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同不同意?”張曉楠大聲問道,她的頸子處,已然有鮮血滲出。

2021 年 1 月 29 日

張飛魚雖然無奈,也只得退開了幾步。

“曉楠,千萬別衝動。你現在是我和你大爹唯一的親人了,你千萬不能出事啊!”

“別廢話,讓他們把大樹挪開……”張曉楠幾乎是歇斯底了。張飛魚讓手下挪開了路上的大樹,張曉楠拉開了車門,將我塞入了汽車。

隨後,她也鑽入了汽車,啓動後疾馳而去。車後留下了無數道電光。我蜷在後座上,渾身痠軟無力。難怪剛纔我讓張曉楠下車,她卻不願意下去。很顯然,她已經知道了張飛魚在半路設下了埋伏。

“謝謝你!曉楠。”我微弱的說道。

“謝我幹什麼?這也是你自己救的自己,其實我當初假冒周璐的時候,早聽說你爲人了。如果你是一個始亂終棄的卑鄙小人,今天即使死在我三叔的手裏,我也絕不會出手幫你……” 第26章自以為是的大長老

「這是什麼?」貝克終於趕到了離眾人不遠之地,看見這道光幕立即一愣,他從那道光芒中感受到了一股濃郁的星力,沒有猶豫他身子一閃就消失而去。

很快光芒散去,大地再次恢復平靜,光幕並沒有因為大長老的一擊出現任何破損,好似從未發生什麼一樣。

見著這個大長老臉色頓時一沉。

吸,在場眾人倒吸一口涼氣,宗級強者全力一擊居然沒有起到半點作用,那布置這層機關的前輩修為應該有多強。

婭魯一族這邊的高層子弟皆是心底一涼,他們已經出動了最厲害的人物都沒有破解,那麼誰還能破解。

就在眾人為此幕暗自吃驚,思慮要不要眾人合力進行第二次攻擊的時候,貝克已經來到了巨神星力學院人馬之中,他先是找到奧布里。

「貝克。」奧布里見著貝克從身後出來異常高興。

「這小子怎麼沒有被星獸給吃了。」 長公主的舊情郎

貝克見著奧布里也狠高興,笑了笑爾後看了看中心部位,眉頭一皺「這是幹什麼?」

奧布里這才想過來貝克還不知道現在的情況,於是便給他講解了起來,完了之後貝克才終於明白,原來這次試煉還有這一層,忽然他想起自己在綠龍巢穴裡面的時候,那位佛蘭克七品星藥師的遺言中提到的這片山脈的秘密,難道就是這個……

他越想越覺得可能……

眼睛一轉他看見那層若隱若現的光幕,其實這卻是一種陣法。

星魂大陸地域遼闊,除了星藥師,星修者,類似於這些之外還有很多強悍的另類修者,他們雖然也主要修鍊星力但是還會其他很多神秘的傳承,星陣師便是其中之一。

在後世貝克結曾有幸識過一名星陣師,跟貝克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兩人經常在一起探討,久而久之也就耳目渲染,知道這層,不過對於陣法他雖然聽那位朋友提起過,但是他也不是太懂,只是聽從他那位朋友說過,不管什麼陣法都會有缺點的,陣法種類也是非常繁多的。

