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2021 年 1 月 29 日

這一次,華峰是真的傻眼了,不知道眼前這個傢伙到底要怎麼做呢。當然了。乘風也沒有告訴他,所有的一切,程峰都已經布置好了,至於這個華峰吧。只不過是被自己利用罷了,等到事成之後,他也不會在自己這裡得到什麼好處的。

人。 無良閒妻:相公,散夥吧 ,才會成為真正的王者。

當華峰走回來的時候,正好看到了師兄王志文坐在門口的,彷彿不是在想事情,根本就是在等他的,眼中閃過一抹疑惑,慌忙走過去,問道:「師兄,您怎麼在這裡,怎麼這麼晚了,還沒有休息呢?」

「華峰,咱們師兄弟在一起也有十幾年了,師兄是不想看到,你大好的前程,就這樣的毀掉啊。」王志文走過去,拍著華峰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

華峰愣了下,瞬間明白過來,看來師兄已經知道自己的事情,於是皺眉,沉聲說道:「師兄,這些我都明白,但是我覺得這一次,必定沒有任何的危險,我對大師兄充滿了希望。」

「哎,我勸你還是離大師兄遠一點,大師兄到底是什麼心計,我們誰都不清楚,大師兄的城府是太深了,你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王志文感嘆,希望自己這個師弟及早的回頭,這樣話,就不會給師傅帶來什麼麻煩你的。

華峰依舊是一頭霧水,不知道師兄到底是什麼意思,不過卻擺了擺手,十分輕鬆的說道:「大師兄,您放心吧,不會有事情的,再者說了,我們這一次對付的是江凡,不是大師兄的。」

「嗯,我知道你們要對付江凡,不過這個江凡同樣是一個可怕的人物,再加上他在星光教的地位特殊,不光得到了掌門人的喜愛,就連尊者也都是對他十分關注。所以說,你還是不要跟著大師兄,對江凡做些什麼,一旦被發現,後果可是很嚴重的。」王志文再一次的勸導,希望自己的這個師弟可以早點回頭。

「這,可這是唯一的機會啊,而且大師兄也說,錯過了這一次的機會,那麼將來我們只能有羨慕江凡的份了。」華峰有些疑惑,畢竟嘛,江凡的出現,就是對華峰的一種恥辱,從排位榜上掉下去之後,就一直很想奪回來,可是每一次還沒有找到江凡決鬥,江凡就會在這個鳳凰城中掀起一陣風暴,讓他親眼目睹中江凡的實力恐懼。

「呵呵,那到現在,你知道大師兄到底要做什麼嗎?」王志文臉上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反問道。

這一次,華峰是徹底的傻眼了,還真的不知道,大師兄到底是要做什麼,大師兄平常看起來很溫和,可是有些時候,卻是很獨斷的,基本上,什麼事情都是大師兄說了算,讓你怎麼做,就怎麼做,根本就沒有迴旋的餘地,儘管你不知道什麼原因,可是他彷彿就是一個王者,吩咐著什麼,你就一定要去做的。

「所以說,大師兄也只不過是在利用你罷了,你不要忘記,大師兄可是一直想得到未來掌門人的位置,在江凡沒有來之前,他是最佳的人選,現在江凡出現,他已經沒有機會。就算是江凡除掉,不要忘記,在大師兄的心中,我們都可能是她的競爭對手。」王志文說到這裡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師弟,話已經說的很清楚了,至於華峰怎麼想,完全是華峰自己的事情了。他這個大師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啊。


異日,陽光明媚,萬里無雲。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好日子,可是,怎麼說呢,江凡昨天一晚上可是沒有好好的睡覺,怎麼可能說好覺呢,畢竟嘛,事情到了這一步之後。李旭的事情讓他心煩了一個晚上,再加上,江凡始終覺得,今天肯定會發生一件恐懼的事情,所有的陰謀都是在等待的自己。

「早。」

李涵走出來之後,給江凡打了個招呼,江凡點下頭,依舊在想事情,李涵突然想到了什麼。說道:「柳遠仁呢?」

「應該是在睡覺吧。」江凡說道。

「我暈,今天是什麼日子,這個傢伙既然還在睡覺,真的是服了他啊。我去把他給叫醒,你整理一下東西,今天可是你負責新生選拔賽的大日子,我們都會過去幫你的。」李涵拍了拍江凡的肩膀。像是將昨天發生的事情都已經給忘記,朝著柳遠仁的房間走去。

