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了,快了…….」烈焰鳥回應,聲音很是無力。

2021 年 1 月 29 日

「你這一個快了,到底是多遠啊?」童毅很是認真的問道,因為這一路下來,那鳥都說了幾百次快了。

「哎呀,你別問了,我也不知道,這死地方我又沒來過!」它有些不耐煩的說道,因為童毅問它這個問題已經幾百次了。

「兄弟,要進來避避暑么?」古棺內,傳出血族少年的聲音。

童毅聽到自己這兄弟邀請自己進他的棺材避暑,頓時打了個寒顫,渾身清爽無比,隨後他婉言拒絕:「不了,現在我感覺渾身清爽無比!」

「老大,你就聽他的進去避避暑吧!」就在這時,烈焰鳥插了句嘴,這鳥因為童毅拔它好不容易長出來的毛做扇子,而對童毅一直耿耿於懷。如今見到了這麼好的機會,它怎能放過?

「哎呀呀,我怎麼感覺這扇子需要重做呢?」童毅有意無意的瞥了一眼烈焰鳥。

「就當我沒說……」烈焰鳥何其聰明,頓時明白了童毅的意思,一臉委屈的樣子,它很想胖揍童毅一頓,只可惜實力不允許,更何況此時的童毅已經不再是一個人在戰鬥了。

「停——」

突然,童毅喝止,他似乎發現了什麼。

烈焰鳥頓時雙眼瞪的溜圓,巡視四周,突然發現了一行腳印,腳印繁多,如今還有人族的腳印居多。

隨後它趴在沙地上,仔細聆聽,半響后,它叫道:「老大,距離我們不是很遠的地方有一行生靈,我們把它們幹掉吧!」

在他們前方,有一行人,領頭的是一名高有五米,通體猶如黃金鑄成,背生四翅,頭頂獨角的人形生靈。

他坐在輦車上,有四名人族天才為其拉車,在那輦車的後面,跟著不少生靈,他們氣息強大,但並非同一種族,顯然是輦車之上生靈的追隨者。

「主,我們的食物又用盡了!」在其身後,有生靈聲音很是恭敬的說道。

「這該死的荒漠,讓我去哪裡找食物?」他咬牙,很是憤惱,突然,他的視線集中在四名為他拉車的人族天才身上,隨即開口:「如果找不到食物的話,今日便食了你們!」


一路一來,他食用了不少人類天才,而今只剩下為他拉車的四名天才了。

四名人族天才不敢言語,各各咬著牙,心中畏懼,他的實力太強了,哪怕他們聯手恐怕也不敵。


「老大,食物,好多的食物!」

突然,一道興奮的叫聲傳進了這一行生靈的耳中,它們回頭望去,看見了一鳥、一古棺、一人。

最讓他們惱怒的是,一隻近乎禿毛的鳥無比興奮的望著他們,嘴角留著哈喇子,而那聲極度囂張的話,顯然出自它的口中。

「身為人族居然為畜生拉車真是夠丟人!」童毅不屑的望著拉車的四名人族小聲咕噥。

「找死——」

輦車上的生靈怒吼,他血統高貴,如今居然被卑微的人族稱為畜生,他頓時大怒。

他神色猙獰,怒瞪雙眸,眉頭倒豎,凶氣迫人,好似簸箕的大手因憤怒而拍向攆車,只聽「嘩啦」一聲,輦車居然被拍的粉碎,隨後他起身扑打著金翅,向著童毅沖了過去。

童毅神色微變,但並無畏懼之色畏懼,化為一道金光,也是沖了過去。

「滾吧!」

童毅大喝,他左拳帶著璀璨光芒,直接對著他怒轟而下。

小小拳頭,蘊含著滔天神力,拳風帶起地上的沙塵猶如浪濤一般,向著八方席捲而去,捲起百米之高的金色巨浪。金浪滔天,湮沒整片地區,遮天蔽日,衝上高空,景象恐怖。 「砰——」

一小拳頭與輦車上的生靈的簸箕大小的巨拳相對,一聲悶雷般的聲音響過,輦車上的生靈竟然被一拳轟飛了出去,這讓他感覺無比震驚,而且他還感覺的到自己被擊中的右拳有些發麻,失去了直覺。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一名人族幼童一拳轟飛了,而且自己與其相對的拳頭還失去了直覺,這簡直就是恥辱,這令他羞惱。

但這還算不得什麼!

