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墨長老的眼角終於還是露出了興奮之色,雖然尚不明顯,但他已經做好了迎接秦離的拜師之禮。

2020 年 12 月 28 日

眾弟子摒住呼吸,想見證秦離拜入狄墨座下的這偉大時刻。

豈料,秦離一個驀然轉身看向坐在椅子上準備看熱鬧的蘇齊,「弟子秦離,願拜入蘇齊長老座下。」

什麼?

眾人都懷疑自己出現幻聽了!好好的狄墨長老不拜,她秦離居然要改投蘇齊長老座下?

一瞬間,狄墨的臉部猶如石化,不是都在傳秦離要拜他為師的嗎?他都這般主動了,為什麼她打算成為蘇齊的徒弟?

為什麼?

狄墨想不出箇中原因,難道他做得還不夠好嗎?

所有人都知道,他狄墨從未這麼高興過,也未曾這麼急切地想收下一名弟子。

蘇齊一口茶差點噴出來,不可置信地看著秦離,「你要拜我為師?考慮清楚了?」

狄墨巴不得能收下秦離為徒,而蘇齊一副似乎不想收下她的樣子。

這種反差到底是怎麼回事嘛!

台下的外門弟子急得撓腮抓耳,紛紛表示看不懂!

只見秦離重重點頭,面帶真誠,「我自然是經過慎重考慮過,還請師父成全!」說完,朝蘇齊行三叩九拜之禮。

台上的狄墨氣得唇邊的小鬍子有些顫抖,不,他現在還不能勃然大怒。

他剋制住內心的憤怒,不做聲息地退回自己的座位上。至始至終,他沒有再說什麼話,而是手中握著的茶杯已經被他捏成了碎末。

秦離來到太初仙門的第一日,便被狄墨認為她是仰仗風西府主的關係戶而已。當日狄墨長老對她打擊至極,還說若是當時收秦離為內門弟子,太初仙門內門弟子的水平便會被拉低了。

如此種種,秦離又怎麼會輕易忘記?她當日可是發下誓言,一定要讓狄墨長老刮目相看,然而當時他只當秦離年少輕狂,不過是痴人說夢。

然而今日見秦離修鍊猶如扶搖直上九萬里,他對昔日的話早就懊悔至極。本以為憑藉自己一番主動,能讓秦離繼續拜入自己座下。

可惜的是,秦離是個非常記仇的人,她根本不會領他的這番好意啊。

狄墨被秦離這般拒絕,他深感屈辱,小小黃兒居然敢拒絕他,心中的怒火猶如狂潮般波濤洶湧不止。

秦離!有朝一日,他必定會讓她對今日的選擇而感到後悔!

台下的外門弟子都不敢直視狄墨長老,因為眼下他整張臉都氣得發綠了,與他強烈形成對比的是蘇齊長老,現下他整個人都還未反應過來,他還沒捋清楚,今日拜師大典他就是來玩兒的,可是到頭來為什麼稀里糊塗收了個徒弟? 秦離這回子終於成為了內門弟子,從今以後她再也不用再桐靈峰生活,而是隨著蘇齊到他的擎雷峰開始新的修鍊生涯。

拜師大典就這麼結束,蘇齊還是沒緩過神來,他已經好些年沒收徒弟了,今日卻有這般變數,他認為也許都是天意。

縱然他並不像狄墨那麼熱衷地想收秦離為徒,但眼下她既然叫他一聲師父,他自然會盡到身為師父的本分。

「今日你且先回原住所收拾一番,明日便來擎雷峰報道吧。」蘇齊隨意地說了一句,祭出一道雷雲,翻身躍上駕雷而去。

眾長老紛紛離席,演武場上的弟子也漸漸散去,最後只剩下了秦離和許雲浪二人。

「秦離,你為何……」已經拜入碎金峰的許雲浪不由得開口,他不明白為什麼秦離會拒絕威望極高的狄墨長老。但是話到嘴邊,又不敢多問,也許是平日因「萬蠱丹」的脅迫,他對秦離始終懷著一種不敢冒犯的態度。