貝克眉頭皺得更深。

這時候,第二波攻擊,已經組織起來了,所有人都站在陣法四周,三方人員所有人都做起了攻擊的手段,顯然是想用群體轟炸將陣法破掉,不過貝克忽然心中一悸總覺得有些不妥。

此刻就連初級班的奧布里,露琪等都做起了攻擊手段。

「預備……」

轟隆

所有人瞄準陣法不斷的狂轟亂炸,這會兒大地顫抖的更加厲害,似乎地震一般,星力橫豎交錯,猶如長虹貫日。

這次光幕再次升起更加奪目的光芒,刺得所有人眼睛都差點兒沒有睜開。

很快光芒暗道下去,整道光幕正發成茲茲的聲音。

三方人馬立即激動了起來。

「要破了么?」婭魯一族的幾位高手當即走過去,他們的高手最多,如果破開了,他們第一個衝進去奪寶。


不止是他們,各方都想第一時間衝過去,不過貌似婭魯家族的人相當霸道,居然堵在了眾人的前面,不少人心底都有些惱怒。

而正在這時,遠處觀望的貝克心中忽然有了不好的預感,立即呼聲道:「不要過去……」

可是那些人也只是愣了愣,又怎麼會聽一個孩子的。


轟隆聲巨響,猶如雷炸迸出無數的白光,白光閃過無數霸道的氣息,讓人感到窒息,婭魯家族的人首當其衝被白光擊中。

噗嗤

噗嗤

這些人全部擊得倒飛而回。

其中大長老都被波及,不過他也確實厲害,雖然被震蕩卻沒有受到重傷,而其餘兩方見機快,總算躲過了猛烈一擊。

白光消散,在消散的瞬間,忽然一抹流光閃過,貝克眼睛微微一怔。

「我的朋友,但凡陣法都有缺點,破其陣點,損其根基……」貝克腦海中忽然想起前世好友對他說過的話。

身子一轉,他一把奪過奧布裏手里的那把短刀,身子一閃在原地一道魅影消泯,手中利刃猶如長蛇朝著陣點射去。

待得奧布里回神過來,貝克已經衝上了前方的光膜。

此刻眾人正在發愣,等到貝克衝上去才得以看見。



手中短刀命中,竟然插入光膜之中,咔咔,緊隨著光幕猶如玻璃般脆響開始裂開,這一刻所有人都傻眼兒了,那強悍如斯就算是三方勢力聯合都未曾攻破的光膜,居然裂開了……

「這……這怎麼可能,」身穿長袍,一襲白衣的大長老被眼前的情況驚住了,看向貝克目中一閃精光。

不少人都吞了口吐沫。

不過貝克也不好受啊,他感覺整個光幕似乎正在頑強反撲。

「喝……」

貝克周身氣勢散發,手中的短刀再次狠狠的朝裡面一插。

卡擦,卡擦

轟……


噗,貝克整個人倒飛而去,身子在半空一陣翻轉,這才穩穩落在地上,嘴角自此流下一絲血跡,不過當他抬頭望向那層逐漸消泯的光幕時候,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猜測的果然不錯,不管什麼陣法都是有陣點,也幸得那些人攻擊了一番,糊裡糊塗的把陣點給搞出來被他得見,要不然他也沒有辦法。

「這,貝克,你剛才的氣勢……」

這時候不光奧布里驚訝,就連卡瑟琳班導任都驚訝的無地自容,這分明是星者才有的氣勢,而且還不是一般的星者應該有的氣勢。

「哦,不小心突破到了星者境界,剛剛突破還沒有適應。」貝克淡然一笑。

卡瑟琳臉色頓時精彩了,這才多久,又突破了,天啊,這到底廢物還是天才?卡瑟琳內心狠狠的咆哮起來。

可惜這會兒的情形已經容不得她想這些……

白衣大長老死死的盯了貝克一眼,目中透過一抹殺機,因為他看見貝克並不是一階星者,而是三階星者,如果是剛突破,這樣的天才,如果不能為他們所用,就必須抹殺掉,萊特城容不下這樣的天才,否則將來必成大患。

大長老典型的嫉妒英才。

「布魯斯少爺……」這時耶撒驚訝的發現布魯斯何時出現在了場地內,立即走了過去。

「我沒事,大管家。」見著耶撒關切的樣子,布魯斯淡淡道,他也是找過來的,剛進來就看見貝克大發神威,拳頭頓時緊緊一捏,他可是喝了一整瓶恢復藥劑才恢復過來,他的心在滴血啊,那可是他父親交給他的,是他的所有家當了。

耶撒忽然發現布魯斯臉上玩世不恭的神采沒有了,只是盯著場地中心直勾勾的看著,雖然不解但也沒有多問,只要這祖宗沒有意外發生就謝天謝地了,隨後他眼睛一轉地上幾位正努力修復傷勢的長老,苦嘆一聲,這次他們婭魯家族損失最大,除了大長老之外,帶過來的幾位客卿長老此刻都受了重傷,都是被剛才光膜反彈的時候不慎擊傷的。

作者的話:在這裡我得說一下,因為前面第一二章改過,所以手機看小說的我希望搜本站來看,比如前一兩章我們的主角父母出場了,其實改過之後的小說裡面主角父母並未出場過只有一封信,我將他們安排在了後面,初步估計在五十章之後才會有戲份,另外在這裡我徵集一些人名,大家有好聽的西方名字就想一個,合適的我會安排在本書中,謝謝大家的支持!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27章洞府的秘密

轟隆

一聲巨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所有人開始望去,發現光膜消失之後,居然出現在了山地之中,先前的景象消失了,前面卻是一面高岩,高岩下方居然有一道三丈高的石門,正徐徐打開。

「寶貝?」所有人眼睛都亮了起來。

不過這次卻沒有人敢上前去,生怕再次出現剛才的事情,大概等到石門徹底大門之後,大長老急不可耐的跨步走過去,所謂藝高人膽大說的就是這種。

不過在他過去的時候,忽然門口兩道人影堵住了他的去路。

「挪威,佩拉你們這是什麼意思?」大長老一臉陰沉。

「前輩,你忘記了我們之前約定了么,這次立首功的並不是我們其中任意一個人,而是那個孩子,只有他能夠擁有道石門內的優先選擇權,雖然我也很想先進去,但是我們按規矩辦事。」

