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o Draft

2020 年 12 月 28 日

對這麼低級的敵人,馬其雷腦子沒來得及轉,己經迎了上去。一拳打斷二郎的木棍,一腳踢飛大郎的水果刀,隨即右手食指彈了出去。

三聲尖叫,幾乎同時發出,”葯靈谷三結義”捂著額頭退了開去,但很快掏出匕首又沖了上來。

接下來是三聲更慘更響的尖叫,這回三人失去了再攻擊的勇氣,踉蹌著逃了開去,嘴裡吐出的是”等著瞧,你們會後悔的”。

繆多斯感嘆道:”要按我的辦法,早點讓馬其雷騎上魔動機兵強行壓制,說不定村民翻箱倒櫃,獻出十幾份香木散了也說不定。”

“這可是違背了學院的規章制度啊,我們是巴斯洛魔法學園又不是巴斯洛強盜學園。”雷妮不高興地說。

馬其雷無殺的說:”我看還是繼續調查的好,又沒有更好的辦法。”

誰知剩下幾家人的說法和村長完全相同,村長的父親李老三確實是個名煉藥師,對香木散的煉製也很有心得,但確實於十年前過世。

“這裡連個住宿的地方都沒有,難道又要在野外露宿嗎?”雷妮抱怨了一句,她是四個人唯一的女性,畢業考試開始后就一直在野外露宿,好不容易到了有人煙的地方,卻又無處借宿,抱怨一點無可非議。

已經連續多少天在野外露宿,他們也忘記了。

幾乎陷入絕望的深淵,他們開始尋找睡覺的地點,既然在山谷中,就近尋找一個山洞似乎是理想的方案,這總比睡帳篷的好。

天色漸濃,他們的腳步也越來越沉重。靠近這一帶,從三天前起就找不到飛禽走獸,天天食素雖有助於養顏美容,對於正值青春期的他們來說,實在是件殘酷的事。

“前面有動靜。”馬其雷突然著隱隱約約發現前面有影子一閃而過。而且他肩上的沙飛也”喵嗚、喵嗚”叫個不停。

“很好,今天受的氣要全部發泄出來。”繆多斯咬牙切齒的說。

馬其雷從異次元空間取出魂祭,三個魔法師都跟在馬其雷後面,聚集魔力作好準備。

前面的影子若即若離,挑撥得他們不能放棄。那東西現身次數多了,四人隱隱約約發現似乎是從前只在書上看到的影之幻獸,屬於暗屬性,戰鬥力中上,喜歡惡作劇,以戲弄人為樂。最麻煩的是該幻獸速度極快,難以捕捉。

發現對方並非窮凶極惡之輩,讓一行人大為沮喪,但既然被纏住了,不趕跑它一宿不能安心睡覺。

“不愧是學院畢業考試的內容,讓人痛苦不堪,不過,要是能抓住它,倒也是個收穫。”繆多斯臉上的表情明明白白地告訴別人,他對這一切已經受夠了。

好象感覺到了他們心裡的煩亂不堪,影之幻獸現身的次數更多了。

每次它一露頭,就會停留一段短暫的時間,這段時間也越來越長,彷彿在挑撥馬其雷他們出手。

正當它又一次接近時,馬其雷的魂祭已出手,繆多斯和多薩剛喚出耗時最少的低等召喚獸,還未等召喚獸到達攻擊位置,魂祭己到了影之幻獸的跟前。

這時影之幻獸也顯出了它的本領,疾進中立即改成倒飛,竟比魂祭飛得還快,閃過斧子后又從側面攻來。

這時馬其雷、多薩、繆多斯都已作好了戰鬥準備,而雷妮的魔法只念完一半。

電光、火花閃動,是召喚獸發出的,倘若影之幻獸多停半晌,男性魔法師們本身的強大魔法就發動了,到時可能改變這座山谷的地形地貌。然而它只是噴出一大堆黑色的粘性泡泡,趁亂逃之夭夭。

