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方燈光通明,人影攢動,街道上來往的人羣還是很多。伊辰與若鑫兒小心地在人羣中穿梭,而後閃到一條幽靜的小道中。

2021 年 1 月 29 日

二人如此謹慎,實在是逼不得已。本來在高空中掠過,卻不想,城中忽然是加強了戒備一般,不斷地有靈魂的氣息在高空中掠蕩。若不是二人靈魂之力超強,早已讓人發現了蹤跡。

趁着黑暗,二人在小道中迅速向前跑去。不久之後,便來到了界一閣的廣場邊。靈魂掠過整個廣場,沒有發現異動,旋即二人如閃電一般靠近了界一閣。

夜晚的界一閣,奇怪地沒有半點燈光,廣場上也沒有一人,這倒是讓二人輕鬆了許多。推開界一閣的大門,進去之後,快速地將門關上。

這裏伊辰呆過,沒有發現什麼,於是他直接走上二樓,留下若鑫兒獨自在樓下摸索。上的二樓,裏面的東西忽然是多了許多,樓下空空如也,樓上卻盡是桌椅,但除了這些,也就沒有別的東西了。

二樓面積很大,然而就是因爲這麼大的地方,卻只有這些桌椅。如是沒有特別之處,那麼這裏難道是有人放在這裏?

桌椅的擺放的位置也不盡相同,雜亂無章,凌凌散散地放在樓板上,倒有幾分可能是人隨意地放在這裏。而在胡苗的嘴中曾說過:“界一閣除了一樓之外,上面幾層禁止人上去觀看。”盯着桌椅看了十幾分鍾,沒有發現任何異狀。

慢慢地走向前,來到滿地的桌椅中間,伊辰雙手撫摩過去,這些看上去已經是古董的桌子上,沒有半點的灰塵。

如此看來,當真是有些奇怪了。環顧四周,也見不到半點的灰塵,甚至在桌子椅子上,還泛着一種極爲乾淨而倒射出來的光芒。 靜靜地坐在一張椅子上,伊辰閉上自己的眼睛,細心地去感受。靈魂之力涌蕩在整層樓中,現在,即便是一粒沙子落到地上的聲音,伊辰也能聽見。

界一閣共三層,外面看上去十分地高,那是因爲每一層的間距太長了,樓梯便有二十幾米高。若鑫兒緩慢地步上二樓,瞥了眼伊辰,靜靜地站立了片刻後,沒有發現什麼,便是直接上了三層。

隨着若鑫兒輕微的腳步聲響起,周圍的空間中竟泛起一層又一層的能量漣漪。也只有伊辰全身心地放開靈魂之力才能感受到這一異狀。

現在,能量漣漪快速地涌向伊辰而來。不對,並不是涌向伊辰,而是籠罩住了樓層上所有的桌椅。頓時間,桌椅竟是開始奇妙的轉動。這一切,不在是雜亂無章。

伊辰的靈魂之力牢牢地跟隨着桌椅的移動,當它們移動到一定的位置時,伊辰驟然間便是感覺到了那種感受。

霸氣而又蒼勁。。。

這種感受一直沉入伊辰的腦中,隨着靈魂之力將桌椅所有移動的變化記住。猛然之間,桌椅恢復成了原狀。跟伊辰上來時,一模一樣。

伊辰快速地收回靈魂之力,腦中則不斷地回想起桌椅移動時的規律,似乎是蘊涵着什麼?旋即沉入到域的空間中,整個人盤退在虛空之中,雙手快速地揮動,所移動的方式正是剛纔桌椅移動的方位。


看似簡單的移動規律,伊辰試了數次,居然不能整套地完成下來。不由地,讓伊辰深深地震撼。這種規律到底是什麼?功法、奧技?又或者什麼都不是?

所謂熟能生巧,伊辰不知疲倦地開始了不是修煉的修煉。直至讓伊辰自己覺得,已經是覺得非常的無味時,也沒能完整地這一套移動的規律運行一遍。

“莫非是那裏不對?”伊辰喃喃地念着,但是先前的那種感覺是有着共鳴而起,並不是隨意能感覺的到。苦苦思慮了許久,也沒能想出個所以然來。

既然想不出,伊辰便開始了自己的修煉。猛然間,當手勢舉起時,似乎是習慣成自然,開始的移動竟也是照着桌椅的規律而行。伊辰苦笑一聲,正待要退出之時,忽然想到,當桌椅在移動之時,他一直能感受到那股霸氣而又蒼勁的氣息,但自己試了這麼久,從來沒有這種氣息出現,莫不是真的缺少了什麼?

