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楊天嘆了一口氣:「我也沒有!」

2021 年 1 月 29 日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日月更替又是一天。距離楊天離開劍山已經三天了,而在這三天里,楊天與軒轅婉兒白天趕路,晚上,楊天便將流痕與三僧交於他的刀譜和劍法統統看了個遍。對於劍法,楊天已經初步學會了控劍之術,不過對於三僧的凡刀三式的刀譜,楊天卻感到了一些難度。凡刀三式,講究的是刀形和刀氣,在人斬、地斬和天斬當中,要靈活運用刀形和刀氣予以傷敵。對於楊天這個連刀法都沒有練過的菜鳥來說,武藝是難於登天,更別說練出刀氣了。

「御劍術!御劍術!」時間正是正午,只見楊天手持冰泉劍,口中不斷喝道:「御劍術……」然而無論他怎麼喊叫,冰泉劍都沒有任何凌空的跡象。

見狀!軒轅婉兒捂嘴偷笑:「楊天你也太不知好歹了吧!剛剛學會了控劍,你就想御劍飛行啊!」

聞言,楊天撇了撇嘴:「我是看咱們這樣走路太慢了啊!」

聽得此話,軒轅婉兒裝作佯怒狀:「你是不是不想和我走在一起啊?」

「不是不是!」楊天急忙擺手:「我怎麼會有那種想法呢?」

「哼!」軒轅婉兒雙手恰腰:「量你也不敢!」

「御劍術!」看見軒轅婉兒不再生氣,楊天接著練起了御劍術。

時間過去了半個時辰,在一陣喝聲中:「御劍術!」只見楊天手中的冰泉劍緩緩飛起,然後漂浮在了楊天的身旁。

楊天對軒轅婉兒努努嘴:「怎麼樣?」

軒轅婉兒撲哧一笑:「不錯!怎麼樣?可以試試你御劍飛行的能力吧?」

「當然可以!」楊天說著雙腳突然蹦到了冰泉劍上,然後對軒轅婉兒一揮手:「上來吧!」

在這個世界上!除非達到人王之境可以飛行,否則只有天生為飛禽類的妖怪或者是習得了御劍術的人才能凌空飛行。當實力達到入皇時,可以腳踏虛空,如履平地。

楊天站在劍首,軒轅婉兒在後環抱著楊天,二人憑藉著楊天的御劍術得以在空中飛行,轉眼間,便看到一個城鎮的輪廓。

然而,還未等楊天降落,冰泉劍便突然下落,弄的二人頓時摔了個七葷八素!不過索性的是,二人飛的不算高,所以,落下時,也沒有什麼損傷!

「看看你的御劍術,真是爛到家了。害的本姑娘摔了吧!」剛一起身,軒轅婉兒便開始數落楊天,無奈!對於這個和自己一樣大的,而且又漂亮的女孩子,楊天只得認倒霉。

「古龍城!」站在古龍城外六個衛兵把守的城門前,楊天仰頭看著八根玉柱中間的一塊牌匾,漠然地將之讀了出來。站在古龍城外,楊天隱隱地察覺出,城內那些恐怖的氣息。

二人隨即進入古龍城!城中樓房鱗次櫛比的排列著,各式各樣的站牌掛在房門口處!楊天看著這一場景,只覺得和自己所住的的萬潮城沒法比,就像一個是天上一個是地下。


兩人沒有過多的停留,直接奔入一間客棧裡面,要了兩間廂房留作休息。

時間過得飛快,自從楊天與軒轅婉兒各自進入自己的房間時,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二人才從房間里出來。



出了房門,楊天伸了個懶腰,目光投向軒轅婉兒的房間,二人雖說僅僅相隔一個房間,但是楊天與軒轅婉兒都不是高手,對於旁邊發生的事,自然也是毫不知情。所以,楊天的心情是有些焦急的。畢竟二人是第一次到這個地方來,萬一晚上軒轅婉兒跑了出去,憑那丫頭的口舌,不與人打起來才怪呢?

