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還愣着幹什麼?!還不快給我把他們的招牌移開,這地兒我們跆拳道社要定了!”

2021 年 1 月 29 日

好不容易兩個神思維少女被拉回了正軌,陳浩宇終於也開始找存在感了,他自己動不了,但跆拳道社在這還有十幾個社員呢,而武術社除了丹彤外也就大貓小貓兩三隻,頂多再加上剛纔那個說要加入武術社的白癡,一對一打不贏,難道還不會靠人數取勝嗎?!

看着如狼似虎衝上來的一羣跆拳道社員,丹彤頓時進入了戰鬥狀態,雖然和陳浩宇的打鬥耗費了她不少體力,但是對付普通的跆拳道社員還是不成問題的。

看到“戰爭”終於爆發,其他的三個武術社成員也待不住了,看到副社長都上陣了,他們三個男人怎麼能躲在後面?咬了咬牙硬着頭皮衝了上去,大不了被胖揍一頓,總比當了烏龜,以後再也擡不起頭來的好!

看着武術社社員的反應,夜星魂不由露出了滿意的神色,這纔是華夏武術的精神,不懼強權,自強不息!這個武術社真不錯!

“星魂哥哥,你不上去幫忙?”

看到那邊都已經開打了,而星魂哥哥還是站在原地,凌菲不由着急的晃了晃夜星魂的手臂,似乎忘記了剛纔還有某個臭女人和她對着幹來着,女人啊……

“人總需要磨練才能成長,這對他們並不是壞事,經過這次並肩作戰,不但會磨礪他們的堅韌,還能增加他們對社團的凝聚力,如此好的機會怎麼可以隨便浪費呢!”

雖然沒有因爲凌菲的請求給予武術社援手,但夜星魂的注意力始終都在注意着場中的變化。

丹彤和武術社的其他三個成員,相互圍成一個圈,互有攻守的抵擋着跆拳道社員的進攻,雖然情形岌岌可危但也進退有度,畢竟這裏是學校,這只是爭地盤,不是什麼真的生死仇殺,跆拳道的社員還是比較剋制的,都沒有攻擊對方的要害。

“嗯,差不多了!”

看到丹彤四人開始出現體力不支的情況,夜星魂知道這次的磨練只能到這裏,否則過猶不及,萬一被摧毀了信念那就坑爹了。

輕輕掙脫開凌菲的小手,夜星魂猶如閒庭信步的走進了交戰區。

跆拳道社成員一直都有注意着夜星魂的舉動,畢竟一隻手能將張浩宇甩出去的人誰不注意三分。

之前看到他沒有要幫武術社的意思,以爲他已經放棄加入武術社了,不由都暗自鬆一口氣,畢竟誰也不想步了張浩宇的後塵。

如今夜星魂已進入交戰區,跆拳道社立刻分出了六人向夜星魂逼來。陳浩宇更是在一旁叫囂,讓社員們爲他報仇。

誰讓陳浩宇最恨的就是夜星魂呢,雖然丹彤也對他手腳相加,但畢竟他沒有吃虧,還將對方玩轉於鼓掌之中。

但夜星魂就不同了,一出現就搶了自己的風頭,還將自己摔了一個落花流水,到現在還爬不起來,什麼臉面都丟光了!

彷彿沒有看到向自己逼近的跆拳道社員,夜星魂依舊不緊不慢的向前邁步,如果有國術大師在這一定會驚駭的發現,夜星魂每一步都彷彿經過度量一般,長短一致,呼吸更是平穩而悠遠,全身都處於一種極度放鬆的自然狀態。

這在華夏武術中有很多種說法,最爲通俗常見的就是天人合一、天人交感,將自己和大自然完全融爲一體,將天地萬物的力量化爲己用! 六個人的攻擊轉瞬及至,但夜星魂卻依舊雲淡風輕的邁着步子,只是輕輕的伸出了一隻修長的手臂,“軟綿綿”的迎向了虎虎生風的拳腳。

不少觀衆已經開始期待這個裝逼的二貨裝逼不成成二逼,誰讓之前那個校花級的小美女,和他那麼親熱來着的,但事實卻和他們期望中的截然相反。

跆拳道社員虎虎生風的拳腳猶如雨點般落向了夜星魂,別說夜星魂只是伸出一隻手,就算手腳其上也不夠用啊!

