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死定了。」也有人一臉幸災樂禍,滿臉看戲的神情。還有人在談論著林風父子往日做過的種種事情,一時間嘈雜無比。

2021 年 1 月 29 日

實力增加,各種感官也會增強。以北辰宇二人的實力,這些人的話語自然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也知道了這林風父子作惡多端。此時的北辰宇已經做了決定,一會兒如果有什麼衝突,這林風父子直接殺了便是,也算為民除害了。

看向走來的二人,林風的眼中滿是冷意。敢於惹得他獨子不高興的人,都在各種方式下慘死了,他會讓這兩個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林卡則是一臉怨毒的盯著北辰宇,同時看向柯憶寒的目光中充滿了不加掩飾的yuwang。他已經做出了決定,這個漂亮妞不能殺,到時候要讓她在床上求饒,狠狠地凌虐一番,定要讓她在屈辱中死去!

「就是你弄斷了我兒子的手臂?」淡漠的看著北辰宇,林風冷聲道。

「是我。」不屑的看了林風一眼,據北辰宇這幾天所知,烏爾鎮的領主不過是一名七級的劍士而已,根本不配自己正眼想看。

感受到北辰宇目光中的不屑之色,林風眉頭一皺,竟然有人敢對自己如此不敬!他倒是沒有想過北辰宇二人是什麼高手,畢竟太年輕了,實力能有多少?像自己的兒子,也算得上天資不凡了,也不過在二十三歲踏入五級。先前兒子是因為喝醉了,才會讓這小子弄斷胳膊的!

「嘿嘿!小妞,還是那句話,只要你從了我,今天就放過你們兩個!」林風還沒有發作,林卡卻一個箭步上前。再次伸出手向著柯憶寒探去,林卡猥瑣的笑著,眼中滿是快意。讓你們在弄斷我的胳膊,現在傻眼了吧?

林風看著二人,只要他們有異動,他便會出手。

只見柯憶寒俏臉變色,一道法力護罩浮現而出,將北辰宇也籠罩在內。北辰宇也意識到了不對,戰甲浮現而出,蓄勢待發。看到這一幕,林卡笑得更開心了,在他看來,這是這小妞怕了自己!


手上用力,能量透體而出,便要向著護罩抓去。只要將護罩抓破,這小妞還不是任由自己宰割?

然而,下一刻——

「啊!」一道風刃劃過,在林風驚恐的目光中,林卡發出一聲凄厲之極的慘叫。只見他探向柯憶寒的那隻手已經斷裂開來,鮮血噴洒而出,濺落在地上。

後退了幾步,林卡瘋狂的咆哮著,「父親!給我抓住這個賤女人!敢斷我的手!看本少爺今天晚上不讓你****!」林卡臉色漲紅,這個女人竟然敢斷他一隻手,不可饒恕!

只是,此時的林風卻是看著天上。只見那裡懸停著一名絕美的女子,女子背生能量雙翼,長發及腰,耳朵尖尖的,手中持有一根權杖。

看到那雙能量雙翼,林風便是臉色驟變。御空飛行,這是聖域強者,看她的樣子,應該是精靈一族的聖域。再看那權杖,難道是精靈一族的精靈女王?

而剛才林風看的清清楚楚,就是這名聖域強者出手,斷了自己兒子的一隻手。而對面那名銀髮女孩,耳朵尖尖的,應該有著精靈族的血統……念及至此,林風「咕咚」咽下一口口水,便是衝上前去。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響起,林卡當場便懵在了那裡。難以置信的看著父親,林卡驚聲道:「為什麼要打我?父親快把這個臭娘們給我抓住啊?」

聽到林卡的話,林風都快瘋了。這是在救你啊!如果讓那名強者聽到你這話,不是找死嗎?看到天空中那名聖域強者冷冷的看著自己,林風打了一個哆嗦。 這場戰鬥打得天昏地暗,蒼穹蹦,大地沉!

