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一點也不記得我了嗎?”鳳凰看着劉明幽幽開口說道,語言之中有着一絲的幽怨瀰漫出來,似是責怪,似是傷心。

2021 年 1 月 29 日

聽到鳳凰的話,劉明再次將眼神全部投向鳳凰的臉部,在腦海之中不斷的搜尋着所有的記憶,但是根本沒有出現鳳凰的影子,但是看到鳳凰的臉色,還是撒了一個半真半假的謊。


“我去年的時候,有次昏倒失去了不少記憶,就連樣貌也發生了一些變化,所以…..”

劉明的解釋確實讓鳳凰好受了不少,因爲他知道劉明說的是事實,她聽蘇瑞說過劉明去年昏迷的那件事,所以此刻聽到劉明說出來並不驚訝。

“其實我們從小就認識…….”鳳凰幽幽開口,“小時候,我膽子小,經常被人欺負,你就每天陪我一起上學…..”

劉明仔細的聽着鳳凰說着以前的故事,這小也讓劉明知道爲什麼會對鳳凰有親切感了,也終於明白爲什麼覺得她像是鄰家女孩一般了。

以前劉明的老家還沒有拆遷的時候,那是候鳳凰和劉明住在同一個回遷戶小區裏面,但是由於鳳凰的膽子小,所以每天跟着劉明一起去學校。

可是劉明自己小時候的身體也羸弱的不行,但是爲了讓鳳凰有安全感,所以每次出門從鳳凰家經過的時候,都會緊緊的拉住鳳凰的手。

繁花散盡笑滿面 ,因爲無論什麼時候,女孩子旁邊有個男孩子都會安全的多。

但是這種情況持續只有半年左右,那些經常欺負鳳凰的小朋友知道劉明是一個廢物,根本就是一個連運動都不能運動的廢物。

爲了找回丟失的面子,那些人就是每天晚上堵着劉明和鳳凰,嘲笑劉明,但是每次劉明都是咬着牙緊緊的牽着鳳凰的小手。

有一次又有人欺負鳳凰的時候,劉明忍不住的情況終於動手,可是羸弱的身體註定了悲劇,更何況對方是好幾個小朋友,就這樣劉明那次被打的昏死過去,也就是劉明以前的怪病發作。

也因爲那次再也沒有人敢欺負鳳凰兩人,每次劉明都緊緊的牽着鳳凰的手,鳳凰曾經和劉明說過長大後要嫁給劉明。

可是自從回遷戶拆遷,劉明和鳳凰就分開,從那以後劉明和鳳凰就再也沒有見過面。

小孩子的事情總是會容易淡忘的,如果鳳凰今天不說,劉明已經完全淡忘了,更何況那句身體的思想本來就不完全屬於自己。

看着鳳凰說完略帶羞紅以及懷念的臉龐,劉明淡淡的笑了笑,有一絲的溫馨,但是卻什麼也沒有說。

雖然劉明想起來這些事,但是此刻的她根本沒有心情想那些事情,文芳菲還躺在醫院裏,連詩雅還沒有清醒。

想到這裏,劉明心裏又是一陣愧疚以及難過。

鳳凰看到劉明的表情,抽出被劉明按在欄杆的小手,反過來壓在劉明大手的上面,雖然無法完全覆蓋住劉明的大手,但是壓在上面的力道卻很大,顯示着他的決心。

不過劉明卻沒允許她這麼做,而是微微一用力就是再次抽出手,覆蓋住鳳凰的小手,淡淡的說道。“還是我繼續牽着你吧,我的肩膀夠寬。”

聽到劉明的話,奉化的眼角微微眯起,帶着盪漾起來的笑容,滋生出一種叫幸福的情緒,輕輕的點着臻首,

亂亂的心,終於有了一絲的平靜。

劉明由於身體的傷還沒有完全好,所以在外面站了一會,又回到了自己的病房休息去了,沉沉的睡去,只是臉上的擔憂很明顯,肯定是在爲文芳菲而擔心。

鳳凰看着劉明睡去,轉身離開,再次來到文芳菲的身邊,將她扶起,再次爲她輸入靈氣,這種方法續命明顯是極其耗費體力和精力的活動,才十幾分鍾,鳳凰的臉色已經蒼白如紙了,但是她卻依然堅持着,她不想看到他傷心。

