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五靈?」蘇龍驚訝的看著蘇徹的變化,大聲的問道。

2021 年 1 月 29 日

「是的,虎之爪,速為上,火為尊。」避水金睛獸沉穩的說道。

蘇龍深吸了一口氣,將目光望向蘇徹的位置,「這小子,身上到底有多少寶物啊。」

蘇葉天的目光移動到避水金睛獸的身上,「這比我這輩子見到最好的東西,還要好啊。」

避水金睛獸笑了笑對他們說道:「你們現在看到的東西,還不是主人最好的,他身上有一個寶物,如果公之於眾,那麼引起的,可能是天下大亂。」

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之中,風清聖的身體漸漸的恢復了平靜,可是當蘇徹再去感受的時候,他徹底驚訝了。

「虛無氣?」

風清聖臉上的紋路使他的面容更加的猙獰,「你也知道?那我讓你看一看,下階靈仙的實力吧……」

剎那間,天色開始出現朝陽。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日出的那一刻,就是這場勝負決定的那一刻,這一點已經在風清聖的腦中反覆的思量了多次。

既然朝陽已出,那麼日出的時間已經剩餘不多,這也是他立刻將實力提升了如此之多的原因。

徹徹底底驚訝的蘇徹瞠目結舌的看著面前的風清聖,這種氣息他只在曾經上兮玥璃的家族長老身上體會到過,沒想到現如今出現在了面前的風清聖身上,據說虛無氣是修仙所必須擁有的氣息,這也就是說明,擁有了虛無氣也就等同於進入了靈仙的範疇之中。

既然是仙,實力肯定不會弱,驚訝的蘇徹想要平復心情的同時,風清聖已經動身了,若是說沒有祭出虛無氣的風清聖速度根本連蘇徹的汗毛都碰不到,那麼現在的風清聖已經可以跟得上蘇徹的速度了。


雖然只是跟得上,但是面對蘇徹的驚愕,現在無疑他已經佔據了上風。

風清聖揮舞著被黑色氣體包裹起來的天威劍向蘇徹賓士而來的同時,蘇徹的身體僵硬的移動了起來,可是對方的攻勢有些過於迅猛,當蘇徹還沒有將速度發揮極致的時候,對方的攻勢已經到了他的面前。

反手一抬,蘇徹直接用手腕的地方擋住了天威劍的攻擊。

「娘的!」風清聖大喝一聲,連著三劍劈下,「你身上到底還有多少沒有拿出來的東西,統統給老夫拿出來!」

風清聖攻擊到的正是蘇徹的護腕,連同金鎖虎皮衣在內的八荒戰甲。

蘇徹也沒有想到,這戰甲護腕竟然能夠抵禦天威劍的攻擊,這幾下抵擋可是讓蘇徹清醒了不少。

現在沒有什麼時間留給他吃驚了,隨著夜芷煙和雲仙老人的戰鬥升級,風清聖身上的靈氣正在呈一個瘋狂增長的勢態持續了下去。

忽然之間,蘇徹眉頭一緊,他想到了一個方法。

現在憑著自己的實力,想要去將對方打敗,已經變成了一個幾乎沒有可能性的事情,那麼一個膽大而又詭異的想法慢慢從他的心底開始滋生了出來。

當這個想法生出的時候,蘇徹的心底已經出現了一系列的計劃,蘇徹的內心似乎有了很大的把握。

風清聖的攻勢再次變得讓蘇徹有些難以招架,但是好在蘇徹還有虎之爪給他帶來速度上的巨大優勢,雖然近不了風清聖的身,但是躲避還不成問題,就這樣,一場聲勢浩大的追逐戰拉開了。

風清聖的劍氣從後方射出,而蘇徹的躲避顯然遊刃有餘。

就在這時,蘇徹的餘光瞟到了天空之中戰鬥的夜芷煙和雲仙老人,他也明白,當初夜芷煙來到這裡的時候,兩人就已經溝通過了,蘇徹的目標不是這個皇室的老傢伙,雖然他在蘇徹的心中也是罪無可恕,但是他對於蘇徹來說,還有很多的利用價值,畢竟自己蘇家的名聲不可能都壞在九州大陸上,最後還是要有一個背黑鍋的人。所以雲仙老人不可以死。

