

在無望至尊的臉上掛着濃郁的笑意,沒一會兒之後,無妄之災這才收斂了自己臉上的笑意,看向了夜無悔。

“現在不明白也很正常,以後你就會明白的,現在你是想要我幫你煉化八階獸丹是麼?”

無望至尊笑着對夜無悔說道。

雖然無望至尊口中說的,夜無悔並不是十分的明白,但是最後夜無悔還是點了點頭。

“這對我來說不是什麼問題,現在就開始吧!”

無望至尊直接說道,表現的甚是爽快。

無望至尊這突然之間就改變的態度讓夜無悔有些鬱悶,不過夜無悔哪有時間考慮這麼多東西,既然無望至尊肯答應幫助自己,對於自己來說無疑是一件好事。

夜無悔的動作極其的迅速,直接盤膝坐了下來,先是取出了固心丹服下之後,開始煉化了八階獸丹。

八階獸丹的能量何等狂暴,夜無悔剛剛開始煉化,瞬間就感覺到體內傳來一陣灼熱之感,額頭以及全身不斷開始有熱氣冒出。

正在這個時候無望至尊出手了,夜無悔只感受到背後有一隻厚實的手掌按在自己的背部,從這隻厚實的手掌之中,精純的力量不斷的傳到夜無悔的體內,幫助夜無悔煉化獸丹之中的能量。

“這就是至尊強者的力量麼?”

夜無悔感受着無望至尊的魂力,心中激起了驚濤駭浪。無望至尊所傳輸到夜無悔體內的魂力精純無比,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無望至尊對這股魂力的控制只能夠用完美兩支兩形容。

真正做到了每一絲的魂力都不擴散出去,每一絲的魂力都用到了該用的地方上去,或許這就是至尊強者的強大之處。

感受到無望至尊的強大,夜無悔對煉化八階獸丹一事更加充滿了信心,不過八階獸丹之中蘊藏的能量可不只是一星半點。

試想一個堪比人類武尊強者的八階天獸死後的能量精華集合而成的八階獸丹,其中的能量會弱到哪裏去。


夜無悔可以肯定,若不是無望至尊的幫助,將八階獸丹之中傳過來的力量引導進入到夜無悔身體內的每一處血脈,每一處肌肉,潛移默化,一步步的加強夜無悔的實力的話,夜無悔現在早就已經爆體而亡了。

想要煉化八階獸丹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絲毫着急不得,就算是有着無望至尊的幫助,這也是一顆極其緩慢的過程。

時間持續了整整有一天一夜的時間,夜無悔的實力不斷的飆升,從原來的武王六階,到了武王七階,八階,直到九階。

但是八階獸丹之中的力量吸收似乎纔剛剛開始,連一半都還沒有吸收完。

夜無悔不確定這突然之間飛漲的實力對於自己來說會不會是一件好事,或許實力一下子增長,夜無悔會難以適應,但是這是現如今沒有辦法的辦法。

“這八階獸丹之中的力量怎麼會如此強大?難道說這不僅僅是簡單的八階獸丹?”

wWW ⊙Tтka n ⊙c○


夜無悔吸收了這顆八階獸丹足足有了三天三夜的時間,夜無悔的實力也從原來的武王飆升到了武皇的層次,還不是武皇一兩階而已,而是武皇六階。

十階的飛躍,讓夜無悔的實力真正有了質的變化,原本這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但是現在無論是夜無悔還是無望至尊都高興不起來。

因爲這顆八階獸丹的力量突然之間變得前所未有的,狂暴了起來,好似進行了最後一陣反撲似得。

“這八階獸丹可能獸王丹,不行,必須將獸王丹的能量打散,不然的話你的身體會撐爆的!”

無望至尊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了起來,這八階獸丹之中的力量已經失去了無望至尊的控制,所以無望至尊這才覺得事情的不妙。 這顆獸丹之中爆發出來的狂暴能量讓無望至尊意識到這八階獸丹不是簡單的八階獸丹而已,乃是獸王丹。

何謂獸王丹?獸王丹便是獸王的內丹,獸王的實力說到底也是八階兇獸,獸王比之於八階兇獸,相當於是至尊強者比之武尊強者。

同爲武尊層次,但是至尊強者的實力是要遠遠超越武尊強者的,同理獸王的實力也是絕對遠遠超過普通的八階兇獸。

一顆獸王丹之中擁有着極其強大的力量,現在部分被夜無悔吸收,另外一部分正瘋狂的朝夜無悔體內涌入。

若是任由其這麼下去,夜無悔必然是爆體而亡。

普通的八階獸丹以夜無悔的肉體加上無望至尊精妙的控制剛好能夠讓夜無悔完美的吸收,但是現在獸王丹的力量太強,夜無悔根本就吸收不過來,所以無望至尊只能夠採取下下策,那就是將多餘的能量打散。


“注意力集中,穩定自己的心脈,切不可焦躁!”