極品最強大少 四人都被噴了一身泡泡,連召喚獸也未能逃過這個厄運,一段很短的時間內,誰也看不清,昏天黑地之際,第二回合的攻擊自然停止了。

“可惡,讓它逃走了。”多薩頗為惱火,四個人全部變成了黑人。

雷妮掏出絲巾擦拭著臉,”我們都以最快的速度發動攻擊,也奈何不了它。”

那樣的速度,不禁讓人心驚膽戰,四人全都沉默下來。影之幻獸習性狡猾,會先發動試探性的進攻確認對方實力,再以不同的手法捉弄人。很明顯,剛才的接觸戰它佔了上風,必然會再次來搗亂。

“幸好這幻獸的攻擊力不怎麼樣,否則它可成了世上一等一的凶獸。”馬其雷還是有些慶幸。以前馬其雷曾經歷過多次苦戰,或在魔法力上,或在力量上,或在技巧都上曾落入下風。但對影之幻獸占絕對性上風的速度,四人均連得意技都沒來得及發揮,就一敗塗地了。

“黑色的泡泡純屬搗蛋,灰色的泡泡有催眠效果,紅色的泡泡能毀傷皮膚,白色的泡泡則有治療作用,好象書本上記載的,也就是影之幻獸的全部攻擊手段而已。”雷妮擦乾淨手,事實上,她最害怕的是紅色泡泡的功能。

“未必如此,並沒有記載說它被人捉到過,連它的本體是什麼樣子都不知道。那種程度的說明,單單隻能是受害者的受害報告而已。”繆多斯卻還有保留意見。幸好該幻獸不傷人性命,最多將人對付得痛苦不堪,滿身傷痕時再以白色泡泡治療好,最後心滿意足的離開罷了。

多薩眼光一閃:”這樣的小東西,倒也有點意思,不過……算了。”

要從寡言的多薩不多的幾句話里知道他的心思,是相當困難的。但這次說得相當露骨,除了不願多想的馬其雷外,繆多斯和雷妮都想到多薩一旦獲得這隻魔獸后,將其派到不順眼的人身邊搗亂的景象,幸好他似乎並不屑於這樣的小把戲。

接下來的問題是要洗個澡,而整個山谷中並無河流湖泊。自然,乘上沙飛找個這樣的地點,並不是件困難的事,只是有些小題大作而已。而畢業考試的事情未完成,總是一樁煩心事,費了這樣大的精神到達這個地步,誰都不會想到放棄。

於是他們最後選擇去敲村長家的門。

開門的村長嚇得全身發軟,自已家院子里來了四個黑人,那是從未有過的事。等到他認出這四人就是白天來過的馬其雷一行人時,白天時的憤怒倒也消了不少。

“你們還真是狼狽,真是白天辱及先父的報應啊!”村長感嘆道。

“是啊,能不能藉此地洗澡換衣呢?”馬其雷爽朗地說。他是個麻煩事轉頭即忘的人,在來的路上,已把影之幻獸忘卻,滿心是過個舒服夜晚的想法。

幸好村長看來跟他是同類,很快忘了過去的事,哈哈笑道:”沒問題。”

之後的發展更出人意料,村長竟邀請四人留下用餐。當五人圍坐在飯桌上時,馬其雷他們腦子還是暈乎乎的,不明白情勢何以忽然發展到這麼可樂觀的地步。

“哈哈……你們一定不明白為何我的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彎?”村長跟初見時判若兩人,簡直給人爽快豪氣的感覺。

“也對,願聞其祥。”繆多斯很想明白為什麼會這樣。

村長從懷中掏出一封信,道:”原來你們是巴斯洛魔法學院的學生,早說不就結了,何必繞那麼大個彎兒?”

