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可能是吧……如果你能進入到祖先傲戰的洞室,也許你會得到答案。」傲天豪看著傲爽說道。

2021 年 1 月 29 日

「可是如果真是大門派或者王朝的後裔,為什麼不跟家族後代說呢?」

「可能有什麼難言之隱吧,畢竟如果真的是某個大宗門或者是某個王朝的後裔的話,也許是有什麼強大的仇人,致使我們傲家祖先傲戰至死都沒有跟二代家主說。」傲天豪搖了搖頭,顯然這個問題他也答不上來。

「對了,爽兒,今天那個地階低級的靈氣,魔紋刀。」傲天豪話鋒一轉:「被李家家主李成雲拍到了。」


「哦?李同的父親?呵呵。」傲爽也是笑了笑。

「嗯,二百萬兩黃金,爹當時也被他的出價小小震驚了一下。」傲天豪搖晃了一下脖子:「不過,李成雲說,他會用這個魔紋刀作為青雲城家族大比時的彩頭。」

「彩頭么,那不是說,這魔紋刀豈不就是為我準備的?」傲爽聽到如此說也是笑了笑。

「別高興地過早啊,爽兒。聽說李同的哥哥,李雄,今年已經是中階靈師巔峰的境界了,而且配合上地階低級靈器魔紋刀的話,一般的高階靈師都不是他對手。」傲天豪摸了摸傲爽的頭說道。

「放心吧,爹,李同我都殺了,他哥李雄肯定會為他找回場子。但是這場子,可不好找啊,小心賠了夫人又折兵啊。」傲爽嘿嘿一笑說道。

「行了,你好好休息休息。明日午時,家族後山,為你開啟祖境。」傲天豪看著傲爽鄭重說道:「爽兒,祖境內雖說沒有什麼致命的危險。但是切記一點,如果沒有得到先祖的考驗,千萬不要試圖強行進入洞室……」

「嗯,知道了爹,對了,風雲亂戰,什麼時候開始?」傲爽問道。

「明年,春暖花開之際!三月多吧,還有五個月的時間呢。怎麼,迫不及待的想參加風雲亂戰了?」傲天豪笑了笑問道

「有點,迫不及待的想見識一些同是靈師階的強者們,不知道我和那些大世家的少爺們,差距到底有多大啊。」傲爽自語道。

「爽兒,你要知道,修鍊本就是一條逆天的路!這條路上,可能會失敗,但是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傲天豪擔心傲爽近來一直高歌猛進,有些小視天下豪傑。

「放心吧,爹。爽兒自有分寸,點蒼山……」

「嗯,你休息吧,切記我提醒你的那點。」傲天豪說完便走了,臨走時還將房門關好。

哎,爽兒。爹了解你的性格,吞食黑色異果后,修鍊速度和戰鬥天賦都提升了很多,但是還是有一股年輕人不服輸的勁。但是,如果沒有得到召喚就貿然進入洞室的話,也許真的會喪命啊……傲天豪往自己的住處走去,心中也是不由自主的有些擔心。

「爹,我知道你擔心我,但是我身具魔珠,註定一生不平凡!到時候如果先祖傲戰沒有召喚我的話,我只能強行進入了啊……」傲爽想到傲天豪關心的話語喃喃自語道。

「小子,你放心吧,如果真的有什麼突發情況危急你生命時,我會助你一臂之力的。」先不說兩人的關係,如果傲爽真的出事的話,魔天以靈魂體的狀態,自是不用多說了。而且魔珠在傲爽的識海內內,無時無刻不再散發著魔力,對於魔天可以說是最好的良藥……

遠古之時,傲姓的大宗門?魔天在傲爽識海內,盤坐於虛空之中,眉頭緊皺暗想到:難道是……一品宗門,傲仙宗?