江凡點頭,現在不是等柳遠仁的時候。還是先早點趕過去吧,當江凡走到星光教大門口的時候,本來會以為所有長老的得意門生都會出現的,可是整個大門中,除了張長峰,就沒有其他的人了。

「嗯,其他長老的弟子呢?」江凡疑惑的問道。

張長峰聳聳肩膀,臉上有些無辜,說道:「不知道,可能是他們都還沒有來吧。」


不,不可能還沒有來的,這畢竟是星光教一年一次的盛大的事情,去年的時候,是王莽長老負責的,基本上星光教弟子,只有當苦力的份,可是,那個時候,還會來喝多的星光教的弟子,為什麼這一次一個都沒有來呢?

唯一的答案,那就是他們不會來了。

江凡隱約已經猜到他們要做些什麼,難道是讓要自己孤掌難鳴嗎?這不可能,如果掌門人知道這個事情之後,肯定會十分的大怒,對他們批評一番,然後在給自己調派一些人手。可是,這個時候,開始漸漸的有人了。

即便是有人,江凡一眼望去,這些人的實力雖然不差,在星光家中也算是比較知名的人物,可是,畢竟不是長老們的得意門生,也就是說,現在除了張長峰之外,其餘長老最得意的弟子,一個都沒有來的。


「張長峰,我覺得事情不妙,你還是回去吧,免得將來引火燒身。」江凡轉過身,對著張長峰嚴肅的說道。

張長峰愣了下,隨即平淡一笑,說道:「沒事的,來到來了,還有什麼好害怕的,再者說了,這一次可是給師傅長臉的時候,我不能辜負師傅對我的厚愛。」

「我暈,張長峰,這一次,恐怕不是給王莽長老長臉的時候,反而還會給王莽長老黑臉的,所以,我勸你還是回去吧,跟這個事情沒有任何關係,才不會被牽連到其中的。」江凡嚴肅地說道,真心的不希望,張長峰這個與世無爭的人,最後也被陷入進去,當然了,江凡對躲在暗中的那些人,也算是鄙視至極,有什麼事情,不敢正大光明的過來,盡跟血羅門一樣,都是使用卑鄙手段的。

「啊,原來是這樣啊,不過嗎,我都已經來了,就懶得回去吧,之前你對我的大恩,我也一直么有機會報答你,這可是一次好機會,我的好好的抓住了,就算是有什麼困難的話,咱們也可以一起商量,看看怎麼解決的啊。」張長峰也是有些固執,不打算離開,因為張長峰知道,如果自己現在走了,那江凡可真的是孤立無援啊。

江凡停頓了下,是啊,現在已經是沒有什麼後路了,既然這一幫的人,是要針對自己的話,那麼自己也不能退步的,退步只會成為星光教的恥笑,還不如直接迎面而上的,說不定,還有解決掉希望。(未完待續。。) 人漸漸的多了起來,站在這門口的,都是星光教的弟子,也許他們都沒有被陰謀者給算計到其中,又或者已經不知不覺被利用過來,江凡看了一圈,這些人基本上實力不算是天之驕子,而且在長老門下,決定算不上得意門生的。

真正的得意門生,比如華峰這樣的人物,一個都沒有出現,即便是木華也沒有來,看來他們要不就是統一了戰線,要對付自己的,要不就是坐在旁邊觀看。

「師兄,我們負責什麼?」

一個熱心的弟子走過來,問道。突然一聲一聲師兄,倒是讓江凡嚇了一跳,怎麼說呢,反正就是江凡算是這星光教中比較年輕的弟子,是去年才加入星光教的,這個傢伙看上去也有四五十歲,都要比自己大出很多歲來,好意思喊自己師兄嗎?