一道劍芒就能擊沉一座山脈,千里河道都會蒸騰,一切皆被毀滅,只留下一片荒土,破破爛爛,山河全部被抹平。

紅髮男子同樣恐怖,單手持槍,一劈、一刺,就是一道血河砸下,詭異恐怖,可以壓蹦一切。濤濤洶涌,血河流淌蒼穹,虛空被碾壓到破碎,下擊大地,將方圓數千裏淹沒,這塊大地直接化作地獄,鬼哭神嚎,所有生機都被覆滅!

兩人戰鬥異常激烈,用毀天滅地來形容也不爲過!!

不過葉銘沒能看到結果,鏡面再次一轉,畫面又一次變化…

這次畫面中只有一男一女,女子讓葉銘有些熟悉,但又不認識,男子就是熊勇。

“玉婷!…”熊勇仰天嘶吼,一臉悲憤與不甘,白衣染血,懷中人兒胸膛更插有一柄血槍!

熊勇怒吼,臉頰流下兩道血淚,他只能看着血槍之中的符文不斷破壞愛人的軀體,殺伐之氣在不斷磨滅愛人的身軀!自己所愛之人香消玉損,還在自己懷中閉目,熊勇不甘,他怒吼,他想要挽回這一切,不過他卻是無能爲力,任他擁有蓋世神威,傲視同代人,但對於以死之人他同樣無力迴天…

“啊…我恨!”神力噴薄,由熊勇口中吼出,形成音浪擴散!


一吼而已,不過卻有天翻地覆之象,萬里雲蹦,蒼穹碎裂,山與河不斷沉陷與蒸發,這都是熊勇神力外放的緣故。

最終,熊勇釋放出所有神力,在體外結出一座大道洪爐,以天地規則爲火,他煉的是自己…

神爐半透明,不斷吞吶十方精氣,化成道火將神爐包裹,直至最後只能看到火紅一片,道火覆蓋了一切,虛空都被燒燬了!

當一切平靜下來,神爐消失,道火不見, 神秘老公有點壞 ,不過更像血淚。

血淚浮現各種符文,若隱若現內有兩道魂影,符文包裹着血淚遁入虛空,從此消失不見。世界都開始流傳蕩天劍王身隕的消息…

“唉…以一身修爲爲愛人逆天改命,爭個短短數百載!”葉銘嘆息,看到這他也多半知道熊勇爲何會成爲死魂!

天意無情,一命是一命,想要逆天改命何其之難?葉銘能看出熊勇絕對是一位絕世天驕,一身修爲深不可測!但就算如此也無法逆天該命,他只能做到以命抵命,一命換一命,用自己的一切,爲愛人爭來短短數百載年華…

畫面再轉,這一次是一片夜空,天空蒼穹破開,兩條血河濤濤而下,看不見盡頭,落入盆地形成血湖!數百年過去,血湖周圍出現村落,再過數百年,一對男女從村落中走出…

男的神色冷峻,就是如今的熊勇,女的嫵媚妖嬈,眼中卻帶着狡黠,和那玉婷神似!

畫面到此消失,“空時輪轉”已經結束,鏡面崩潰!若想繼續看下去必須再次施展此術,不過葉銘沒有如此做,他並不喜歡窺探別人隱私,剛纔施展“空時輪轉”,他也只是想知道熊勇爲何會成爲死魂,他想救對方,所以必須知道原因…

熊勇的經歷讓葉銘嘆息,他分化出一道魂身,仙魂繼續躺在魂海中化成一座大陸!

熊勇甦醒,什麼也沒說,直接退出這片僞魂海…

這一次他得到了莫大造化,就算是他也震驚不已,他甚至懷疑自己這次所見的是傳說中的那部劍訣!不過隨後他又搖頭,那樣的劍訣早已消失在歷史長河中,不可能在現世了,只能當做傳說。

雖然得到疑是傳說中那部劍訣的部分傳承,但熊勇卻表現的無喜無悲,並沒有絲毫心喜的感覺!對於一個必死之人,世間的一切他早已看開了,如今的他只想靜靜的注視着心愛之人成長恢復。

“怎麼樣?滿意嗎!”回到現實,葉銘一臉笑意的問道。

熊勇平靜點頭,隨後轉身離開!