第一序列 !等楊天看的有些痴了的時候,軒轅婉兒才轉過頭,對著楊天一笑:「好看嗎?」

楊天聞言,傻笑了一聲:「是挺好看的!」

出乎意料的!軒轅婉兒並沒有生氣,而是走到楊天跟前,說了一句:「走吧!今天好好逛一逛古龍城!」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楊天和軒轅婉兒走在古龍城的街道上,一路上聽到最多的無疑便是三天前的異動。

對於昊天鏡出世,即便是生活在古龍城中的人,知曉的也不多。而在那場異動發生之後,有許多高手來到了古龍城,所以,如今的古龍城無疑是要熱鬧的多。

二人行走在街道之中,對於軒轅婉兒一樣的女孩子,自然是對各種各樣的飾品愛不釋手。楊天此時倒也毫不吝嗇,凡是軒轅婉兒看到的東西,楊天便買了下來。

「楊天你看,這對翡翠玉鐲好漂亮啊!」軒轅婉兒站在一處攤位前,拿著兩個玉鐲對楊天笑道:「不如買下來吧!這樣你一個,我一個,以後,即便分開了,我們也能認識對方!」

「好!」楊天笑道,然後付了錢,從軒轅婉兒手中拿過一對玉鐲,在上面輕刻一個「天」字,然後又在軒轅婉兒的玉鐲上刻了一個「婉」字。

楊天拿著一對玉鐲,輕輕地碰了一下,對軒轅婉兒笑道:「這樣就可以了!」然後將其中一個玉鐲遞給了軒轅婉兒。

軒轅婉兒笑著將玉鐲接過。二人轉身剛要行走。

一個身材壯碩的少年推著三輪板車從二人身邊走過,少年推著板車沒有走多遠。從前方走來三位大漢,這三個人停在了一個商販錢,不知在說些什麼?然而,就在板車經過的時候,一個壯漢突然轉身撞在了板車上。

大漢頓時一怒,捋著短袖就沖了過來。然後一拳打在了少年的額頭上。

另外二人見狀!一個將板車翻了過來,另一個則是抓住了少年單薄的衣領,狠狠地打了起來。周圍的攤販則是一副稀疏平常的樣子看著這一幕。

楊天看著這一幕,心裡略有幾分感觸!

軒轅婉兒見狀!怒斥一聲,就要衝上去。

楊天冷笑了一聲,抓住了軒轅婉兒。軒轅婉兒回過頭,不解地看著楊天。

楊天似是沒有看到軒轅婉兒的目光,自嘲地一笑,然後說道:「等一下!」

等到少年打的在地上爬不起來的時候,三個壯漢罵罵咧咧地走了,當三人走到楊天身前的時候,冷哼一聲:「哼!」然後大搖大擺的走了。


「楊天我沒有想到你是這樣的人!」等到三個壯漢走後,軒轅婉兒對著楊天怒斥道。

「你希望我是什麼樣的人?」楊天冷冷地回答。然後走到少年跟前,少年的臉上被打的滿是鮮血,楊天將他扶了起來。然後又將板車扶好,將少年放了上去。當楊天將少年扶上車的時候,楊天看見少年眼中出現的憤怒!

看到這!楊天笑了,對著少年說道:「你可以打贏他們的!」然後推著板車走了,軒轅婉兒見狀,跟了上去。

穿過重重街道,楊天最後將班車停在了一間破爛的屋舍前。

楊天將少年抱進了屋內,剛一進入,楊天便感到一陣刺眼,屋頂上方的瓦片已經掉落的七七八八,刺眼的陽光射了進來,楊天將少年放在了一張烏黑的床榻上,也不顧自己的黑袍,一屁股坐在了上面。然後又從自己的乾坤戒中掏出了一粒丹丸,讓少年服下。片刻,少年微弱的聲音響起:「你們是誰?為什麼救我?」

軒轅婉兒剛要答話,楊天率先說道:「你叫什麼名字?剛才那三個人你知道是誰嗎?」

少年想了一會兒,說道:「我叫王碩,今年十五歲!而剛才打我的那三個人是城中有名的三惡,老大叫惡虎、老二叫惡狼,老三叫惡豹,他們三個經常這樣欺負弱小,可是像我們這樣弱小,又沒有任何法力的人是不能也不敢他們抵抗的!因為一旦我們抵抗,下次他們就會更狠的打你,有的時候挑斷手腳筋都是小事……」