「咔嚓——」

緊接著他的右拳內居然傳出碎裂的聲音,手骨碎裂的劇痛讓他額頭冒汗。他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太可怕了。他知道這是純粹的肉身力量,這等肉身實在有些驚駭世俗了。

同時,他心中升騰起一股焦慮與恐懼,這個人族太可怕了,如果任其成長的話,簡直不可想象,想必要不了多久就很有可能打破原本的平衡!

他沖著童毅怒聲咆哮,張開就吐出一道金色巨大閃電,試圖轟殺童毅。

童毅一指點出,一道形似鱷龍的光束直接向著那金色巨大閃電撲殺而去。

「轟——」

爆炸聲響起,閃電與光束相撞,帶起的衝擊波令整片天空都無比璀璨。

「我主不敵,速速支援!」

下一秒,輦車上生靈的一眾追隨者向著童毅襲去。

突然,一個龐大黑金色古棺擋住了他們的去路,緊接著古棺內傳出冰冷刺骨的聲音:「速速退去,公平交戰,違者死!」

聲音冰冷,沒有感覺,他們渾身一顫,感覺裡面的是一位魔王。心生畏懼,不敢違抗,只得退去。

就在這時,一直禿毛鳥跑了過來,它無比放肆的打量著這些生靈,並發現這些生靈的實力都不如自己,可謂是難得一見的出氣筒,隨機迅速沖向他們,打算髮泄。

「哈哈,接受鳥爺的摧殘吧!」

烈焰鳥大笑,打算用他們來發泄這些天自己所受的氣,它拎著古鼎橫衝直撞,見一個砸一個,好不快活,沒一會,不少生靈都遭重創。

它雖然不是童毅的對手,但是,再怎麼說它也是純血的烈焰鳥,實力也是很強的,而且它自稱禽王也並非吹噓,而是它真有那個能力,雖然只是在小山頭上自居。

一隻禿毛鳥拎著古鼎彰顯了彪悍凶性,所過之處,慘叫哀嚎不斷響起,一個比一個慘,但是那四名人族天才更是慘烈,腦袋都被砸成了血葫蘆。具體因為什麼,就不多說了,大家都明白。

在遠處,一道幼小身影與一道巨大身影在不斷激戰,他們每次奔行都帶起滔天的金色沙浪,兇猛且狂暴。

「卑微的人類,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他因被童毅一拳轟碎手骨而受創,心生畏懼,發出怒哮。

