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角帶着冷笑,他怡然不懼,冷眼打量着衆多勢力,打算一次性解決掉所有麻煩。

2021 年 1 月 29 日

“少年人,交出至尊玉牌,自廢丹田,然後跟我回宗門懺悔百年,我可饒你不死。”

一道洪亮的聲音自萬獸宗那輛黃金車輦中傳出,非常惡毒,叫白道玄自廢丹田,並且要隨他去宗門懺悔百年。

“不錯,少年人,你犯下滔天大罪,必須接受懲罰!”

“自廢丹田,隨我回去懺悔!”

一個個勢力都有人出聲,對他發出聲討,一個個把自己的姿態放的很高,彷彿白道玄已經是他們的盤中餐。

“嘿嘿!”

自衆勢力出現,白道玄就一直冷眼看着,此時聽聞各大勢力的聲討,他不禁發出冷笑,“你們好笑不好笑,想要得到至尊玉牌,出手來奪就是,沒必遮遮掩掩!” 雖然白道玄所說的都是事實,但是當衆被他說出來,衆勢力還是有種偷.情被人捉住的感覺,讓他們有種莫名的羞辱感。

“大膽,少年人,你無故殘殺我宗門長老,難道你還不知罪嗎?”

萬獸宗的黃金車輦內傳來一聲怒喝,他們這是惱羞成怒了。

驀然,一陣灼熱的氣息自天空中的一輛火紅色的車輦中席捲而出,像是驚濤駭浪般衝向四周。

而後一道蒼老且沙啞的聲音自其中傳出:“咳咳,少年人,老身看你資質出衆,只要你答應交出至尊玉牌,投入我鳳鳴.軒,咳咳,老身可以將你保下,不知道,你認爲可行不可行?”

說完,那道聲音的主人又咳嗽了幾聲,真叫人擔心她是不是立馬就會背過氣去。

但是白道玄分明感覺到,在這道彷彿隨時都會斷氣的聲音出來後,現場衆勢力的氣勢明顯一窒,而後整體上都弱了幾分。



現場詭異的安靜了一陣,而後萬獸宗的那輛黃金車輦中再次有聲音傳出,“火鳳大人,這件事情,有很多勢力都牽扯在內,如果火鳳大人要這麼做,我想大家心裏都會不舒服的吧!”

聲音雖然依舊洪亮,氣勢上卻比開始時弱了幾分,其中的畏懼,大家都聽的出來,但是衆勢力卻沒有任何人會去鄙視這萬獸宗人,因爲他們也一樣。

“咳咳,你們放心,至尊玉牌我們鳳鳴.軒不在意,我們只要這個少年加入我們宗門。”

“呵呵,既然如此,那隻要這少年答應加入你們鳳鳴.軒,我們定然不會爲難於他!”萬獸宗人長出了口氣,語氣略微的一陣輕鬆。

白道玄一怔,微微有點怒意,嘲諷道:“哈哈,真是笑話,我爲什麼要加入你們鳳鳴.軒,別太自以爲是!”

“哼,少年人,不識好歹,火鳳大人既然看中了你的資質,那是你的福分。”萬獸宗的人再次開口了,他比鳳鳴.軒的人好像還要急切。

“嘿嘿,你是怕我不加入鳳鳴.軒,他們的人會染指至尊玉牌吧!”

“胡說八道!”

萬獸宗人氣結,實在是不知如何反駁,他的意圖,其實已經是人盡皆知了,只不過沒人會說出來。

“小友,你可以好好考慮考慮,不必急着回答!”鳳鳴.軒的火紅車輦內再次傳出那蒼老的聲音。

“不用了,你們不都是要找我麻煩麼,來唄!”白道玄隨意道。


“轟隆隆!”

出人意外的,代表了鳳鳴.軒的火紅車輦,在白道玄說出此話後,竟然直接驅動,化作一道烈焰,在空中燃燒,猛的飛出,消失在天際。

鳳鳴.軒的人一撤,其餘勢力代表都深深的舒了口氣,感覺壓在他們身上的擔子,瞬間減輕了很多。

他們知道,鳳鳴.軒的人這麼做,無非是做一個表態,就是告訴衆人,哪怕白道玄不加入他們鳳鳴.軒,他們也不會出手干預。

“小子,嘿嘿,你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啊,既然你不答應加入鳳鳴.軒,那正合我意,我一定將你斬殺與此,壯我萬獸宗之威。”

一道威脅性的話語,通過精神力傳入白道玄耳中,令的後者發出冷笑,道:“你試試!”

