嘆口氣,把人放到牀上,將臣決定好好搜查一下,看看這個丫頭到底在搞什麼,憑着血腥味,很快就發現夭夭養蠱的罐子,只是看着罐子上的神力,他就皺眉了,趕着整個養蠱的狀態,他唯一的感覺就是:神祭。

2021 年 1 月 29 日

只是作爲神祭,那麼作爲獻祭的祭女,貌似是會死的吧?夭夭雖然身體有些弱,可還是很快的清醒過來,看到蠱罐被發現,她撒嬌的說:“大叔,別砸,不然血就白流啦!”

將臣直接把他拉到牀上坐下,一臉嚴肅的問:“爲什麼給我弄神祭?我會死?”

夭夭嘆口氣說:“你要是主動配合的話,我應該不那麼容易死的。額,希望吧,畢竟,跟他們比,你這個神是比較不靠譜的啊。”

將臣皺眉,夭夭很認真的繼續說:“這波,就算我能保住你們,你也會死的,所以爲了我不白死,我能想到的辦法,也只有連祭蠱,希望這個蠱,能幫你逃過一劫,在這,有女媧在的話,你活下去的機率會更高。”

將臣把她摟到懷裏說:“可我不想你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說着,他居然也自嘲的笑了下說:“我一直以爲,我能保護你的,沒想到,我確是害死你的那個人。”

夭夭拍拍將臣的胸說:“安啦,安啦,大叔最近只是意外,過兩天穩定下來就好啦,精神力還是可以慢慢恢復的,總之,我不會在最終戰役前死的,只要叮噹不亂來。”

將臣無奈的說:“好吧,我會叫紅潮給你弄些補身體的食物。”

夭夭也不多說,毫不客氣的繼續咬大叔,經過一些血液的補充,她嘩啦啦的直接睡了。只是在她醒來的時候,大叔是就離開了,等她出來覓食的時候,發現通天閣中多了一個人,女媧。

她淡定的打招呼:“醒啦,你真會找麻煩啊!”

女媧可不認識她,轉身問藍大力:“她是?”

藍大力真不怕死的回答:“真祖的女人。”一瞬間,房間裏的氣氛,那叫一個尷尬啊!

夭夭看着藍大力,衝着女媧說:“唉,你真不會抽牌,如果他沒跟你說,那我給你科普一下,在他的心裏、眼裏都是你,我和馬家女人馬叮噹,都是機緣巧合的桃花而已,你應該拿出點正氏的胸懷哦!還有,不要對你的男人那麼沒自信,他眼不瞎好吧。”

說完,她當着女媧的面,毫不客氣的亮出小犬牙,照着藍大力的手就是一口,歡樂的喝飽後,她還嫌棄的把這貨,踹到進來的奇洛的懷裏。

當然,跟着進來的將臣,看到這個場面,也是很意外,夭夭看着大叔一臉的尷尬,好不客氣的笑場,然後說:“大叔,你的老底我都掀完了,你準備跪搓板吧。這貨挑事兒哦!”

將臣看了看藍大力,反倒是夭夭,淡定的抽血,然後樂呵呵的讓紅潮幫忙買吃的,隨後回房。很快,食物就到位了,她吃飽喝足,當然也餵飽蟲子後,她繼續修煉。

看着差不多能用的蟲子,夭夭越發滿意了,只是當她出門的時候,居然詭異的看到馬叮噹,她皺眉:“叮噹,你怎麼來啦?”

馬叮噹無奈的說:“你別告訴我,不知道之前的事情?你。”看着她臉色不對,馬叮噹皺眉。

夭夭搖頭說:“你們是一點不給我休息的時間,我說過,我不想殺你,離開。”

將臣也皺眉,直接上前把夭夭拉到一邊,夭夭衝着馬叮噹說:“你回去,三天字內,我解決剩下的事情,如果這個你們都不答應的話,那你只能死在這裏。”

馬叮噹慘笑問:“你覺得我會怕?”