“我這不僅僅交換祕術丹藥,你若是感興趣,我們可以做些其他交易!”葉銘在熊勇身後開口,聲音還是沙啞低沉。

“我沒什麼可給你的了!”熊勇搖頭,經過先前的交易,他也知道這什麼人不凡,絕對不是簡單角色,如今既然再次開口,那他所提的交易自然不是普通交易,所以熊勇選擇婉拒了。

其實熊勇並不是沒有其他東西,他同樣有家族祕籍,不過這樣東西都是傳承之物,不僅貴重,還嚴禁外傳!

熊勇拒絕,葉銘也不在好繼續開口,只好惋惜開口“磐石城有一奇人,你若是能夠找到,對你或許有不小幫助,‘死魂’並非不可逆!”

熊勇震動,這次他是真的震驚了,對方看出自己的狀態他不奇怪,因爲對方也不凡,而且讓他感覺很詭異!但他所說的話卻讓熊勇震驚了…魂死了還可以救活?

“多謝!”熊勇道謝,這些事對方沒必要騙自己,至於爲何對方要自己去找而不是直接說出那人是誰,顯然對方亦有苦衷,想讓自己隨緣!

葉銘點頭,不在繼續挽留熊勇,目送熊勇離開地下城後就轉身繼續回修煉塔修煉!至於他口中的那位奇人?當然就是說的他自己嘞!

不過熊勇到底能不能想到葉家大少,這就不是他能管的了,就讓一切隨緣吧!若是熊勇找上自己,他不介意出手試一試,不過最終成功與否就不是他能保證的了。


熊勇離開地下城神色無異常,但心中卻是感嘆與複雜!

他沒想到一個小小磐石城隱藏如此之深,最先的葉銘就讓他感覺不凡,如今又出現這麼一個神祕的地下城,而且還有一個他不知道的奇人…

“死魂”這種狀態他了解,魂死念不散,其實他已經是死人了,魂壽以衰,就算命源健在也無用,延壽之物都無用!

一些靈藥神丹可以延壽,但那都是給活人用的,只要還有一口氣在,魂壽就還未衰竭,那這樣的東西就有用。但對於死人?延壽有用嗎?人都死了還怎麼延壽!

所以“死魂”這種奇異狀態可以說是無解,就算讓他家族的長老出手都沒有絲毫辦法。而這磐石城居然有奇人可以治癒這樣狀態,這如何能不讓熊勇心驚?他都感覺不可思議!

不過就算知道有這人,熊勇也沒寄予厚望,這樣的奇人既然隱世於此,那就是不喜歡被人打擾,是一個脾性古怪之輩。想要對方出手,若是簡單,或許對方心情好就幫一把,若是難,那就是真的難如登天,自己提出任何條件,對方或許都會不屑一顧!

所以雖然知道有這麼一個人,但熊勇也沒想過去尋找,只是在心中留意了一下而已。 第三十四章成為巫界天命者

嘭!

伴隨著撲通的一聲,林風轟然跪地,匍匐在那裡瑟瑟發抖,嘴裡恭敬道:「小的不知道聖域降臨!還請饒命!小兒不懂事,還請您放過他!」

周圍的鎮民看著天空中飛著的身影,又看到領主大人的反應,哪裡還不懂發生了什麼?當即,又是一大片人跟著跪了下來。

控制著荒力堵住斷口,林風一臉錯愕,抬頭看去。這一看便是嚇出了一身冷汗,竟然是聖域強者!難道剛才是聖域強者對自己出手了?聖域強者是女的,自己好像還說抓住這個臭娘們……雖然自己說的是對面那個臭娘們,但是難保這位聖域強者不會聽錯……