然而下一刻令人難忘的一幕出現了,就在跆拳道社員的拳腳就要觸及夜星魂的時候,一道掌影形成的薄幕突然出現,將所有的進攻都擋在了薄幕外。

而下一刻六道痛呼聲齊齊響起,六個進攻的跆拳道社員或抱腿或捂手紛紛向後暴退,彷彿剛剛進攻的不是他們而是夜星魂似的。

其實這樣說也不能算錯,外人只看到了夜星魂出手擋住了六人的進攻,但他們卻沒能完全跟上夜星魂的動作,就在夜星魂擋住六人攻擊的同時,“輕輕觸碰”了一下六人手腳上的穴道。

就是這樣“輕輕的觸碰”讓六人如受電擊,頓時手腳痠麻無力,立刻喪失了戰鬥力。

“真的假的?拍電影的吧!”

“不知道啊,不過看起來似乎很厲害的樣子!你沒看到剛剛那些掌影嗎?”

“難道這就是真正的華夏武術?!我要加入武術社!我要成爲武林高手!”

“哇~好帥啊!不但人長得帥,就連身手也那麼俊!人家一定要倒追他!”

“拉倒吧你,也不看看你長的啥摸樣,對得起觀衆嘛你,也不看看別人的女朋友是誰!”

……


類似的議論聲頓時在人羣中爆發,周圍的觀衆無不被夜星魂驚豔的一擊所震驚,而凌大小姐則是滿眼桃心的看着她的星魂哥哥,太帥了!比電影上的特技還要帥!

張石頭等人也是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老大,雖然他們知道老大很能打,否則也不會輕鬆完虐軍訓教官了,但這種在電影中才能見到的畫面,還是有些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張丹妮雙眼冒着精光,看着場中那個桀驁不羣的男人,心中的悸動幾欲壓抑不住,如此完美的一個男人如何能讓她不動心,一直以來她所追求的不就是一個這樣的男人嗎?

完美挺拔的外形,強硬的背景,年少多金,高超的籃球水平,俊俏的身手,無論從哪個地方來評判都是那麼的無可挑剔,唯一的問題就是周邊似乎太多鶯鶯燕燕了,不過如果不是這樣又怎麼能體現他的優秀呢!

也許所有人中最爲平淡的就是謝敏慧了,她算是這些人中最瞭解夜星魂厲害的人,能把她從那猶如魔鬼般的吸血鬼手中救出,這已經是超出了普通人類所能瞭解的極限了吧,越是這樣,她越覺得自己和他的世界是那樣的遙遠……

但是不管周圍的議論和看法,夜星魂已經突破了六人的圍堵,來到了丹彤等人交戰的外圍。

在那些跆拳道社員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夜星魂宛如一個幽靈般來回在人羣中穿梭,依舊是那樣不緊不慢的踱步,但卻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抓住他的行蹤,明明速度很慢卻總是和他們的攻擊擦邊而過,而他們攻擊不中的下場就是手腳痠麻的癱軟在地。

短短的十數秒後,原本那些不可一世的跆拳道社員全都哀嚎的癱軟在地,而場中唯一站着的只有夜星魂一人而已,微風吹過,帶起一縷衣角,就像是電影中的那些大俠、武林高手一般飄飄欲仙卓爾不凡!

你說丹彤四人?他們在危機解除的那一刻就齊齊脫力的累得坐下了……

“走吧!”

在留下了九張填好了的入社申請表後,夜星魂帶着凌菲等人離開了武術社團的攤位,下一刻丹彤等人很果斷的被狂涌而來的入社人潮給淹沒了……

廢話,連這種傳說中的武林高手都加入了武術社,還不趕快進去偷師?成爲一個武林高手可是每一個華夏青年的夢想!更何況還有三個大美女也加入了武術社團,說不定自己就能和她們的其中一個發生一些什麼不得不說的故事不是嗎!

其實夜星魂也沒搞明白凌菲她們這些女生爲什麼要加入武術社團,怎麼看她們也不像是對武術感興趣的人。

不過這是她們自己的選擇,他也不好說什麼,而且允許加入的社團也不也是唯一的,就算是加入了武術社後也可以參加別的社團。

這不,凌菲很快就在一個舞蹈社團上填報了名,還嬌嗔的把夜星魂也填上了名,樂得舞蹈社那些學長們像是打了雞血一樣。



但是奇怪的是張丹妮也跟着報了舞蹈社團,還饒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凌菲。

一下收到兩個美女社員,舞蹈社的報名處也瞬間被擠爆,無數的雄性動物紛紛遞交了入社申請,讓學長們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謝敏慧等人沒有選擇舞蹈社,而是選擇了比較文靜的音樂社和文學社等社團,看起來也頗爲符合幾女的性格,倒是劉彬和範偉極其猥瑣的緊跟衆女的腳步,紛紛填上了音樂社和文學社的報名表。