夭夭直接出手,運用北冥神功,很快馬叮噹就攤在地上,夭夭跟是拿來一瓶酒,弄出幾道生死符,下在馬叮噹的身上,並且淡定的說:“馬丹娜,如果我是你,就不出手,女媧死不死,我不管,你們要是敢動將臣,女媧不滅世,老孃滅世,給我滾。”

夭夭散發出氣勢後,女媧和將臣都驚了一下啊,因爲,夭夭的身上居然冒出跟將臣一樣的神力。只是這個樣子,叫將臣更不安啦,總感覺是要出大事。

被匠到的奇洛、李維斯,乖乖把馬叮噹拖出通天閣,之是看到盤膝坐下夭夭,將臣用很嚴肅的眼神,盯着夭夭。等夭夭睜開眼睛的時候,愣是被將臣的眼神嚇了一跳。


她沒好氣的問:“大叔你幹啥?” 將臣很嚴肅的說:“你要幹什麼?”

莫夭夭看看女媧,衝着將臣說:“陪我出去玩一天唄,好久沒出去玩了。”將臣皺眉,不過還是答應了。夭夭從房間裏拿出那個蠱罐,割破自己的手指,當着所有人將血餵給那個蠱蟲,隨後拿出蠱蟲,直接往大叔脖子上一按。

很快將臣的脖子上多了一個紋身,他一把抓住夭夭問:“你想幹嘛?”

夭夭指着紋身說:“收工,出去大吃大喝,慶祝一下。”將臣忍不住眯眯眼睛,總感覺這個丫頭的情緒不對勁。

將臣一字一句的說:“夠了,到此爲止,我不准你亂來。”

夭夭很淡定回答:“好~!要不要出去玩嗎?”將臣還是跟女媧打了個招呼,他們先去找了馬叮噹,她把馬叮噹身上的生死符解了,就帶着將臣去別的地方玩了。

只是買了一大堆外面後,他們就果斷回來通天閣。將臣大叔都感覺事情不對,就算女媧也看出來,事情有些不對,夭夭趁着將臣大叔不注意,直接一把**,看着將臣大叔倒下後,她開始跟女媧聊。

她首先把蠱蟲的後續事情跟女媧說了,隨後才當着女媧的面,拿出一大堆的危險物品後,一個閃現就消失了。不得不說,將臣醒過來還是蠻快的,看到女媧就問:“丫頭呢?”

女媧有些不確定的說:“消失了。帶着很多***。”

將臣眯了下眼睛,直接衝到夭夭的房間,找了下,果然是看到一封信。此時夭夭已經找到女媧的身體,並且不好**物,點燃**後,帶着女媧的身體迴歸到地面,只是這次出現在某個大樓的樓頂。

在她們消失的一刻,那個隕石就在下一刻爆炸啦,給將臣大叔打個電話,叫他按着座標來找人。等將臣過來後,看到是女媧的身體,和一個已經滿頭白髮,卻依舊是年輕的臉的小丫頭。

將臣沒好氣的照着夭夭的腦袋上就是一個爆慄,隨後抱着兩個挺屍的身體,回到通天閣,女媧很輕鬆復活,只是夭夭持續挺屍中。

щшш Tтka n ¢ 〇

將臣和女媧,在衆人的祝福下,順利成婚。讓將臣心情都好起來的是,雖然看着還是一副瀕死的樣子,但夭夭也是很堅挺的,過來參加了他們的婚禮。

等婚禮完成,明日也就接着兩人和馬小玲加上況天佑,外帶夭夭,一起回來盤古一族。只是纔到這邊,夭夭就開他們教女媧煉蠱,不求保護全部族人,好歹剩幾個。

而本來就知道自己混不了多久的夭夭,果斷把自己當毒人,爭取關鍵時候,能保住況國華,至於其他的,他也管不了。

別說,這裏的女媧還是跟歷代女媧一樣的靠譜,學類似的東西,非常的快,等天上降下血色的花瓣的時候,將臣身上的蠱蟲,直接就閃動着,還不錯,真的就把毒給解掉了。

夭夭頓時對自己的毒術有了些自信,另一邊,夭夭直接叫況天佑吸她的血,雖然自己依舊是差點掛,不過況天佑也就此滿血復活。

她還用剩下的血液,救治了幾個不熟的盤古族人後,他們一羣再次返回到**,只是這次,夭夭是當着衆人的面,徹底變成灰灰,原地消失掉了。

一羣人很無奈的看着她徹底消失,都感覺到心裏有些不捨,反倒是在靈魂消失的最後一刻,夭夭的一絲靈魂,留在將臣的身上,將臣脖子上的紋身,居然變成一個貓頭的樣子。

夭夭想的很簡單,既然命運想坑盤古族人,那麼送一個貓頭過去,那就看是何有求槓,還是她的貓頭槓,不過,如果兩份氣運槓到一起,大叔能不能挺過這一撥,那就要只能盡人事,聽天命啦。

