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的也是,不過現在是創盟初期,很多事情必須要經過我的手,我是這麼想的,副盟主只有一個的話,反而有些不太好。我想讓寧兒姑娘也擔任副盟主,不知道……」

2021 年 1 月 29 日

「呵呵,只要寧兒同意的話,你這麼做未嘗不可。這一次十大宗門交流大賽開賽在即,讓風盟的兄弟們不要出去惹事,到時候出了事,恐怕宗門都不好解決!」

葉川的心思還是非常的細膩的,能不惹事還是盡量不要惹事,畢竟雖然在自己的地盤上,到時候出了事,別人可就會說天河宗以勢壓人了。


就在葉川和萬中勝閑聊之際,徐明沉著臉走進了自己的房間之內。


「盟主、副盟主,出事了……」

徐明的臉色明顯就寫著出事兩個字,葉川倒是微微一笑道:「什麼事?徐明。」

「剛剛在外面,我看到劉瑩師姐和一個男子起了衝突……」

葉川聞言,立刻站起來道:「在什麼地方?」

「就在內門演武場那邊,而且那個人似乎說看上了劉瑩師姐,後來,我就趕回來報信了!」

徐明的聲音並不是很大,不過葉川卻聽得清清楚楚。

葉川一個閃身直接離開了自己的屋子,萬中勝想了想卻…[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本章共2頁當前是第1頁1 一度狂猛的氣勢飆升後,現場的的氣氛瞬間達到了巔峯。

不過張天卻是眼角有些閃爍,準備實施些什麼。

他可不傻,以他星者九重天的修爲在氣勢上連之前的四長老他都拼不過,更不要說眼前這個看似更爲厲害的五長老。

在衆人都是緊張兮兮的盯着場中的二人是何結果時,張天突然氣勢一轉,腳步一邁,直直的略過了五長老,朝着四長老揮劍斬去。

五長老先是一個錯愕,隨即灰白色的怒發橫飛,寬大的袖袍瞬間暴漲。

“小子,你找死。”

居然無視他這個星士級的高手,更是要在他眼前繼續行兇。看其情形,完全是不把他放在眼裏。

五長老小眼睛此時爆出兩道熾熱的目光,對着張天的身後伸出了粗糙的右手。

“飛袖百里”

一聲大喝,那五長老的寬大的右袖居然詭異的突然伸長,如同一條暴起傷人的兇狠毒蛇,朝着張天快速的席捲而去。

這一招是這五長老的拿手絕活,對於拿人困人從來沒有失手過。

張天的青色長劍射出幾道劍氣,那幾道劍氣頃刻間籠罩了之前深受重傷的四長老。四長老在張天殺意一起,瞬間就是汗毛豎起。待到張天攻擊真正到來的時候,眼中露出一絲兇狠。

此時他身受重傷,在張天幾道劍氣封鎖下,想逃只能是個笑話,手一伸將身旁一名張家子弟擋在身前。

啊啊

幾聲慘叫後,身前那名張家子弟被當做肉牌,被張天的劍氣傷的遍體鱗傷,在地上抽搐幾下後,沒了動靜。

看到這一幕後,正要靠近四長老的衆人不通而全都止住了前進的腳步,有些心寒的看向四長老。

張天雖然攻擊了四長老,但是容不得他第二次攻擊再至,五長老的飛袖百里已經將他牢牢地束縛,張天的身子隨着五長老的猛然往後一撤,快速朝着五長老寬大的大刀飛去。

五長老看到張天這樣,似乎預料到張天即將身首異處,他的大刀早已飢渴難耐。

嘴上露出殘酷的笑容,臉上還有些不屑。

軍式霸寵:悍妻太難訓

“喝”

一聲驚天動地的暴喝如同炸雷一般響在了所有人的耳中。

只見被緊緊纏繞的張天手中的青色長劍突然釋放萬丈光芒,一圈青色光環瞬間從張天身上升起,肆虐的星力瘋狂扭動着,凌厲的劍氣不斷地攪動着。

張天突然間停在了空中,一人一劍,如同人劍合一,整個人在半空中如同毒龍轉一樣飛快的旋轉起來。

隨着張天旋轉地速度不斷加快,觀看的衆人衆眼睛不禁花了,頭也有些暈暈晃晃。


“砰”