反倒是張石頭似乎除了體育類的社團外,其他的都表現的興致缺缺,但還是在小家碧玉的林麗小美女水汪汪的目光中無奈的填下了文學社的報名表。

倒是文學社招人的那個學姐看着張石頭那一塊塊隆起的肌肉,老半天沒回過神來,經過再三反覆確認,張石頭真是要報名文學社後,才驚疑不定的收下了報名表。

夜星魂站在一旁,看着頗爲窘迫的張石頭,臉上浮現玩味的表情。

不過只要想一想一個身高一米九的肌肉大漢和一些瘦弱的文學青年們共處一室研討文學的情景,應該非常有喜感吧,夜星魂開始考慮是不是應該抽一天去觀摩一下……

不管怎麼說加入社團的事情算是塵埃落定,下午衆人沒有課,凌菲提議出去嗨皮一下,不過被夜星魂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沒辦法,誰讓他剛剛接到了白芯的電話,打算下去白芯公司一趟,隨便幫她解決掉一些麻煩,這似乎也是歷史遺留問題了,夜星魂嘴角彎起一道邪魅的弧度,是時候做個了結了!

再次留下氣鼓鼓的凌菲大美女,夜星魂駕車直奔馨緣服飾,張丹妮看着遠去的蘭博基尼跑車,眼中炙熱的光芒閃爍……

白芯坐在辦公室裏努力着將注意力集中在手中的文件上,但緊皺的眉頭,以及那毫無焦距的目光清晰的顯示,她的注意力並沒有在手中的文件上。

如今剛剛收購了丁健的服裝廠,如今已經改名爲馨緣服裝廠了,正是忙於協調整合的時候。

但偏偏在這個緊要關頭那個令她深惡痛絕的人再次出現了,而且緊跟而來的卻是老爹的電話,這對於白芯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時候,一道邪魅的身影出現在了白芯的腦海中,那個她深深眷戀的人兒,也許他能幫助自己,就像他能解決丁健一樣,但是……

雖然心中仍然有着一縷擔憂,但白芯還是果斷的撥通了自己小男人的電話,電話那頭小男人的聲音依舊磁性柔和,讓她感受到無比的安心和溫暖。

小男人一聽到自己有求於他,二話不說就表示會立刻趕來公司,在暗自感動的同時,也堅定了白芯的信念,不管結果如何,她一定不會再屈服,她一定會抗爭到底! 白芯的寶馬車在公路上飛速疾馳。

夜星魂此番是陪同白芯一同赴宴,話說宴無好宴,此次的晚宴在夜星魂看來就是這樣。

早在剛到白芯公司時,白芯就和夜星魂解釋了事情的始終。

白芯的父親是東海一個小有名氣的企業家白樺楓,而白芯的母親,也就是馨緣服飾的創始人,早在白芯五歲時就已經亡故,和藍鵬展不同,白樺楓很快就又娶了一個妻子,然後生了一個兒子。

也許是很瞭解自己丈夫的爲人,白芯母親去世前就立下遺囑,將馨緣服飾所有的股份都留給了女兒,在女兒未成年的時候暫由白樺楓管理。

雖然白芯的繼母屢次想要將馨緣服飾從白芯手中奪走,都被白芯的父親制止,或許也是白樺楓出於對女兒和亡妻的愧疚。

但不管怎麼說,白芯還是和白樺楓以及他的新妻子和孩子有了隔閡,直到白芯讀了大學就搬出了家中,自己獨自一人住在外面,同時也全面接手了馨緣服飾。

原本生活也許就這樣平淡的過下去了,但有一次在白樺楓的生日宴會上,一個叫王海濤的男人對白芯一見鍾情,驚爲天人,於是向白芯開始了猛烈的追求。

王海濤外表長得還不錯,父親王一凡更是深滬市商檢局的某實權領導,如果王海濤只是正常的追求,就算白芯不願意也不至於惱怒對方,然而王海濤畢竟是一個***,屢次追求未果後居然想要用藥將白芯生米煮成熟飯。

幸好白芯及時識破了對方的詭計,之後就再也沒有給過對方機會,這也使得王海濤惱羞成怒,暗中利用父親的職權,屢屢向馨緣服飾和白樺楓的公司施壓。

最終白樺楓經不住妻子和兒子的勸說,私自同意將白芯許配給王海濤,並同意在年底訂婚,同時也將王海濤安排進了馨緣服飾任職副總,說是兩人之間有些誤會,讓兩人多多接觸,也能日久生情。

白芯原本是拒死不從的,但是又不忍心母親親手創立的公司毀在自己手中,只好先委曲求全,讓公司能有些喘息之機。

白芯在酒吧第一次和夜星魂見面的那次,正是白芯被王海濤糾纏,心煩意亂的時候,之後在辦公室中,王海濤對白芯的威脅也就在清晰明白不過了。

如果說以前白芯還能爲了母親的公司忍辱負重,強顏歡笑的和兩家人見個面吃個飯。

如今她不管身心都已經完全屬於了自己深愛的小男人,通過上次的事件也深知小男人的驕傲,她就再也不敢去獨自應對這種晚宴,只能向自己的小男人求救了。

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後,夜星魂看向白芯的目光中更加的溫情柔和,甚至在眼底深處還有一絲歉疚。

當初因爲內心的孤僻和驕傲,瀟灑的離開了白芯,雖然說不上對錯,但無疑給這個深愛着自己的女孩帶來了不少的傷害,這一次他就會將這個事情完全解決,同時好好補償白芯!