「呼!明日開啟祖境,半個月後青雲城各大家族大比,五個月後便是風雲亂戰!」徐徐吐出一口濁氣,一步一步來吧! 今天朋友結婚,只能更兩章了。==不好意思,一禮拜之內補回來

——————————————————————————

一夜無話……

第二日正午,傲爽在傲天豪和家族眾長老的帶領下,來到了傲家後山山頂。

傲爽自打穿越以來,也沒有來過傲家後山的山頂,一直是在半山腰處練劍和修鍊。第一次上山頂,傲爽也是沒想到傲家的後山如此高。

山頂處常年籠罩在雲霧之中,飄渺中帶著一絲與世隔絕的仙氣。眾人來到一個懸崖處,懸崖佔地數十丈,三面都是白蒙蒙的霧氣,只有一條山間小路連接著通往山頂的大道和懸崖處。

「早知道有這等修鍊的絕佳之處,應該早就來此修鍊啊。」傲爽站在懸崖處不禁嘆道。

「不錯,這裡距離地面大約有兩千米左右的高度。雖說平日里在傲家大院內修鍊也不錯,但是在這裡,能讓人輕易地忘卻一切的煩惱,全心全意的修鍊。」傲天豪也是看著傲爽笑了笑說道。

「成為絕世強者的路,自古以來便是一條孤獨的路,耐得住寂寞,才能踏上巔峰!」三長老傲天雲捋了捋鬍鬚說道。

傲天豪帶領眾人來到一塊巨石的面前,轉過身來說道:「爽兒,一會巨石被震碎時會出現一個門,當然這道門有一個屏障。當我們聯手破除這道屏障時,進去即可。這道屏障,進去時需要眾人合力破開,但是出來時,卻沒有任何阻礙。」

「嗯,孩兒知道了。」傲爽點了點頭后便站到了一旁。

「好了,那便開始吧……」傲天豪說完對著巨石便是一拳,一拳出,巨石頓時化作了漫天的碎屑。

巨石碎裂后,在原來巨石處,也是出現了一道波浪似門。門是透明的,通過這道門,傲爽可以看到裡面黑沉沉的,散發出一道道幽黑色的光……

傲天豪坐在波浪似的門前面五米處,其餘眾長老圍坐在傲天豪的四周。

「開始吧!」傲天豪說完之後雙手在自己胸前快速結印,其餘眾長老在此時皆是伸出右手,食指對著傲天豪點出,靈力在身前形成一道道柱形的靈力,源源不斷的向傲天豪涌去。

過了將近十息的時間,傲天豪徒然睜開了雙眼!

「開!」

一道粗壯的柱形靈力以傲天豪為起點狠狠地轟擊在傲天豪前面五米處的波浪似的門上!

「轟!」

波浪似的門在此時也是被傲天豪用靈力生生地撕開了一道可以供一人進出的缺口。

「快,爽兒!」傲天豪緊咬牙齒說道。

傲爽沒有廢話,身形一閃便進入到了波浪似的門內……


「呼!」

待傲爽進去后,傲天豪和眾長老也是長呼一大口氣,只見眾人的額頭上在此時都是有著細密的汗珠密布,臉色也均是有些蒼白。


「這一下,半個月時間內是別想出手了……」傲天豪喘著粗氣說道:「希望爽兒不要出什麼事啊……」

……

傲爽從波浪似的門缺口處進入門內后,眼前突然黑暗下來的光線也是有些不適應……

定了定身形,傲爽從空間戒內拿出一個火摺子,對著火摺子輕輕一吹,火摺子便著了起來。傲爽這才來得及仔細觀察一下這個山洞,山洞內黑沉沉的,遠處的場景因為火摺子的照亮範圍有限,傲爽也是看不清楚。

傲爽此時也只能摸黑前進,因為昨天晚上傲天豪跟傲爽說過,想要獲得傳承需要接受考驗。傲爽也是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前進著。

走著走著,傲爽的耳朵動了動,驚呼道:「不好!」

瞬間一個人高的巨石出現在傲爽的面前,而且正在向傲爽移動,身形急速向後退去,瞬間便在此來到了波浪門面前。

不行,不能再退了,傲爽暗想到。傲爽還記得自己剛進來之時,眾長老和傲天豪蒼白的臉色。

當即不再猶豫,將火摺子收入空間戒內,雙腿紮起馬步。雙拳並在一起,兇狠的砸向撲面而來的巨石!