原本以爲會直接陷入到黑暗中的夭夭,詭異的,居然真的進入到貓頭中,貌似是,發生了詭異的,附身事件。

重新來到凡人的世界,夭夭總覺得,自己總要做點啥,總不能沒事就看他們恩愛吧?反倒是將臣大叔,第一時間就感覺到夭夭的存在,在聽到,這個傻丫頭貌似自己把自己封印到自己的身體,他愣是足足笑了一整天。

好在,這種事情,女媧表示,能搞定,無非就是再捏一個人而已,不過,夭夭則表示,不用這麼麻煩,弄個貓的身體就成。這麼簡單的要求,自然很快就得到滿足,等他再次成爲一支貓後,她開心的帶着一票人,美其名曰:“走,打羣架去!”

一羣人是很蒙圈的,但是,看着警隊差了一個月都沒找到的天逸先生,就在小貓溜達遊玩的狀態,就被抓到後,一羣人很無奈。

更無奈的是,衆人看着某貓照着皇極驚世書,就是開心一口,然後,一羣殭屍能聽到明顯熟悉的慘叫聲。

接着一羣人下巴掉地的看着某貓卡巴卡巴的,就把天書給啃了。在某貓表示吃飽後,天書已經變成一本,破破爛爛的書。更重要的是,這本書已經不能重組了,很明顯,這個傷,略重。

等瑤池聖母過來,看着眼前的情況,也是橫愣的樣子,夭夭老實不客氣的,衝着地書也咬了一口,不過,這個書明顯不太好吃的樣子,還有點閣牙。

看着某貓一臉嫌棄的呸呸呸,將臣直接笑場中,瑤池聖母和趕過來的伏羲,看着某貓問:“你做了什麼?”

夭夭摸着下巴,淡定的打字回:“把命運,吃掉啦!”一羣人點點點,夭夭再布一句:“咳咳,後序還是要繼續的昂,你們兩個看着玩。”

瑤池聖母和伏羲很是無語,什麼叫看着玩?將臣上來安慰:“咳咳,她就是這樣的,直接把最後的問題給解決掉。”

夭夭爬到將臣的肩膀上,爪子衝着他脖子上的紋身一拍,等確定紋身變成蟲紋身後,也就再次,跳到破書上,幾個盤古族的人發現,這本書在貓的手裏,那就是天書,可在其他人手裏,那就是一本破書。 莫夭夭把書嫌棄的丟給瑤池聖母和伏羲,還不忘說一句:“咳咳,你倆沒事別玩那種太勉強,不靠譜,關於感情的考驗昂,這裏有對靠譜的。”周圍一羣人,頓時臉都比較黑。

事實證明,把命運給玩殘後,後面的事情,就變的有些尷尬,嫦娥也莫名其妙的從月亮上掉下來,只是這次大家有準備,嫦娥沒惹多大的禍,就被再次送到回月球了,只是略搞笑的是,貌似月球和地球之間出了什麼誤會,嫦娥沒飛多久,就又被夭夭開心撿到。

一瞬間,一羣殭屍好鬱悶,只能自己飛到月球上,檢查出了什麼誤會。很快,他們就發現,這個變化,對普通的人類到倒是影響有限,但對他們這種殭屍,確是毀滅性的,這就比較尷尬啦。

因爲嫦娥被監管的比較速度,所以事情沒鬧到要燒醫院,可馬小虎還是變成地藏,雖然沒搞到要結緣,但瑤池聖母依舊是堅持要伏羲娶她,然後,唉,瑤池聖母和伏羲依舊是打了起來。

只是在他們打架的現場,出現一隻強烈圍觀的貓,隨後,咳咳,兩個神的打架,變成很乾啊的尷尬,很搞笑的倒黴即時現場。

無堅不摧的箭,額,就沒一箭射到正確地方的。至於瑤池聖母,唉,在莫名其妙的,裸奔後,直接就放棄打架啦!