霸氣而又蒼勁,伊辰迅速沉入到回想之中,卻是依然沒有發現什麼與衆不同之處。但這一次他想到,這種感覺並不是只從界一閣這裏感受到過,從別處伊辰曾經也感受到過。

心中一片欣喜,將過往記憶納入腦中,伊辰慢慢地瀏覽而過。天火山上,巴頓的霸道,那股氣勢便是硬生生地壓迫着自己,讓自己差點身亡。但只有霸道!

順着記憶往下走去,飛速而過。括蒼山顛,霍山平和,看似年輕的面容上卻有一種蒼老的感覺,那是歲月自然而然流下的,不是容貌所能遮掩。

蒼老,霸道!瞬間,伊辰將二人合爲一處,頓時在腦中明白。伊辰忽然有些發澀,這座界一閣難道是魔獸與異族守護者共同建造,又或是人類守護者三人一同建造,因爲若鑫兒也感受到了一種感覺。

也只有這個解釋爲合理,不然界一閣在華燁府如此之久,裏面的古怪早已被人知曉。而在胡苗嘴裏並沒有聽到又關與界一閣的古怪。

瞭解歸瞭解,但是在運行上,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不過伊辰沒有了居喪與乏累之感,因爲雖然現在還不能馬上將那套所謂的是規律運行完整,但需要的也僅僅是時間而已。

通了這一點,修煉的過程中,竟是十分的暢快。每一個手勢,伊辰都能從中看到些什麼。當手勢愈來愈快時,伊辰的心神不由自主地全身心地送開。

在伊辰域的空間中,沒有了時間,只有伊辰修煉時的光景。手勢在變動時,依稀能看見其中的阻塞,並不是十分流暢。然而隨着時間的流失,伊辰似乎暢快了許多,但也僅限於某一個手勢。

想要一整套連貫的下來,所花費的時間,將是一個未知數。現在的伊辰已經忘記了所有的一切,在他的腦中,只有那複雜而奇怪的動作。他甚至都還不知道,就算將這一整套動作修煉下來,對他又有多大的好處呢?

上得三樓的若鑫兒,在她的視線中,完全是有些驚訝。不同於一樓的空蕩,二樓的凌亂,三樓居然是整潔無暇。


寬敞的樓板中間,有一張非常漂亮的牀,牀的四周,撒滿了各式的花瓣,隱約間還能聞到一陣芬芳。牆壁處,則是一個個書架,上面放滿了書籍。除此之外,這裏就在沒有其他的東西。

若鑫兒好奇地走進書架,伸手想去拿一本書下來的時候,書架連同書籍全部地消失。而牆壁邊上,空無一物。若鑫兒連忙回頭,果然,樓層中間的這張牀也隨之消失。

入眼處,三層彷彿是一樓一樣,沒有任何的東西。若鑫兒閉上眼睛,涌出靈魂之力,頓時,在感知中,若鑫兒多了許多東西,書架,書籍,漂亮的大牀在靈魂中清晰可見。

若鑫兒緩慢地睜開眼睛,收回靈魂之力,這一切又重新消失不見。比起伊辰,若鑫兒知道的自然是多的多。若家原本就是人類守護者,地位尊崇,所瞭解的自然不少。

奧氣的修煉,人界注重能量,力量的修煉,而達到凌王境界達到原界之後,更注重的則是與天地間的溝通,使自身成爲天地,所謂的境界修煉。屆時,實力到了,就會出現平凡人看起來的一些不可思議的神通,類似與霍山在取鳳凰涎草的時候,一腳踏出,便是另一方天地。

在若鑫兒第一次接觸到界一閣的時候,她便是知道,這裏面會有一樣無形的東西與她有關,更確切的說,是與她的實力,或是家族有關。

堅韌而犀利。。。這倆種特性都代表了若家人的修煉功法的特質。 [綜]刀娘教你怎麼做一只皮皮貂 ,雷屬性,所以在攻擊上面,便是強人一等。而若鑫兒身爲女子,在這種特性上面,自然是差了那麼一點。

若鑫兒感覺到,這裏,將是她修正自己的弱點,發揮出自己真正的實力。漸漸將心神放鬆,靈魂之力緩緩而出,進而快速地閃到三樓每一個角落,讓每一處地方都清晰地顯現在靈魂的感知中。

書籍和書架再次出現,靈魂之力瞬間到達書籍中,滲到每一本書籍中,卻是書很多,只有一本有內容,其他的都是無字天書。

唯一的這本有內容的書上寫着:“細心察覺!”若鑫兒楞了一楞,一本書上只有這麼一句話,簡直是有些莫名奇妙?