這是是巴斯洛魔法學園的魯西夫學園長寫給村長的,先是先哀悼老友過世,其次說明將有一組學生來葯靈谷求取藥物,希望村長幫助云云。另外還講到前兩次考驗難度過高,第三次任務不妨放水,因為其它組別三個任務加起來的難度可能不及該組別的。

“這哀悼不免遲了些。”馬其雷道,他還記得村長說過,李三老先生是十年前過世的。

“不錯。家父早年出外遊歷,追尋煉藥之道時,曾和校長見過面,還受過他的恩惠。十年前家父過世,我還寫了一封信告知校長,不料郵差投錯地址,只是到半年前才因某種緣份,我又和校長有了聯絡。”

馬其雷、多薩、繆多斯和雷妮立刻想到”某種緣份”大概是想以葯靈谷為學生修行之地。但此時有修行的必要嗎?這裡的任務似乎一片坦途,如果他們一早使表明身份的話。

村長的解釋是葯靈谷有不少藥材及原材料,是某些怪獸的食物。這裡的影之幻獸,就是其中的一隻。

“不會有危難嗎?”雷妮關心地問道。

村長搖頭道:”影之幻獸噓噓,可是很可愛的動物。它不會攻擊沒有戰鬥能力的人。”

“噓噓?這算是什麼名字?”多薩對如此命名大惑不解。

“很好呀,它象個調皮的孩子,吃得又少,又會趕跑那些兇惡的幻獸和到葯靈谷來搗亂的壞人。這種善良的幻獸,你們不覺得它需要關心和愛護嗎?”村長動情地說道,眼中散發出慈祥和默默含情的目光。

四人幾乎昏倒,把他們折騰了一番的噓噓,在村長看來竟”需要關心和愛護”,真是天理難容。

不過村長又道:”倒也有幾種幻獸能和噓噓和平共處,算起來它來到葯靈谷也有二十年了。近一些日子卻有些異常,除了噓噓外,其它幻獸都沒有來覓食。不但如此,連附近的飛禽走獸都消失得一乾二淨。”話講到這裡,村長的女兒端上菜肴,果然不帶一點葷腥。

“如何?我女兒燒的菜絕對一流。”將一片菜葉送入口中,村長的臉上浮現出一陣苦笑:”這種日子我們都過了三個月了。”

“你的意思,是讓我們幫忙解決這個問題,才能把香木散交給我們?”馬其雷有些明白了。

村長搖頭道:”並非如此,但製作香木散的主要原料香木果就長在附近的山頂上,而最近那邊住了一隻恐怖的幻獸。”

“恐怖的幻獸?”雷妮頗為奇怪,強有力的幻獸她也見過,但能稱作恐怖,只怕不同尋常。

正是如此,它將附近的魔獸和普通野獸趕走,大肆搶奪吞吃各種藥材,只怕再過三個月,這裡的藥材就化為烏有了。”村長心有餘悸的問。

“結果還是讓我們去對付它。”多薩死板的臉龐與語氣總讓人覺得不舒服。

“非也非也,你們只要把香木實取回來,我們就能煉出香木散。不過,山頂上只剩下一株香木樹,每株香木樹一年才生兩個果實。不管怎麼說,我哪能讓遠道的客人冒險,這裡住不下去就搬家好了。”

結果還得去對付它,馬其雷心裡又重複了一遍。

“沒關係,我們去消滅魔獸就是了。”馬其雷下定決心。

“不行不行,哪能讓你們冒這麼大的風險,萬一你們出什麼岔子,我怎麼對校長交待?”村長故作不忍狀。

繆多斯心裡暗罵校長和村長,他們一定早料到會發生這種狀況,卻故意把我們推進去,嘴裡卻說出了違心的話:”我們很強的,消滅魔獸是我們的本行,一定馬到功成。”