所以,揚言的神戰,就這麼無疾而終啦,咳咳,咳咳。一羣人開心的進入永恆國度只是某貓在欺負一波在劫後,她重新進入到轉世的狀態中。將臣還是有些鬱悶的,只是在劫表示,你們還是有可能遇到的。

等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打量打量自己,判斷年齡15到20左右,正常女性,看着現代社會的服裝,有些疑惑,這一世是什麼情況。

些記憶也跟着進入到腦海中,現在她叫柳兮,是一個20歲,上大一的學生。只是,她算是比較自閉的那種,所以不太合羣,之前,只是有些低血糖,昏迷而已。

此時,她的身邊多了一個肌肉比較結實男人,看情況的話,應該是他把自己弄到安全地方的,男人看她醒了,還是問了句:“姑娘,還好吧?用不用送你去醫院?”

夭夭果斷在身上亂摸,在兜裏摸到幾十塊錢後,她四處看看後說:“沒事,低血糖,吃幾塊糖,就沒事了。額,好像沒超市的樣子。”

她搖搖腦袋,勉強突然出現一塊奶糖,看着對面的肌肉男,額,好吧,略詭異啊!看着眼前有些傻眼的丫頭,男人尷尬的說:“咳咳,男人也能吃零食的吧?”

額,這話沒毛病,她果斷把糖放到嘴裏,過了一會,果然頭沒這麼暈啦。男人還是很有責任心的,不但請她吃了頓飯,還把人直接送到了學校醫務室。

一路上,他們也算認識了,這個男人叫陸亞,居然是個放假回家的兵哥哥,路上撿到小姑娘一隻,護送回學校。夭夭感覺尷尬啊。

她也沒有去上下午的課,直接回了宿舍,與此同時,他的手機上,就冒出一個提示:“恭喜您加入天庭紅包羣。”


她頓時就無語啦,什麼鬼?很快發現,跟之前的羣差不多,一羣神仙開心的發紅包,夭夭也不客氣,就在那裏搶,搶,搶。

事實證明,她的氣運還是在線等,一堆好東西,還是叫人比較眼紅的,比如女媧的補天功,將臣的藍僵一隻,哪吒的龍鞭一條,猴哥的花果山仙桃三個。

撿完東西,夭夭淡定的問:“咳咳,將臣大叔,你認識況天佑不?馬小玲也成啊!”一羣人點點點。 婚意綿綿:腹黑冷少別這樣

夭夭再次說:“哦,還好,還好,不是我家大叔。咳咳,話說,龍鞭那種東西,有要的沒,換凡人能吃到東西哦!還有,你們的羣是怎麼加到凡間的?”一羣人再次點點點。

她翻了翻補天功,跟老媽學的版本一樣,所以,她毫不客氣的把這本書還給女媧,淡定的一句:“那啥,我會耶。換些凡人能吃到東西就好。”

至於藍僵,這種東西,夭夭表示,先在揹包裏丟着吧,如果碰到古怪的東西,再放出來比較好。反倒是將臣,很誠懇的說:“咳咳,小傢伙,你還是把殭屍送回來吧,凡間的話,用不了這個。”

夭夭眼睛轉轉說:“給你打八折,話說,上輩子我也算殭屍,雖然變異的有些奇葩,除去不死,貌似就是快速復原,但你是這個世界的將臣,有沒有辦法,給我重啓一下技能啊喂,不死也是個不錯的技能的說。”

將臣看着這樣的要求,很是無語,甚至直接在公共頻道,跟聖人討論這個可行性,然後很抱歉的說:“額,你理解錯了什麼東西吧,完全這些殭屍,還有一個名字叫魃,雖然分五行,但感覺跟你說的差別還是很大的。”

夭夭嘆口氣,果斷把殭屍退回去,並且說:“算啦,你看着給吧,不行就跟神農大神買些能用的也就好了。”最後,居然還就猴哥的桃子,是唯一沒被賣出去的東西。

柳兮的家,並不算很富裕,所以她想一下,還是給那些買東西的人要求:那啥,少給點金子好不好?

