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奇雖然心知肚明,但也只能逆來順受了。想想回到自己族中后還止不定被那幫狐朋狗友們咋灌呢,這時就只當先練習一下好了。

2021 年 1 月 29 日

「姐夫乃是真英雄,有他在,誰敢欺負我姐姐?來,姐夫,我也陪你喝一杯。」木宇站起身,沖古奇一揚手,一杯酒便幹了下去。

「好弟弟,知道姐夫喝,多了是不,你也來欺負我了。」古奇手裡晃著酒杯,一揚手,也陪著幹了。

「姐夫酒量過人,怎麼會在乎這點酒呢?不如,弟弟唱首歌,給姐夫助助酒興如何?」木宇心血來cháo,不禁想起前世與朋友們喝酒唱歌時的情景。心思一動,一首豪氣干雲的歌聲就喊了出來。

「豪氣衝破萬重浪,熱血像那紅ri光,膽似鐵打,骨如金鋼,……」

一聲聲氣拔雲天的豪邁歌聲聽的族人們振奮莫名,雖然還從沒人聽過這種歌,但歌詞中蘊含的那種豪壯氣魄卻是瞬間感染著眾人。

在木宇的前世,一直是把成龍當成偶像來崇拜的,不光是他的中華功夫了得,更因他所表現出來的一種不屈不撓的jing神,豪氣干雲的氣魄,而這種氣魄,在成龍的歌聲中也能展現的淋漓盡致,更是帶有一種頂天立地的男兒本sè蘊含其中。

一首男兒當自強,唱的族人們一個個器宇軒昂,神情振奮,不禁又是一通猛喝。可憐的古奇,唉,北都找不到了。

清晨。

鐵木部落顯的與往ri不同。沒有外出打獵的族人,沒有分工勞作的忙碌。族人們早早的集中在廣場上。

今天是哈雷古奇一行人離開的ri子。跟來的時候不同,他們的離去也將要帶走族長的義女秋紅。

此時,秋紅在義父義母的陪同下,在木宇、秋霜、猛瑪以及眾族人的陪伴下緩緩來到廣場之上。

秋紅還是昨天晚上的一身裝扮,紅sè的漢服,長長的羽翎插在頭上,顯的特別的漂亮。都說女人在結婚那天是最美的,秋紅便用事實證明了這句話的真諦。

啥雷古奇一行人早已等候在廣場上。每人手裡牽著一匹馬,沒有了來時的大包小包的那種負重感,也沒有了來時的緊張與那種對未知事物的惶恐之心。

此時,他們的心很坦蕩,因為他們通過這幾天的接觸,從陌生到熟悉,已經與鐵木部落的族人融在了一起。而他們此行的目的也都達到了。一行人此時只感到無比的輕鬆與高興。

宣兒把秋紅的手交到啥雷古奇寬大的手掌上,說道:「古奇,以後秋紅就是你的女人了,記的要好好的愛她。」

「請岳父岳母放心,有我古奇一口氣在,決不會讓秋紅受半分委屈。」木宇走了過來,對古奇說道:「姐夫,知道我為什麼會同意你與秋紅姐的婚事嗎?」

我真的開外掛

木宇接著說道:「是因為我問你有無妻室的時候,你說你還是單身。我只有一個要求,除了姐姐之外,你不能再有別的女人,除非是姐姐同意。否則,我定不會饒你。」

說到最後,木宇的眼神中似乎閃過一絲殺機。看著木宇堅定的目光,啥雷古奇只感覺身體一陣發冷。而秋紅則是一陣莫名的感動。她知道,這個弟弟是真心對自己好的。

「弟弟放心,在看到你秋紅組的第一眼時,我就知道,我這一生,不會再有第二個女人了。」啥雷古奇回以堅定的眼神。彷彿這是男人之間的約定一般。

木拓早已在族中挑選了10名jing明能幹的小夥子,他們要跟隨秋紅同去啥雷一族生活,一是做為秋紅在啥雷族的親信,同時,也做為兩族聯盟,互通往來的信吏。宣兒也特意選了一名年輕漂亮的小姑娘一同前去服侍秋紅的起居。此時,族人中難免一陣勸慰與告別。