當鳳凰放下手的時候,臉色已經沒有一絲血絲了,下牀之後腳步都有點虛浮,隨時都有倒下去的危險。

就在搖搖欲倒,一陣風都能摧毀這個堅強又脆弱的女子之時,一到白影突然出現,攙扶住了即將倒下的鳳凰、

“姑姑。”鳳凰使力睜開眼睛,有氣無力的說道。

“傻孩子,真的值得麼?”蘇瑞眼中有一絲心疼,摸了摸鳳凰的腦袋。

鳳凰看到蘇瑞來到,強撐着自己的眼睛,滿懷祈求的看着蘇瑞,聲音低若蚊鳴,用盡最後的精力強撐着說道。

“姑姑,救救她,我不想他傷心。”

蘇瑞看着鳳凰蒼白的臉色,將她輕輕的扶到一邊的牀上,手抵在她的背部,過了一會,鳳凰的面色明顯好了許多。

“你休息一會吧。”蘇瑞冰冷的話語帶着一絲柔情,看着鳳凰祈求的眼神。“我會救她的,快休息吧。”

這次鳳凰方纔不在強撐着自己的眼睛,安心的閉上早已疲憊不堪的眼睛。 蘇瑞看到鳳凰睡去,走到了文芳菲的身邊,伸手搭在了文芳菲的右手腕之上,一縷淡淡的白氣從蘇瑞的手中竄出,然後慢慢的進入到文芳菲的體內,只見文芳菲毫無動靜的臉龐,此時既然出現了絲絲的扭曲,貌似很疼痛似的,就連臉龐那淡淡的幸福笑容也消失了。

十分鐘過去之後,蘇瑞鬆開了自己的手,但是文芳菲卻並沒有醒來,只見蘇瑞臉色也帶上了淡淡的蒼白之色,顯然也不好受。

蘇瑞盯着文芳菲的臉龐一會,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只是再轉過頭的時候看到已經睡着的鳳凰,蘇瑞的臉上才帶上淡淡的關心以及擔憂之色。

這次蘇瑞沒有再去爲文芳菲搭脈,而是直接走出了病房,迎着夜晚帶着淡淡溫馨的風,看着夜空閃爍着的繁星,眼中帶着一絲的疲憊,只是在臉上卻依舊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之色。

正在蘇瑞望着天際發呆之時,一道身影突然出現之蘇瑞的身旁,沒有出聲。


這時候蘇瑞卻皺了皺眉頭,顯然知道自己身邊出現了一人,淡淡的開口說道。“你們爲什麼一直幫助他?”


站在蘇瑞身邊的葉青明顯可以感覺的到蘇瑞話語中的冰冷以及不加掩飾的殺意,葉青卻沒有一絲的心虛害怕,而是從側面直視着蘇瑞的側臉,開口說道。

“因爲他是我兄弟。”

葉青的話讓蘇瑞神情一滯,冰冷的側臉也纔出現一絲的波動,再次看向天際,過了許久方纔開口,只是話語中的冰冷減少了幾分。

“你要知道如今的葉家已經不是以前了,我不希望有人傷害他。

葉青再次離開了,只不過走向了連詩雅的病房,蘇瑞也回到了文芳菲的病房,走到了文芳菲的牀邊,再次搭脈,淡淡的白氣溢體而出,額頭上滲出的細密汗珠,顯示着此時的他並不輕鬆。