念及至此,林卡感到腦海中一陣陣眩暈。自己究竟幹了些什麼?隨後,伴隨著嘭的一聲,林卡同樣跪倒在地,瑟瑟發抖,「我不知道聖域降臨,還請饒命!」感到自己身上一陣陣的冷汗,林卡恐懼到了極點。同周圍的所有人,包括林風一樣,林卡也在偷偷瞄著聖域強者。

沒有人敢說話,聖域祭祀只要一個禁咒下去,自己整個鎮子怕是都要化作廢墟!一時間,場上寂靜到了極點,有聞聲過來的人,也都是誠惶誠恐的跪下,不敢發出一絲聲音。

就在這時,小鎮上空又掠過來幾道聲影。小鎮上的人們都感覺自己快要瘋掉了,怎麼會有這麼多聖域強者來到這裡?看看那個拖著長尾巴的,很顯然是娜迦族!娜迦族可是巫界幾大族群之一!

還有那頭異獸,我的天哪!不會是蠻荒島嶼上的獸族聖域吧?看他的樣子,難道是傳說中的獸族最強者?

還有那個人類,我的天,終於出現了人類。只不過,他的樣子很熟悉啊,不就是人族最強者,人人敬仰的白眉劍神嗎?看那名精靈族聖域和娜迦族聖域面對他們兩個也是平等之色,難道是娜迦一族的娜迦女王還有精靈女王?!

這些強者怎麼會來到自己的小鎮的?一眾鎮民都感到自己快要奔潰了,聖域強者見到一個都難,更別說這些巫界最強這了,自己是眼花了嗎?

北辰宇二人警惕的盯著這些聖域,也就是中位強者。正是因為感應到了這些人的存在,柯憶寒才會做出防護。

只見這些聖域強者都在打量著二人,隨後,幾名聖域相視一眼,緩緩降落在了地上,異獸也化作了一名中年男子。在北辰宇二人錯愕的目光中,四名強者都單膝跪地,齊齊道:「見過天命者!」

這一下,不僅僅是北辰宇二人懵掉了,周圍的鎮民們更是一臉震驚,感覺這個世界都是如此的不真實。這可是巫界最強大的幾名生靈啊!竟然會對一名少年和二十多歲的女孩下跪!

林風父子更是腦袋暈眩,我的天哪,這兩個人是什麼身份,竟然能夠讓聖域強者下跪。自己居然得罪了這樣的人,還想要將他們殺死,死定了死定了!!!

北辰宇和柯憶寒怔在了那裡,一臉迷茫之色,這是什麼情況?只不過,他還是說道:「幾位請起!不要這樣!」

緩緩起身,只見那名老者恭敬道:「尊敬的兩位天命者,您們可能不了解發生了什麼情況,還請聽我說。」隨後,他便開始了訴說,當然,這一切都是傳音進行,不會讓這些弱者聽到。

隨著老者的慢慢訴說,北辰宇二人漸漸明白了一些東西。原來自己二人被當做了巫界傳說中的那名天命者,只要自己二人出現,就有可能得打創世神留下的寶物,進而蕩平魔物。

老者這番話是為了打消兩人的疑心,解釋完之後,他又向北辰宇二人介紹了自己這些人。隨後,老者發出了邀請,「還請兩位到我們人族聖殿一聚,平日里其他幾族也都在那裡聚首。」

猶豫了一下,北辰宇二人還是點點頭答應了。臉上露出喜色,白眉劍神看向一旁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林風父子,隨口問道:「他們兩個怎麼處理?」

