呲拉一聲,宛若雷龍之嘯一般,一道劍氣以極快的速度從劍內脫穎而出,林陽見狀也瞪大了眼睛。

2021 年 1 月 29 日

好快!

林陽拿起了手中的留情,出手相接,只聽叮的一聲,劍氣和林陽的留情對在了一起,滋啦滋啦的聲音也隨之傳出,震響了整個城牆。

緊跟着砰的一聲,林陽整個人都隨之退後了好幾步,而江離則是整個人直接飛了出去,不知道飛出去了多遠後,撲通一聲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林陽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剛剛那一劍雙方都沒有用盡全力,表面上來看是林陽贏了,可是林陽知道這是剛開始。

果然不愧是極劍,剛剛如果不是林陽的話,隨便一個散修劍客,可能連劍氣都看不到就會被割斷命喉!

接着林陽看着手上的留情,伸出手在上面摸了摸。

剛剛那種情況若是一般的鐵劍的話,可能早就被那劍氣斬斷了,林陽也會受之牽連。

可是這留情沒有,雖然看起來平平無奇,但是卻是鋒芒未減一分!在月光的照耀下,甚至有一些亮眼。

“你很強,但是到此爲止了,我江離這麼多年從未嘗過一敗,所以小心了!”

說完江離從那一邊站了起來,斗笠也隨着剛纔的戰鬥跌到了一邊,露出了一頭精明的短髮。

林陽對着江離笑了笑,接下來的戰鬥纔是重頭戲。

就在這時候江離也對着林陽笑了,這笑容頗有幾分深度。

突然江離一眨眼的功夫就在林陽的眼裏消失了。

林陽淺笑了一聲,將留情插在了地面之上,也閉上了眼睛。

時間掌控。

這江離果然不錯。

此時四周靜的可怕,有的只是無盡的風聲,以及偶爾散落在了天空的楓葉。

林陽的衣襬也微微吹起,頭髮也隨着剛纔的戰鬥,散落在了頭額之上。

如今的江離在哪裏林陽並不知道。

所以他需要等。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突然林陽睜開了眼睛,拿起了地上的留情猛地轉過了頭,對着身後的空氣一擋。

轟!

又是一柄劍氣與林陽的留情交錯在了一起,可是這還沒完,此時林陽的四周各自都發出了驚震之響。

轟轟轟!

幾聲落下三道劍氣以不同的方位朝着林陽襲來,速度雖然迅猛可是卻不減其鋒芒,在月光之下映照的無比炫目!


林陽冷笑了一聲,如今的江離一定就在四周,可是由於速度太快,已經和空氣虛空融爲了一體,僅憑肉眼是絕對不可能被捕捉到的,即便是林陽也做不到。

因爲極劍術就是將速度提升到了極致,讓人防不勝防!

但是弊害也是有的,你擁有了速度,那麼就一定會隨之少了一些東西。

你的速度越快那麼你的力量消耗就越大,若是靈力支撐不足以讓你做掉對手!那麼後果也是可想而知。

想到這裏林陽呵呵笑了笑,現在最保守的做法,就是等到江離耗盡靈力即可!

可是林陽不會這麼做,一是因爲江離雖然有一些自卑,不喜歡說話,但是他是一個自尊心極強的人,若是自己輸給了他,或者說用這種懦弱的方法戰勝他,那麼這輩子就可能無法再收服他了。

二就是林陽也想試一試,這江離的品行,以及心境,因爲就算你的實力夠強大,可是若是你的心境不夠強大,或者說品行不好的話,一切都是虛談。


林陽思考的時候,那三道劍氣依舊鋒芒未減朝着林陽這邊飛來。

就在這時候林陽催動了體內的靈氣,裹滿在了留情之上,隨後一用力,只聽轟隆一聲,劍氣直接化爲了灰燼!

可是那三道劍氣距離林陽已經不過幾公分的距離!

江離在半空中見狀就要收手,可是就在這時候,林陽居然也消失在了城牆之上!

江離瞪大了眼睛,果然沒想到這是怎麼回事,只見這個時候那三道劍氣交合在了一起,可是卻並未消散。

因爲在那三道劍氣的一旁,林陽此時手持留情,另一隻手拿着血屠,插在了那三道劍氣的中央,再搭配林陽自身體內的靈氣,已經將其完全控制住了!

江離一臉驚愕,沒想到林陽居然還有這一手。


可是突然林陽扭過頭對着江離笑了,接着就拿起了留情在空中打了個轉,接着便用劍身對準了劍氣中央血屠的劍柄,重重一拍!

蹦的一聲!三道劍氣此時好像得到了什麼牽引一般,各自以極快的速度一齊衝向了那邊半空中的江離!

江離此時想躲也躲不開了,已經完全是一副認命的姿態!

林陽看到此景後點了點頭,接着便猛地拔出了地上的血屠,又拿起了留情,兩把劍重重拍打在了一起。

蹦的一聲落下,那三道劍氣也再江離幾公分的面前停了下來。

過了一會江離感覺到自己還活着,未免有一些詫異,不禁睜開了眼睛。

林陽正在遠處對着江離招手大聲道。

“喂!想什麼呢?快來啊!朝陽出來了!”