聽著挪威的話,大長老更為陰沉,佩拉雖然沒有說話,但是立場很明顯,如果大長老執意胡來,雖然他實力不強,也會毫不猶豫的上前理論一番。

大長老冷哼一聲,身子一轉,算是默認了這種行為,在這種情況下他仍然堅持的話,很有可能導致眾怒,他雖然霸道但也不想這時候跟兩方人馬對上。


「小子你可以先進去。」挪威朝著貝克的方向說道。

貝克微微愣了愣,沒想到還有這個說法,看向另一邊的佩拉,只見他不斷的朝貝克砸吧眼睛,其意思哪裡還不知道,傻逼叫你進去你就先進去唄,愣個啥。

貝克苦笑,看樣子自己不進去都不行了。

不過他也算有禮貌,對著眾人一抱手,這才走進洞內,期間看了眼一臉陰沉的大長老,心裡大大的舒坦了一番,這位宗級強者總是不可一世,這會兒倒是沒了法子。

進洞裡面並不黑暗,反而極為明亮,洞壁四周鑲了不少的奇怪珠子閃爍著幽光,將洞內照耀的猶如白天,而構造這洞壁的石頭全部都是鐘乳石,這是一種很稀少的石頭,而在洞內的中央有一個不大的兩尺寬大的小坑,除了中間的小坑,四周還有許多坑坑窪窪的,顯然有被人刨過的痕迹,看著這個貝克心中已經有了猜測。

而在洞內的頂部,三個大字猶如鐵畫銀鉤,剛勁有力。

「培葯室!」

很顯然這裡本來是一位前輩培養藥材的地方,不過現在藥材應該是被人挖走了,能夠挖走藥材的人還能有誰,便是那位很不走運被外面綠龍禍害致死的七品星藥師佛蘭克了,不過讓貝克費解的是他是怎麼進來的,而外面的陣法又絲毫無損。

這時候其餘人才跟著進來,首當其衝的便是霸道的白衣大長老。

白衣大長老一進來,當場氣得吹鬍子瞪眼。

「啊,什麼都沒有,怎麼會這樣。」耶撒當即張了張嘴。

「這還用說,這地方曾經有人進來過!」大長老沒好氣的道。

所有人臉色都一沉,難道他們做了這麼多努力都白費了么?回報的居然是一個被人捷足先登過的地方。

貝克沒有理他們,而是來到中央部分細細觀察那個小坑,這是一個鐘乳石天然形成的坑,並不是別人挖出來的而是天然形成的,湊近他從小坑中忽然感受到一股天地啐乳的氣息,嘴角掀起一絲笑意。

天地啐乳是經過鐘乳石無數年才得以形成的靈物,形成條件極為苛刻,佛蘭克還真是夠狠居然將這裡的天地啐乳收取的一乾二淨,也幸好這種靈物被他收取了,否則也就沒有貝克的份兒了,這些傢伙白跑一趟一定氣的要死吧,誰能想到真正的好東西早已經被貝克得到了。

毫無疑問,這地方就是佛蘭克所說的秘密,而這裡面的東西早已經被他收取了,現在貝克的鐲子裡面的不就是么。

「大長老,這裡還有一個通道,不,不對,這裡還有一道門。」正當這時婭魯家族的一位子弟呼聲道。


那位子弟的話,讓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希望,貝克也湊了過去,果然在角落裡面發現了一道石門,同時他的另一邊居然還有一個黝黑的山洞,見此他心中豁然開朗,看來佛蘭克並不是從外界用暴力手段進來的,而是從另一條通道進來的。

這條通道也不知道是通往哪裡的,不過出口肯定就在這片山脈之中,貝克忽然想起在綠龍巢穴中那些數不清的山石洞,難道是其中之一,也只有這樣才能夠解釋,可是佛蘭克又是怎麼進入綠龍巢穴的呢,如此多的綠龍,怎麼沒有被發現。

其實貝克也只是猜對了一半,洞府主人確實多預留了一個通道,那個通道也確實通往綠龍所在那片山脈,不過洞口並沒有在綠龍巢穴中,而是在綠龍巢穴的外面,而通道一直呈現的是樹根形,中間途經無數的山石洞,進去很容易,但出來的時候佛蘭克卻迷失了方向,很不走運的走向了一條通往綠龍巢穴的山石洞,最終身死在其中。

這也是他倒霉,死得也是夠冤枉的……

而洞府主人早就預料到將來會有人來奪他的東西,除了布下陣法考驗來人之外,也給一些實力不佳的人留下了一絲活路,他也不希望自己的東西永遠消失在歷史長河,找個可靠之人於是成為關鍵,不過要想得到他留下的東西的人必須是運道十足的人,運道不佳者就算得到了他的東西也拿不出去。

而綠龍就理所當然的成為了他洞府的守護之獸。

「快看這道石門,似乎還沒有開過,哼,好重……」阿奇伯德一位大星師級別的侍者立即喊了一句,同時試著推了一下石門卻絲毫未動。

憑藉貝克的眼裡看出,在石門上面留下了幾道模糊的掌印,顯然來者是想進去的可是奈何實力不夠最後還是沒有進入其中,最終無功而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