旋即從書籍中收回靈魂感知力,讓它們飄在每一個角落,心神沉浸到體內。在若鑫兒身體內,若是伊辰看見,定會大吃一驚。

丹田中,不在是一片紫色,而是三種顏色,好象是當初沒有化解那倆道能量是一模一樣。但是若鑫兒的表情中,卻沒有任何的擔憂,反而是十分開心見到這個樣子。三種顏色安靜地躺在若鑫兒的丹田中,彼此互不侵犯。

緩緩運動心法,體內奧氣便是快速運轉。丹田中奧氣一涌而出,三種顏色爭先恐後地擠着出來,然後在經脈中暢通無阻地運行。

不到片刻間,一個大圓滿便是結束。但三種顏色彼此之間,似乎是不合一樣,各自安分地呆在丹田中,等待着若鑫兒的下次調動。

若鑫兒微微一嘆:“這三個傢伙這麼久了也不能完好的融合在一起,每次看似都融在了一起,可不久又分開了。要是能真正的融在一起,就能把那個叫冷陽的揍個半死了。”

嘆聲過後,若鑫兒待要退出之時,竟是驟然發現,丹田中的三種顏色之間似乎是存在着什麼?猛然間想起,那本書上寫着‘細心察覺’四個字。

旋即,靈魂之力快速涌進自身的丹田內,安心地查看了一遍。原來,在各種顏色之中,有一些微微的雜質,而這些雜質對若鑫兒本身起不了任何的傷害,是以若鑫兒一直都沒有發覺。同時心中暗罵道:“都怪老頭子,小時候拼命給我塞丹藥,靈草,十幾二十幾年下來,居然出現了這個東西?”

心火一起,能量迅速涌動,丹田中奧氣急衝而出。在若鑫兒的控制下,快速地運行,同時切除着其中的雜質。

幾個大圓滿過後,那些雜質在若鑫兒的控制下,終是消除一空。與此,在奧氣開始進入到丹田中之時,若鑫兒變動手勢,三種顏色便是緩慢地開始相融。

二人一上一下,便是這樣開始了修煉。好在平時也少人進入到其中,而且界一閣的二層與三層更是不準任何人上來,是以倒也沒有人打擾到他們,使他們安心地呆在界一閣中修煉。 靜靜的修煉中,域的空間,在不知不覺地向外延伸。那套難坳的規律竟使伊辰的奧氣涌動的速度快了好幾倍,隱約之間有種控制不住的感覺。

雙手不斷變化,一整套的手法愈來愈嫺熟。某一刻,似乎是發出叮地聲響,沉浸在自己空間中的伊辰霍然睜開眼睛,一道犀利的精光從眸子中直射而出。頓時,整個空間輕微的顫抖了一番,片刻間,極速穩定下來。

臉上顯過一抹喜色,輕輕邁出一步,便是已經到了邊緣處。此時空間的大小已經與初時的一樣,靈魂之力覆蓋整個空間,連細微的角落處,都有着磅礴的能量。輕輕揮出一掌,空間中便蕩起一團又一團的能量漣漪,這之中蘊涵着強勁的毀滅之力。

欣喜地盯着自己的空間,突然,伊辰發現自己的空間好象有些不同與往常之處,到底是那裏不一樣,伊辰也說不來。細心查看了一番,仍是一無所獲。

怔了片刻,伊辰退出了空間。視線衝出現了一片凌亂的桌椅,不由地感激一笑,低聲喃喃地道:“當時巴頓前輩說過,魔獸守護者的身份會給我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這個驚喜想必就是現在的這個嗎?”

空間能夠修復原來般大小,確實令人開心。但是如果僅僅於此的話,也就顯得沒有那麼多的驚喜了。伊辰自信,只要多花點時間,他自己照樣可以將空間恢復到原來的模樣。

沉入身體內,磅礴的能量不斷地在經脈中流動,丹田中那涌動不止的奧氣帶起一陣又一陣的能量旋渦,讓之更加的快速吸收着天地間的能量。

“四星凌王!”輕輕地敲打着光潔的桌子,伊辰略微興奮地道着:“來原界這一倆個月的時間,終於是進了一星,倒也不錯了。”

站起身子,伊辰的眼神不由自主地轉到三樓的樓梯上,微笑地道:“小妮子現在還沒有動靜,這段時間她也辛苦了。還從未見過她如此的勤奮過,呆會倒要看看,到底小妮子有什麼不同?”

