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番景象,莫說駭人,簡直恐怖。看那傢伙出場,輕描淡寫擊退兩個雙星伯爵,光是站在那兒都讓人心裡發顫,可在那個灰袍人族面前,仿若孩童,毫無還手之力,被其信手拍翻。

2020 年 12 月 28 日

在場眾人,無論是人族,還是美人魚,盡皆失聲。驚駭之後,便是各自動作。

「蚧利凹」(人魚族語:將軍的意思)

但見遠處那十幾條美人魚齊聲大吼,口處發出莫名的叫聲,手中的三叉戟斜上一挑,猶如點落硃砂,氣勢兇猛地直撲法恩,看樣子,是要救出那位強大的美人魚。

不過,它們這一動,直接引爆局勢,青兒和小白菜護主心切,強忍傷勢各自擋下五個,一柄秀氣單手劍,將五條美人魚死死牽制在她們三丈之內,逃脫不得。

另一邊,有座小城的五位傭兵,此時也終於展現出他們精英傭兵的實力。

劍熊、疾風狼王、刺影、拓角鼠四人合力攔住一條美人魚,甫一交手,四人頓感敵人之強,合四人之力,竟也吃力非常。至於草從行者沙麗娜,則是在動手的瞬間,轉身一揮法杖,嫩綠**力籠罩車箱。

下一刻,地面如同油鍋沸水,噼里啪啦地爆個不停,緊接著,無數荊棘藤條破土而出,迅速纏繞大車,只數個呼吸,一個巨大的綠色圓球將整個車箱裹在裡面。做完這一切,沙麗娜叱喝一聲,加入隊友的戰團。

同樣,銀槍與魔槍兩位騎士也沒閑著,各自一夾胯下突駒,挺槍擋下兩條美人魚。

自此,美人魚一方還剩下一條美人魚無人可擋。至於皮爾斯?

這會兒,這老傢伙正被緋月商會的人圍在中心,緊張地盯著戰場。看到那條多出來的美人魚,大驚,雙手亂揮著乎喝道:

「快,快攔住那傢伙,千萬別讓它偷襲法恩少爺。」

不消他說,這些實力不過五階的緋月護衛已經抽出背後大劍,一個個悍不畏死地向那條美人魚衝去。若此刻有人在旁細看,就會發現,他們每個人眼中都存了一絲死志。

以五階之力對抗鬥氣離體的六階勇者,對方還是美人魚這樣的強橫異族,即使對方只有一個,而他們不下一百,依舊沒有絲毫勝算。但如果只是拖住對方,卻是有這個可能。

然而,面對他們的攻勢,那條剩下的美人魚卻是不管不顧,徑直衝向法恩。

美人魚本是海洋生物,並非水陸兩棲。它們若要在陸地上行走,必須藉助濃郁的水氣,以其天生的控水之力駕馭自身。

幸運的是,之前它們的大將軍降臨時,方園三里濃霧瀰漫,雖然緊接著就被法恩吹散,但空氣中剩餘的水分子,依然可以讓它行動自如,爆發出比之前偷襲車箱時更為強悍的實力。

此刻面對阻撓,它長長的魚尾狂猛一擺,肉眼可見的泛白汽浪彎做長刀,織成索網,瞬間逼退所有人。

而它則是矯若游龍,眨眼間突破封鎖,在空中一連旋轉十幾周,手中三叉戟當空罩下,劈向法恩天靈。

「小心!」

「少爺……」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三叉戟即將命中法恩之際,甚至,那美人魚眼中已經浮現出明顯的狂喜,它自己也沒想到,這個看上去很恐怖的傢伙,竟然沒能躲開。這一瞬間,它詭異地給自己找了一個合理的解釋:

也許,是大將軍拖住了他,對,就是這樣。

懷著這樣的念頭,美人魚氣勢更勝,大喜之下,久違的瓶頸在這一刻竟也有所鬆動。

也就是此時,意外發生了。

嗡~

只見法恩灰袍一鼓,無形鬥氣蓋壓而出。

方圓三十丈內,空氣倏然一滯,隨即,無形的浩瀚之力滾滾而至,重重轟在美人魚身上。須臾,這個倒霉的傢伙如同撞上鋼板的蹦蹦球,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倒飛而出。那股力量緊隨其後,以法恩為圓心,霸道地輻射四周。

砰!砰!砰!

