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韓羽,好得很啊,好得很,那就不要怪我們以多欺少了。兄弟們,做好準備,搶了這些丫的耳朵,要他們知道他們根本就傷不起!”狂妄之氣涌現出來。

2021 年 1 月 29 日

“準備,”韓羽也是一點不懼,一個後退就是大聲吼道。

瞬間,雙方蓄勢待發。

此刻,林蕭笑意頓生,嘴角咧起的弧線非常優美,就算了千年的寒冰估計也得被他現在的笑容給融化吧。“哈哈,好啊,好啊,又來幾個磨劍的,我正要突破了,你們卻要來做我突破的禮物,來吧,讓你們也知道爺爺的厲害,知道到底誰傷不起!”說完過後卻是先一步躥了出去,速度之快,比今日白天獵殺怪獸時還要快上許多。

“嘖嘖,這個林兄弟真是個怪物啊,幾個時辰過去而已,速度又提升了不少,看來以後我和他的差距越來越明顯了。”牛大眼神放光看着躥了出去的林蕭也不遲疑,身子一躍也變擊殺開來。

“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你們要搶我們的任務物品那就拿命來吧。”幾人都是熱血澎湃的向張赫一方殺去。

林蕭的身法,鬼魅般的身法,在篝火叢中不斷的遊弋,瞬間利劍就劃破了一個敵人的咽喉,面上露出猙獰之色。“哈哈,再來。”

身子又是一滑,寒光直指張赫,張赫提劍就是阻擋。“鐺鐺,”聲音響起,林蕭腳下也是施展開,一腳就踢了出去,瞬間,就那麼輕易的踢中張赫的腹部,‘嘭’張赫身體倒飛出去,口中吐出一口鮮血,驚訝的看着這個身體之外這是散發着微弱紅色光芒的青年。

“不,不可能,我怎麼可能敗在一個一階初鬥士的手上!這絕對不可能,我可是一個三階初鬥士啊。”張赫精神似乎崩潰,胡言亂語的搖頭晃腦。


林蕭來到張赫身旁嘴角咧出殘忍的笑容,“去死吧。你的鮮血將助我突破一階初鬥士直達二階。”‘咔嚓’張赫的腦袋在地上滾了幾圈,眼睛和嘴巴還睜得老大,就這麼不甘心的死去!

“哼,傷不起,你真的傷不起啊,一傷人頭就落地。”林蕭搖了搖頭!

“張赫死了,哈哈,狗日的,死得好,林兄弟好樣的,敢搶我們的耳朵!還敢說我是莽夫,也不看看我們是誰,不自量力!”牛大哈哈笑道。

魏成與葉崖也是露出微笑。

韓羽走到林蕭面前拍了拍林蕭肩膀“好樣的。”之後便心中打定“定不可與林蕭成爲敵人!”

張赫隊列還沒被殺的初級弟子看着如此狀況早就嚇得抖擻起來,急喊着“張大哥死了,大家快逃啊,快逃啊。”說完就是匆忙的逃竄。

五人也沒有起斬草除根的心思,也就放走幾人。

這刻,從帳篷裏出來許多初級弟子,看到這場內殺都是心有餘悸!也不敢說什麼,而且,事端還是張赫他們挑起的,偷雞不成蝕把米,這也怨不得誰! 這場內殺結束,很多起過這樣念頭的隊列也都把這絲念頭活生生吞了回去,他們可是看到這五人隊列的強大了,且不說這五人的修爲,就這股殺氣那也是駭人的,特別是那個還只是一階初鬥士的傢伙,更是乾淨利落,手起刀落人頭滾,叫人怎麼不害怕!誰嫌棄自己的壽命長了?