如此一個時辰後,樓上終於有了點聲音,一聲輕微的驚呼,繼而在樓梯上,響起若鑫兒的腳步聲。伊辰還未來得及去打量,自己的懷中已經是多了若鑫兒的存在。

“辰哥哥!”甜蜜的一聲呼喚,讓二人都沉浸在幸福之中。但是伊辰心中卻是壓抑不住那種震驚,以他的實力,剛纔一霎那,竟沒有看清若鑫兒是如何出現在自己的懷中,這速度?委實太驚人了!

纏綿了片刻,若鑫兒興致勃勃地道:“辰哥哥,我們在去找冷陽打一架,這次定要打的他滿地找壓。”

伊辰微微一怔,小妮子好強大的自信?自己晉升四星凌王,空間恢復原來的實力。現在對上冷陽,起碼不會出現上次那般狼狽。

若鑫兒摩擦着自己的雙手,恨聲道:“上次竟敢傷了本姑娘,不把他打趴下,一定不罷休。辰哥哥我們走吧。”生怕伊辰不答應,若鑫兒拉着伊辰,憑空邁出一步。

伊辰卻是視線一花,旋即二人已經出現在了界一閣廣場的上空。

“鑫兒,你?”掩飾不住心中的驚訝,難道若鑫兒已經晉升到絕帝境界?難不成巴頓前輩的驚喜就在這裏?可他又怎麼會算到呢?

瞧着伊辰一臉的迷茫,若鑫兒輕笑:“辰哥哥,這些事打完架在和你說。”隨即話鋒一轉,冷聲喝道:“冷陽,滾出來!”

平淡的聲音瞬間在華燁府的上空出現,奧氣夾雜其中,使得聲音經久不息,一遍又一遍地在城上空迴響。不僅是廣場下的人都聽到了這句話,城中所有人都已聽到。

有人在好奇,也有人在震驚。胡清在家中,欣喜中帶點焦慮:“小兄弟,你們都已經走了,何必又要回來呢?”

片刻間,城中各地泛起了無數道強者的氣息,其中,十幾道最爲強大,瞬息時間,這十幾道氣息便是出現在了伊辰二人身前。

眼神掃去,還是上次那十數人,不同的是,中間多了一人,金黃色長袍,沉靜的臉上有股不怒自威的表情。

冷陽越出衆人,冷聲道:“三年前,讓你二人跑掉,竟不知死活,還敢回來送死?”

“三年?”伊辰驚呼,在他的影象中,最多不過月餘。這下發了,三年的時間?剛纔那一點點喜悅全都落空了。

對着伊辰眨眨眼睛,若鑫兒俏皮地道:“辰哥哥,這三年是不是過的很快呢?”

伊辰苦笑,何止是快,簡直是不可思議,三年的時間卻是讓伊辰領會了那套複雜的規律,可嘆,伊辰至今還不知道這套規律到底有何用處?

大敵當前,二人竟還有心思發楞,不由地讓面前這十數人好笑。雲藍淡聲道:“二位此次前來不是爲了發呆吧?”奇特的眼神盯着若鑫兒,自出現後,就從未離開過若鑫兒身體。

若鑫兒淡淡笑着,俏聲道:“上次冷陽把我打傷,這次是來報仇的。冷陽,有種跟我來,不要跑哦。”拉着伊辰,飛速地向城外飛去。

冷陽嗤笑道:“希望你們別跑。”身影一閃,跟着伊辰二人出了華燁城。剩下的十幾人也是快速地跟上去,他們心中也在好奇,到底這三年中,這對年輕人有多大的進步,竟會來挑戰?

