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甘心,這個御風大陸的垃圾。」

2021 年 1 月 29 日

「噓,你不想活了嗎!被他聽到,你就死定了!」

「哼,我們宗門的長老……」

所有人都各懷心思,一個個望向秦逸的目光,充滿了憤慨、羨慕、嫉妒、恐懼、害怕等等複雜情緒。

秦逸腳踩石階,抬頭望去。

無數的建築,隱沒在仙雲宏霧之中,高樓大廈,接連成片,鱗次櫛比,不知道有多少,仙音曼妙,叫人如痴如醉,恢宏、莊嚴、浩大的味道,迎面而來。

一座高大的石門,足足有近百丈高,遠遠矗立在七煞殿前。

石門裡面,淺綠色的霞光,吞吐瀰漫,如龍似蛇,群星璀璨,隱沒其中,裡面不知道飽含了多少神通,多少寶藏,讓人看上一眼,就怦然心動,怎麼也挪不開眼睛。

「只要進入七煞殿,我的實力,會再次得到大幅度的提升,甚至可以凝練出金丹,實力再上數個台階!」秦逸望著七煞殿的巨大石門,眼中神光閃閃,拳頭緊握,「皇無極,你等著,我現在距離你,尚隔著數十個層次,但是我還有一年時間,這一年時間,不僅會追上你,還會超過你,等你回來的那一天,將你帶給我的屈辱,加倍奉還!」

「秦逸!」

「少爺!」

洛珞、盛雪、王禹翔和火雲宮一眾弟子,緊隨秦逸身後,也來到了石台上。

七煞殿宏大的氣勢,壓迫人心。

洛珞、王禹翔等人,不由自主,都從心底生出一種,自我很渺小的感覺,講話的時候,也不由變得小心翼翼,不敢大聲。

岳不群之再興華山派 ,還算正常。

看到王禹翔身後,火雲宮弟子人數減少了至少三成,但是活下來的人,雖然一個個身上挂彩,可是臉上都帶著無比榮耀和興奮的神色。

他們也都明白,自己從這一刻起,將會一飛衝天!

原本或許只是火雲宮裡,有名有姓的人物,但是不久的將來,他們都將會是四獸大陸上,都人人聞之色變的強悍存在!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眼前秦逸所給與的!

就連王禹翔,都不能例外。

遠處那些密密麻麻的宗門弟子,雖然內心憤怒、不敢,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上前。

火雲宮弟子們,望著這一切,感到前所未有的自豪和心潮澎湃,忍不住放聲哈哈大笑。

「好了,進入七煞殿,可能還會遇到危險,但是你們要記住,只要過了今天,你們就是火雲宮,未來的支柱!」秦逸和王禹翔對視一眼,點點頭,對眾人道。

秦逸一馬當先,朝著七煞殿的石門,飛快掠去。

距離石門越近,秦逸就越是能感覺到,從石門背後,洶湧而出的濃郁靈氣。

秦逸深呼吸一口,頓時靈氣入體,精神前所未有的飽滿,暢快。

「秦逸!你好大的膽子!」

一聲雷鳴,猛然從頭頂傳來。


七煞殿前半個廣場,都猛然一顫。

四周巨石雕刻,瑟瑟發抖,震下無數石粉。

一束電光,擊穿雲層,撕裂蒼穹,密密麻麻的時空通道,如同糾纏的巨蟒、線團,密布天空。

一個滿頭銀髮,面頰消瘦的老者,怒髮衝冠,一雙眼睛,死死盯著秦逸,背後狂風大作,轟的一聲,直落秦逸頭頂。

「是風雲樓的楊君長老!」仰頭一望,王禹翔失聲驚呼,「他怎麼來了!」

嘩!

火焰爆燃,龍蛇起陸,擊碎虛空,扭轉陰陽,在楊君掌心一凝,朝著秦逸頭頂,轟轟砸落。


洶湧氣浪,讓空氣不斷凝結,如鋼鐵堡壘一般,堅不可摧,無窮無盡的熱焰,將地面岩石,都燒得綿軟融化。

秦逸心頭一凜,揚手一揮,銀光爆射,拔地而起:「星域之門!」

綻放的銀光,滾滾洪流,凝聚成一堵城牆,滿是沉重的味道,攔在怒火前方。

砰!

熱焰狠狠砸中星域之門,銀色城牆大片崩潰,門內流轉的星域、星辰,片片碎裂、瓦解,無數星球,炸成齏粉。

掀翻的氣浪,如無數重鎚,狠狠砸在秦逸後背,讓他連退百丈。

原本已經接近的七煞殿大門,又遠離開去。

五臟六腑,不斷翻騰,八極大法快速流轉,這才將翻攪的氣血,壓了下去。

「秦逸,你殺我風雲樓十二殿弟子,今天我就要將你扒皮抽筋,剁成肉泥!」楊君懸停半空,手握一把熊熊燃燒的巨刃,妖異的弧度,道道鋸齒,隨便一動,就將虛空割成條條細絲,流淌出雄渾能量。

「是風雲樓楊君長老!」

「傳聞中炎宗境界第六層的強者!」

遠處人群,傳來陣陣驚呼。


秦逸擊殺了那麼多宗門弟子,終於將各大宗門的精英長老,徹底激怒了。

他們一齊來到冰霜平原,要將秦逸徹底絞殺!