不過江凡心裡頭也是很清楚,如果不是因為自己成為了星光教的長老,以及看到的過自己的實力之後,人家也不會喊自己師兄吧。江凡臉上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說道:「您就喊我師弟吧,您比我先拜入星光教中,理所應當我都應該喊你一聲師兄的。對了,師兄要不幫我負責登記吧,一會兒肯定會有許多人的來報名的。」

「好的,沒有問題。」

對方高興的離開了,而且很快就找到桌子跟椅子擺放在跟前,還換了一件白色的衣服,手裡頭拿著一隻毛筆,看上去還真的有一副書生意氣的樣子。當然了,江凡現在也是沒有辦法,也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是他們派遣來的,可是現在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忙,江凡也不能一個一個的考慮,只能不斷地給他們安排人物。

李涵跟打著哈欠的柳遠仁來的時候。大部分的事情都已經算是安排的差不多了,柳遠仁慵懶的看了一圈,說道:「嗯,不錯,不錯,是比去年要強很多啊,去見我們可是來參加選拔賽的,今年還以機會主持,對了,江凡啊。一會兒我就負責主持吧,對他們喊喊話什麼的。」

江凡想了下,讓這個傢伙動嘴還是好一點的,畢竟這個傢伙有些大大咧咧,很難做好其他的事情,要是用腦子的話,呵呵,還是靠著李涵吧,於是對柳遠仁點了下頭。算了同意了,畢竟嘛,還真的需要一個主持的,之前也沒有人告訴江凡的。江凡差點給忘記了。

「對了,李涵,一會兒肯定會有不少人,會通過第一階段的選拔大賽的。你就負責第二階段吧,給他們安排人,看到星光教的弟子。就讓他們過來一起幫忙。」江凡對著李涵說道。

李涵也是一個很聰明的人,到這裡之後環視一圈,發現那些長老們的得意弟子都沒有在,就立即想到了什麼,有些擔憂的時候:「你不擔心,那些人你裡面,有故意放水的嗎,到時候,你可是危險了。」

江凡苦澀一笑,說道:「這我也沒有辦法,現在我們根本就沒什麼人,總不能讓第二階段就這樣不做了吧,到時候,會有更大的麻煩的,所以我覺得,事情到了這裡之後,我們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吧。」

「好吧,我明白了,一會兒我會盡量盯著他們一些,看他們誰會放水的。」李涵沉思幾分,說道。現在的李涵也能理解江凡的無奈,這麼多的事情壓在江凡的身上,再加上這個星光教中可是有很多人,都是對江凡虎視眈眈,自己能儘力,就一定的儘力吧。

當然了,張長峰始終沒有被江凡安排任務,這倒是讓張長峰有些疑惑,雖然說,張長峰是那一種不喜歡熱鬧,也不喜歡群居的人,不過張長峰始終明白,過來是為了幫助江凡的,總不能礙於自己的師傅的原因,江凡就真的一點任務不給自己,讓自己安全無憂。

「江凡,你也給我那排一下任務吧,這裡所有的人都知道,我跟你的關係最好了,如果你要是被算計了,我想,將來我這裡的生活,也不會好到哪裡去啊。」張長峰走過來,還帶著幾分玩笑的語氣說道,意思很簡單,就是讓江凡給安排一下重要的任務,要跟江凡一起同進同退的。

「放心吧,你的任務一定會少不了的,而且十分的嚴重,到時候不要累的喘不過氣來就行了。」江凡拍了拍張長峰的肩膀,臉上也露出了一些疲憊的笑容,說道,畢竟嘛,現在能幫得上忙的,算是知心朋友的,也真的沒有幾個人了。

「江凡。」

人手都已經用的差不多了,江凡現在覺得,一會兒巡邏人員還是有些少的,現在確定一會兒負責巡邏的人,那就是張長峰跟李涵了,他們兩個人的實力都挺不錯,也是江凡最為信任的人了。

之於柳遠仁嗎,江凡也是對這個傢伙充分的信任,可是又有什麼用呢,因為這個傢伙性格太過於大大咧咧的,讓他巡邏,根本就巡邏不過來的,再加上,現在這個傢伙,呵呵,跟報名的人打到一起了,這些人還不一定成為星光教的弟子,這友情就已經上來了,不過,倒是跟這個傢伙以前的樣子,沒什麼差距的。

