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冷清婉沒想到,自己的運氣竟然這麼好。

2021 年 1 月 19 日

原來,藥王傳承真的在修真大陸。

還被一個小小的凡人修士拿到了。


呵,那種廢物,有資格接受藥王傳承嗎?

真正應該成為下一代聖祖藥王,成為極域女主人的是自己才對。

見范志鵬一臉茫然,冷清婉臉上帶出了三分不耐和七分高高在上的優越感。

「因為現在天光墟中所有人都在質疑這個葉良辰沒資格繼承藥王傳承。」

「所以她才慌了,才會拚命想要證明自己是會煉丹的。只可惜,她這麼干,反而暴露了自己的無能。」

范志鵬雙目一亮,「仙姬您的意思是?」

冷清婉臉上露出嘲諷之色,「她能得到藥王傳承,會煉製丹藥是正常的,可是一顆六品丹藥,就能讓金丹期突破瓶頸,甚至進階元嬰,你覺得可能嗎?」

「要是她真有這能耐,為什麼不直接煉製七品榜單,爬上杏林榜?」

范志鵬一下子領悟過來,「哈哈,我明白了,那女人知道自己煉製不出七品丹藥,所以就弄個噱頭,說自己的什麼狗屁破障丹能讓人突破瓶頸進階。」

「進階這種事情,哪裡是短時間能看得出來的?如此一來,她拉足了噱頭和關注度,那些良辰走狗,還真以為她能煉丹呢!把她捧上了天,自然就沒人說她沒資格繼承藥王傳承了。」

說到這裡,范志鵬一臉義憤填膺,「清婉仙姬,這葉良辰真是太陰險了,咱們可不能讓她得逞了。更不能讓藥王傳承,浪費在她這種廢物手上。」

冷清婉輕笑一聲:「呵呵,葉良辰她想要瞞天過海,本宮就釜底抽薪,讓她身敗名裂,再也爬不起來。范志鵬,你替本宮去辦一件事。」

范志鵬連忙躬身跪地:「請仙姬吩咐!」

===

繼上次【水行丹煉製符】售賣后,時隔一個多月,老子天下第一店鋪門前再一次摩肩接踵,人滿為患。

所有人都叫嚷著自己要預定【破障丹】。

瀟洒哥和北葵向暖他們忙的腳不沾地。

連花姐和馬爺這些骨幹也都被叫過來幫忙。

三天下來,這些人一刻也沒有休息過。

哪怕是在天光墟中,哪怕修士的身體強於常人,他們都累得有些恍惚。

但他們臉上卻全都洋溢著快活的笑容。


因為僅僅這三天,申請加入良辰大軍的人,就多了上千人。

而【破障丹】的效用,花姐和馬爺都試用了。


花姐隱隱觸摸到了突破的門檻,就連煉丹的水平,也大大突破。

而馬爺,更是直接從卡了很久的金丹九階,一步踏入金丹巔峰。

他如今體內丹毒盡去,瓶頸突破,凝嬰有望,終於有了在這弱肉強食世界生存的實力。

他組建的傭兵隊日日強盛,原本不敢暴露的妻兒,也接到身邊,共享天倫。 慢吞吞的,皇後端起了桌上的冷茶,極是漫不經心的淺酌了一口,微微的嘆息道:「可惜了……幾家歡樂幾家愁啊……三小姐是稱心如意的坐上了七王妃的妃位了,可是那個沈家的沈小姐可就是可憐了……」