刀劍無眼,鬥氣有靈。

在這浩瀚力量下,所有美人魚全部被擊中,一個個狼狽地撞出十數丈,摔進遠處的密林中,而人族眾人卻是連衣角都未被吹動一份,甚至,地面上的灰塵都未被驚動。

「這是怎麼回事?」

「竟然沒有攻擊我們,好……好厲害……」但凡見到這一幕的人,無不目瞪口呆。

與此同時,大坑中傳出那位強大美人魚的怒吼:「朴給斯特,咔咔(人魚族語:停手,笨蛋。)」

重生之都市小花匠 「住手,人類,你這是在挑起種族之戰。」呵斥完族人,這位強大的美人魚不顧自己已經被扣首在地,低聲吼道。它能感應到族人的情況,十五位勇者級的精英,在這個人族面前簡直與螻蟻沒有區別。

這種力量,它只在一種生靈身上感受過,那就是「王」!

這是屬於王的力量。

它怕了!

莫說它,就是皮爾斯等人也怕了。在場之中,除了兩位侍女和那位瘋癲的無名女子,其餘人無不恐懼。

剛才,那是怎樣的力量啊,無形無色,無聲無息,甚至連動作都看不見,十五個美人魚就這麼飛了,而他們卻沒有受到一絲的牽連。這樣的實力,簡直超乎想象。

大陸上,對這樣的力量層級是怎麼劃分來著……一時間,眾人沉默。

說白了,無論是魔法師,還是武者,甚至那些傳說中的特殊能力者,都是對元氣的利用。

武者,以強化肉身,增強身體與元氣的親和度,溶解度,吸收程度,進而踏上利用元氣提升生命層次的進化之路。

而魔法師,則以強大的思感,即精神力親近元氣之靈,與之溝通,進而衍生出各種魔法。

事實上,大陸有傳言,修行到一定程度,魔武是不分家的,大家殊途同歸。

而且三階之前,確實沒有明確的魔武之分。因為魔法師對精神力要求較高,普通人若是先天具備超人的精神力,大多肉身孱弱,不堪自身強橫精神力的超負荷運轉,一不小心就會殞命當場。

因此,九成九的魔法師在正式開始修行魔法之前,都會通過武技強化自身。

反過來,若是一個人的肉身逐漸強橫至其極限甚至打破極限,他的精神力同樣會增長。 前夫no1 也就是說,之前因為精神力不夠,無法與元氣之靈溝通的人,在經過武技修鍊后,也可以轉而修行魔法師。

不管是魔法師,還是武者,一旦達到六階,就代表正式踏上了直接運用元氣的領域。

於魔法師而言,六階者,必須掌握風火水土四元素中兩種性質的魔法;七階者,必須精通風火水土四大基本元素全部的魔法;八階者,則需觸及真正的第五元素:以太。

雖然,

風、火、水、土、雷是人們熟悉的五大基本魔法。但實際上,真正的五大元素,卻是風、火、水、土、以太。

以太,曾經被尊為神靈呼吸之氣,經過迦納世界無數年的推演定義,各族生靈才真正了解它的本質,乃是萬物之源起,微觀之奧義。天下萬物,各種物質的衍化,莫不包含其中。

由於它太過微小,以至不可見,所以它還有另一個名字:元氣。

沒錯,以太就是元氣的另一重含義,它包括了四大基本元素,卻又遠不止於四元素。用法恩的話說,它就是構架一切物質元素的基本單位。但又與他記憶中的原子,電子,中子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倒有些像傳說中的靈力,超脫於物質之上的東西。

雷,不過是人們最廣泛運用的一種除四元素之外的元素,其本身,不過只是以太中無量量數之一的具體表現。

正是觸及到以太,並熟練地掌握它,認知架構它,才能成為大陸上真正的強者。能夠初步運用以太,便是八階的標誌,而能隨意運轉,駕馭隨心,那便是四星王者的境界。

達到這一境界的魔法師,哪怕此前只是普通人,也可以開始鑽研空間,時間,生命等等各種神奇的力量。

由此推之,武者同樣有此境界劃分:

六階者,鬥氣貫通血肉之身,做到離體而發;

七階者,領悟鬥氣在兩種性質間轉換,這是七階武者能夠徒步跨海的基礎。武者不像魔法師,能通過一些飛行魔法飛行或是踏水而行,武者要做到這一切,就必須懂得鬥氣的性質轉換,即達到七階。