江離聽聞擡起了頭,看着天邊。

一輪明日從那邊的荒野之下,緩緩升起,漸漸地將整個荒野爲之照亮。

江離無奈的笑了笑,看了看自己的手。

自己引以爲傲極劍術,輸了嗎?

接着江離就在空中化作了一道虛影,嗖的一下就回到了城牆之上,站在了林陽面前,看着這個神祕的男子,江離發自內心的敬畏。

“你究竟有多強?”

林陽一愣,接着哈哈大笑,便勾住了江離的肩膀。

“不說這個了!從今往後我們就是朋友了!我叫林陽,林中朝陽,哈哈哈!”

江離感受着林陽手臂的溫度,再看着林陽那爽朗的笑容,內心也是暖暖的,也發自內心的笑了。

重生之毒女歸來

因爲剛剛那一劍,好似沒有任何境界一般,林陽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劍就擋在了他的劍氣,也沒有任何緊張之感,就好像喝一口水那麼簡單。

盛寵醫妃,邪王請自重 ,充滿了深邃未知,也令江離生出了一個目標。

今生就以超越他爲目標便可!

陽光傾斜在了城牆之上,映照了在了林陽的側臉。

“真美。”

一旁的江離聽聞無奈的笑了笑,接着便撿起了一側的斗笠。

“你這個斗笠是幹嘛的?耍酷嗎?”

江離笑了笑,用手撫摸着斗笠輕聲說道。

“你不懂。”

說完江離又將斗笠戴上,轉過身看着魔城內已經開始擺攤的小販,以及人羣。


“對了,這個給你,有什麼事只要吹奏一音,我便會出現。”

說完江離從懷裏拿出了,他那清笛遞給了林陽,隨後整個人一眨眼就消失在了城牆之上。

林陽把玩着手中得笛子,呵呵笑着。

“真是一個怪人啊。”

說完林陽將笛子放在了嘴邊,悠悠地吹奏了起來。

整個魔城充滿了清雅富有旋律的笛聲,所有人都看到了坐在城牆之上,那黑色的背影。

那是神嗎?

所有人都不約而同這麼想着…..

響午林陽回到了魔城之內的酒館之內,手上拿着一個酒杯,腰間別着留情,一身格格不入的襯衫衣物,在哪裏都是最吸睛的。

而他此時正愁如此能將整個魔城的人齊力同心的時候。

“林陽!我找的你好苦!還我斷臂來!”

一道厲喝響起,林陽聽到這個聲音後無奈的笑了笑,接着便轉過了頭。

金雨劍客右臂拿着金光劍,而另一邊則是空蕩蕩的,整個人臉上也是蓬頭垢面的,眼睛裏面也全都是血絲,牙齒咬的也是咯嘣咯嘣響,哪裏還有當初那副俊氣非凡的模樣!

緊跟着金雨劍客拿起了金光劍,對着林陽直直衝了過來。

林陽笑了笑剛欲出手教訓一通的時候。

啪的一聲,一個酒杯在一側飛了過來,直直砸在了金雨劍客的頭頂。

“啊!誰?是誰!!!”

金雨劍客說完捂着頭上的鮮血,扭過了頭,看到面前的那個人後,表情瞬間就愣住一動也不動了。

林陽感覺到了一絲詫異也隨着金雨劍客的目光看去。

一個單腿放在凳子上,長刀靠在桌邊,嘴裏嚼着幾粒花生米,長的雖然不是很帥氣,但是卻很有男人味,穿着也是大有古代綠林豪俠的氣勢的男子,此時正對着金雨劍客露着一副笑眯眯的表情。

“金雨,你真是越來越不中用了,怎麼如今就能被這樣一個小白臉給砍掉一隻手臂?還好意思說是和我們齊名?呸!真是丟了我的老臉咯!”

金雨劍客聽聞冷着臉拿起金光劍指着這個男子。

“關你何事!”

… 男子聽金雨劍客說完,咧開了嘴角繼而便猖狂的大笑了起來。

“不好意思,我楚軒就喜歡多管閒事,這小哥挺對我胃口的,所以現在我給你兩個選擇,一,你繼續,但是我楚軒絕不會袖手旁觀,二,滾!”

說完楚軒拿起了長刀,放至肩膀之上,一臉淡然得看着金雨劍客,看起來沒有絲毫畏懼。

林陽看着男子,他確實沒想到這樣一個其貌不揚的男子,就是楚軒,並且他看到楚軒那刀上似乎帶着幾絲血色,看起來一定沾染了很多鮮血。

而金雨劍客此時咬着牙,怒瞪着楚軒,後者一直都是無所謂的樣子,甚至還挖了挖鼻孔。

“好!好!好啊!看起來你們整個魔城都是活的不耐煩了!我看到時候魔族入侵!你們沒有了我拿什麼抵擋!”

說完金雨劍客冷笑了一聲,轉過身拂袖而去。

楚軒見金雨劍客說完,呸的一聲吐了一口痰,繼而開口道。

“媽蛋,裝什麼逼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