江凡鬱悶的看了一眼,兩個人巡邏第二階段的,這已經算是有些忙碌了,不能再安排其他的任務了,當然了,江凡的任務,就是負責其他的巡邏的,深怕負責一些事情的人會出現什麼披露的。

本來都已經計劃好了,江凡也覺得不會有什麼問題的,但是問題卻偏偏的來了,怎麼說呢,今年報名的人,簡直就是人山人海,要比去年人整整多出了三倍的,整條大街上,都是水泄不通,讓江凡十分的鬱悶。

當然了,江凡不由的瞪大了眼睛,現在選拔賽還沒有開始的,但是已經忙不過來了,光寫名字的那個師兄,都已經滿頭大汗的,要不是江凡慌忙有調派了幾個人過去,估計光名字都是寫不完的。

要是一會兒真的開始,呵呵,就自己安排的那些人,肯定是不夠的,本來嘛,江凡是剛剛當上長老,有很多人,都是對江凡不是很滿意的,很多人能在旁邊看笑話,也不會過來幫忙的,再加上還有一大部分的敵人,真正能幫得上自己的能有幾個呢?

「哈哈,小子,現在知道這個事情的嚴重性了嗎,幸好,我跟四長老的關係不錯,商量一下,決定過來要幫你的。」

就在江凡急的不知所措的時候,王莽跟四長老兩個人走了過來,他們兩個人身後還有著許多的星光教的弟子,應該是他們兩個人的門下吧,看來,這兩個長老也得知自己這一邊的情形,是將所有的弟子都給帶過來了,其中就包括**的。

「長老們,真是太謝謝你們了。」江凡感激的說道。

四長老依舊十分的悠閑,說道:「江凡,咱們可是先說好了,你是掌門人欽點的負責人的,一會兒大部分的事情,還是交給你處理的,我們就是過來幫忙的。」

「呵呵,四長老你可真是客氣了,小子在你這裡,哪裡還敢說些什麼,你可是在星光教中很有威望的,一會兒很多的事情,還希望四長老多多指點一下。」 校園紈絝特工 ,現在又多了一些人的,那麼一會兒會出現問題,就會降低很多的。

「哎呦,這麼這一年的人,要不去年增加了好多啊。」王莽長老看到眼前這一幕之後,瞬間傻眼了,這人未免也是太多了吧。這麼多年來,星光教的名聲的確大起,每一年都要比過去一年會增加很多的人,可是,這一次好想來的太多了一些吧。

就在這個時候,王莽看到血羅門那邊長老突然到他們這邊來的,今天是鳳凰城中三大門派一起收徒弟的日子,平常三大門派這這一天根本就不會有任何的交集,畢竟都忙不過來,怎麼這一次,血羅門的人,會來星光教呢,難道他們是要查探什麼嗎?

王莽前輩臉上浮現了一抹笑容,抱著拳頭走了過去,說道:「哎呦,這不是東方長老嗎,可真是好久不見,今天不也是你們血羅門收徒弟的好日子,為什麼會到我們這裡來呢?」

「哼。」

東方長老冷哼一聲,目光瞬間落在了江凡的身上,這倒是讓江凡有些驚訝,自己跟血羅門是有著不少的糾葛的,可是,跟這個東方長老貌似沒有任何的恩怨情仇,之前也沒有聽說過這個東方長老。

「還不都是因為你這個小子,才會讓我們血羅門門前羅雀的嗎?」東方長老沒好氣的說道。

江凡愣了下,這麼有將所有的事情推到自己的身上,而且這一段的時期,江凡好像什麼都沒有做吧,跟血羅門又出現什麼恩怨了嗎,於是眼中閃過一抹冷笑,問道:「這關我什麼事情。」

「小子,你不要太過意猖狂,否則的話,我會讓你後悔都來不及的。」東方長老沒好氣的說道。

王莽慌忙走過去,攔住了東方長老,說道:「老鬼,那還是一個孩子,你跟一個孩子計較什麼,改天去請你喝茶。」

「喝茶?哈哈,我東方老鬼可是喝不起了,王莽,咱們多年的交情也就到這裡吧,既然你們星光教一點面子都不給我們血羅門的,那咱們還談什麼交情,以後給自以自己的門派聲譽為主。」東方老鬼說完之後,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未完待續。。) 這一次,不光江凡疑惑了,就連王莽也疑惑不解,走到了江凡的跟前,疑惑的問道:「小子,你到底又對血羅門做了些什麼,怎麼連東方長老,唯一一個跟星光教有交情的長老,都氣成了這個樣子呢?」