「為民除害吧。」輕飄飄落下一句話,北辰宇便不在多看地上二人一眼。聽到這話,林風父子腦海中一片空白,渾身僵硬,幾乎要昏倒過去。

無視二人,他們向著人族聖殿疾馳而去。方才的話,鎮子中的其他七級也聽到了,他們會明白怎麼做。

一路上,北辰宇整理著信息。通過剛才的交談,他們也明白了一些事情。巫界中最強的這幾人是中位二泉之境的強者,其他聖域則是中位「湧泉境」一泉之境強者。魔物生存在另一個世界,時常會入侵巫界。

魔物那邊要強一些,有著一名三泉之境的強者,還有著五名二泉之境,以及不少的一泉之境。

他們這裡的法術和戰技都十分匱乏,即使是中位,也只不過掌握著一兩個四級法術或者戰技,甚至有一些初入中位的修者連一個四級法術或者戰技都沒有。並且,他們能夠施展的也都是單系的技能。

一路上,白眉劍神等人也在觀察著北辰宇二人。他們發現,北辰宇的修為雖說只有八級劍士的水平,但是卻和那名聖域的柯憶寒擁有相等的地位。

閑聊著,北辰宇終於問到了創世神留下的寶物是怎麼回事。聽到這一問,精靈女王露出一絲微笑,開口道:「寶物就在上面。」

「上面?」看到幾名聖域神秘的笑容,北辰宇二人疑惑的看向頭頂。只見蒼穹之上除了一輪金烏化作的天日之外,什麼都沒有。

等等!北辰宇想到了什麼,開口道:「金烏?創世神留下的巫靈?」

「對!」顯然是沒有想到北辰宇一下就猜出來了,眼中露出一抹詫異,娜迦女王開口道:「創世神當年帶領眾神創造了世界,隨後便隕落了。在他死之前將巫靈剝離而出,化作天日。」

一旁的獸族王者結果了話,「創世神隕落後,一部分被魔氣侵染的神靈瘋了,和另一部分人陷入了戰爭。這些神靈帶領許多聖域強者連年征戰。」

「最終巫界神聖隕落,世界法則大亂,天地受損,能量變得稀薄無比。自此以後,即使誕生聖域都極為困難,神靈更是不知道多少年前就完全絕跡,各種傳承也幾乎斷絕。」

北辰宇二人默默聽著,與自己所知相印證著,漸漸整理出了一些東西,做出了自己的猜測。

應該是數千萬年前,天空之城墜毀,那時候天空之城附近活下來的上位強者聯手,將自己的體內世界熔煉,最終又和這片天地融合,形成了巫界。

中位強者的靈泉噴涌成神海,上位境界便是「神變」之境,進行神海七變。想必那名巫族上位強者應該是一名天才,突破神海極限,進行了神海第八變,化為九色神海。這也與巫界的情況相符合,大部分是海洋,九色的海洋。

其他活下來的生靈則是在這個世界中居住,繁衍生息。

隨後,當年天空之城墜落之時殘留的力量使得一部分上位強者墮落成魔物,整個世界也被打成兩半,其中一半居住著魔物,另一半則是當年的遺民。

現在籠罩了萬古的疑問來了,天空之城當年究竟是怎樣墜落的?背後究竟是什麼生靈,或者不是生靈推動了這一幕諸神墜落九天的大戲?還有那些人說過的最後的路是什麼?那三道身影說過的不歸路又是什麼?

苦惱的搖了搖頭,北辰宇把這些東西都清理出去。現在的他還不夠資格涉及這些東西,多想無益。只不過,北辰宇對日後的規劃也做了調整,原定計劃是解決完柯家的事情就去找妹妹,只是現在卻要改一改了。

妹妹被那位女前輩帶走,一定會璀璨無比。自己接下來一段時間的目標,便是前往東荒上空的天空之城,在那裡戰出威名,妹妹自會來找自己。

在前往天空之城前,自己要先去參加落雲郡天才戰,獲得祭尊台洗禮,隨後便前往天空之城。

寵婚撩人︰霍少我們領證吧 ,北辰宇回過神來,此時的白眉劍神正在說著取得巫靈的方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