賠送的嫁妝和帶給哈雷族族長的禮物,在草地上大包小包的擺了一地。其中最引人注目的還是陪嫁的那一百隻火銃,這是猛瑪這幾ri趕製出來的。


只見啥雷古奇走到這堆物品旁,左手一揮,手指上的戒指靈光一閃,便把包括火銃在內的全部物品全都收入了儲物空間之中。讓周圍的族人很是大開了一下眼界。

啥雷古奇這也是為了上路時方便。跟來時不同,來的時候,大包小包的全露在表面上,人擔馬拉的,東西越多,越顯得對鐵木族人的尊重。回去就不一樣了,輕裝上陣,回去的也好快一些。畢竟是回自己家了,也不用在乎什麼禮節了。

臨別在際,啥雷古奇與秋紅雙雙跪倒,給父母磕了三個頭,這才起身上馬,三步一回頭,依依不捨的離去。

「秋紅姐,長大后,我定會去看你的。」木宇看著離去的一行人,大聲喊道。

秋紅卻不再回頭,兩行清淚卻是情不自禁地流淌而下,隨風飄散。

-----------------------------------------------------------------------------------

最近工作突然忙碌了起來。導致用來寫小說的時間越來越不夠用了。

有時候中午想躺十分鐘都拿不出空來。

只有努力堅持,爭取每天不斷更。

給自己加油,每天三千字的更新,一定要堅持住。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看著哈雷一行人消失在視線之外,木拓沖大家一揮手,結束了離別的一幕。

「宇兒,你隨我來。」宣兒把木宇叫到身邊,與木拓和猛瑪一同回到了氈房之中,秋霜也一同跟了過來。

鄉村極品小仙醫 母親,不知叫孩兒過來,有什麼吩咐?」木宇很奇怪,母親很少出現這種嚴肅的神情。是不是因為秋紅出嫁的關係?

「大家都坐下吧。」宣兒讓大家落了坐,看著木宇說道:「宇兒,我和你父親已經商量過了。秋紅嫁走了,你也到了該離開的時候了。」

「母親?您這是什麼意思?您要讓我去哪?」木宇不解,慌忙問道。


「宇兒莫急。這幾ri,啥雷古奇的靈師修為你也看到了。你認為怎麼樣?」宣兒問道。

木宇想了一下,說道:「姐夫的修為很強,但我有信心能夠超過他。」

「哈哈,好,宇兒能有這份決心就好。」木拓笑著說道。

「嗯,母親也對宇兒有信心。我兒自幼便能自行修鍊靈力,天賦異於常人,前途必是不可限量。」

宣兒接著說道:「本來,我與你父親是想讓你跟你猛瑪叔學習靈師修鍊之法的。但你天賦極高,你猛瑪叔也怕是埋沒了你的才華。」

「所以,經過我們商量,還是決定送你到靈師學院去學習。也只有在那裡,你才能得到最好的學習環境。也不至於把你的才華埋沒了。」

「靈師學院?就是姐夫修鍊靈師的那種學院?」木宇吃驚地道,在他心中,感覺有了風魔道人這個老師就應該足夠了。還從來沒有考慮過要去上什麼靈師學院的。畢竟按風魔道人的說法,在那種學院里,也不可能有比老師更厲害的人物了。

木拓說道:「古奇是在洛京城的靈師學院學習的,在我所知道的學院中只能算是中等。以你的潛力,就算報考全大陸最高級的學院,也是能輕鬆過關的。」

入學還要考試嗎?木宇心想,一群七八歲的小p孩能會什麼?於是奇怪地問道:「父親,怎麼這入學考試也很難嗎?」

木拓一笑,說道:「說難也難,說不難也不難,這全要靠每個人天生的潛力。全大陸每一所學院招收的一年級學員都是以8歲為線。」

「報名考試時,學院的老師會幫助每一名學員凝聚第一枚靈晶,而這名學員先天體內的靈力值越高,凝聚出的靈晶也就越大。越是高等的學院,招收學員的靈力值要求越高。」

「如果哪個學員的先天靈力值不合學院的要求,那就只能再到差一些的靈師學院求學了。也有在報名后,凝聚不出靈晶的學員,那就只能做個普通人了,哪一所學院也不會收這種人的。」


「哦,原來是這樣。」木宇思索著,不知道自己的靈力值會達到多少。

「父親,那您打算讓我報考哪家學院?」木宇思索了一會問道。

「據為父所知,在這大陸之上,稱得上是頂級學校的有三家。分別是位於大陸zhongyāng的紫禁城高級靈師學院,位於大陸南方的南鳳城高級靈師學院和位於大陸北方的玄冰城高級靈師學院。」