那麼現在的夜芷煙對於他的周旋,做的非常的到位。蘇徹絲毫沒有對這個女人的實力產生什麼懷疑,畢竟她的力量蘇徹是自己感受過的,相比如果真的動起手來,雲仙老人即使擁有兩把靈兵,也不是夜芷煙的對手。

可是要怎麼分出高下,蘇徹也不敢胡亂猜測。

躲閃過後方的攻擊,蘇徹邊跑邊想到了一個絕妙的計劃。

忽然逃到一半的蘇徹,瞬間調轉方向,直接向風清聖撲了過去,風清聖顯然沒有想到蘇徹會如此,但是也沒有到來不及反應的地步,畢竟現在他的實力已然非常的強悍。

就在蘇徹轉身的剎那,風清聖的手掌孕育了巨大的靈氣,在蘇徹到達他攻擊範圍之後,一掌直接拍出。

這可是擁有靈仙實力的攻擊,蘇徹可不敢輕易去接,立刻轉身閃開這一次的攻擊,右手掌心之中忽然出現了紅色的紋路。

瞬間,蘇徹的右掌緊緊的捏了下去。

「鬼王印!開!」

在蘇徹剛剛打開虎之爪的瞬間,攻擊風清聖的同時,他就已經將三印下在了風清聖的身體之中,那時候的風清聖只能感受到拳封敲砸的疼痛,絲毫不會感覺到鬼王印的進入,如此一來,蘇徹的第一印便開了。

這第一印雖然是三印之中威力最小的一印,但是就算威力再怎麼小,它畢竟也是無階靈技,這一次,直接讓剛才攻擊蠻橫的風清聖立刻在空中失去了平衡,頭朝下順勢掉落了下去。

這時蘇徹抓緊了機會,就在對方掉下去的瞬間,被紅色火光包裹著的雙手瞬間合十,然後兩掌同時張開,向風清聖的方向拍去。

「降龍掌!」

蘇徹的降龍掌這一次沒有用升龍拳去做引,而是直接借用身上的火焰和對方周身的靈氣做以引導,這一次的威力,不減當初。

風清聖的身體直接墜落到了地面之上,將原本完好的石板路上面砸出了一個深坑,可是當塵土散去的時候,他已然站立而起。

如若別人看到此景象和風清聖面容之上的表情,定會以為他根本沒有受到任何的創傷,但是風清聖對的是蘇徹,蘇徹的感知力經過自然之力的凈化,已經可以看得出對方的靈氣狀態,但是即使如此,蘇徹仍然驚訝了。

風清聖體內雖然造成了非常大的創傷,但是自己的降龍掌根本沒有對他的身體造成任何的影響,對方的故作鎮定也告訴了蘇徹,鬼王印雖然傷害了他的身體,但是真正造成的創傷,並不足以讓他臉色改變。

「小子……」風清聖慘淡的說著,「你的攻擊根本傷不了我……只能讓我的靈氣,越發的增多!」

蘇徹知道降龍掌的威力可以造成多麼大的靈氣波動,而對方的靈氣飆升到一個點的時候,停止了下來,這時的蘇徹開始了周密的盤算。

他需要知道自己使用靈氣的多少和對方吸收的多少來做一個考量,畢竟精確的算出了風清聖本身的實力所能夠承受下來的靈氣攻擊是多少。

「你!在找死!」顯然風清聖雖然沒有被打傷,但是他的身體內部的創傷已經讓他惱怒了,這也是蘇徹計劃之中的一部分,想要用腦力打敗對手,第一個方法就是將其激怒。

事實證明蘇徹的第一步成功了,既然第一步成功,那麼蘇徹想著的就是計劃的第二步。

這時他的身體開始誇張的大範圍移動,地面之上的風清聖竟然一時之間沒有找到他的身體所在確切的位置,可是在當他冷靜的尋找之下,才發現蘇徹再次回到了空中,並且和夜芷煙的距離不算太遠。

「吃力嗎?」蘇徹輕聲的問了一聲。

夜芷煙聽到蘇徹這麼一問,嫣然的一笑:「你還想著我啊。」

「那肯定啊,這麼多年以來,這一天我等了很久,可是沒有想到,站在我身旁的會是你。」

「你想不到的事情還多著呢。」夜芷煙只是淡然的說道,然後轉頭問他:「說吧,你要做什麼。」

蘇徹低聲的對夜芷煙說了一些話之後,他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地面之上的風清聖身上。