“原來如此,那我就放心了。”村長笑咪咪地說。

等到村長離開后,這一組人就商量起來。

“真是個狡猾的傢伙,這麼干未免太陰狠了。”繆多斯有些生氣。

“不過除了接受外,還能有什麼法子。”多薩卻早認命了。

“不如我乘上沙飛去取香木實,運氣好的話,還能避開那隻恐怖的魔獸。”馬其雷想出了一個主意。

雷妮搖搖頭道:”再恐怖的魔獸怕也比不上村長吧,鬼知道他會不會指使我們做其它事。”

外面卻有一群人,在院子里大吼:”外鄉佬,你給我出來。”

四人走出門去,看到了”葯靈谷三結義”的李家兄弟。一律白布包住額頭,想是掩飾尚未消退的紅腫。他們後邊,還站著一個中年人,神態頗為威猛。

“豈有此理,村長竟留你們在家中,一定是看上了你們。”李大郎咬牙切齒地說。

是看上了我們,讓我們替他賣命。這種想法整齊地掠過四人腦海,卻未在臉上表露出來。

“大郎,別這麼無禮,總該讓他們知道為計么會死吧?”中年人做出一付深沉的樣子,那中年人又抽了幾口煙,吞雲吐霧中開聲道:”我這三個不成氣的小犬,看上了村長家的丫頭,雖然被拒絕了,咱家還是很講風度的,絕不恃強欺人,不過,絕不容許這丫頭嫁給其它人。”

他們說話的聲音很大,卻沒驚到任何人,或者,既使被驚動,卻不敢出頭露面。

威猛中年人乾咳了兩聲,道:”好啊,就讓你們知道會死在誰手裡。我叫李大郎,是他們三個的義父。乾兒子被打了,作爹的當然得為他們出氣。”

雷妮不屑的說,”那就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哼哼,年輕人不曉得天高地厚。我李大郎可是雙拳打遍東西南北無敵手,想當年,楊無敵都敗在我的手下。沒想到十年不出山,連個黃毛丫頭都不識得我的厲害。”李大郎自豪的說道。

這話可激怒了雷妮,嬌喝一聲,舉著魔法杖沖向李大郎。照理說,這把魔法杖是從蒙地托遺迹中得來的神秘法杖,雖不知該怎麼用,她也該象個魔法師的樣子退開幾步,念魔法咒文為好,但怒氣填膺的她全不顧常理了。

“小心,快退回來。”馬其雷心急的喊道,雷妮太冒險了。

但”葯靈谷三結義”一排攔住三個男生,他們的裝備都升了級,原本使拳的李三郎用了木棍,李二郎則用了一郎的水果刀,李一郎這回雙手各持一柄西瓜刀。

三秒鐘后,李家兄弟丟下武器,捧著肚子倒在地上,這回動手的還是馬其雷。

而另一邊,雷妮將魔法杖剌向李大郎。而李大郎不慌不忙地抬手,交叉著擋向魔法杖,或許是他太從容了,竟被雷妮擊中鼻樑,兩行血水奔出了鼻孔。

李大郎捂著鼻子,離開前不忘交待場面話:”等著瞧,我還有殺手鐧未用呢。”這段話未免太長了,血水流入口中,競吞了些下去。

馬其雷笑道:”想不到他們沒一點長進,請出的長輩也不管用。不會還有更老的祖父輩出場吧!”

“哈哈,別開玩笑了。”繆多斯笑不可支:”被雷妮以』武技』擊敗的人,我不會在做夢吧?”

村長這時才出來:”恭喜各位。”

但此時沒人理他,多薩板著一張臉道:”被李大郎擊敗的楊無敵,又是何許人也?”