秦離轉過身來,淡然地看向他,「許雲浪,你也不錯,從此你也是內門弟子了,那什麼燕彤再也不用一直踩在你的頭上了。」

許雲浪低著頭沉默不語,秦離所言沒錯,他許雲浪也爭氣了一回。

「宋若怎麼樣了?」

經秦離這麼一問,許雲浪回過神來如實道:「適才我已送她回宿舍,給她餵了大補丹,眼下多休息幾日便無大礙。」

秦離嗯的一聲,「很好,這是這個月萬蠱丹的解藥。」說罷,丟給了他一枚紅色藥丸。

許雲浪很快地將「解藥」服下,又道:「宋若的傷,你要不要去看看。」

「那是自然。」秦離瞥了一眼許雲浪,「一起去?」

「走。」

重回七零:炮灰女配打臉日常 秦離和許雲浪並肩而行,一路上瞬間吸引了眾外門弟子的目光,他們兩人現在已經成為桐靈峰上下所有外門弟子的羨慕對象。

不過他們一男一女而行,多多少少會讓人產生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

「你們說,這秦離和許雲浪不會是在一起了吧?這兩年,我看他們兩個時不時會待在一處的!」

「還真有可能,你看吶兩人共同成長,今日還一同成為了內門弟子,還真是羨煞旁人!」

一群人絮絮叨叨議論個不停,許雲浪聽在耳里,臉上都是青一塊白一塊的,他和秦離在一起?完全不可能的好嗎?如果不是兩年前她給他喂下萬蠱丹,他們兩人現在誰是誰都不知道。

不過轉瞬又想,這兩年在修鍊上,秦離或多或少開解了他的一些錯誤認知,她對他的修鍊還是有些幫助的。

再加上,上一回在不川穀殺死燕彤之後,秦離鼓舞他要活出自己的那番話,的確讓他心神蕩漾。

看著面前的秦離,許雲浪最初的內心雖說不甘,但是也並未產生過害她的念頭。心情複雜之餘,聽到別人以為他們是情侶,他心裡怪怪卻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倒是秦離反而風輕雲淡,跟個沒事兒人一樣,反而神態大方。

與之對比,果然自己太嫩了點……許雲浪暗嘆不如,耳根莫名有些發燙,而且就連步行也變得扭捏起來。

秦離終於發現他的異樣,不由得問:「你怎麼了?」

「我……我沒事。」許雲浪慌亂起來,忽而快速地朝自己宿舍的方向奔去。

「喂?不是說好一起去看宋若的傷嗎?」秦離留在原地,對許雲浪的反應有些納悶。 宋若的傷勢並無大礙,秦離和許雲浪都成為了內門弟子,這使得她尤為羨慕。

秦離成為內門弟子,也意味著今後將不再於桐靈峰生活。

同很多外門弟子一樣,宋若已經將秦離視為了修鍊之路的標杆。

而秦離並不滿足於此,她認為自己的修鍊生涯才真正開始。

太初仙門歷來都有一個規定,那便是新晉內門弟子都要接受三個月的凡間試煉期,最終以每位新晉內門弟子凡間歷練成果作為考核標準依次排名,不同名次所獲取的宗門獎勵也有所不同。

而考核的內容,除了修鍊進度之外,還有一些其他收穫,譬如三個月所獲得的其他成就,對道心的感悟等等。

這些內容,在三個月試煉期結束之後,太初仙門自有長老來進行客觀評價。

秦離從桐靈峰搬到擎雷峰第一天就得開始為凡間歷練而做好準備。

擎雷峰的確如眾多弟子所傳言一般,是一個人煙稀少的地方,長老蘇齊座下弟子包括秦離也就三個人。

的確是少得可憐,不過這倒是很符合蘇齊一向懶散的作風。

大師兄楚夜替秦離安排好了住所,簡單吩咐幾句之後便也沒了蹤影。

秦離走進自己的房間放好行李,四下環顧之後發現這擎雷鋒的確有些簡陋,不過她也覺得沒什麼,而是按照之前門派試練總管所吩咐的一樣,到師門報到之後就得返回太初峰的試練總司。