「難道他們還殺過人?」軒轅婉兒突然問道。

王碩聽后,露出一絲嘲笑還有一些悲憤:「他們何止殺過人?隔壁的王大嬸一家都被他們活活燒死了。」王碩停了一下,接著說道:「只因為老大惡虎看上了王大嬸的女兒小翠,便要將她娶回家,小翠當然不願意了,誰知道,半夜,三兄弟竟然跑到了王大嬸家,對小翠施暴!小翠誓死抵抗,誰知道,後來就咬舌自盡了。小翠的喊聲驚動了王大嬸老兩口,三大惡人用繩子綁住了王大嬸兩人,然後將他們活活燒死了!」

軒轅婉兒奇道:「你怎麼知道?」

「我當時就在窗戶那裡,親眼看到三大惡人縱火,然後走了!」

「難道這裡就沒有人制服的了他們嗎?」楊天問道。

「有!可是誰敢呢?雖然三惡的實力平平,但是惡豹有一個大哥,他的實力可是達到了入凡之境啊!除了在古龍城的高手可以制服他。可是,那些高手怎麼會管我們這些小老百姓的死活呢?」

楊天站起身,對王碩說道:「你將惡虎大哥的姓名以及面貌特徵和他經常出入的地方告訴我,我來為你報這個仇!」

「真的?」王碩聞言,眼前一亮,雙目掃了一下楊天,有些懷疑地問道:「你能打得過他嗎?」

「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快說,不說我可就走了!」說著就要走出房間。

「等一下!」看到楊天有要離開的跡象,王碩急忙說道:「我說我說!」

「惡豹的大哥名為金錢豹……」然後便將有關惡豹大哥的事情一一道來。

等到王碩講完的時候,楊天對王碩笑道:「你安心養傷!接下來就讓我來會會他!」然後便在王碩有些不解的表情下走了出去。

一路上,軒轅婉兒帶著疑惑跟隨楊天回到了客棧。一到了客棧,軒轅婉兒便迫不及待的鑽進了楊天的房中,然後將楊天按在了座位上,一臉正經地問道:「你到底有沒有這個實力打贏那個金錢豹啊!」

楊天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有!但是我不想弄出太大的動靜,你要知道楊浩已經來到了古龍城,一旦被他發現,我們就凶多吉少!」

「啊!」軒轅婉兒叫道:「那你還說幫他!」

楊天聞言,對軒轅婉兒咋了眨眼:「我是說過幫他沒錯!可是,這也需要你的幫助啊!」

「我!」軒轅婉兒手指指向自己:「你沒開玩笑吧,我實力平平怎麼能打過他呢?」

「我可沒讓你跟他打……」然後便將自己的計劃向軒轅婉兒娓娓道來。

「你說什麼?」軒轅婉兒聽后,啐道:「虧你想出這麼一個餿主意,本姑娘可是冰清玉潔的!」

聽到軒轅婉兒的回答,楊天故意露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既然你不答應,那麼我只好出絕招了,到時候將楊浩引來,大不了我們一起被他抓住,到時候……而且我聽說魔宮的人哥哥都兇殘無比,尤其是對你這麼一個美艷動人的小姑娘……嘖嘖,想起來都慎得慌……」

「好了好了,你不要再說了。」軒轅婉兒叫道,然後聲音又變小了許多:「人家答應了!」

聽到了軒轅婉兒的回答,楊天嘻嘻地笑了起來。

入夜!