內殺過後,異常安靜,偶爾,只聽到幾聲鳥鳴傳出。

林蕭剛纔擊殺片刻,這時定下心來卻是心都在澎湃,體內的鬥氣不安分起來,林蕭知道自己馬上就要躍入二階初鬥士了,於是不做停留就進入帳篷開始修煉起來。

纔開始依舊是那微弱的紅色氣息在身體之外纏繞,林蕭不斷的吐息着,非常均勻,在安靜的夜裏能夠清晰的聽到他的呼吸聲,片刻,纏繞着身體的微弱紅色雲煙開始沒入他的身體,隨之過後卻又從口中吐了出來,紅色雲煙慢慢的就消散在空氣中,林蕭嘴角一咧露出笑容繼續的呼吸着,隨後便是雙拳緊握,身體一抖,一絲絲雲煙纏繞身體,是微弱的橙色氣息。

億元先生 紅色離去橙色來,紅去橙來,二階初鬥士。”林蕭口中喃喃說道,笑容也是燦爛無比,伸出右手輕輕撫摸了一下胸口,“謝謝。”簡單的兩個字,說出了他現在的心情!人生的大轉折因‘它’而起。

走進帳篷的其餘四人都嚇了一跳!異口同聲的喊道“這麼快,真是變態!”

雖然他們不知道林蕭是什麼時候成就一階初鬥士的,但是林蕭的進步的確可以用神速來形容!就從速度來說,昨日白天擊殺怪獸的時候極限速度也就是20米/每秒的樣子,可是晚上內殺時展現出來的速度可以肯定的說比白天還要快速、利落!這等進步速度不嚇人才怪!

所以四人現在把林蕭劃定到‘變態’行列中。

旭日東昇,那大大的圓球紅得嚇人,林蕭就那麼傲然的站在帳篷門口看着那紅彤彤的東方,澎湃的心情不能平復!

“血腥的一天又開始了,今日定可以比昨日收穫還好一些吧。”林蕭將目光轉向廣域森林,感覺那裏依舊那麼平靜。

韓羽等四人也是走了出來看着廣域森林,微微一笑就是說道“林兄弟,現在你也是二階初鬥士了,估計我現在也是不能戰勝於你了,今日收穫或許還能比昨日還好一些。”

林蕭嘿嘿一笑“但願吧,能得到獎勵自然是再好不過,嘖嘖,不知道這次的獎勵會是什麼?”

“誰也不知道!只有等到獎勵拿到手上的時候一切就明瞭化了,現在,我們是不是就進入廣域森林?”韓羽微笑着問着幾人。

尋愛之總裁的傻妻 ,而時間,可以讓他們得到更多的怪獸耳朵。

“出發。”幾人同聲喊道便向廣域森林尋去,而後又有初級弟子隊列陸陸續續進入森林,只是分散開了而已。

一個樹木不是很茂密的地方,可以說這一片樹木很稀鬆,林蕭他們五人坐在草鋪上喝着水囊裏的清水,一陣獵殺過後,幾人也是有些累了,喘了幾口粗氣便是用手去遮擋那暴曬着大地的烈日!

“這狗日的天氣實在是太炎熱了!”牛大吐了口唾沫就破口大罵着碧藍天空中的大火球。

林蕭微微一笑看着牛大的樣子搖了搖頭,牛大本就是粗莽之人,有什麼話就說什麼,這樣反而容易親近。“牛大哥,這天氣有冷有熱,恆古不變,把心情放輕鬆一些自然就涼爽起來,這修煉一途也是如此,一定要靜下心來,堅持不懈才能成就大神威。”

“哈,原來林兄弟這麼變態全是因爲心境而至!看來我這臭脾氣可是要不得了!只是這性格爹媽生下我就這樣了,難改得很啊!”牛大哈哈說着,依舊那麼的坦蕩。


幾人都是微微搖頭看着牛大那魁梧的身材。

幾人繼續閒聊着,突然一聲長嘯之聲傳入他們的耳中,五人同時望向天空,在廣闊的天空中搜尋着答案,就在他們的頭頂,一隻離他們估計有兩三千米的飛行怪獸在空中盤旋,似乎還看到了地上這五個獵物。

五人都是皺眉細看, 武極破天傳 。“是閃電雕!我曾在一本怪物書籍中看到過!速度極快,幼年的閃電雕展開翅膀都有兩米多長,成年的差不多就是三米多!那腳下爪子更是強勁!足有我們成人的手掌一般大小,力大無比,能夠將普通人給硬生生的撕裂成兩半!翅膀快速煽動也能產生風流。”