八階者,四元素間隨意轉換,初步領悟以太,一身鬥氣雄渾無匹,可以做到消耗與恢復同步,即地球上武俠概念里的內氣生生不息。達到八階的武者,不但完全彌補與魔法師直接破壞力上的差距,更是可以無視人海戰術。

至於再進一階,四星王者級的武者,同樣能熟練認知、架構以太,並鑽研空間,時間,生命等力量。

最後,八階之所以被稱為天行者,也是因為:

只有從這一階段開始,人族的武者和魔法師才能真正踏進飛翔的領域。因為在高空,四大基本元素不像地層這麼濃厚,而單靠自身,並不足以彌補長時間的消耗。這個時候,就必須運用到以太。

所以,理論上,隨著對以太的認知加深,任何生靈,都可以具有超越想象的力量,近乎於神靈。

而眼前,這個灰袍青年,就在眾目睽睽之下使出了這樣的力量。

無色鬥氣! 何謂無色鬥氣?鬥氣,本質上並不存在所謂的有色、無色。

之所以有顏色,乃是不同性質的鬥氣各自所承載的元氣強度不同,在運轉時與自然界發生反應,呈現出不同的顏色,並被生靈的雙眼所接收。不同的種族,即使同一種鬥氣,在他們眼中的顏色也是不同的。

而從八階開始,武者能在四大元素中任意轉換性質,故體內鬥氣發生質變,逐漸脫出四大基本元素範疇路,開始向包羅萬象的以太靠近,所表現出來的就是一種複合光,生物肉眼無法明視,故稱無色。

也就是說,一個武者能用出無色鬥氣,少也達到了八階,三星天行者。

看著大發神威的法恩,最高興的莫過於皮爾斯。但見他驚懼中帶著七分狂喜,喃喃道:

「無色鬥氣,至少也是三星天行者,不,應該還不止,那個美人魚能輕鬆擊退他的侍女,很有可能也是天行者,果然,能將無色鬥氣用到如此地步的,只能是王者嗎,神吶,他該是最年輕的王者了吧。」

想到這裡,皮爾斯先前因為美人魚的出現而蒼白無比的臉色也逐漸紅潤起來。

「哈,快,法恩少爺,不,尊貴的法恩冕下,請您徹底擊殺它們,緋月商會必定永記您的恩情。」

「噠噗庫(混蛋)」顯然,皮爾斯的反應讓那些美人魚激動起來。

「咳……人族,你真的要殺我們?」法恩掌下,那條美人魚掙扎著開口:「你可知道,你們人族與我們部族簽有大陸公約,你們現在這種行為是在挑起戰爭,到時候,全大陸都不會站在你們這邊。」

它的話讓法恩沉默,他知道,對方說的是實情。對於人族來說,南海人魚族在美人魚中是極為特殊的存在。

是人族的禁忌。

轉頭看了看目光殷切的皮爾斯等人,法恩掌力暗松,道:「說出你們的目的。」

「你,」覺察到法恩的動作,美人魚先是一愣,旋即說道:「這個問題,不應該問那些人么,你是一位真正的強者,波塔奉勸你,最好讓他們放了競王,否則,你們都會死在這裡。」

「波塔?」法恩徹底鬆手,不再為難這條美人魚。

「不錯,我的名字叫波塔,南海人魚族的大將軍。」法恩甫一鬆手,波塔猶如彈簧一般彈起,瞬間跳出大坑,將自己的海皇三叉戟拿在手中,往自己的族人方向閃去。

一見它逃脫控制,眾人神色一變,忍不住退讓,皮爾斯更是驚慌地叫道:「法恩冕下,您這是……」

然而,未等他說完,法恩已搶先開口,道:「皮爾斯,它口中的『競王』是怎麼回事。」

「法恩冕下,我真不知道它說的是誰,還請您看在緋月商會的情面上……」

「緋月商會?什麼時候,人族的一個小商會也如此霸道了,真是好膽,竟敢奴役我們南海人魚族。」

突然,天空飄雨,不知何時,一朵怪異的水雲出現在眾人上空。隨著這道充滿冷意的宣判,水雲緩緩下降,降落在包裹大車的荊棘圓球旁邊,緊隨而至的強大壓迫,逼迫眾人紛紛後退,待停下來時,已經各自退開數十丈。