一聲爆響,將在場所有人的心神全都拉回,那五長老有些暗黃的長袖突然爆裂了開來,張天隨即恢復了自由。

腳尖輕點地面,張天瞬間暴起而走,如同一隻雄赳赳氣昂昂的青冥天鷹,朝着五長老狂嘯着而下。

“空斬”

張天手中的青鋒劍發出一道接天的的青色劍芒,如同一條青色長河從天而降,壯觀磅礴的大氣感瞬間傳達至每一個人心中。

“哼”

五長老冷哼一聲,體內的潛伏着的狂暴威猛的星力瞬間暴動起來,如同一個終於覺醒的火山狂噴而出,一股沖天的氣勢呼吸之間已經席捲四面八方,耀日般的紅色光芒自他內內眨眼間咆哮而出。

火紅色的光芒是他看起來猶如披上了厚重的暗紅鎧甲,彷彿是一個久經沙場血戰百里的凜然大將。

在張家其他人看來,張天沖天後雙手合劍,攜帶不可匹敵的無敵威勢使出了絢麗的一劍。可是在五長老看來,張天卻是電光火石間連續劈砍出七八劍。

劍氣交織形成了一把青色巨劍狠狠朝着五長老頭頂落下,之見五長老沒有絲毫動容。右腳直接上前半步,在地上攆出了一個深深的腳印。

手中的明晃晃的大刀猛然朝上砍去,準備與張天痛快橫斬一通。

那長約兩米的大刀環繞着熾熱的火焰如同一個個跳動的精靈,強大的星力使周圍的空氣瞬間爆裂開來,似乎想要將這片空間破開。

有形的威勢朝着四面八方狂壓而去,周圍的人羣不禁再次瘋狂朝後退去,四散的星力波動將整個大地上的花花草草攪碎一通。

張天的青色巨劍最終狠狠砍下,一聲驚天動地的炸響帶起了強大之極的星力流四射,四散的洶涌星力如同一道道海浪,瘋狂不停的向遠處波動,一波接着一波,撥動着在場所有人的內臟。

青、紅兩道星芒宛若兩道**碰撞,劇烈刺眼的光芒射花了不少人的眼睛。

光芒過後,星力涌動的能量流停止,灰塵碎屑落下,衆人只見現場一片狼藉,大樹倒了一地,大地坑窪了一片。

目光集中到交戰的中心之地,只見那五長老手持長刀向天劈的姿勢,而兩腿卻是深入地上十釐米有餘,在他腳下大地更是如同一道蜘蛛網,朝着四面八方龜裂開來。

衆人連忙尋找張天的蹤跡,一通掃描後才發現了距離五長老右側十米外的張天。只見張天身形瀟灑,劍指五長老,冷冷的目光中似乎有些不屑。

“小子,你確實詭異,明明只有九重天的修爲,實力居然有着星士初期,能死在我手裏,你也能笑傲黃泉了。”

五長老掙破了困住雙腿的大地,冷笑道。

“小子,你也接我一招”

“烈火焚原”

那把明晃晃的大刀頓時火焰環繞,如同一條條火龍在刀上咆哮着、涌動着。猛烈霸道的刀氣直接割裂了空間,不可一世般的衝向了張天。

看到那充滿了熾熱的大刀劃破空間,自遠處快速朝着自己猛劈而來。張天似乎已經看到那一條條的炮響的火龍脫離刀身撲向他、撕裂他。

身形矯健,張天手中長劍龍飛鳳舞起來,青色的光芒瞬間閃過無數道,道道青光連成一塊,讓衆人以爲張天青色光芒一直持續。 「你找死!」

剛剛突破至地武境的劉瑩,雖然一改之前火爆的脾氣,但是遇到這樣無恥之人,她的暴脾氣又上來了。

根本不理會男子的說話,直接粉拳一握,朝著男子的面部就轟殺了過去。

「小脾氣倒是不小呢……」

男子似乎根本沒有把這個進攻當一回事,只是一個閃身,劉瑩差點就栽倒在那個男子的懷中,那場面讓人看著都有些旖旎。

「美女,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在下自我介紹一下,天星宗真傳弟子,臧青梭!真的不是有意冒犯,看到小姐之後,一時驚為天人,衝動之處,還請見諒!」