「轟!」

巨石被傲爽一拳轟做漫天的碎屑,活動了一下略微有些發麻的雙手:「這石頭,真硬!」

將巨石轟碎后,傲爽也是再次拿出火摺子,向洞內走去。

沒走幾步,又是一塊巨石「轟隆隆」的向傲爽襲來。傲爽無奈,只能再次紮起馬步,轟碎巨石。

就在傲爽轟碎了第十塊巨石之後,巨石也終於不再出現,此時傲爽的雙拳也是因為連番轟碎巨石有些略微泛腫。

看了看有些紅腫的拳頭,傲爽喃喃自語道:「這便是父親說的考驗么?有些簡單了啊。」

誰知傲爽剛說完這句話,好像有人故意和傲爽作對般,「轟隆隆」這次不是有巨石襲來,而是傲爽所處的山洞內搖搖晃晃的,顯然是要坍塌的。

「這是考驗?這不是要人命么?」傲爽自知不能回頭,因此也是全速向山洞內衝去!

「轟!咔!」山洞坍塌,將傲爽生生的壓在了下面!傲爽最後的反應便是弓起身子,將頭部護住……

「啊……」過了一會兒,一隻手從一片碎石堆中伸了出來……

傲爽艱難的從碎石堆中爬了出來,身上的衣衫已經碎裂了。不知道這些到底是什麼石頭,傲爽現在練體已經是煉皮小成之境,居然被生生的砸出了道道血痕和處處瘀傷。

從廢墟之中爬出來,傲爽席地而坐,雙手結印。傲爽沒有著急再前進,現在當務之急是先將**上的傷痕修復一些,先恢復到巔峰狀態,才能更好地應付突發的變故。

「呼!」傲爽長吸一口氣,吞食了一顆二級療傷丹藥后,運轉大魔囚天功,開始恢復**的傷勢。

道道幽黑色的靈力,伴隨著療傷的丹藥,修復著傲爽**上的道道血痕和處處瘀傷……

山洞外面,傲天豪和眾長老皆是沒走,一邊打坐恢復靈力,一邊等待傲爽出來。

「上次我進去時,也是花費了整整一天的時間才出來。這次,不知道爽兒什麼時候出來啊。爽兒,千萬不要意氣用事,先祖傲戰的洞室,真的不是那麼好闖的……」傲天豪彷彿想起了當年的自己,不由的更加擔心起傲爽來…… 隨著大魔囚天功被傲爽在體內運行了十餘次,先前吞食的二階療傷丹藥也逐漸發揮出它的價值。

傲爽身上的道道傷痕和處處瘀傷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復原著,經過一個時辰的時間,傲爽慢慢睜開了雙眼,逐漸從打坐恢復了過來。

「呼!」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傲爽站了起來,看著眼前依舊有些昏暗的山洞,還是義無反顧的走了進去……

雖說沒有了巨石的襲擊,也沒有了坍塌的山洞,但是傲爽此時還是小心翼翼、一步一步地前進著。

終於,在傲爽前進了約莫一個時辰的時間后,傲爽發現前面有微弱的光亮。向前走去,傲爽來到了一個空蕩蕩的山洞空間內,這地方四周堆積了不少岩石塊,地方卻是異常開闊。

傲爽在自己身體左側發現了一塊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的石板,石板上依稀刻著四個大字。但是隨著歲月的變遷,這四個字的有些比劃已經破損了,但是傲爽還是隱約能看出這四個字來:傲家祖境。