換走龍鞭的猴哥,除去猴兒酒,水果,還給了一小盒的金錠子。不過,猴哥果真大氣,水果,那是用噸計算的。

放下手機,她就去了附近的典當行,別說,還真就碰上有職業道德的,一盒5個金錠子,加上盒子,居然賣出70萬,她很爽快的轉微信後,她也就直接體現,並去銀行,轉給自己老媽50萬,給老媽的說法就是,打工轉的。

剩下的錢,足夠她上學的了,更何況,有了這些底,她想轉更多的錢,那就更容易啦,在藥店買了兩套銀針,有之前幾世的記憶,沒事開個小攤,看病也餓不死啊!記得上次的那個兵哥哥,身上也有不少的傷,可以拿那個哥哥打個廣告什麼的。 就在莫夭夭邊想,邊往學校走,突然聽到嗙的一聲,隨即就是剎車的聲音,她頓時腳步一停,看向聲音傳來的地方,那裏很明顯是三車追尾,看着地上一片的血,夭夭果斷運用輕功,跑過去看能不能幫忙。

等到了車禍現場,她先到了中間車的位置,看着中間的男人,已經被壓成餅了,好在,人還沒斷氣。雖然是剛轉生過來,但有之前兌換過來的丹藥,她現在也有煉器後期的樣子。

看到這種情況,她豪邁的照着車門一用力,卡巴,整個車門就被丟到一邊。隨後,拿着手中的銀針,連紮好幾針止血後,她開始破壞車內的物品,很快,整個人就被從車裏解刨出來。

她更是用用車門做成夾板,用衣服弄成繃帶,把男人受傷的雙腿,給固定好。確定不會再出血,她纔看想前後兩輛車,別說,另外兩輛車裏的人,傷勢明顯輕很多,處理過銀針,給他們止血後,他們就差不多能活蹦亂跳。

等救護車過來,很驚訝的發現,居然沒有死人,接下來的事情,那些專業的護士就能做了,剩下的事情,也就不用她管了。就等她要離開的時候,一個略熟悉的聲音響起:“小姑娘,沒想你還有這手?”

夭夭歪頭過去看,是之前的兵哥哥,她一身血淋淋的手說:“奶糖。”

陸亞一臉尷尬,還真就掏掏掏,掏出一塊奶糖,包了皮就往夭夭嘴裏塞,她一邊吃一邊說:“正準備找你呢,不白吃你的糖,有空給你扎兩針,你的內傷就能好。”


說着,她開始收拾自己的針,隨後,燒一下針,照着陸亞的身上就扎,等扎完針,她淡淡的說:“拉稀一天,差不多就能好啦。”說完,她拉着某隻就進入到旁邊的藥店。

洗乾淨手,就開始刷刷刷的抓藥,甚至還邊抓藥邊評價:“這個藥的藥性有點差啊!這個東西貌似不太能吃啊!還好,還好,有幾根能用。”

等她把藥方挑揀玩,指着幾個拿出來的藥材說:“丟掉,這些東西會吃死人的,藥材生長中,被澆了有毒物質。”

這種事情是大事,兵哥哥直接打電話,託人關注這邊的事情,反倒是店鋪的商家,沒好氣的問:“你有行醫資格證嗎?”

夭夭淡定的說:“沒有,但是活死人的技術,還是在線的,車禍沒死人。”藥店的人無語啊!夭夭順道教兵哥哥如何用這個藥。

“這個東西不是給你吃的,找一個浴桶,浴缸之類的玩意兒,能加熱的最好,頓裏面跑兩個小時,倒一包,水最好熱一些。一天泡一次,等泡完這些,估計你的身體能提示一個小等級。”

陸亞問:“我能那個別人用嗎?”

夭夭淡定的說:“你這樣的人,都可以用,藥方的話,等等。”直接拿來筆和紙,直接開始寫藥方,隨後說:“注意藥材哦,要質量過硬的,如果質量太差,效果會打折的。”

陸亞對這個藥方很認真的收好,兩人再次分開,夭夭沒直接回宿舍,反倒是在附近轉了起來,她想在附近租一個房子,不爲別的,修煉的話,還是單獨有個房子,比較方便。

也就下午的時候,陸亞就打電話給她,希望把藥方留給他們批量使用,夭夭把自己最近鬱悶的事情說啦:“我想在學校附近,弄一間販子,方便我自由活動。如果你們有興趣,可以給我弄一個大一些的,如果有什麼急救的活兒,可以往我這邊送。”

陸亞想一下,果斷把事情攬下來,沒過多久陸亞就把房子給安排完了,甚至行醫資格證,也一起到位。這邊居然是一層兩門的房子,他們表示,如果有需要,房子重新裝修也是可以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