“吼……”

萬獸宗一方,五頭巨大威猛,似獅似虎的靈獸齜牙,仰天咆哮,而後凌空踏向白道玄,每一步,都好像是踏在了實質的地面上,空氣中發出“隆隆”的響聲,震耳欲聾。

金色車輦不止是一件代步工具,更是一件威力不俗的寶器,此時被五頭靈獸帶動,渾身都發出金燦燦的光輝,像是一個小太陽般耀眼。

空氣劇烈的波動,金色車輦所過之處,都留有一道長長的金色軌跡,久久不能消散。

“鏘鏘……”

白道玄凝聚出一杆長槍,筆直的頂住黃金般的靈獸,鏗鏘作響,聲傳四野,白道玄則被這巨大的力量壓迫的不停後退,眨眼間便退出數千米遠。

二者相交,發出了驚人的靈力波動,產生的餘波伴隨着白道玄的後退,在空中留下一道長長的,藍金相間的劃痕,印在了天穹。

黃金車輦,第一次衝擊的威力太過於強大,白道玄逼其鋒芒,迅速拔身而起,向上飛昇。

“轟隆隆……”

又一輛仿若石塊製成的巨大車輦,在一頭高足有十米的龜形靈獸的帶領下,碾壓向白道玄。

眸光發寒,白道玄穩住身形,手中長槍對着衝向自己的車輦,力劈而下。

“咚……”

龜形靈獸身上軀殼堅硬無比,這一劈下去,發出了一聲沉悶的響聲,像是雷神在發怒。

“哈哈,小子,交出至尊玉牌!”

岩石車輦內傳出一道洪亮的聲音,甕聲甕氣的,空氣都隱隱發出了震顫。

“恬噪!”

白道玄渾身寒冰之力洶涌澎湃,滿頭藍色長髮張揚的飛舞,口中發出一聲呵斥,而後手中長槍寶光更爲駭人,流淌着驚人的神威。

剛剛他根本沒有用處多少實力,只不過想要摸摸底而已,通過與萬獸宗的黃金車輦與這駕岩石車輦的戰鬥,他便大概的知道了衆勢力的實力。

一開始萬獸宗發言次數都是最多,其所處的位置也是衆勢力前方,無不凸顯出了他在這次行動中所處的位置。

而能夠引領羣衆的勢力,必須要擁有出衆的實力,這萬獸宗實力哪怕不是衆勢力中最爲強大的,那也是名列前茅。

以剛剛黃金車輦與岩石車輦爆發出的實力來看,強大,但是強的有限。

就拿那黃金車輦來說,它的整體實力大概達到了宗主七星甚至八星的地步,可是在白道玄眼中依舊算不上什麼。

那日在神峯劍宗,與白道玄交戰的天覺宗六位長老,雖然每一位只有宗主五星、六星的實力。

但是借用了道則力量的他們,絕對不會比一般的宗主境界七、八星要弱,憑藉道之力的詭異,也許還要強過尋常的宗主七星甚至八星一籌。

“咚……咔嚓……”

正想間,白道玄水晶長槍已經抽打在了岩石巨龜獸身之上,再次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

只不過這次與上次的不同,岩石巨龜身上,因爲承受不住長槍中的力量,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一股股閃爍着寶光的金色血液自其中涌出,沿着岩石巨龜龐大的軀體,流淌着,灑向大地。 “嘶……吼……”

岩石巨龜挨痛,發出陣陣慘叫,似蛇似虎,那黃金般的燈籠大眼中射出兇狠的光芒,而後帶着岩石巨輦便撞向白道玄。

巨龜在空中奔馳,踩的空氣“咚咚”的響個不停,一邊跑動,一邊發出陣陣憤怒的咆哮,帶出一股股腥風。

既然摸出了衆勢力的大致實力,白道玄覺得不必再有過多的隱藏,直接將麻煩解決於此。

下定了決心,白道玄不退反進,直接迎向了岩石巨龜,劈頭蓋臉的又是一杆長槍抽去。

“轟隆隆!”

岩石巨龜巨大的體型被直接抽飛,帶動着身後的車輦向着地面撞去。落地後,更是速度不減,猛的向後翻滾,拖出了一條深深的溝壑,撞斷了一片參天大樹。

白道玄的力量太過於強大,饒是以岩石巨龜那堅硬的外殼依舊不能抵擋住多少攻擊力,被擊打在地後,愣是腿腳抽搐了半天都沒有爬起來。

其餘勢力的代表每一位都是一代強者,雖然不至於震驚目瞪口呆,卻也一個個的身體微微有點僵硬,好久才緩過神來。

剛剛白道玄三人之間的交戰時間,看似很長,實際上只是短短的時間而已,三人交戰,各自出招不足五次。過後的戰果便是,岩石車輦被打落天穹,拉車的巨龜更是受傷慘重,渾身都在淌血。

“小子,找死!”

