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秦天,不但活得好好的,反而從中大受裨益。

2021 年 1 月 29 日

一道道金色利芒不斷的擊打在他的身軀上,猶如烈火淬鍊真金,鐵匠錘鍊精鋼,令他體內的雜質一分分的減少着,肉身強度卻越來越大。

對於武者來說,有一具強橫的肉身,好處不言而喻。

秦天沉浸在肉身強化的快感中,簡直無法自拔,他很想知道,若能在這裏經受年半載的淬鍊,自己的肉身會強大到何種程度?

正在這時,突然,第三靈府中的靈犀睜開了眼睛,冥冥中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危機在臨近。

“嗯?有危險!”

秦天猛地睜開雙目,冷眼看向來路的方向。

數息之後,一道高大的人影在罡氣的護持下,頂着飛舞的利芒,一步步的走來。 秦天看清來人,瞳孔微微一縮,這傢伙身外有罡氣護體,顯然是一位靈罡境高手。

最重要的是,來人看向他的目光中帶着一絲殘酷和殺機,明顯是來者不善啊。

“你是秦天?”禿狼冷漠的問道。

“不錯,你又是誰?”

秦天目光冷峻,取出天鈞重劍握在手中,嚴陣以待。

“禿狼。嗯,你的肉身很強大,味道也一定很不錯,我很期待。”

禿狼眼中閃過一絲異色,貪婪的舔了舔嘴脣,他的手中跳出一柄細窄的匕首,靈活的轉動着。

他頂着呼嘯的利芒,邁着堅定沉穩的步伐,一步步的逼上前來,危險的氣息越來越濃郁。

“禿狼?沒聽過,我們有仇麼?”

秦天眉頭一挑,眼前這個傢伙給他一種怪異的感覺,就彷彿一頭披着人皮的兇獸,那股從骨子中透出的殘忍和嗜血令他心中發毛。

“或許有吧。”

話落的瞬間,禿狼腳下發出砰的一聲爆響,整個人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再出現時,他已經跨越三十米,與秦天相距咫尺,幾乎與秦天臉貼着臉。

唰!

一抹銀光閃過!

細窄的匕首從秦天的腹部撩向上方,竟然是想將秦天開膛括肚。

秦天雙目瞬間瞪圓,對方的速度超出了他的預料,他連反應都來不及,便被匕首劃中!

叮——

一聲金鐵脆響。

令禿狼意外的是,他的匕首劃過秦天的身體,竟然帶起一溜火星。

這柄玄鐵打造的鋒利匕首直接磨掉了半截,卻僅僅在秦天的皮膚上留下一道淺淺的紅線,剛好破皮。

“咦!好強橫的肉身,吃起來一定有嚼頭兒。”禿狼驚喜的道。

“我擦!敢偷襲小爺,去死吧——”

秦天終於回過神來了,不禁又驚又怒,他倏然後退一步,同時全力揮劍,橫掃前方!

鐵象震八荒!

吼!

一頭金象虛影一閃即逝,在禿狼身上轟然爆炸,震得整個風洞都劇烈顫動。

砰!

大鐵劍狠狠的掄在禿狼的腦袋上,當即將他拍進了洞壁中,足足嵌入了五、六米深。

“呼——馬勒戈壁!幸虧小爺淬鍊肉身小成,不然還真有可能被開膛括肚啊!”

秦天看了看腹部的血線,心有餘悸的喘了口大氣,也多虧禿狼拿的是玄鐵匕首,若是換做靈兵,他恐怕已經掛了。

他知道禿狼不會這麼容易死,當下也不再客氣,對着洞壁上那個人形的大洞,狠狠的揮劍!


“敢招惹小爺,今天小爺就把你變成死狼!”

鐵象撼山嶽!

鐵象怒神魔!

轟轟轟轟——

一陣驚天動地的轟鳴聲在洞內響起,震得四周泥土簌簌下落。

秦天心中發狠,一連揮出十多擊,足足將前方轟出一個方圓三十多米的大洞,禿狼則被深深埋在了泥土中。

但他還是小瞧了靈罡境高手。

當他剛剛停下來,一個高大魁梧的光頭男立刻鑽出了泥土。

禿狼面無表情,冷漠的看着秦天,他身外的護體罡氣依然堅不可摧,除了肩膀上蹭了一點泥土,渾身毫髮無傷。

“嗯?靈罡境高手果然不是這麼容易殺的。”

秦天眼神眯起,心頭變得凝重起來。

他試着溝通問天令,卻發現問天令毫無反應。這無疑表明五行絕域並不在問天峯上。

而且,先前因爲要去見老駝子,天龍殿和水兒也被他放在了靈犀宮中。

毫無疑問,接下來他需要打一場硬仗了。

“實力不錯,在我吃過的靈元境武者中,你是最強的一個。不過境界的差距不是那麼容易消除的,你的命運不會有任何改變。”

禿狼的聲音剛剛響起,他的人已經再度消失。

砰!