「楊君長老,這件事,應該不止你們風雲樓吧。」一個男人聲音,又從時空通道中響起。

一抹淡淡的身影,逐漸變得清晰。

「暮晚宗的鄧益才!」

「他可是暮晚宗的學生領袖,實力不下於長老,至少也是炎宗境界第五層!」

「這種事情,關係到四獸大陸的地位和尊嚴,我們天星教,怎麼能甘居人後呢?」人群議論聲還未停歇,黑壓壓一群人,又從時空通道里走出來。 「天星教昌隆長老,炎宗境界第七層!」


「是天星教的長老!」

緊接著,一個又一個宗門的精英弟子、長老,從時空通道中,魚貫而出,浩大的氣勢,彷彿海潮堆積,一浪高過一樣,天空都彷彿被氣勢所迫,往上拔高千丈。

「閻羅道、銀滔教、神龍谷、燭龍殿、豐茂劍派、長德宗、晴雪門……」王禹翔望著陸續來人,逐漸布滿天空,將這些教派的名字,一個個念出來,眼珠子越瞪越大,幾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為自己在做夢。

這些一個個宗門內,舉足輕重的人物,現在竟然全都不顧規則,來到冰霜平原,要擊殺秦逸!

王禹翔朝不遠處秦逸望去。

秦逸面對前所未有的重壓,腰桿挺得如標槍一樣筆直,目光灼灼,凝視半空。

一個人,和千萬人對峙!

氣勢竟然絲毫不輸。

「翔兒,冰霜平原現在什麼情況?」王禹翔腦海中,突然傳來王天嘯的聲音。

這是火雲宮特有的傳訊方式,不會受到任何空間的阻隔。

聽到王禹翔對現場的描述,王天嘯倒吸了一口涼氣。

「就算是當年皇無極來到四獸大陸,也不過是咆哮怒斥一些宗門,而像秦逸這樣,引得幾乎所有宗門高手齊出,為的就是擊殺他,簡直不可思議!」王天嘯的聲音,充滿了驚訝。

「父親,現在該怎麼辦?」面對半空重重重壓,王禹翔現在說上一句話,都無比吃力。

「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震懾住所有宗門的巨頭,只要我不出手,流寒清等等宗門的宗主,都不會出手。」

王天嘯此刻也是無能為力,他要是出手的話,無論是他,還是冰霜平原重的秦逸、王禹翔,甚至火雲宮,在一剎那,都會受到四獸大陸所有宗門的圍攻,剎那之間,灰飛煙滅。

王禹翔牙關緊咬,拳頭緊握:「距離成功只差一步了,就差一步了。」

王禹翔拼盡全力,朝半空望去。

我的思想世界 ,金光乍現,彷彿千軍萬馬,兵臨城下,肅殺的氣氛,讓空氣都不斷排開,發出嘎嘎轟鳴。

才這片刻功夫,半空至少從時空通道里,走出來數百門派,近萬人次。

這些人的實力,遠遠高於之前派入冰霜平原的宗門弟子。

氣勢在半空聯接,形成浩蕩紅霞,日月霞光,都為之黯淡。

短短几個呼吸的時間,王禹翔和一眾火雲宮弟子,大汗淋漓,全身汗如雨下,彷彿剛從水裡撈上來的一樣,雙膝陣陣發軟,恨不得跪在地上,五體投地,才能減輕這股重壓。

遠處各大宗門弟子,早就一個個全身發抖,連抬眼朝半空群雄,望上一眼,都要付出極大的勇氣。

「秦逸,你今天殺我天星教弟子……」

「秦逸,你今天殺我神龍谷弟子……」

「秦逸,你今天殺我……

「秦逸……」

半空之中,聲若雷霆,轟轟巨響,震得蒼穹震蕩,群星搖曳,各種凶神惡煞的氣息,彷彿凌駕九天雲霄,要將秦逸,徹底碾死!

秦逸筆直地站在石階上,腳下石階,因為重重重壓,都已經裂開密如蛛網的裂紋。

碎石被凝滯的空氣,緩緩抬上半空,噼里啪啦,炸成石粉。


無數道凌厲、兇猛的氣勢,虎踞龍盤,盤踞在秦逸上空,不斷在他周身掃視,居高臨下,給人一種無可匹敵的浩蕩神威。

秦逸仰頭向上,眸中神光,越來越亮,催發璀璨,彷彿仲夏星光,凝聚一處,寒如刀鋒實質,讓人無法逼視。

「你們闖進來,只不過就是擔心七煞殿落到別人手裡吧。」身處重重包圍下,秦逸如同困獸,但是此刻,語氣卻極為平靜,但是聲音里,卻透出無上威嚴。

彷彿現在人數、實力佔優的是他。

半空無數精英,只是螻蟻。

「無論哪個宗門,得到了七煞殿中的寶藏,實力都會得到翻倍,甚至幾十倍的增長。」秦逸冷笑連連,目光朝半空,一一掃過,任何一個和他對視的宗門精英,都感覺背脊發寒。

這種情況,他們只有面對境界遠遠高過自己的對手時,才會感受到。

「你們不覺得你們實在很差勁嘛,我不過才炎士境界第四層,連本命金丹都沒有凝練出來,你們卻一個個如臨大敵,除了宗主,幾乎精英盡出。要是這樣子,你們還得不到七煞殿的話,你們覺得,到底誰是廢物?」

秦逸的語氣,充滿了蔑視。

面對人數和實力,對遠遠超越自己的敵人,秦逸巋然不動,睥睨天下,這份氣魄,在場沒有一個人,比得上他。

「大膽!」

「放肆!」

「死到臨頭還敢口出狂言!」

「殺了他!」

半空怒吼連連,各大宗門高手,齊齊出手。

他們各個看似為報仇而來,其實各個心懷鬼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