第二天一大早,劉明就早早的來到了文芳菲的病房,恰好迎上了鳳凰出門,看着鳳凰的臉色已經不是那麼的蒼白,而且臉上還帶着淡淡的微笑。

“我去看看芳菲。”劉明焦急的說道。

鳳凰自然是知道劉明對於文芳菲的關心,所以也沒有阻攔,笑了一下,走出了房間。

蘇瑞已經離開,牀上躺着的文芳菲,臉色的蒼白已經不見,配上嘴角淡淡的笑容,讓人看起來是那麼的恬淡優美。

劉明心裏更加的驚喜,心中的期望更高,只希望文芳菲可以早點醒過來,呆在她的牀邊,緊緊的握着她如玉般的小手。

只不過文芳菲除了小臉的蒼白消失之外,沒有絲毫要醒的症狀,這不免讓劉明再次一陣擔憂,恰好這時候,鳳凰出去之後走了進來。

“姑姑說她沒事了,只是要休養很長時間。”鳳凰透過側臉看着劉明冷冽的嘴角,“對了,連姑娘也醒來了,就在隔壁,你過去看看麼?”

劉明的思維被鳳凰拉了回來,聽到文芳菲真的沒事,這無疑讓劉明最開心的,而且此刻又聽到連詩雅也沒事了,以劉明的性子也覺得有點不真實,連忙起身,也顧不得打招呼就向着隔壁的房間走去。

來到連詩雅的病房,劉明卻見到一個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身影,坐在連詩雅的牀邊。

“謝謝你可以幫助劉明。”葉青誠摯的話語傳來。

“少爺這是我應該做的,也是我情願做的。”連詩雅的話語也傳來,只是話語之中似乎並沒有下人特有的低聲下氣。

隱隱知道連詩雅身份的劉明,對於這種狀況也沒覺得太多的驚訝,更讓他驚訝的是連詩雅竟然是葉青派來的,這也讓劉明心中又多了一份感激。

連詩雅擡頭看到站在葉青身後的劉明,露出面對劉明所特有的深深的酒窩,恬淡又不失柔情,這也讓劉明第一次覺得連詩雅真的很美,雖然帶着一絲的憔悴,但卻有着其獨特的魅力。

葉青也注意到了連詩雅的表情,連忙轉過身來,看到劉明略帶憔悴的臉龐,葉青一個跨步,走上前去,給了劉明一個大大的熊抱。

“你小子,我還以爲你死了呢?還好你命大。”

劉明推開葉青的熊抱,然後笑着看着他,傳遞兄弟只見纔有的情誼。

“我哪有那麼容易死的,起碼要等你先死了啊。”

葉青同樣笑,最後一拳打在劉明的胸膛之上。

“謝謝你。”劉明感激的說道。

“什麼,謝我?謝我好啊,給我找幾個妞來,話說天天和你在一起,馬上就對女人沒興趣了。”葉青顯然想要打破這種氛圍。

連詩雅在後面看着笑了,劉明也笑了,最後葉青也笑了,都笑了,中間傳遞着淡淡的感動。

“呂仇沒有死,好像也逃了,不過影子衛貌似全部死亡了。”站在醫院外的走廊上,葉青皺着眉頭。

“那我就可以親自報仇了?”劉明似乎對於呂仇逃了沒有任何的顧慮一般

葉青對於劉明的反應並沒有什麼奇怪,他知道劉明的性子,再次看着劉明說道。

“我們情誼幫有麻煩,最近。”

葉青的話讓劉明的眼神陡然凌厲了起來,沒有說話,只是眼中攀爬上了冷厲越來越濃烈,讓人不自覺的心驚起來。

情誼幫可以說是劉明所有的心血,是他一步步成長起來的有力見證,就如同一個孩子一般,他不允許任何人威脅到情誼幫,即使在強大的力量他也不允許。

“是青幫搞小動作麼?”劉明冷厲的話語傳出。

“不是,他們主要是針對慕容南的,是M國的黑手黨,曾經的慕容南就是被那些人一手摧毀的,如果不是洪門最後插手了,慕容南的勢力那時候將會一絲不剩,跟別說慕容南了。”葉青話語也帶上了憤然,顯然對於黑手黨的做法很是痛恨。


“現在黑手黨知道慕容南崛起了,或許是怕慕容南報復,也或許是覺得慕容南崛起打他們的臉了,這些大勢力總是估計面子,所以這次他們纔會盯上我情誼幫,D省和FJ都損失慘重,他們真的要發起進攻,估計我H省都有危險。”葉青繼續沉聲說道。

劉明一直沒有插話,只是眉頭皺了起來,等到葉青說完,沉默了一會,然後說道。

“欺負我兄弟,我就讓黑手黨的人有來無回。” 小妖,別跑!