皇后的聲音雖是不大,可是楚修塵卻是在她的話語里聽到了一絲的玄力的氣息。

所以,這句話所示聲音不大,卻是字字清晰的直接的落入到了每個人的耳中。

正在喜氣洋洋的大殿瞬間因為這句話而冷清下來,就連太后的笑意也是瞬間的凝固。

此時最是難做的,怕是就是她了。

當初,出於私心,她是允了沈浮煙的那個承諾的。

只是如今的這個事態的發展卻是使她左右為難。

她這廂的想要刻意的避開這個話題,沒成想皇后卻是唯恐天下不亂的將這件事生生的扯了出來。

以她多這洛舞煙的了解,當初她就拒絕了自己的那個花開並蒂的決定,如今的她,自是更加的是不可能會同意這沈浮煙進入七王府之門了。

而皇后在這個時刻將這個敏感的話題給擺到桌面上,倒像是在刁難她一樣。

果然,皇后的話語使得楚綰玉的嘴巴不由的一撇,頗為委屈的說道:「太后,您瞧瞧,連皇后都記掛著我們煙兒呢……偏偏太后就給忘了……」

太后的臉色頓時的有些不悅,嗔怪道:「誰說哀家忘記了?只是人家兩個剛剛的才得到你父皇的賜婚……現在說這事,終究還是不合適的……」

楚綰玉的嘴巴不由的撅的更加的厲害了:「既然父皇已是賜婚給了洛舞煙,不如就另外的再開金口,將我們家煙兒一併的賜婚了豈不是好事成雙?」

「六妹妹此言倒是有理……」楚梓冉忽然的不緊不慢的淺笑道:「七弟的桃花既然已經開放了,不如的,就多收了一朵桃花吧……」

說著,意味深長的看向了那依舊的怔立在大殿之內的待選的女子之中。

「只是,這王妃一位已是三小姐莫屬……不知道那沈家的小姐可是計較自己那為妾的身份……」


沈之迅連忙的起身出列,沉聲道:「二王爺的美意,沈之迅代表小妹謝過了……只是小妹自幼頑劣不堪,難得的受到了太后的青眼垂憐,欲成好事……奈何小妹只是小家碧玉,難登大雅之堂……所以,怕是高攀了七王爺……」

「無妨……」楚梓冉的眼底溢出了滿滿的笑意:「沈小姐的媒,怎麼著說,也是由太后保的,再者說了,若是得到了皇上的金口玉言所賜的婚配,想來也是沒有人敢說什麼不好聽的話的……」

說著,頗為意味深長的看向了洛舞煙:「三小姐以為本王所說的如何?」

洛舞煙卻是冷冷一笑遠遠道:「二王爺久居邊關,素來關注京城之事也是那朝堂之上的事情,想來對舞煙還是有些不了解啊……」

旖旎的眸子曖昧的看著身側的楚修塵,洛舞煙的笑意暈染而開:「既為人妻,自是要從夫了……」 這樣的日子,是他以前連想都不敢想的。

瀟洒哥和北葵向暖兩人修為還太低,他們現在更適合用破障符,而不是破障丹。

可是,瀟洒哥的爺爺和父親,在服用破障丹后,卻是大喜過望。

爺爺直接跑去閉關了,他竟說,他有望在今年之內凝嬰。

從前還總是覬覦挑撥的郭家旁支,在郭父和郭老爺子展現出實力后,再也不敢造次。

從前被當做紈絝般放逐的瀟洒哥,如今在郭家儼然已經有了舉足輕重的地位。

北葵向暖的哥哥在服用破障丹后,一舉結丹成功,而且一結丹就是金丹三階,在他們宗門中大出風頭,被視為新一代的領軍人物。

因為葉良辰,這些人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原本危如累卵的人生,煥然一新,越變越好。

而這樣的變化,在許多良辰大軍之中發生著,演變著。

他們對於葉良辰的感激,根本就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那已經不僅僅是粉絲對偶像的擁護,也不是簡單的崇拜,而是將她當做了誓死不會背棄的信仰。

所以,累點算什麼?

只要葉大神能越來越好,老子天下第一店鋪能越來越繁榮,他們高興還來不及。

更何況,這幾天還有人能比葉大神更累嗎?

……

因為【破障丹】的火爆,慕顏拿來的幾百顆,眨眼之間就被搶購一空。

不得已,她只得繼續煉製。

也幸好有傳承空間,在裡面煉製一天,就等於十二天。

所以三天時間,慕顏整整煉製出了三萬多枚六品破障丹。

其實依照慕顏的煉丹速度,加上傳承空間,這個數量其實還好。

她每天還能抽出不少時間凝聚神力,灌注天魔琴。

當然,還有雷打不動地在小師叔的屠血劍陣里練習一個時辰以上。

可在北葵向暖他們眼中,只覺得他們的葉大神,根本就是神。

你能想象有人能在三天內煉製出三萬枚丹藥嗎?

關鍵這三萬枚丹藥,還是如此逆天的,能助人突破瓶頸的破障丹!!