次日眾人便出發了。到達了山腳,馬其雷喚出沙飛,高高飛向天空。

他升到相當的高度,以至於山頂看來只有一副棋盤大小。那顆香木樹有一棵棋子大小,顯得分外醒目。因為山頂上只有一棵樹。

然後疾速向下俯衝,繞著山頂轉了兩圈,確認附近沒有魔獸后,輕鬆採下一個果實,踏上回程。

而山腳的繆多斯、多薩和雷妮,則遇上了麻煩。

噓噓興緻勃勃地在暗處觀察著這三個人,印象中似乎還未把他們耍個夠。但白天它的實力受到相當大的限制,要攻擊的話風險不小。

有兩個人會召喚出高級幻獸,但是那些傢伙都追不上它,那個女的似乎並沒有什麼本事。

總之,它最害怕的會扔斧子的傢伙不在,大可戲弄一番。雖然最近山上來了一個麻煩的對手,也無法對它形成太大危脅,因為追不上它。總之,噓噓最近的自信心空前高漲。

借著一陣掠過的風,噓噓又撲向對手。

一陣風吹過,雷妮驚叫一聲。三個人發現了對手的出現。

噓噓借著先攻之利,噴出了一堆灰色泡泡。對手無疑會昏迷個半天,這是中了此招之後的必然反應。

但它失算了,三個對手一齊出現在它背後。而且在大白天,它無所遁形。

但噓噓仍然無所畏懼,它所向無敵的高速度是不會失敗的,何況風是它最好的朋友。

繆多斯、多薩和雷妮在發現影之幻獸的同時,一齊發動瞬間轉移向前跳躍,結果反倒制住了對方的背後。

正當影之幻獸準備發動第二回合的攻擊時,當時它的心情相當愉快,因為對手較強才更好玩。忽然,它感到背後一陣風的波動,新的敵人又來到了。

雷妮高興地喊道:”馬其雷回來了!”

這時繆多斯和多薩已在準備張開專門用以捕捉召喚獸的結界。還沒有完成,馬其雷的到來就已經驚動了影之幻獸,化為一溜黑影而去。眾人只能望風而嘆。

“馬其雷,要是你早到片刻,我們就能逮到這個傢伙了。”繆多斯十分遺憾。

馬其雷卻早有收穫,”我拿到香木實了,總不成還在上面呆著。這回順利得令人意外,看來我們轉運了。”

“太好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村長了。不過沒除掉新來的魔獸,有些對不住他。”雷妮頑皮地伸伸舌頭。

果然村長一聽到他們取得香木實的經過後面色如土:”糟了,看來我們非搬家不可,只是我現在心亂如麻,沒法幫你們煉藥了。”

“咦,怎麼會這樣?這和煉藥沒關係吧。”雷妮才不讓村長這麼亂找借口呢。

“當然有關係,香木散珍貴之處,不但在於香木實的稀少,還在於煉製十分困難。藥材的分量,比例固然不容有失,煉製的時間不能差上半分,手法更須精益求精。必須誠心正意,集中心神,才不會煉製失敗。家父這樣的狀態,當然不能動手。”說話的是村長的女兒,她低著頭,細聲細氣地道。

“太好了,三妞,你代替我來煉藥好了。”村長大喜道。

“她行嗎?”馬其雷轉頭對繆多斯耳語道。可惜他的嗓門大了一點,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繆多斯趕緊扯扯他的衣袖,示意馬其雷不要多嘴。

因為常常低著頭,所以馬其雷他們全都沒有注意到她的相貌,只覺得她身形瘦小,一頭漆黑的長發。 此生唯你終老 此刻村長的女兒抬起頭,原來她並非美女,亦非醜女,面色枯黃,倒似生了重病一般。她眼光倒十分明亮,”以前從未煉過這種葯,所以得試了才知道。”

四人驚訝不已,繆多斯倒抽一口冷氣:”這可如何是好?馬其雷只有一顆香木實,煉藥是萬萬不能失敗的。”

村長微笑道:”沒問題,這件事就交給她好了。”樂呵呵地去睡覺了。

馬其雷、繆多斯、多薩和雷妮面目相覷,倒是村長的女兒招呼他們:”請到葯廬來吧。”

“請問該如何稱呼你呢,村長小姐?”雷妮心神恍惚,連自已的語病都未發覺。

“免小姐,叫我三敏即可。”村長的女兒向四名見習魔法師自我介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