臧青梭一下子又變成了溫文爾雅,彷彿剛才那咄咄*人的人並不是他一般。

「天星宗?你是來參加宗門交流大賽的人?」

劉瑩一下子反應了過來,這些天的確是宗門交流大賽的人陸續到來了,就在之前其實徐剛已經為他們開過一次碰頭會,他們也了解了這一次比賽的規則。

只不過天河宗的這些人並沒有參加,所以他們還不知道這些人已經到來了。

「美女,看來你的反應有些遲鈍哦?」臧青梭的臉上布滿了笑容。

劉瑩心中一驚,僅僅從這個男子的實力,她就可以明白的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此人的對手。而這還是其中的一個人而已,如果這些人的實力都這麼的變態的話,恐怕到時候自己還真的是一輪遊了。

連規則都還不清楚的劉瑩,還以為本次宗門大賽的規則還是淘汰賽制呢。

「哼,我不管你是天星宗,還是其他宗門的人,這裡是天河宗,輪不到你撒野吧?」

劉瑩此刻也是杏眼一瞪,一副大姐大的氣勢油然而生,顯然這麼長時間的紅袖盟盟主倒也不是白當的。

這個時候她也知道,要是真正的得罪了這些人,到時候她的行為會讓整個宗門陷入被動。

「我說美女,咱也不用這麼絕情吧?想我天星宗,那麼多想要做我臧青梭的女人我看都不朝他們看一眼,不過對於你,我真的是一見傾心!」

「你一見傾心,又不是我一見傾心,難不成你喜歡的女人就非得跟你么?這是什麼道理!」

劉瑩也是口齒伶俐,顯然在口角上,這個臧青梭還真的不是很沾光。

「呵呵,這麼多人可是看著呢,天河宗如此多的人竟然沒有一個敢為美女你出頭的,你覺得這些男人靠得住么?」

「你……」劉瑩被氣的說不出來話了,眼么前這個男人的實力實在是太強了,恐怕除了宗主之外,就只有幾個消失的真傳弟子能夠與之一戰。

但是這些人都不可能出現的,聽著臧青梭那極富挑釁的話,底下的眾人都是摩拳擦掌。

可是卻沒有一個敢真的上前的,為什麼? 天驕後腰

之後,又被提及是前來參加十大宗門交流大賽的人,那此人的實力應該在地武境。

地武境,就算是這些人一擁而上,用怕都沒有任何的用處,天河宗之人各個都是瞪眼看著臧青梭,這個人仗著自己實力高超,竟然如此羞辱天河宗之人。

其實每一屆交流賽都會發生類似的事情,有些時候像這種並非一定就是真的,很有可能就是別人在試探某宗的實力。

即便是最後出了什麼事情,追求一個自己喜歡的女人,總是不會被別人怎麼樣的。

到時候也只能夠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十大宗門的人本來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嘿……臧師兄,你怎麼跑到這邊來了?」又上來一個和這個男子穿著一樣服飾的人,不過此人骨瘦如柴,看上去猶如猴子一般。

「這是你未來的嫂子,還不喊嫂子?你小子躲在下面以為我沒有看到?」臧青梭笑容滿面,緊接著對著劉瑩道:「這是我師弟金刀明,剛剛踏入地武境才半年左右的時間。」

臧青梭彷彿已經將整個天河宗的內門演武場當成了自己的後花園一般,不斷的介紹著自己的人。

劉瑩輕輕的露出貝齒,緊緊的咬著自己的嘴唇,這個時候的她顯得是那麼的無助。

「有道是遠來是客,卻不曾想,客大欺主!實在是讓人感覺有些可笑!」

一字一句,從遠處傳來,一旁還在看熱鬧的眾人,很快的讓開了一條路。

億萬新娘:顧少的天價寵妻 是葉師兄的聲音!」

「葉師兄來了,真的是葉師兄來了……」


「讓天星宗的這幫人好好的看看,竟然敢說我天河宗無人!」

底下的人很快的為葉川讓出了一條康庄大道,筆直的道路彷彿是瞬間開闢出來一般。

葉川一身藍衣,長眉如流,身如玉樹,此時的他與兩年前相比,褪去了青澀,顯出了一份陽剛之氣。

「嘿,天河宗終於來了,我還以為天河宗的男人出門都不帶下面的東西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