更有不少良辰大軍直接衝到了往生廣場上狂歡。

因為在往生廣場角落的【風靡榜-丹藥分榜】上,排在第一名的,赫然已經是【六品破障丹葉良辰】。

這個榜單雖然不如【丹比四榜】那麼有名,可畢竟在往生廣場上,又怎麼會沒人關注。

之前被打壓的抬不起頭來的良辰大軍,此時簡直揚眉吐氣。

「之前是誰說我們葉大神不會煉丹的?又是誰說,如果我們葉大神能煉丹,就當眾吃屎的?哈哈哈,現在人呢?站出來啊!」

「不會煉丹,倒是給我三天煉製出三萬顆六品丹藥試試看啊!」

「不會煉丹,倒是給我煉製出能協助進階的丹藥來啊!」

「哈哈哈……葉大神威武!我就說過,葉大神要麼不出手,只要出手必是第一。」

然而,良辰大軍只狂歡了幾個時辰。

就聽到一個無比震驚的消息。

「聽說了嗎?【破障丹】根本就不能助人進階,非但不能助人進階,還會害死人!」 楚修塵的眉梢微微的一挑,灼然的看著她:「你是最懂我的,今生有你足矣……」

這番的的情意綿綿的話語使得洛舞煙的眼底的笑意越發的燦爛,繼而轉首看向了楚梓冉。

「二王爺可是聽明白了?既然選了妃,就要有選妃的規矩……七王爺只是選了我,並沒有選擇別人……所以,他的女人,目前來說只有我一個……」

流光婉轉的眸子在那選妃女子的身上略一掃過,隨即的鎖住了一雙眼眸。

「若是皇上想要賜婚,首先要問問我們當事人的意思……總不至於七王爺不要,而是硬塞給他一個女人的說法吧?」

「當然……」洛舞煙的聲音忽然的抬高了幾分:「眾所周知,舞煙早在許久之前就拒絕過給七王爺納妾,只是,對大家裡說,這只是一個傳言而已……」

「而今日……舞煙就在這裡鄭重的宣布這件事……不論是以前還是以後,關於七王爺納妾一事,只要我洛舞煙活著,這件事就不可能……」

「當然,若是七王爺一直休書休了舞煙,舞煙自是就沒有了這個權利……但是,只要是舞煙在這七王妃的位置上一天,這七王府之內,就只准有一個女主人……」

洛石笠的頭此時已是深深的垂了下去,天哪,自己女兒的這篇言論是不是有些太過於偏激了?

自古以來,男子納妾娶妻,天經地義,哪裡就由一個女人可以決定的呢?

再說了,自己的女兒所說早就是悍婦之名在外,可是那畢竟只是市井傳言。

可是,這如今的金殿之上的一番話語,算是徹底的奠定了她妒婦之名了。

況且,這金殿之上,還有皇上和太后的存在。

洛舞煙的這番理論,簡直就是太跋扈了。

她的這番話語,算是再一次的直接的阻死了太后和皇上想要直接的賜婚的這個相法。

皇后的指甲不由自主的嵌入了自己的掌心,這個洛舞煙,既然敢如此放肆。

而最讓她憤怒的是,皇上居然還如此的縱容於她。

就連她說出這般的話語,都沒有呵斥的意思。

身側的儀貴妃此時算是徹底的吐氣揚眉了,自得的看了她一眼之後,冷冷一笑,附耳低語道:「皇后若是喜歡那沈家小姐,就直接的給大王爺收了罷了……等大王爺好轉的那一天在成婚即可,何必要打著我們七王爺的名號說事呢?」

語音一頓,又是甚是得意的笑道:「我們七王爺可是有名的專情的人,是不會見一個愛一個的……」

狹長的眸子在皇后的微微的顫抖的手上一掃而過的時候,眼底的笑意更是濃蘊。

「至於大王爺的傷勢,皇后更加的不用擔心了,像我們七王爺這樣的病情都可以有所好轉,大王爺那樣的傷勢……說不定也是會有奇迹的……」

皇后的手掌攸的展開,緩緩的平放在了桌面之上,唇角忽然的綻放開了一抹笑意,在儀貴妃的耳畔低語道:「七王爺已經創造了一個奇迹,你說,他的壽命……會不會也是奇迹呢?」 「真的假的?!」

「絕對是真的……有人服用【破障丹】后吐血身亡,死狀凄慘詭異。所以,他們就把剩下的破障丹拿去給清婉仙姬查驗,結果你知道清婉仙姬說什麼?」

「說什麼?!」

「清婉仙姬說,這【破障丹】中摻雜了魔氣,而魔氣會迷惑人的心智,給人一種實力增強的錯覺。可實際上,服用后卻有很大的副作用,輕則修為盡廢,重則死亡!」

===

老子天下第一店鋪門前,擁擠的人群中,突然發出一聲凄厲的喊叫。

「什麼狗屁【破障丹】,根本就是騙人的!我爹爹服下破障丹后,就突然吐血身亡。老子天下第一店鋪,還有葉良辰,你們一定要給我一個說法!!」

眾人都被這聲音嚇了一跳。

緊接著,就見幾個人氣勢洶洶地衝上前來。

說話的是一個看上去楚楚可憐的年輕女孩。

只見她身旁有兩個壯漢抬著擔架,擔架上躺著一個滿身是血的老頭。

等走到近前了,他們才發現,這老頭吐出來的血是黑色的,全身的皮膚還呈現青紫色。

年輕女孩一走到老子天下第一店鋪門前,就立刻聲淚涕下,噗通一下跪倒在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