狂暴的能量肆虐着夜無悔的身體,夜無悔忍不住心神有些恍惚,就在這個時候無望至尊的聲音傳到了夜無悔的耳中,讓夜無悔不由精神一震,隨後夜無悔變得更加專注了起來。

強大如無望至尊,現在在他的額頭之上也是冷汗直冒,若是一個弄不好,夜無悔就有可能爆體而亡,可以說現在夜無悔的性命就掌握在無望至尊的手上。

以無望至尊的實力,也覺得這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在他的引導之下,獸王丹之中的能量不斷的逸散出去,乃是經過夜無悔的身體而逸散出去的。

夜無悔的身體成爲了能量逸散的一個介質,這對於夜無悔的身體來說是一個極大的負荷,夜無悔承受着巨大的壓力。

這種壓力不僅僅是肉體上的,還是精神上,在這種壓力之下,夜無悔的身心備受着折磨,而且這還是一個爲時不短的過程。

這個過程整整持續了三日的時間,才最終宣告結束。

無望至尊收掌之後,長舒了一口氣,跟着目光落到了夜無悔的身上。現在的夜無悔哪還有什麼力氣,剛纔的這番肆虐已經讓夜無悔筋疲力竭,直接倒了下去。


“辛苦你了,孩子!”

望着夜無悔倒下去的身軀,無望至尊緩緩的點了點頭,正在這時一道人影走入到了密室之中,不是別人正是夜問憂。

是無望至尊特地傳音讓夜問憂進入到密室的,不然的話夜問憂根本就不敢進入到密室之內。

夜問憂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夜無悔,當即衝了過去,走到了夜無悔的身前,將夜無悔扶了起來。

“無悔,無悔!”

夜問憂叫了夜無悔幾聲,但是夜無悔卻絲毫沒有給予夜問憂任何的反應。

見狀夜問憂的眉頭不由皺了起來,緩緩的擡頭看向了無望至尊。

看無望至尊的樣子似乎也是有些疲倦,夜問憂不由納悶了起來,究竟這六天時間之內密室之中發生了什麼?是什麼事情能夠讓無望至尊都感到疲倦?夜問憂感覺到十分的不解,但是他又不敢向無望至尊詢問。

“他沒事,只要休息幾日就行,你帶他回去吧!”

無望至尊感受到夜問憂好似詢問的目光之後,對夜問憂直接說道。

“是,弟子告退!”

無望至尊已經發話,夜問憂不敢有絲毫的怠慢,更何況,現在無論是夜無悔還是無望至尊都需要休息。

夜問憂抱起夜無悔隨後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夜家。

夜無悔依舊是昏睡不醒,夜問憂不由擔心了起來,他擔心的不是夜無悔的安危而是整個夜家的安危。

有了無望至尊的一句話,夜無悔遲早會醒來,這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但是若是夜無悔醒來的早也就罷了,醒來的晚的話,面對五大聖地,夜問憂一個人怎麼應付?

要應付五大聖地必須要夜無悔出面才行,若是夜無悔沒有能力抗衡,還可以用交出幽冥劍的辦法來免去一劫,但是現在夜無悔昏迷不醒,就算夜問憂想要交出幽冥劍,也不知道幽冥劍現在在何處。

“無悔,希望你快點醒來吧!”

夜問憂無奈的哀嘆了一聲之後,便出了夜無悔的房間。

按照夜無悔之前的估計,五大聖地的強者半個月時間的,但是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了差不多也有快半個月的時間了,對於夜家來說,時間幾乎是沒有。

在夜無悔昏迷的期間,雲頂天宮,鐵血沙城,焚炎山莊,夢幻仙島四大聖地已經有強者出動,朝夜家趕了過來。

末日森林核心地帶

“本王感受到京城方向有老二的氣息,老五,老七,你們兩個快去京城看看,是不是有人煉化了老二的獸丹,若是如此,將那人帶到我的面前來!”

一名神祕的黑袍人沉聲對其面前的另外兩名神祕人說道,這兩人身形粗獷,身材魁梧,身穿着黑色的長袍,給人一種恐怖的氣息。

“是,老大!”

這兩人同時應道,隨後身形一閃而逝,轉眼之間就消失在了末日森林之中。

京城,夜家

數道人影同時出現在夜家的上空,其中赫然便有鐵血沙城的雷霆萬鈞,雲頂天宮的風雨雷電,夢幻仙島的琴簫二皇。不過這一次,他們這些熟面孔都不像是領頭人物。

鐵血沙城一方陣營當中,雷婷萬鈞兩人站在另外一名中年男子的身後,這名中年男子身穿着紫色的長袍,背後揹負着一名開山巨斧,在其臉上有着一條長長的刀疤,經過左眼,鼻樑,直到下巴位置,看上去甚是嚇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