“看這傢伙的大小,應該是隻幼年閃電雕!二階初級飛行怪獸!這傢伙不好對付!而且它可以飛翔,而我們卻沒有這種能力!”林蕭一邊看着天空中那隻盤旋着的閃電雕一邊講訴着書中的描述。

“閃電雕。”幾人同時深吸口氣。

“它發現我們了。”韓羽確定的說道,也是抽出利劍進入作戰狀態。

那閃電雕又發出幾聲長嘯,低着腦袋看着下方,瞳孔之上映着五道人影,撲閃了幾下翅膀,陡然,整個身體傾斜向下俯衝向地面,速度之快,與空氣的阻力形成一道火紅色的氣流!

幾人倒吸口氣,這閃電雕的速度足有三十多米每秒吧!

“這閃電雕如此速度,而且是飛行類怪獸,我們只能在地面與之戰鬥,碰也不能碰到它!還是離開這片地吧。”林蕭大聲出口。

幾人看了看俯衝而來的閃電雕,那碩大的爪子發着森森寒光,眼珠已經鎖定一人,那正是林蕭,於是一個急速便向其而去,這兩千多的米的距離對於普通人來說是要很長一段時間的,可是對於速度類飛行二階初級的閃電雕來說也就一分多鐘的時間。

一分鐘,林蕭也可以做很多事情,只是他卻一動不動的傲然站在那裏,並沒有如自己口中所說一般,快些離開!只見他定眼望着已經將他鎖定的閃電雕,利劍斜指着天空中的畜生,右手也是捏成拳頭,等待着閃電雕的到來,他不是不想躲,他想嘗試一下,就算失敗他相信也不會出現什麼意外的,因爲他有着神級的骨骼與肉體,這便是他自信的源泉。

“二階飛向怪獸。”林蕭微微挪動身影,那閃電雕離他越來越近,似乎在它那瞳孔中也露出一絲輕蔑,輕蔑它鎖定的目標居然不知死活!它急速‘墜落’的身體彷彿隕石一般,與空氣擦出火紅色的光芒是越來越清晰,它驕傲的看着自己擬定的獵物,瞳孔之中林蕭的影像越來越大。

的確,一分鐘的時間非常短暫!閃電雕展開兩米多的翅膀撲閃着,地面的灰塵到處飄飛,這也伴着與林蕭同夥的其餘四人的驚怕,他們神經緊張的定眼看着即將發生的事情,也心中默默祈禱隊友能夠躲過這劫。

只有幾十米了,林蕭雙腳齊齊用力一蹬,‘哧’一身輕響,整個身子都騰起,足有兩米多高,手中利劍一揚一掃,一道劍花輕易形成,而且還伴隨着一道寒芒,寒芒涌向即將與之碰撞在一起的閃電雕!

那閃電雕見狀,使勁的煽動幾下翅膀,瞬間,整個身體又硬生生的騰起幾米,這才躲過林蕭橫掃而來的利劍,畢竟還不是鋼鐵般的身體,不能匆忙大意!

林蕭一擊落空也是片刻落地,看了看半空中又即將向他展開攻擊的閃電雕,一個疾步便閃躲開來,隨即就是急蹬腳步準備逃命。

wωw¤ TTKдN¤ ¢ ○

“這傢伙反應也很靈敏,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林蕭想完便對着一旁還有些吃驚的四人擺了擺手“大家快逃啊,往樹林密集的地方逃,這樣它就不容易發現我們了。”

四人清醒過來,轉身就是準備逃跑,那已然落地的閃電雕眼中出現一絲精芒,就那麼傲然的站在地上,隨即,翅膀微張,然後竟是急速的拍打起來,在它那強有力的拍打之下,片刻風聲響起,地面的沙塵也跟着飛了起來,涌向林蕭等人,風越來越大,細細的沙塵在狂風的吹動下如沙塵暴一般襲向幾人,害得他們連身體一陣踉蹌,速度也就減緩下來,隨之任由沙塵吹襲着他們的身體。