「呵呵,我會讓你知道你是多麼的不堪一擊!」童毅冷笑,而後祭出燒火棍,雙手緊握,直接向著他輪了過去。剎那間,那片地區便煙塵衝天,沙塵滾滾。

輦車上生靈身體一震,剎那間他身後的四隻金翅居然化為四把金色寶劍,並帶著一股恐怖波動,化為四道金光,向著童毅劈殺而去。

「鏘——」

金屬相交的聲音傳出,帶起一大片了火花。

「咔嚓——」

緊接著,那四把金色寶劍居然被那金色長棍給拍的震碎。

「噗——」

於此同時,一把金色長矛飛出,只聽見「噗」的一聲,一桿長矛狠狠的射進了那生有金色獨角的生靈咽喉,隨即,童毅急速退去。

「嘭——」

這是一聲爆炸聲,緊接著那金色獨角生靈身體也是隨即炸裂開來,最終他的軀體化為了一塊塊碎肉塊,散落各處,鮮血染紅了地面。

「這麼弱,也敢與我放肆?」童毅不屑的望著那些碎肉。

「天,我主居然敗了!」

那些追隨者聲音顫抖,各各驚恐無比,感覺天塌了一般,隨即,想要逃亡。

「你們若是跑了,我還吃什麼?」烈焰鳥拎著古鼎便追了上去,不讓他們逃跑。

沒多久,一個活口都沒有留下,全部被進古鼎熬燉,血族少年嫌棄這些血液,並沒有食用,而是繼續躺在古棺內。

幾天後,他們終於走出了大漠,烈焰鳥的心情也是出奇的好,竟是一頓狼嚎:「嗷嗷…嗷……」

頓時引來這片山脈生靈的好奇,紛紛仰頭觀望,看見一隻禿毛鳥拍打著翅膀,從這裡飛過,一路狼嚎,很是囂張。

「瞅啥瞅,沒見過我這麼英俊瀟洒,風流倜儻,無敵天下的鳥么?」烈焰鳥對於它們的注視很是不滿,聲音極度囂張。

「這禿毛鳥,怎麼會發出了狼的嚎叫聲?」

「這鳥沒見過,不知何族,但看起來有些像烈焰鳥,我估摸是烈焰鳥與凶狼雜.交出來的後代,要不然不可能長的這麼磕磣!」

「說的對,看來與外族雜.交真的很影響下一代啊!」

「恩,堅決不與外族結合!」

下方有很多生靈議論,認為天空上那隻禿毛鳥那麼難看的原因是與外族雜.交,原本打算與外族通婚的生靈也是瞬間打消了念頭,因為它們不想影響下一代。

烈焰鳥聽著下方的議論,臉色頓時黑了下來,一副唯我獨尊的架勢,俯視下方山脈中的生靈,叫囂道:「鳥爺我神威蓋世,血統高貴,可一鳥可橫掃一片,如若不服便來一戰!」

這幾天烈焰鳥是一路打出來的,曾多次一鳥橫掃一片,因此很是自信,變的囂張起來。

「吼——」

就在這時,山脈深處跳出一頭巨獸,有百米米之高,漆黑如墨,滿布黑鱗,戾氣很重,它伸出巨大獸爪,向著高空上的烈焰鳥拍去,打算將其拍成碎片。

「我勒個擦——」

烈焰鳥大罵一句,使勁撲哧翅膀,要飛的更高,最終於那巨大獸爪擦邊而過,但儘管這樣,它也是受了輕微的皮外傷。

它不敢稍作停留,感覺這片地區太危險了,化為光點,急速遠去。

許久后,它聽了下來,渾身冒著冷汗,忿忿道:「麻痹的,一個小山脈怎麼都這麼危險,原本我還縱橫荒漠,剛出大漠怎麼就碰見一頭獸王?」

就這這時,童毅與血族少年也是趕了過來,只見童毅一臉幸災樂禍樣子望著它,道:「怎麼了?你不是神威蓋世,血統高貴,可一鳥可橫掃它們一片的存在么?剛剛怎麼狼狽而逃了?」

童毅也是感受得到那頭巨獸的氣息很是恐怖,與他見過的黑虎也沒有遜色多少,應是一頭獸王。

烈焰鳥氣急敗壞的叫道:「別說了,原本我以為那個小山頭都是一群土鱉,誰知道那小地方居然藏有獸王啊?」

童毅笑眯眯,道:「你個笨鳥記住了,有實力囂張叫牛逼,沒實力囂張那叫傻.逼!」

烈焰鳥不言,臉憋的通紅,隨後他們繼續前行。

途中遇到了不少強大的生靈,也發生了不少激戰但是他們的戰力實在是恐怖,尤其是血族少年,深不可測,一口古棺也是神秘莫測。

數天後,血族少年告別,因為他收到同族夥伴的垂死呼救,童毅也不好阻撓,只得拱手告別,烈焰鳥在其走後便是不停的咒罵。童毅也是異常懊悔,早知如此,那個時候就該跟烈焰鳥干一票了。

半個月後,他們看到了不少生靈的聚集地。

在哪裡有很多生靈,都是各族天才,一個個氣息強大,精氣澎湃。

各種生靈千奇百怪,有樹人,石頭人,大黑狗,金色巨鳥,銀眸白虎,獨角人熊,青色蛟龍,這裡聚集了不少強悍生靈,一個個實力都不可小覷,甚至能看到幾頭貔貅,檮杌,窮奇,等強大無匹的凶獸,還有來自人族荒古世家的天才,古國王族後裔,乃至皇族後裔。但是比起凶獸來說,人類真的是少得可憐。

「老大,我怎麼感覺不該來這裡啊?」烈焰鳥看著這些強大無匹的生靈,碰了碰童毅,它有些發怵。

「好多賣相不錯的傢伙啊,味道想必也不錯吧?」童毅環顧四周,眼睛都看暈了,不停的伸出袖子擦拭嘴角流出來的口水。

「是啊,老大,你快看,那頭蛟龍是不是純血的?我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威壓,我夠嗆能打過啊!」

「老大,快看,那個好像是金翅大鵬鳥的後裔!」

「我的天,這裡居然有黃金玉獅子!」

這禿毛鳥就跟土包子進城似的,東瞅瞅,西望望,一旁的童毅感覺很是丟人,不過到了這裡,烈焰鳥的囂張氣焰也是小了許多,變的乖順起來,不在那麼得瑟了,因為這裡的生靈,一個個氣息都很強大。

在一處高地上,哪裡聚居了許多氣息無比恐怖的生靈,有的鱗甲森森,有的翎羽鮮麗,頂級凶獸都聚集在哪裡,有貔貅,檮杌,等強悍生靈,它們一個個血脈驚人,很有可能是純血生靈。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嘶嘶嘶」的聲音,很快一頭蛇形生靈走向那處高地,它長的很古怪,一個頭顱,兩個身子,有六條腿,四隻翅膀,看起來古怪而猙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