蘇徹移動之後,夜芷煙有些獃滯的看著雲仙老人。

「小姑娘,你別纏著我了,我知道你和他關係不淺,這樣吧,我不出手,可以嗎?」雲仙老人可能被夜芷煙已經糾纏了好久了,他現在也應該明白面前的這個小女孩根本不是他一個級別的對手。

夜芷煙一挑眉,陰冷的笑容出現在了她的面容之上,「要我不管,好啊。」

說吧,她的右手慢慢的在空中抓握了起來,就在這時,天空之中竟然出現了一個血紅色的洞,這一驚變,不禁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矚目驚嘆了起來。

「不過,你要接我三招!」夜芷煙微笑的面容再也看不出任何的溫柔,現在的她,像極了一個嗜血的女魔頭。


茫然間,天地之中忽然起了狂風,就在眾人都驚嘆著望著天空的同時,那血紅色的洞里出現了一道巨大的紅光。

「這是……」天空中的婦人面色再次大變,這一次的表情不是驚訝,而是懼怕!

懼怕!

她身旁的少年將目光放在夜芷煙身上的時候,回過頭來低聲的對婦人說,「她好像是魔族的人……」

「魔族……」婦人喃喃的說道。

「小姑娘有些誇大海口了吧,雖然你這個靈技陣勢很大,但是普天之下說讓我接不下三招的人,可能還沒有出生吧。」雲仙老人玩味的看著夜芷煙,他雖然對於面前的這個小女孩心裡沒底,但是他對自己的實力有著十足的信心。

「兩把破靈兵也想和我來這裡耀武揚威?我今天讓你看看什麼叫做實力!」夜芷煙嬌喝了一聲,瞬間,血紅色的洞中的光芒,直接照射到了她的右手之上。

當一對紅色的圓環出現在夜芷煙手中的時候,整個世界都只能聽到她輕描淡寫的一句話。

「上古仙兵現!破碎無雙!」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破碎無雙乃仙兵譜上赫赫有名的仙兵,是為魔族夜魂姬的手中武器,在場知道這件事情的人並不多,天空之中原本端詳的婦人,看到破碎無雙降臨的時候,臉色慘白,她無法想象在這個低級別的大陸之上祭出一件仙兵是多麼可怕的事情,而且她更無法想象破碎無雙竟然會降臨到這裡。

如果說召喚仙兵本來就是一件在這個大陸之上不可能發生的事情,那麼破碎無雙的出現,無疑讓這個了解所有情況的婦人開始了顫抖。

仙兵有一個仙兵譜,是天府之國的一個非常強橫實力列出的一個排行。其中包含著的仙兵非常的廣大,有一百種之多,其實力的排行根據使用者的能力,和其本身的威力來定下,而這個破鎖無雙所在的位置,是二十二位。

可是下方的風清聖和雲仙老人等一干人等根本不知道破碎無雙的厲害,他們只是聽到夜芷煙喊得那句仙兵。但是要知道仙兵這兩個字,已經足足可以震懾人心了。雲仙老人的心中開始打起了鼓,他端詳著面前的夜芷煙,一個莫名的想法從從心中冒了出來。

這個女人說的話,是真的是假的?

如果是假的,那麼豈不是自己白白著了她的道?可是如果是真的,為什麼她要和自己迂迴這麼久而不一開始就把自己解決了去?