來到城外僻靜的地方,若鑫兒笑眯眯地看着疾速而來的冷陽,這般鎮定的表情讓冷陽多少起了點不安的念頭。

騎虎已經難下,況且身爲一方豪雄,豈會因爲一點感覺而卻步?冷冷地注視着若鑫兒,冷陽道:“原以爲這個虧我吃定了,沒想到你們還會回來,很不錯。”

若鑫兒俏聲道:“今天不把你打趴下,我就不叫若鑫兒?”身軀微晃,便是出現在冷陽身邊,玉掌裹着強勁的能量,輕巧地拍了下去。

“好快的速度?”冷陽大驚,三年前,若鑫兒的速度雖然是快,卻也沒有如此之快。

伊辰自覺地退到了一邊,若鑫兒現在的實力,已經不需要他插手。隨後趕來的衆人均是面顯驚訝,尤其是雲藍,在聽到若鑫兒的名字之後,美麗的臉龐上陡然顯出不自然的神情。

如此短的距離,加上若鑫兒近乎瞬移的速度,冷陽只得擡掌迎上。倆道能量在空中微微一碰,隨即快速分開。冷陽的身軀快速地向後退去,臉上泛起一抹潮紅。

若鑫兒淡淡一笑,如影隨形,玉手翻動而出,強勁的能量再一次涌到了冷陽的身前。僅這片刻間的交鋒,衆人已經看到,冷陽輸定了。

被強大的能量包圍,冷陽體內的奧氣狂涌而出,對準周圍的能量,兇猛地砸了下去。空間中響起一陣陣的巨響。但是卻沒有一丁點的能量溢散出來,空間完好無損。

若鑫兒嬌呼:“冷陽,你這凌王顛峯的實力還差了那麼一點。”話音剛落,在冷陽四周,紫色奧氣瞬間佈置了一個能量結界,這裏,彷彿是一個真空地帶,中間的冷陽完全地感受不到天地間一丁點的能量。

“果然是絕帝強者!”不單是觀戰的這十數人,連伊辰也是目瞪口呆。這三年的時間,小妮子是如何修煉的?可以突破到絕帝的境界,這份天賦,伊辰愧不自如。

身處能量結界中,此時的冷陽似一個無頭的蒼蠅一樣。結界裏,到處泛起劇烈的爆炸聲和震盪,在若鑫兒的控制下,無論結界如何不穩定,始終是冷陽不能將之破掉。而每一次的爆炸聲響起,能量的反彈,總會讓冷陽隨着結界的運轉而打轉。

若鑫兒咯咯一笑,似乎很滿意結界的效果,玉手輕揮,隨之撤走了結界。人影閃過,瞬間出現在冷陽身前,粉拳如雨點一樣,迅疾地砸向冷陽。

初時,冷陽還能攔下。到了最後,若鑫兒的速度愈來愈快,周圍觀看的人,除了少數幾人之外,其他人只看到一道模糊的影子在空中飄來飄去。

很快地,冷陽的身上便是出現了大小不一的傷口,嘴中的血跡緩慢地開始滲出。

“小姑娘,你已經贏了,放了冷陽吧?”那名金黃色長袍的中年人淡淡地道,身體微頃,似乎想要出手一般。

伊辰默不作聲,快步來到中年人身前,攔住他的去路,冷冷地道:“鑫兒還沒有結束,任何人都不得阻攔。”

若鑫兒俏聲喝着:“本姑娘說了,今天要把你打趴下,你便一定得趴下。”

衆人苦笑,這女孩玩心如此之重?中年人微嘆一聲,前傾的身軀恢復了自然,雙手放在身後。三年中從凌王境界突破到絕帝境界,即使是中年人修爲現在遠遠高過若鑫兒二人,也不敢隨意出手。只要一擊不中,讓二人遠遁,那麼下一個三年,誰知道現在的冷陽是不是三年後的自己?

場中間,在衆人的注視下,冷陽便是一點點地被若鑫兒打趴下,受的傷雖不是很重,可是這份屈辱卻是難以忍受。。。 猛然大喝,趴在虛空中的冷陽忽然間聲勢大作,空間中能量開始瘋狂地向他靠近,“若鑫兒,即使死,也不能讓你好過。”

與此同時,觀戰的十數人紛紛體外升起一陣陣亮光,能量護罩快速閃現,臉上各自出現頗爲凝重的表情。伊辰見此,不由地擔憂了起來。十數人中,他都感應不到對方的實力,連他們都如此慎重,冷陽的絕地反擊必將十分的厲害。

在能量聚集到一頂的程度時,冷陽身體外,土黃色光芒大亮,原本還軟弱不堪趴在虛空中的冷陽瞬間站起身子,屹立在若鑫兒的身前。

能量瘋狂的涌進冷陽的身軀,片刻間便是狂涌而出,冷陽厲聲喝道:“土之終結,縛神!”

頓時,天空之上是一股恐怖的能量暴涌而出,那股肉眼都不可瞧見的能量衝擊波便是猶如翻騰的海浪般,呼嘯着向着若鑫兒狠狠的砸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