閃電雕眼中寒芒大盛,又是急急的拍打數十下翅膀過後居然學着人類一般一蹬腳就躥向幾人,又一次,瞳孔中出現一個人影,這人影依舊是林蕭。

‘嗖’電石雷鳴間,聲音只響起一聲便停了下來,片刻,一切歸於寧靜! 沉靜中,沙塵慢慢撒落在地面,衆人都不停的掃動着身上的沙塵,唾沫也是吐個不停。

“該死的閃電雕,我靠,害得老子狼狽不堪。”牛大又是破口大罵,隨後就是望着已經離他們足有五百米的閃電雕,此刻的閃電雕的速度要比攻擊時的速度慢上一些,整個身體扶搖直上。

“恩,閃電雕爪子上抓着一個人。”牛大皺了皺眉把眼神掃向同伴,此刻已經少了一人!“媽媽的,不好,林兄弟被那狗日的臭雕給抓走了!”說完還蹬了蹬腳看着其餘三個同伴。

剩餘三人剛打理好身上暮然便聽到牛大的話語就是四顧環繞,場中已經沒有林蕭的身影了!

“啊,林兄弟。”三人似乎很是默契,同聲喊道便望向天際,離他們已有一千米高的閃電雕。

…………

半空中,林蕭手持利劍,目光如炬,看着那驕傲的閃電雕,那爪子甚是尖利,不是因爲林蕭今天達到二階,而且身體是被強化的神級的情況下,林蕭非得被眼前這個二階初級怪獸的利爪給捏得腸穿肚爛不可。

閃電雕抓住的是林蕭的腰部,這樣林蕭的雙手就能夠自由的活動了。閃電雕不斷的拍打着翅膀展示着它飛翔的美姿,全然不知手爪之上這個人類既然給他帶來的災難!

林蕭使勁一捏利劍,身體輕輕一震,鬥氣急速涌出,加強着他的攻擊能力,那離他很近的翅膀還在不住的拍打着,帶着絲絲風聲。

‘啊’林蕭一聲暴喝,手中利劍急急揮動,砍向那隻還在拍打的翅膀。

瞬間,一聲清脆的長嘯聲響起,也伴隨一條巨大的羽翅落向地面,紅亮亮的血液也是如雨一般灑向大地。


‘嘭’閃電雕的羽翅掉落在一顆巨樹上。


‘滴答,滴答’不知什麼液體擊打在韓羽等四人的臉頰之上。

“下雨了?”四人用手摸着臉頰,將頭望着天空看個究竟。

“血液,是血液!這是林兄弟的鮮血嗎?這個天殺的畜生!”牛大一下就跪在地上,看得出幾日與林蕭的相處,兩人的感情很好。“老子要殺了這個狗日的。”牛大對着天空一陣怒吼,可是這時,迎接而來的是一個巨大的身體。

閃電雕失去一隻羽翅便不能保持平衡,甚至連飛翔都不能了,可以說那翅膀就是它的生命,失去翅膀雖然不然將它置於死地,但是從兩千多米的高空摔下了,其衝擊力就足以讓它的身體化爲肉泥,只是落在大樹上反而讓它生不如死了!整個身體都在顫抖着,卻是想死都不能了!

林蕭身體也在不停的墜落,在空中他一個翻身就將頭部向下,目不轉睛的看着下面的一棵大樹,藉着手臂的能力使勁的滑動着向大樹位置靠近。

“等會兒,藉着力道,用手輕柔一些更換交替的拉蕩樹枝會把衝擊力完全減除。”林蕭深吸口氣,大樹近在咫尺,他伸出右手輕柔一推即將靠近的一根樹枝,急速的下降的身體被彈開一點,只是身體的下降速度反而降低了。此刻林蕭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目光緊緊盯着下面的樹枝,伸手急速一抓,便抓住一根樹枝,慣性使之身體蕩起,磨得手掌也是有些微疼,鬆開手掌就向離他只有十多米的地面而去。