木拓起身,一邊說著一邊在屋中踱著步,好像在思索著什麼。

「紫禁學院位於大陸統治的中心皇城,可以說是一所貴族學院。學院中多是皇室子孫和高官富甲子弟,像咱們這種部族之人是決對進不去的。而南鳳學院距離實在太遠,唯一可去的便是這玄冰學院。」

「玄冰學院招收學員是不分貴賤卑微的,只要先天資質足夠,便可以入院學習。為父給你寫了一封書信,你去之後,先去找一位綽號叫不樂的老師並拜在他的門下。」

木拓仰起頭思索了一下,說道:「如果不樂老師沒有離開的話,應該是學院教學最好的一位老師了。有為父的書信,相信你只要通過了入學考試就不會再有問題了。」

說完,木拓從懷裡拿出一封書信,交到木宇手中。

木宇接過,感覺信封上有輕微的靈力波動,想來是父母不願讓自己看到裡面的內容,在信封上做了靈力封印。

「宇兒,你過來。」宣兒把木宇叫到身邊,只見手上的綠寶石戒指靈光一閃,手中便多了一條白sè錦緞的腰帶。在腰帶正中的扣環上,有一枚墨綠sè的寶石,大小如半枚紅棗般鑲嵌在鎖扣之上。

只見宣兒把腰帶為木宇系在腰間,並說道:「這腰帶是你父親以前用過的,你這一走,恐怕短時間內不會回來,有這條腰帶,出行也方便。」

為木宇系好腰帶,宣兒接著說道:「宇兒,雖然你還沒有凝聚靈晶,但以你的修為,目前你體內靈力也能運轉自如,你試著調動一下靈力,一點點的注入這枚寶石之中試一下。」

木宇疑惑著,難道這是一枚空間寶石不成?在前世看過的小說中,也有類似於用靈力開啟空間寶石,便能用做儲物之用的情節。木宇試著把手放到寶石上,調動體內靈力一點點注入寶石之中。

剛注入十幾點靈力,就見寶石靈光一閃,木宇突然感覺到,在這寶石之中卻是突然出現一片不小的空間,其大小足有籃球場那麼大。木宇還發現,在這片空間中,此時還有不少物品懸浮其中,仔細辨認之下,發現有吃的、喝的,還有衣物,都是按自己身材縫製的。還有一些魔晶和金銀之物。

木宇意念一動,鎖定一件衣服,收回靈力,只見衣服便已拿在手中。

當真是收發自如,甚是玄妙。

木宇把衣服在自己身上比劃了一下,問道:「母親,這是您為孩兒做的衣服嗎?」

宣兒欣慰地沖木宇點了點頭,木拓介面說道:「我兒真是聰明過人,一試便會。這條腰帶上的寶石是空間寶石,跟骨奇的那枚空間戒指一樣,可用於儲物,攜帶非常方便。你再試著在寶石內注入靈力,把意念鎖定在衣服上試一下。」

木宇依言照做,只見寶石靈光一閃,手中的衣服便消失了。木宇興奮莫名,又重複了多次,把身上帶的東西全都裝進了空間寶石之中,感覺越來越得心應手。

突然木宇想起件事情,對木拓說道:「父親,孩兒知道您以前必定是一位靈師,所以才能用這空間之石。只是孩兒一直不明白,為何父親現在卻沒有靈力修為了呢?」

木宇早就懷疑父親的靈師身份了,但卻一直沒機會詢問。今ri算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了,所以木宇把壓在心底的話,直接掏了出來。

木拓夫婦與猛瑪聽后一驚,彼此對看了一眼。隨後,宣兒理了下思緒,說道:「宇兒,你猜的不錯,你父親以前的確是一位靈師,也是你要去找的不樂老師最得意的弟子。」

「哦?」木宇聽后也是一驚,卻是沒想到,這個不樂老師竟然也是父親的老師。

只聽宣兒接著說道:「只因十幾年前發生了一件事情,使你父險些受到滅族之災。也就是那次,你父親為了救我,自爆靈晶,險些丟了xing命。」

木宇大驚,自爆靈晶?從沒聽風魔道人提過這種事情。想來就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可見當時的情況何其不利。