兩道漆黑的身影穿梭在店戶的屋頂上。這兩道人影沒過多久就停了下來。

軒轅婉兒一臉不情願地看著楊天:「我這樣真能引那個金錢豹上鉤嗎?」

走在前面的楊天回過頭來,點了點頭:「別說金錢豹那個好色之徒了,就連我都快把持不住了。不過你穿這樣,犧牲也太大了吧!」楊天看著軒轅婉兒腿上的潔白,說道。

「嘻嘻……」軒轅婉兒看了看自己的玉腿,說道:「這裡可是我自己剪掉的,為了引誘那個金錢豹我可是下了功夫的!」

聞言,楊天搖了搖頭,然後率先躲進了妓院的房裡。軒轅婉兒也一併跟了進去。

這所妓院名為天女樓,據王碩所說,金錢豹是個十足的好色之徒。幾乎每晚都會在天女樓過夜,而楊天躲進的這間房,就是金錢豹piaoji的房間。

甫一進入房中,一股劣質的香粉味充斥著楊天的呼吸,這讓楊天差點驚呼一聲:「有毒氣!」當楊天看到房間坐著一位穿著半裸,甚至可以說是LUOTI的女子時,楊天在女子尚未發出叫聲時,率先將之打暈。

然後軒轅婉兒坐在了床邊,而楊天則是躲在了屏風的後面。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不一會兒,一道淫邪的笑聲突然傳來:「小美人,哥哥我來了!有沒有等急啊!」

門突然被推開,走進來的男子一臉邪笑,當雙眼看見軒轅婉兒的時候,男子的頓時眼前一亮,將門帶上,走到了軒轅婉兒的跟前坐下,開始動手動腳。

男子眼睛直盯著軒轅婉兒,口中淫笑道:「不知道這天女樓什麼時候來了這麼一個極品的女子啊!這該死的老鴇也不通知我一聲!」說完,就要脫軒轅婉兒的衣裳。

軒轅婉兒的心裡有了極度後悔的想法,但是面上裝笑:「大爺!你慢點!奴家可是第一次呢?」

「哦?第一次!」金錢豹雙眼突然發亮,心裡更是樂開了花。

躲在屏風後面的楊天卻差點笑了出來!

「大爺!還是讓奴家給您寬衣吧!」

在軒轅婉兒的嬌聲中,金錢豹連連點頭:「好!好!好!你給我寬衣!」

金錢豹背對著軒轅婉兒,軒轅婉兒手掌沾到金錢豹的衣服時,一把將其拉下,大聲一聲:『動手!「

金錢豹一聽,還未等他轉過身來,一道剛猛的拳勁突然打出,拳勁迅猛剛烈,瞬間就擊中了金錢豹,來不及化解其中所含的拳勁,金錢豹的嘴角溢出一絲鮮血。楊天手握冰泉劍,一劍將屏風打成了兩半,緩緩走出。金錢豹轉過身,怒視楊天與軒轅婉兒:」我與你們有什麼仇!為什麼要來殺我?』

楊天冷笑道:「你沒有錯,錯只錯在你有一個為虎作倀的弟弟。」

金錢豹皺著眉頭沉思道:「是惡豹!」


然後抬起頭來,卻看到一道青色的劍光襲來,劈中了他的額頭。

「?算你知道!」

ps:本章也是有感而發,話說我帶著兒子,騎著電動車,前面的光頭一動不動站在路上,和人講話,誰知道我要騎過去的時候,他動了,孩子掉了下去,電車也差點翻了,結果,我去年買了個表,人多,以強欺弱……狗日的!遭鄙視……衷心希望這種人渣可以儘快消失,阿門!!!!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將金錢豹解決以後,楊天與軒轅婉兒二人又再次來到王碩的屋內!

二人並沒有發出聲響,楊天看著王碩,將天風拳法灌入了王碩的腦海中。然後又從乾坤戒中拿出了少許銀兩放在了王碩的床前。然後二人便回到了客棧!

月光明亮!

楊天與軒轅婉兒坐在了客棧的屋頂上。

軒轅婉兒盯著月亮,不知在想些什麼?忽而,軒轅婉兒轉過頭來,問道:「楊天,你為什麼不把三惡除掉呢?以你的實力除掉他們應該是輕而易舉的啊!」

楊天聞言,笑了笑:「你不懂!我覺得應該讓王碩自己除掉他們會比較好!」

軒轅婉兒黛眉一皺:「所以你就將你的法術傳給了王碩,可是我覺得你這樣是在左右別人的選擇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