這次的晚餐說來是一場家宴,當然是白樺楓和王海濤兩家的家宴,名義上說是兩家熟絡熟絡,同時談談兒女之間的事,但明眼人都知道,這是白樺楓利用女兒在向王海濤那個商檢局局長的父親討好獻媚呢!

只要和商檢局局長成了親家,以後在深滬市的地盤上,誰還敢對自己的產品說三道四,不但大大的減少了麻煩,還極大的節省了一些不必要的開支。

更重要的是,以往那些對自己曖昧不已的合作伙伴們,還不紛紛的主動送上門來?只要一想到公司馬上就可以迎來快速發展的契機,白樺楓很快的將那點對白芯的愧疚拋諸腦後了,全心全意的投入到了對王一凡的獻媚大業中。

當夜星魂在海濱大酒店門前停下車時,兩人已經恢復了正常,白芯也是反覆通過倒車鏡照着鏡子,確認衣裙沒有奇怪的褶皺,一雙美眸嬌媚的看着一臉壞笑的小男人。

停好車後,白芯挽着夜星魂的手臂,兩人親密無比的跨入了海濱大酒店。

海濱大酒店是深滬市著名的五星級大酒店,是上層人士宴請重要客人的衆多首選之一,不是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還真不敢在這兒露臉。

只要看停車場中所停的車子就知道了,除了掛着軍牌和**牌照的奧迪車外,白芯的寶馬車應該算是其中最爲廉價的了,保時捷、奔馳、法拉利跑車隨處可見。

如今剛是入夜時分,但大堂中前來用餐的人已經不少了,各種穿着不凡的男女或是用餐或是交談,讓金碧輝煌的大堂看起來頗爲熱鬧。 當白芯挽着夜星魂走進大堂的瞬間,大堂中似乎產生了數秒的真空,彷彿所有的聲音都突然消失了,大堂中所有的目光不約而同的落在了這對剛剛步入酒店的年輕男女身上。

男子一身範思哲的白色休閒西裝,身材挺拔修長,俊逸的臉龐上掛着一縷淡淡的笑容,笑容中有着一縷陽光,更多的卻是邪魅,讓人突然有一種光暗結合的衝突美感。

幾乎所有少女少婦的目光都鎖定在了這個年輕男子的身上,如何都移動不開,尤其是那種陽光中帶着壞壞的笑容,更是像一杯致命的毒藥,挑逗着她們的心絃。

如果說女性的目光鎖定在了男子的身上,那麼大堂中幾乎所有男性的目光都或明或暗的落在了白芯的身上。

白芯身穿白色連衣裙,胸前衣領開着深V,白膩的色澤以及那深陷的溝壑,就像是一個黑洞一樣吸引着男性們的目光。

一頭烏黑的秀髮被高高盤起,在顯示少女風情的同時,更增添了一抹成熟的風韻,白芯穿着的紫色細跟高跟鞋,將其原本就完美的身材襯托的更加高挑性感,在配以精緻臉蛋上還未完全退去的潮紅,更顯嫵媚絕倫!

大堂經過了短暫的寂靜後,逐漸恢復了聲響,但最先傳來的卻不是交談聲,反而,不約而同傳來的都是女伴們對男伴色眯眯目光的不滿嗔怒聲,更伴隨着男伴尷尬的咳嗽聲、討好聲、又或道歉聲。

“你看,都怪你太漂亮了,這些人都被你迷住了呢!”

對於那些雄性動物們如狼似虎的眼神,夜星魂毫不在意,反而寵溺的看向白芯,笑着調侃道。

“哪有~這只是一個意外,其實人家也沒想要迷住他們的,人家只要能迷住你一個就夠了!”

白芯幸福的淺淺一笑,胸前的白膩更是在夜星魂手臂上擠壓出了一個誘人的弧形,回覆的話語中有着調皮,也有着有對他的深深眷戀。

“不過,星魂,你不覺得那些少女少婦們的目光很火辣嗎?”

就像夜星魂感受到了雄性動物們對白芯的窺視,白芯自然也感到了那些少女少婦們的“不友好”的目光,就像是要將夜星魂整個人生吞活剝一樣。


“有嗎?我可沒看到,如今在我眼裏只有你一個而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