試練總司掌管著太初仙門上上下下的各種任務試練,這一次新晉內門弟子試練自然也屬於他們的管轄範疇。

來到試練總司的門口,秦離遠遠的就能看到許雲浪的身影,她走上前去,許雲浪立馬向她看來:「秦離,你有沒有聽說,我們這次凡間的歷練任務是不一樣的?」

「沒錯,我們六名新晉弟子都會抽到不同的歷練內容。」

原來,秦離早就知道了,也難怪她聽到許雲浪所說的話絲毫不驚訝。

秦離剛把話說完,其餘四名新晉弟子也紛紛到齊,試練總司的羅總管就出現在大門前,他清了清嗓子,然後大聲說:「此次歷練和往屆試練規則稍微有些改變,此次試練更注重你們之間的團隊配合,故此可以兩兩一組執行任務。」

可以兩兩一組么?也就是說可以組隊咯?

秦離下意識地朝身旁的許雲浪看去,發現他的目光里透露出他很想和秦離一組的意思。

「所以,給你們一刻鐘的時間先組隊吧。」羅總管此言一出,除了秦離和許雲浪,其餘四名新晉弟子你看我、我看你的,一時有些拿捏不定。

許雲浪走到秦離跟前,張口欲言又止。

秦離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你和我一組。」

語氣聽起來就像是命令,不過卻讓許雲浪重重點頭。

一刻鐘已過,羅總管示意著三組新晉弟子到試練總司前台抽取任務內容。

「你們每組派一名代表上來吧。」

於是,秦離就走上前去,伸手觸碰著任務隨機石,眨眼之後,任務隨機石上立馬顯現此次歷練的內容:「幫扶奉同縣李家。」

短短七個字,讓秦離瞬間沉默不語,幫扶的具體又是指什麼呢? 「下一組!」

隨著羅總管的聲音響起,秦離便和許雲浪來到試練總司大門口等候接下來的事項安排。

等到三組弟子都確定好了試練內容,羅總管緩緩說道:「修鍊一事講求不浪費一絲一毫的時間,你們眼下隨意收拾一下就準備啟程吧。」

「這麼快……」

「我連我師父都沒好好瞧一眼呢……」

「是啊,現在就去么?」

幾個新晉弟子已經嘰嘰喳喳地議論個不停,羅總管不耐煩地揮了揮手,「你們以為這次試練是去度假玩耍的么?你們以為三個月時間很長么?修鍊之路慢慢,莫說三個月,就算是三年在漫長的修鍊生涯中也不過是滄海一粟!」

羅總管越說越激動,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三個月時間如此短暫,如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提升自己,這是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你們就別給我拖拖拉拉的了,還不趕緊回去收拾行李出發!」

一腔發自肺腑的話語,立即讓之前有些抱怨的弟子啞口無言。

秦離雙眼微闔,覺得這羅總管所言的確有道理,她給許雲浪使了一個眼色,隨後二人便向羅總管告辭。

此次前往奉同縣歷練,秦離無需帶什麼行李,她和許雲浪打算出了太初峰之後便直接往山門奔去。

剛走出太初峰的範圍,迎面便有一個男弟子御劍而來,他身著藍白相間的太初仙門內門弟子特有的服飾,玉樹臨風的臉上卻盡顯不悅。

「秦離!你果然晉陞為內門弟子了!」

前來之人便是兩年前和燕彤一起找過秦離、許雲浪二人麻煩的阮卓。

他當真沒有想到,這個出生低微的秦離居然真的成為內門弟子了,而他的燕彤妹妹至今下落不明。

這才是讓他尤為可氣的地方!