葉青再次離開了了醫院,說是有點事,劉明也沒有過問,站在走廊上,心中難得的平靜了許多。

他想過現在就回去H省,但是最後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首先文芳菲還沒有醒,他不願意就這樣離開,其次他覺得京城這邊的事情,貌似沒自己想的那麼簡單,就光憑那晚呂仇最後一個電話,劉明也可以確定,京城貌似有人要對付自己。

所以即使要走那人也不會讓自己安穩的離開的,這樣劉明決定要解決這些危險。

最後一點是因爲,葉青說了,有葉家的震懾,黑手黨的動作不敢太肆無忌憚,畢竟曾經的黑手黨對葉家也要俯首稱臣的,即使這份震懾維持不了多久,但是這段時間,他們應該不敢明目張膽的進攻H省的。

最終劉明再次走回了文芳菲的房間,看着鳳凰,好奇的問道。

“你姑姑到底是誰,我既然能夠救了芳菲,我想感謝她。”

鳳凰罕見的俏皮的笑了笑,卻搖了搖頭,顯然沒準備告訴劉明。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你認識姑姑的。”鳳凰看着劉明疑惑的眼神,眨眼笑道。

“自己認識?”劉明呢喃了一句,她隱隱已經知道是誰了,卻並沒有點破,看着鳳凰,再次道了一聲謝謝之後,走向了文芳菲。

現在的文芳菲纔是他最關心的人,也是他最感覺愧疚的女孩,他想再次看到她調皮的笑容,所以其它的事情都不是他現在要關心的。 接下來的幾天劉明都呆在醫院,期間李林和文霆來過幾次,得知鳳凰的姑姑來過,並且說了文芳菲沒有事,這讓文霆徹底放心了。

不過文芳菲一直沒有醒來的跡象,劉明在半個月之後還是離開了醫院,畢竟呆在這裏什麼事也做不了。

首先劉明回到了文家,聞聽並不在家,只有文成呆在家中,似乎實在等着劉明回來似的。

文成期間也去看過劉明幾次,而且劉明也絲毫不懷疑文成泄漏自己的行蹤,這是出自心底的信任。

文成看到劉明,連忙迎了上去,臉上帶着一絲的焦急和迫不及待。

“我師父說讓你回來過去見他。”

文成不簡單,劉明其實早就懷疑了,此時聽到文成的師傅要見他更加的疑惑了,沒有拒絕,點了點頭,跟着文成就出去了,準備去見見文成所謂的師傅。

車子順利的抵達了一處破敗的院子,說是破敗,其實也就是年代意味比較濃厚,與京城的高樓大廈顯得異常的格格不入。

劉明沒有猶豫,跟在文成的後面邁步走了進去。

一個背對着劉明,腰背挺直,看起來異常有精神的中年人出現在劉明的眼中。

此人劉明可以確定自己並沒有見過,但是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卻是讓劉明皺眉,很陰暗和危險的感覺。。

古俊看到進來的文成和劉明兩人,朝着兩人笑了笑,隨後很是和善的說道。

“劉明啊,沒事了吧。”

聽到古俊與其外表不相符的和善,劉明心中的警惕也消失了,看着古俊又看了看文成,有着疑惑和詢問之意。

“呵呵,先自我介紹一下。”古俊和善的笑着。“我叫古俊,洪門黑鷹,早就聽說過劉公子的大明瞭。”古俊伸出手放到劉明的面前。

劉明自然聽說過洪門三王之一的黑鷹,雖然心中驚訝,但還是迅速的伸出手和古俊握了一下,沒有狗血的相互試探,都是一觸即放。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