「我,我不知道啊,我之前從來就沒有見過他的,怎麼會得罪他呢?還有啊,上一次,你們也看到了,是血羅門人的找我麻煩的,我才不得不出手的,殺死那個什麼年輕的長老,我也是沒有辦法,因為不殺死對方的話,我就會死啊。小說Www.23wX.COM」江凡滿臉都是無辜的說道。

王莽也有些鬱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反正一時之間想不透,只能嘆了一口氣,接著說道:「小子,你不知道,這個東方長老可是我當初的好友啊。我們當初分別拜入血羅門跟星光教中,不過,就算是這兩個門派再怎麼不合,也沒有影響我們兩個人的關係,好幾次,血羅門對我發難的時候,如果不是東方長老,那麼我就早死在血羅門的手下了。」

「額,可是,這個事情真的跟我沒有任何的關係,我這一段時間,真的沒有見過什麼血羅門的,對了,如果說見過,就上一次在茶樓中,你剛剛走了之後,血羅門的五長老就冒了出來,還是用了易容術,當初如果不是四長老在的話,我估計就被那個五長老給殺死了。」江凡解釋的說道,覺得自己特別的冤枉,而且也對那個東方老鬼心中頭充滿了鄙夷的,怎麼說呢,真心的不知道,這個傢伙到底從哪裡來呢,怎麼一上來就冒出這樣的一句話,來冤枉自己的。

「嗯,我也想不透。不過,江凡,以後盡量不要去招惹這個東方長老的,他雖然是在血羅門排行第四,是四長老,不過他的一身本領,卻是在長老們眼中,沒有幾個可以打敗的。」王莽也知道,事情到了這一步之後,還是先處理一下門派中的事情。另外就是叮囑一下江凡,省的江凡不小心葬送在血羅門東方老鬼的手中。

其實,江凡也知道,王莽長老肯定是為了自己好的,既然他這麼說的話,那麼這個東方長老,必定會有著強大的實力。畢竟,長老們都是按照師兄弟輩分排下來的,又不是按照實力。所以卻也不能確定,大長老的實力就一定是裡面最強大的。

不過,就算是這樣,幹麼無緣無故的冤枉自己呢?江凡十分覺得憋屈。

「江凡啊。東方老鬼可是沒有冤枉你的,這個事情,還真的跟你有著一些的關係。」這個時候,四長老突然開口說道。

江凡愣住。滿臉都是不解,看著對方,疑惑的問到:「跟我有關係。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血羅門跟我們不一樣,我們星光教每一年的選拔新生大賽,都是臨時決定負責人的,可是血羅門一直以來,都是以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等,依次排行每一年招生的,這一年正好落在了東方老鬼的身上。」四長老緩慢的解釋道。

江凡依舊不明白,接著問道:「那他去招生啊,幹嘛來我這裡搗亂的,我又沒有去他那裡搗亂。」

「呵呵,現在血羅門的人,大部分都是來到了星光教中,你這一年來,總是跟著血羅門不斷的決鬥,早已經將星光教的名聲給發揚出去,同時弄著血羅門一點名氣都沒有了,你想想看,任何一個人都是想進入最好的門派中,聽聞血羅門中的長老,被一個年輕人就給打敗了,誰還會去血羅門學習呢?」這個時候,四長老解釋的說道。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江凡瞬間明白過來,怪不得人家會找自己的麻煩,這麼一說的話,好像是真的跟自己有著一定的關係,不過,江凡並不覺得,就非得讓自己負責的,於是聳聳肩膀,很平靜地說道:「呵呵,這麼說的話,也只能說是他的運氣不好。」