“還好自己的骨骼與肉體強度很高!不然第一次推動樹枝可能也會讓手骨破裂吧,那刻的衝擊力可是很強的。”林蕭慶幸着。

‘嘭’又是一陣巨響,林蕭身體着地,還在地上打了幾個滾!片刻,一陣灰塵捲起,韓羽等四人將目光齊齊看來。

“恩?是林兄弟。”四人一陣驚訝,看着還在地上滾動的林蕭。

“草,還真TMD疼呀。”林蕭反過手來使勁的敲動了幾下後背,又捲起一絲沙塵。‘咳咳’

“哈,真是林兄弟,偶勒個神,他也太牛啦,在空中將閃電雕的翅膀給斬了不說,兩千多米的高空啊!居然沒有摔成肉餅!”牛大揉了揉眼睛看着‘怪物’林蕭,片刻就露出笑容。“林兄弟,你這怪物之名可是名副其實。”

幾人都走將過來看着並沒有什麼大礙也就放下心來。

林蕭站起身來,現在的他甚是狼狽,白色初級弟子衣服到處都是破破爛爛的,黑色髮絲凌亂無比,而且髮絲裏面還夾雜着許多的沙粒,一搖頭之間,沙粒都是滾滾落下,嫣然一副乞丐模樣!

“幾位哥哥,你們有沒有多餘的衣服?我這次沒帶?”林蕭尷尬一笑。

“呃!林兄弟,你不是吧?十天啊,你連換洗的衣服都木有帶?難道牛人都很懶?”牛大大大咧咧的說道,看着現在一臉窘迫的林蕭。

林蕭自小不能修煉,相比其他人來說要特殊一點,而林浩和蕭悅爲了彌補孩子心靈的創傷,卻是對孩子異常疼愛,什麼活計都不讓他做,所以這次的歷練活動,除了帶了點乾糧就啥也沒帶了,就這種情況也足夠讓他難堪的了。

“看來以後不能這樣了,太丟臉了!坑爹!”林蕭心裏想到。

葉崖從背上取下包袱,拿出一件乾淨的衣服遞給林蕭“林兄弟,將就着點,也只有我們的身材要接近一些。”

林蕭看見葉崖手中的衣服眼睛放光,如狼見了羊一般,急速之間,衣服已經換好。

“我靠,腳下步伐快速,這換衣服的速度更快!!”牛大嘿嘿笑道,打趣林蕭。

衣服換好,臉面清理乾淨,頭髮理順,嫣然又是一副大俠模樣,腳步一蹬便躥上大樹,‘哧’一劍,乾淨利落的斬下閃電雕的腦袋。

“嘖嘖,二階初級的飛行怪獸,這傢伙應該能與陸地三階初級怪獸相比吧。”牛大看着碩大的雕頭,一陣讚歎。

同時,幾人眼睛都放着光彩,也是看着閃電雕的腦袋。

“我們快些離開這裏吧,這裏空曠得緊,飛行怪獸時有在這裏的上空盤旋,再被發現就不好應付了!”林蕭望了望天空微微說道。

四人點了點頭非常贊同,幾人身影向密林而去。

………

‘喵喵、喵喵。’幾人回到密林就聽到幾聲貓咪的叫聲,只是這叫聲很是清響與淒厲,帶動幾人一絲絲顫抖。

“這是什麼東西的叫聲啊!讓人毛骨悚然的!”牛大抖擻一下便是問出心中疑惑。

“我們潛過去看個究竟吧。”林蕭輕聲說道。

幾人點了點頭響着聲音發出的地方潛行過去。

“恩?居然是隻貓,這貓好大啊,比普通貓足足大了三倍,而且體外還散發出一絲微弱的橙色光芒。”幾人躲在樹後露出腦袋看着究竟,出現在他們前方兩百多米的地方是隻巨大的黑貓,黑貓正在啃食着一隻怪獸的肉體,口鼻上到處的血腥肉末!

“身體外有光芒。”林蕭一拍腦袋“是守卷獸,這傢伙體內孕育有殘卷,是同類怪獸中的王者。”林蕭眼神大放光彩,看着那隻巨大‘貓咪’。

“嘖嘖,還真是守卷獸啊。”牛大也是看着那血腥的貓咪流着口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