一反應過來,各大勢力紛紛怒呵,驅動各自的戰車便一路碾壓向白道玄。

衆勢力總算知道了爲何先前竟有十大宗主折在了白道玄手裏,實在是因爲他太強了,比他們這些老牌宗主境界都要強大很多。

他們知道,這次不只是爲了至尊玉牌,要將白道玄斬殺,更是爲了他們各自勢力。

白道玄此時還很年輕,他的實力已經足矣威脅到他們一些勢力的根本了,若是今次沒有將他斬殺當場,那將來白道玄成長起來,定然會對他們各自勢力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戰王車,給我鎮殺!”

天空中,一輛通體烏黑,閃爍着金屬般的寶光的戰車內傳出一道暴吼,聲音之響,宛若驚雷。

“轟隆隆!”

烏黑戰車被一頭黑色大虎拉動着,衝向白道玄,一路上破開空氣,震盪天穹,真如那不敗的戰王在出行。

黑色大虎威風凜凜,發出一道虎嘯,天穹中立時狂風大作,那威勢當真不凡。

只是,它這一叫,非但沒有給白道玄精神上造成一絲絲壓力,相反的,它註定了悲劇。

白道玄眼神一直掃視着周圍的勢力,見那黑色大虎跟抽風了一般吼叫,眼中寒冷的一陣暴漲,手中長槍直接被他拋射而出,對着黑色大虎那血盆大口激射而去。

“噗嗤……”

長槍上面灌注了白道玄那強悍的寒冰之力,輕鬆無比的透過黑色大虎那吐着腥風的大口,直接自其後頸穿透而出。

黑色大虎那綠油油的獸眼睜的大大的,滿是痛苦之色,卻由於喉嚨被射爆,而不能發出咆哮。

最後只是“咯咯”的響了幾聲,搖晃着便從天際摔落,帶着身後那巨大的烏黑戰車,砸的地面猛的跳動,周圍巨大的山石頭滾落。

就在此時,其他勢力的攻擊也分分臨近,這次卻沒有驅動戰車,而是一位位強者,御空而行,都目露殺氣的衝向白道玄。

“小子,今日.你必死!”

一位本該面目慈祥的老者,此時臉色猙獰,眼睛睜的大大的,瞪着白道玄,手中緊緊握住一柄三尺寶劍,上面流淌着不俗的寶光。

冷笑一聲,白道玄手中運起寒冰之力,整隻右手上面發出驚人的光輝,而後直接舉手,硬接老者劈下的寶劍。

衆勢力的人只見原先大殺四方,像是戰神一般的少年,此時卻猶如一個瘋子一般,徒手硬接老者的寶劍,一個個的嘴角都掛着冷笑,彷彿已經看到了白道玄右手被老者生生斬斷的景象。

“鏘鏘……”

衆人想象中的畫面沒有出現,白道玄神族寶體強大無比,再加上那驚人的寒冰之力凝聚出了一層冰晶,竟然真的將寶劍擋下了,發出鏗鏘巨響,兩者交接處,還有一縷縷白煙冒出。

“嘿嘿……”白道玄冷笑一聲,眼神冰寒的盯着正一臉驚恐的老者,右手一緊,直接將寶劍捏在手中,而後左手握拳,帶着濃郁的藍色光輝,筆直的對老者丹田處轟去。

“啊……噗嗤……”

老者躲避不及,直接被擊中,發出一聲慘叫,吐血倒飛出去幾百米,手中寶劍掉落大地仍不自知。

“碰”的一聲,老者也落在地面,砸出一個人形大坑,他則躺在裏面一動不動,生死不明。

“轟隆隆……”

萬獸宗的黃金車輦終於反應過來,再次壓迫着空氣,襲向白道玄,尚未靠近,前面五頭拉車的似獅似虎的靈獸齊齊的張口,發出一聲咆哮。

“嗷吼……”

似獅似虎的咆哮聲一圈圈帶有強悍的靈力的聲波,像是一道道滔天大浪,集結在了一起,直直的衝向白道玄。

“聲波攻擊,有意思!”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