「是你的運氣好啊。」

王莽聽完之後,也明白過來,感嘆的說道:「幸好今年是東方老鬼,東方老鬼跟我還有一些交情,才沒有跟你動手的,如果是其他的長老,估計這一次,算是要鬧大了,血羅門已經顏面無存,必定會不問任何代價的,會過來找麻煩的,到時候,別說先生選拔賽了,估計直接演變成了兩個門派的生死存亡的決鬥了。」

江凡有些無語,額頭上都是黑線的,看來,自己剛剛負責這一次新生選拔大賽的,就會引來這麼多的麻煩,可真是內憂外患啊,這一次,如果不是有著四長老跟著王莽長老在這裡的話,江凡都是有些忙不過來。當然了,血羅門那邊可是很輕鬆的,門前就那麼一兩個人,還是親戚介紹過來的,根本就不會用任何的測試,直接的進門派中吧。

血羅門中。

宗主瞪了一眼東方老鬼,有幾分氣惱,說道:「東方長老,今年可是你負責招生的,也就是今年的招收到的弟子最為少了,你不覺得臉上沒有面子嗎?」

東方老鬼雖然很氣氛,但是也是沒有辦法,不光是跟著王莽有著很高的關係,而且還是在星光教的門口,必定是討不到任何的好處,於是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道:「宗主,我承認我老鬼的運氣不好,如果宗主覺得不舒服的話,完全可以過去套一個說法,或者狠狠的教訓一頓,星光教中的人。」

哼,那不是直接的開戰嗎?

再者說了,星光教中也沒有直接的找麻煩,這些事情,都是因為前一段的時間比試失敗的,是他們計算錯誤了,沒有想到江凡那個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少年,既然會有這麼高強的實力,即便是血羅門的長老,也不是這個傢伙的對手。

事情到了這一步之後,也算是沒有任何的辦法,只能冷哼一聲,不再說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中去。因為這一天。是三大門派統一收徒弟的日子,早就是有這規定,任何一個門派都不能去影響另外一個門派收徒弟,否則的話,就會馬上成為其他門派,以及宗主的公敵,到時候,恐怕血羅門還沒有請到外人支援,就已經被毀滅了吧。

江凡,我一定不會放過你死。讓你毫無尊嚴的死在我的眼前!

對於這樣的狀況,宗主只能心中恨恨的發誓,現在不能對江凡做些什麼,但是早晚會讓江凡付出沉重的代價。就在這個時候,血羅門的宗主突然收到了一封飛鴿傳出,看到上面的字之後,臉上浮現了一抹得意印痕的笑容:「江凡啊江凡,我就不信,你這一次還能度過死亡之關!」

星光教門口。

現在已經開始第一輪的選拔賽了。本來是要應付機器人的,可是人太多的,只能分成幾波的,反正要比去年麻煩得多。勝利的人。才有資格挑戰下一關的。去年能通過第一關的,也就十來個人,可是今年卻是出奇的多,既然是一百多人。

這倒是讓江凡是的頭痛。是不是人太多了一點的,而且江凡心裡頭很清楚,必定是有人趁機放水進來的。到時候,如果這個人的實力根本就達不到,必定會有人會到掌門人那裡告狀,到時候自己會會攤上大事情的啊。

看來,這一次對方是將自己往逐出師門的目的而去的,的確,只要自己被逐出師門的話,那麼就不是星光教的弟子,而且怎麼說呢,血羅門的人就是找到借口,可以對自己下手,到時候,就算是血羅門的尊者出現,星光教的尊者也都是沒有辦法幫到自己的啊。

真是夠卑鄙狠毒啊。

江凡深深吸了一口氣,他已經監督的夠嚴格了,可是這一次來參加選拔大賽的新人是真的太多,根本就應付不過來。就連王莽長老也都有些疲倦,坐在椅子上不斷的揉著眼睛,說道:「小子,我看事情不妙啊。」

「呵呵,是啊,今年的人太多,而且我們也不知道,到底什麼人在故意害我的,反正一下子這麼多人通過了第一次的選拔大賽的,我看第二波也不會少多少人吧。」 總裁攻妻步步為營

「如果這些人都一個個靠的是真憑實力,那麼還好一點,可如果是靠著歪門邪道的話,我擔心這一次你會有麻煩啊。」王莽開始擔憂起來,並且下定決心,第二階段的時候,一定要更為嚴格的監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