就在水雲出現的剎那,法恩閃身摟過兩位侍女,驅使三匹突駒獸遠遠避開。

重傷的她們,可受不得這股突然出現的強大壓迫。

眾人再看時,但見水雲散開,又一隊美人魚現身。與之前的美人魚一樣,它們也是全副武裝,一個個不動不言,仿若死物一般直視前方。濃厚的血腥味自其身上散出,令眾人心中發悚。

顯然,這些美人魚都是從殺戮中成長起來的精英戰士。

「陛下……」波塔帶著十五位美人魚戰士靠了過去,朝著天上遙遙一拜。

「哼!」

森寒的聲音自頭頂傳來,四周的溫度隨之驟然下降,飄著的雨滴紛紛泛白,最後徹底化作晶瑩雪花,迅速給地面鋪上一層潔白的雪毯。

眾人循聲抬頭,只見靠海的方向,天空仍舊飄著一片霧氣蒙蒙的雲朵,彷彿水中的魚兒,自如地游弋在虛空,時快時慢。

陛下?

這朵『雲』竟然是南海美人魚一族的王?

眾人無不臉色大變,尤其是皮爾斯,一張臉被嚇得毫無血色,顫聲道:

「怎麼可能,南海人魚族的王竟然親自來了,就為了一條普通的美人魚?是因為那個『競王』嗎,怎麼會這樣。」

南海美人魚之王,那可是數十年前就已經成為王者的人物,如今有多強,誰也不敢想象。可以說,放眼整個大陸,它都是絕對的強者。面對這樣的傢伙,即使這個法恩再天才,恐怕也無法與之相抗。

想到這兒,皮爾斯再不復之前的樂觀。

就在眾人打量這雲朵時,忽見它輕輕一顫,下一刻,雷光暴閃,璀璨的白芒遮蔽了所有人的視線。

咔擦!

轟然巨響后,無數荊棘爆射開來,其中夾雜著厚重的金屬塊,草蟲行者以魔法製造的護盾徹底爆裂。非但如此,那道雷光簡直無堅不摧,連帶荊棘球核心的車箱也被炸碎。

待煙塵盡去,人們發現,黑色的布幔,沉重的車箱,統統沒了蹤影,帶著腥味的海水流了一地,板車上,一隻特別的美人魚倚靠著,眼中還殘留著恐懼和無助,又有幾分不可思議和驚喜。

這是一條雌性美人魚,不管其他南海美人魚的性別如何難以區分,至少,這一條絕對是雌性。

她那堪稱完美的上半身,金光璀璨的秀髮,勝雪三分的肌膚。最主要的是,她生有頭髮。是的,她的頭上不是普通南海美人魚的那種觸角般的東西,而是一頭與人族一般無二的頭髮。

四下打量了一番,在看到波塔時,她明顯閃過一絲驚喜的神色。隨後,她掙扎著向那朵雲拜首道:

「陛下,卡魯所達那露卡(陛下,您是來救我的嗎)」聲音囁嚅,宛如人族少女。

「競王,你好大的膽子。」雲朵微微顫動,聲音清晰地從中傳出。

「吶伊(恕罪)」被稱為竟王的少女美人魚頓時惶恐拜倒,波塔也立刻替她求情。

雲朵中傳出一聲冷哼,不再理會他們,輕輕飄到法恩身前三丈處:「人類,你想救他們?」

「想!」想也不想,法恩直接開口。雖然,他對皮爾斯等人捕捉美人魚這樣的行為感到不恥,但讓他看著他們去死,這也不是他的性格。救可救之命,這是他的原則。

「那,你覺得本王執意要殺,你能擋下嗎?」似乎聽到了什麼好笑的話,雲朵一陣旋轉,透出幾分冷厲。

「可以試試。」

「哦?那就試試。」說罷,雲朵倏然極速轉起來,不待眾人反應,猛然釋出一股駭人威壓,眾人只感肩上壓了一座大山,除了法恩和他身邊的三女,其餘人無不跪倒在地。

尤其是皮爾斯和那些五階的傢伙們,因為太弱,跪下時又用手撐地,結果下跪之勢太猛,連肘骨都被震得錯位,直接暴露在空氣中,一雙膝蓋更是鮮血淋淋。一時間,四周慘嚎連連。

「陛下,不管怎麼說,貴方競王並無大礙,還請饒他們一次。」法恩眸光一閃,沉聲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