這個想法出現的那一剎那,上天或許已經註定了面前這個老人的生死。

「小姑娘,小小年紀可不要口出狂言哦。」雲仙老人如同哄孩子一般和夜芷煙說道,可是熟不知現在的夜芷煙,彷彿因為破碎無雙的出現,變得有些不可控制的樣子。

夜芷煙的眸子中透出了些許陰冷,她注視著雲仙老人的面容,冷峻的笑容緩緩的出現,而她手中的兩個血紅色的環,慢慢的抬了起來。

「你知道仙兵和靈兵有什麼差別嗎?」夜芷煙微笑的說著。

這句話,讓雲仙老人背脊有些發涼,但是他仍然強顏對夜芷煙說道:「不知道,難道你要為我演示一下?」

這時,夜芷煙雙手的破碎無雙的表面上漸漸出現了紅色的光芒。「不是為你演示,是告訴你,什麼是恐怖……」


話音剛落,破碎無雙上方的紅光瞬間大盛,也就是這個瞬間,夜芷煙的身形立刻消失在了原地。

要說速度,雲仙老人是不遜夜芷煙的,當下便找准了她的位置,翻海扇從前一扇,直打夜芷煙腦門處,可是夜芷煙的身形出現在翻海扇之下時,根本沒有想著躲避這次攻擊,而是右手將破碎無雙的一環抬起,左手握緊紅環直接砸向雲仙老人下盤。

雲仙老人猝不及防,他使用靈兵數十年,每一次攻擊到對方之前,對方都會拼了命的去躲閃靈兵的攻擊,因為無論是翻海扇還是凌雪刀,他們的硬度和強度都是非常可怕的,想要抵擋它們的攻擊,需要損耗非常大的力量,甚至實力對等的兩個人可能就是因為抵擋了這一下,那結局可能就此決定。

但是現在夜芷煙絲毫沒有躲閃的意思,她直接硬生生的將翻海扇的攻擊擋了下來,而且直接出手。

雲仙老人將凌雪刀下擋,但是這一擋,是他這輩子做的最錯的一件事,當凌雪刀觸碰到破鎖無雙的那一刻,清脆的聲音傳到了天地之間。

「咔……」

凌雪刀竟然活生生在雲仙老人面前,斷成了兩半。

現在幾乎什麼都無法讓面前這個老人平靜下來了,他的面容幾乎就在這一刻凝固了起來,這一擊,擊中了雲仙老人的腹部,他的身體直接從天空之上飛出,重重的砸入了旁邊的山峰之中。


轟隆一聲傳出,整個天地頓時為之顫抖了起來。

四周的人都陷入了驚訝,風清聖的面容之上也瞬間全部是猙獰,他萬萬沒有想到,面前的這個少女手中的那名叫破碎無雙的仙兵威力竟然可以大到這樣的程度。

嵌入牆壁的雲仙老人目瞪口呆,可是夜芷煙並沒有停手,她雙環合十,面對著雲仙老人,手中的圓環忽然慢慢的升起,剎那間夜芷煙的頭頂之上出現了一層暗紅色的光芒,兩個圓環之中如同有缺口一般,竟然相接在了一起。

還沒等雲仙老人反映過來,夜芷煙頭上的光圈已經全部形成。

這一點,讓蘇徹徹底驚訝了。

蘇徹方才和風清聖再次過了幾招,但是這邊的靈氣強度讓蘇徹有些發愣,畢竟他只是低聲和夜芷煙說,讓她施展一些靈氣強度比較大的靈技,可是誰也沒有想到她竟然一出手就是這般毀天滅地的勢態。

可是現在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蘇徹有些擔憂,這樣的靈氣會不會直接讓自己的計劃落空?

可是顯然風清聖面部的表情已經給了他答案,風清聖雖然有些驚訝,但是顯然對方的攻勢並不是朝自己來的,雖然他對於仙兵十分的忌憚,但是對方施展靈氣之後的參與靈氣都會吸入他的體內,這樣他便可以穩穩的在天亮之前將蘇徹幹掉,一旦蘇徹身死,那麼婦人便會對他出手相助,這樣即使對方有仙兵,但是對手也不是自己。


打好了如意算盤的風清聖顯然沒有想到蘇徹的計劃,眼下一切,都要從夜芷煙的手裡展開。

夜芷煙頭頂之上的光芒越發的凝重,剎那之間,一道血紅色的光芒閃過,這個瘋狂增長的靈氣波動停了下來。

「去死吧!」夜芷煙怒喝了一聲,直接一甩雙手,頭頂之上的光圈全部飛出,目標直指雲仙老人。

這時的雲仙老人張皇失措的想要躲避,可是腳下不穩,竟然直接掉落在了山崖之下。

光圈砸中山壁,頓時整個山脈都一陣顫動,隨之山峰如橫刀斬斷,所有的碎石和山壁,全部滑落了下去,整個山峰,瞬間崩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