不禁狠狠地說道:「父親,母親,不知傷害你們的仇人是誰?孩兒以後定會為父親母親討回公道。」

「唉!」宣兒嘆了一口氣,說道:「宇兒,現在還不是你知道仇人是誰的時候,等你修為足以為我們報仇的時候,我自會告訴你的。以後,你也不必再問了。」

木宇一聽,急道:「母親…」

宣兒一擺手,阻止木宇再說下去。

「宇兒,你現在最要緊的是努力修鍊,把自己的修為提升上去。報仇之事,全看你的修為了,你明白嗎?」宣兒叮囑道。

「是,孩兒知道了。」木宇沒有辦法,只好閉口,心中卻暗暗下定決心,以後一定要努力修鍊到最強,也好早ri為父母報仇。

木拓見木宇不再追問,鬆了一口氣,說道:「宇兒,現在離開學時間已不足兩個月了,玄冰學院雖然不遠,但這兩個月也夠你走的。明ri你便出發吧,早點到那,也好早點見到不樂老師,讓不樂老師安排好你的一切。」

木柘轉身對猛瑪說道:「大哥,你也準備一下。明ri你親自把宇兒送到玄冰學院,宇兒長這麼大,還沒獨自出過遠門,這一路之上,你要多費心了。」

犯瑪說道:「族長放心,我會早去早回的。這段ri子,族長與族母也請注意安全。」

「那,那我呢?」秋霜聽了半天令自己震驚的對話,卻一句話也插不上嘴,心中暗暗著急。秋紅走了,木宇也要走了,就剩自己了。從小到大,一直都是什麼事情都三個人一起做,怎麼突然之間便各奔東西了呢?

木宇走過來拉住秋霜的手,說道:「秋霜姐姐,我與秋紅姐都離開了,父親和母親這邊,只有依靠你來照顧了。你的責任是最大的,不要讓母親感到孤獨。有空的時候,要多陪在母親身邊。如果有機會,我會盡量趕回來陪陪你們的。」

說到這裡,木宇不禁想起了前世的母親,快滿8年了,母親一直孤獨的過了8年。這8年之中,會有誰去陪他呢?也不知道大猛和三順怎麼樣?如果他們還活著,一定會幫自己照顧母親吧。

「宇兒,大事不好。」腦海中突然傳來風魔道人急促的聲音。

------------------------------------------------------------

昨天家裡突然斷網了,找朋友一起研究了三個多小時,最後發現,原來是家裡網通電話半年沒交話費。電話與給我消了。今天重新申請了上網,等了一天了,還沒有接通。 重生1988:城少的心尖寵 ,為了不斷網,跑老媽家來上網了。今天更新兩章,萬一明天回家后還不能上網的話,就當提前更新了吧。 「宇兒,大事不好。」腦海中突然傳來風魔道人急促的聲音,木宇不禁大驚。

「師傅,您醒了?不知何事讓您老人家如此吃驚?」木宇用意識在腦海中問道。

「剛才,為師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靈力波動傳來,應該是一群實力強大的魔獸正向這邊襲來,宇兒帶大家快快離開此地,你們不是他們的對手,再不走恐怕就來不及了。」風魔道人不斷的催促道。

「什麼?魔族襲擊?」木宇猛然從座位上跳了起來,震驚的高呼出聲。驚的在座眾人為之sè變。

木拓慌忙問道:「宇兒?你怎麼了?什麼魔族襲擊?」

木宇盯著父親母親看了一眼,眉頭深鎖,腦海中不斷傳來風魔道人的催促之聲。師傅神識強大,一定不會弄錯的。木宇頓時有點亂了方寸,拉起母親的手,高聲喊道:「母親快走,是魔族來襲!」

眾人聽完大驚,紛紛猛地站起身。

宣兒被木宇拉起身,身不由已地被木宇拉著走,急問道:「宇兒,你這是怎麼了?」

木宇也不說話,焦急地拉著母親就往外跑。眾人見狀也一起跟出了氈房。

放眼望去,族裡一切平靜如常,哪有什麼魔族的身影?

可是木宇卻像發瘋一樣,拉著母親的手不放,一直向族外森林方向跑去。邊跑還一邊催促眾人快跑。

宣兒想止住兒子發瘋的舉動,可任憑自己運用靈力,也止不住前沖的木宇。要知道,木宇雖然還沒有凝聚靈晶,但通過這8年的修鍊,體內靈力已經非常強大了。情急之下,靈力外放,宣兒卻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