其實直至傲爽來到這裡,才算真正進入了傲家的祖境。

兩側岩壁之間光滑整齊,如鬼斧神工般開闢而成,顯然這是傲家先祖當年特意開鑿而成的。岩壁之上,每隔幾米之間便有一個凹槽,在凹槽這內鑲嵌著一顆顆夜明珠。

傲爽發現的微弱的光亮,也是這些夜明珠散發出來的。夜明珠,不說價值不菲,它還有著靜神養氣,驅魔辟邪的功效。

「沒想到家祖居然有如此大手筆啊……」這等秘境,在傲爽看來,都可以和地球古代帝王的陵墓相提並論了。

前方二十米處,有著四道石門依次排列,兩道門之間的也有著十米的相隔距離,看來,這便是獲得傳承之處了。

傲爽席地盤坐下來,開始運轉大魔囚天功,微弱的精神力也是在此時感應著四道石門內的情況。

右邊第一個,依稀有些氣息存在,而且很厚重。第二個門內,傲爽感覺空洞洞的,顯然這道石門有可能便是傲天豪在二十年前接受傳承之處。第三道石門,裡面的氣息比第一道石門內厚重了許多,而且隱隱的有股攝人心魄的感覺。最左邊的石門,一股如深如淵的氣息,但是傲爽可以明確的感覺到略微抗拒之意。

「看來,這道門,便是先祖傲戰坐化之處了……」傲爽看著左邊第一道石門說到:「先試試吧,能夠得到認可最好,如果得不到,只能硬闖了啊。」

傲爽說完便站起身,來到左邊第一道石門的面前,瘋狂運轉體內靈力,身上屬於低階靈師巔峰之境的氣勢也是毫無保留的展現出來!

左邊第一道石門內的氣息可能感覺到了傲爽的氣勢,但是可能沒有認可傲爽。那股略微抗拒之力,也是在此時有了一些加強……

過了半個時辰的時間,直到傲爽將體內的靈力耗完,石門還是沒有打開……


「哎,恢復靈力,準備硬闖!」傲爽雙目微眯,看著面前的石門說到。

吞食了兩顆二階的回靈丹,左右手各從空間戒內拿出一塊下品靈石,盤坐在石門前三米處,開始恢復靈力。

傲爽沒想到自己這次食用兩顆回靈丹,回復靈力也是如此之快,才半個時辰的時間,傲爽的丹田處的靈力也是從接近枯竭到此時溢滿的狀態!

「硬闖啊……」傲爽看著面前的石門,將那日和李彤戰鬥之時,繳獲的大殺器,青龍戟拿了出來。

掂了掂手上的青龍戟,傲爽暗想到:大概有幾百斤重了吧,那便試試……

「呼!」傲爽呼出一口氣后,雙手握住青龍戟的戟身,身型一躍,對著石門兇猛地砸了過去!


「轟!啪!」

一擊過後,人階高級靈器,青龍戟居然在此時斷裂開來,傲爽的雙手虎口處也是隱隱發麻!

反觀石門,只是略微的有一道細小的裂痕。

傲爽看了看手中斷裂開的青龍戟,又看了看石門之上的細小裂痕,搖了搖頭:「這樣砸下去,我還沒打開石門,我空間戒內所有靈器都將被消耗光。」

「只能使用這一招了啊……」傲爽說完在空間戒內,將所有殺傷力強的靈器都拿了出來。

大戟、鑌鐵鎚、狼牙棒、巨型長刀……這些武器每把都有數百斤的重量,而且還有著十數把之多!傲爽將這些殺傷力強的武器依次排列擺在自己的身前。

「赤芒勁!」

運轉大魔囚天功,吸取心脈之中已經為數不多的血獅精學,一種熟悉的溫熱感,也是逐漸的從丹田處,一點一點的蔓延至全身……

傲爽此時的氣勢,也是一點一點的增長,從低階靈師巔峰,一直生長到了中階靈師中期境界才慢慢的停止下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