見阮卓這番出現在身前,秦離氣定神閑地點了點頭,故作笑容:「是啊,阮師兄,從今以後我同你一樣都是內門弟子了。」

「哼!內門弟子?你不配!」

「配不配與否,並不是由你說了算,這太初仙門的掌門又不姓阮,就算姓阮,也輪不到阮師兄你呀。」

看到秦離一邊說話一邊故意喜笑顏開的樣子,阮卓真的是氣得牙齒痒痒,他轉移視線發現秦離身旁的許雲浪,忽而臉色變得更為不好了,「許雲浪,難道你也晉陞內門弟子了么?」

許雲浪皮笑肉不笑,模仿著秦離的儀態,「是啊,阮師兄,如今我拜在常伊長老座下。」

「你……你們!」阮卓向來自詡出生高貴的阮氏家族,他怎麼能容忍這些低賤的人成為內門弟子與他平級呢?

他胸口起伏,不過轉瞬卻又恢復了平靜,他大笑一聲,「哼,你們不是還差凡間試練么?倘若試練不通過,你們也無法正式成為內門弟子! 穿越之美男太妖孽 等著瞧吧!」說罷,飛劍如脫了弦的弓箭一樣飛了出去。

許雲浪看著阮卓遠去的身影,他重重握緊了拳頭,就連鼻息也加重了幾分。當年他家人還在燕家當門生的時候,他就一直備受燕彤和阮卓的壓迫。

感受到許雲浪內心對過去的不甘,秦離側目道:「有些賬得慢慢算,現在急不得。」 「沒錯,急不得。」許雲浪垂下雙手,輕聲道:「我們出發吧。」

秦離隨手一揮,金絲火鳳便乍現在他們二人身前,秦離翻身坐了上去,居高臨下地看著待在原地的許雲浪,他有些木訥不敢上前。

「走!」

「……哦!」

於是兩人駕馭著金絲火鳳朝奉同縣飛去。

奉同縣隸屬沙南州,地處太初仙門東北方向,終年氣候偏低,卻富含各類礦石。因此,奉同縣的一些修鍊世家,平日除了鑽研修鍊之術以外,還會做一些開採礦石的生意。

此次秦離和許雲浪的歷練任務所涉及到的李家也不例外。

金絲火鳳翻山越嶺,穿越著各種峽谷雲層。

秦離俯瞰沙南州的廣闊轄區,回想起之前在太初仙門所過目的歷練內容,不由得對身後的許雲浪說:「奉同縣的李家如今爭鬥不斷,家主之位岌岌可危,隨時都會引發內部生死之斗。而曾經在李家效力的門生也因為這些爭鬥而漸漸散去,所以眼下的李家搖搖欲墜,很有可能會被其他家族吞併。

「作為沙南州眾多修鍊家族之一,李家便向州府求助,而沙南州府便委託太初仙門出面解決。」

秦離娓娓道來,身後的許雲浪輕輕點頭,「無論是家族還是門派,爭鬥總是避免不了的。」

秦離不再說話,而是眺望著前方。

一個時辰之後,金絲火鳳終於在奉同縣的郊區降落。

「再往前走半里路就到奉同縣的城門。」秦離淡淡地說著,卻聽到不遠處傳來一陣腳步聲。

順著聲音看去,只見一支搬運隊伍朝郊區南處行去,而這支搬運隊伍中的六輛馬車所拖運的東西都用黑布遮住,全然不知道他們到底搬運的是什麼物事。

也許,是礦石之類的東西,此處盛產礦石,所以看到這樣的隊伍也不稀奇。

兩人便不作停留,而是朝奉同縣城門的方向走去。

一入城門,車水馬龍之聲瞬間傳來,這奉同縣雖未沙南州最偏遠的縣城,但城中並不失繁華熱鬧。

眾人你來我往,叫賣聲不絕於耳。

這麼個看似平和的縣城,誰又知道這縣城中的各大家族明爭暗鬥不斷呢?

秦離和許雲浪並不流連於燈紅酒綠的長街上,而是直奔主題地來到李家的大門之前。

「你們兩個年輕人,沒事就趕緊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