一聲重擊!

秦天只感到腹部一疼,已經捱了重重的一拳。


他雙目一凸,如大蝦般弓着身軀,倒射而起,狠狠的撞在了身後的洞壁上。

這一拳打得他五臟六腑巨震,差點將隔夜飯吐出來,若非混沌魔體足夠強橫,只怕能被一拳打爆。

還沒等他爬起來,一隻散發着血芒的大腳,攜帶着如山嶽一般的浩瀚力量,已經重重的踏在他的胸口!

砰!

大地轟然一震。

秦天被深深踏進了大地之中,只在外面留下了一個人形的大洞。

“噗——可惡!這傢伙的速度太快了!”

秦天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胸前的骨頭都斷了兩根,他已經很久沒受過這種傷勢了。

不過,他臉上不但不驚,反而戰意磅礴,禿狼的強大反而激發了他的鬥志。

這段時間來,他收穫豐厚,修爲猛增,綜合實力暴漲,就連楚玉軒都敗在了他的手中,欺負同階武者已經沒啥意思了。

甚至他剛剛練就的大招都毫無用武之地,這不免令他有點小小的鬱悶。

而今天,禿狼的出現,終於給了他一個大展身手的好機會,不由的見獵心喜。


“想吃小爺?嘿嘿!小爺玩死你沒商量!”

僅靠鐵象戰靈,還不足以令他跨越一個大境界殺敵!

當即,他氣勢一變,喉嚨中發出一聲低沉的嗷叫。

下一刻,他整個人已經形象大變,變得藍髮赤眸,渾身陰氣森森,如同一頭剛剛爬出地獄的惡鬼。

“秦天,別以爲待在地下就沒事了,我知道你還沒死,趕緊自己爬上來吧,別耽誤老子開飯!”

禿狼雙臂環抱胸前,目光冷漠的看着腳下的大坑,淡淡的道。

“開飯?哼,你還是去找閻王爺討飯去吧!”

地下傳來秦天一聲冷哼,同時伴隨着一枚血紅色的咒文飄零而出,飛向禿狼。

“嗯?什麼東西!”

禿狼眼神一動,連忙閃身避開。

卻不想,血色咒文在他身旁化作了一股黑色的風暴,席捲數十米方圓。

呼——

“啊!該死的螻蟻!你竟然傷到了老子!老子的一條腿,需要多少血食才能補回來啊——啊啊啊!”

禿狼退得稍慢了一拍,右腿被風暴卷中,護體罡氣被腐蝕瓦解,右腿也在一瞬間血肉腐化成灰,只剩下了一截森森白骨,他遠遠的逃了開去,痛的哇哇大叫。

“境界的巨大差距的確不容易消除,但對於小爺這樣的天才,卻不是問題。”

秦天躍出了大坑,手持黑玉權杖,看着悽慘無比的禿狼,嘴角勾起一抹戲虐的冷笑。

趁他病要他命。

秦天當然不會憐憫一個口口聲聲要吃了自己的傢伙,他高舉權杖,狠狠的一劃,再次祭出一枚血色咒文,飄向禿狼。

“原來你隱藏了修爲!而且,還是一名鬼修!”

禿狼眼神一驚,他已經知道了咒文的厲害,又哪敢硬接?

在咒文發作的瞬間,他拖着白骨森森的右腿,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呼——

一陣毀滅的蝕骨陰風泛起,將洞壁上腐蝕出一個數十米方圓的大洞。

但這時的洞中,卻失去了禿狼的身影。

秦天眉毛一挑,警惕的巡視着周圍。


他並不害怕禿狼明火執仗的跟他對戰,但對方若是依靠鬼神莫測的速度偷襲,恐怕還真有些麻煩。

怕什麼就來什麼!

嗤!

一道血芒在身前閃爍而起,給秦天帶來一股致命的氣息。

秦天眼皮一跳,這是一道恐怖的刀氣,鋒利的刀芒直透心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