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雀宇和林小玲還是處理的非常的不錯。即使是聖采月都挑不出毛病來。

2020 年 12 月 28 日

走進了大廳,凌天賜就讓這些林雀宇將這些孩子叫過來。如今,就是發展勢力的時候了,這可是迫在眉睫的事情啊。

檢測儀器自然是不成問題,凌天賜和聖采月、林雀宇以及林小玲四人主持。

讓他們大吃一驚的是,這二十八個孩子中,除了已經覺醒築基的,其餘居然是全部都有靈脈,也就是都能修鍊。

這對於凌天賜來說,無疑是最為激動的事情。當天晚上,凌天賜就讓這林雀宇安排了這些孩子的住處后,就開始連夜的調製靈液以及所需要準備的東西。

對於他來說,沒有什麼比讓這些孩子築基更為重要的事情了。這些孩子有的有名字,有的沒有沒有。所以,為了方便,他們都統一的改了名字,都是以傅姓。這個姓氏的寓意就已經呼之欲出了。

在聖采月覺得凌天賜是個狂人的時候,這第二日剛剛來臨,凌天賜在這個異類就已經開始準備給這些孩子餵養靈液,調理身軀了。

而且,還是列出來了一系列的清單,至於武技,那更是不缺,當初動這古宗中得到的可是不在少數。

當這所有的準備工作都做完之後,這凌天賜有些愕然的發現,這麼一整蠱,就已經消耗了他二十來萬的金武幣,這絕對是一個填不滿的坑。

絕殺傭兵團已經正式的有人了。這其中的十人,有著兩個是武者六段的,三個五段,兩個四段、一個三段和兩個二段。這絕對是一股不俗的勢力了,但是這絕對不夠看。

縱然是碰上那鍾離傭兵團和火雨傭兵團都沒有必勝的把握。

凌天賜、林小玲、林雀宇和聖采月坐在最前滿,而這烏龜和紫貂就趴在凌天賜的肩部。

其餘的十位高手都坐在了這裡,目光中,有著一絲興奮,一絲激動。他們第一次有了歸屬感。

「各位,以後大家就是共生死的好兄弟了,我就不廢話,你們看的起我這個小屁孩,我很是感激。」凌天賜有著一股上位者的氣息說道。

「哪裡,團長說笑了,我們能夠進來,得到這麼多,這絕對是別人不敢想象的事情。」坐在這最前面的也是修為最高的人,站起來說道。這是真心話。

凌天賜笑呵呵道:「既然崔前輩都這麼說了,那麼小子也就打開天窗說亮話了。現在我們絕殺傭兵團處於剛剛建立的尷尬處境,很多的事情都需要去做。所以,到時候,就有勞大家了。」

「不過,諸位可是不要忘記了,主要還是的時間還是要將精力放在這修為之上才是。」凌天賜在說完之後,就拿出來了十個瓶子,每一個瓶子裡面都裝著五顆丹藥。

這十人的目光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都是神情有些火熱。

「崔雄福崔前輩,這些丹藥就是你們這個月的。至於資金,現在晚輩正在籌備,倒是要過些時日才行。」凌天賜滿臉笑容,很是得體的說道。

這武師六段的崔雄福頓時連同這身後的九人站起來道:「是,一切聽從團長吩咐。」

「坐下,大家以後別這麼見外就是了。最多一個月,我們就會要報仇。這個先和大家說一下,目標就是青城中的天狼傭兵團等人,不知道諸位可是有著信心?」凌天賜的目光微眯起來,看著這些人。

這崔雄福等人一愣之後,然後冷靜道:「只要團長說的事情,我們照做就是。想來團長絕對不會把我們往火坑裡推。」

「啪啪啪。」

這聖采月、林雀宇和林小玲都不由得拍手,凌天賜的一系列試探現在算是奏效了。

「好。各位,剛才的試探不得已,不過,這關係重大,這裡有著一顆毒丹,我們有著更大的目標,只要諸位一年之內不背叛我們,到時候解藥奉上,而你們也將成為我們的真正的核心成員?現在後悔還是來的急。」凌天賜的神色一正,然後拿出了十顆丹藥來。

這下崔雄福等人倒是有些出乎凌天賜他們的意料,這十人想都沒有想就吞下去了,這絕對就是毫不猶豫。

凌天賜都是微微的獃滯了一番,但是他哪裡知道,作為一個散修的痛苦。

微微嘆息一聲,凌天賜也是不好意思的再次的拿出了十幾塊玉箋來,頓時這林雀宇、林小玲以及崔雄福等人的目光都變了。這一道道的繁奧氣息,絕對是武技不假。

「復仇,小玲,這是你們的,可得好好休息才是。」凌天賜將兩個玉箋拋給了這兩人,對於現在的他們來說,這武技實在是太缺少了。

林雀宇和林小玲卻是毫不客氣的就收好了,他們還真的沒有想到這凌天賜會有這麼多的武技。

「崔前輩,既然你們下了這麼大的決心,我自然也好懷疑了,以後大家都是一家人了。這裡有著十幾套人靈段上等武技。你們每人挑選一套,要是你們出去之後說是我絕殺傭兵團的,但是連像樣的武技都沒有,我這個團長豈不是太沒有面子了?」凌天賜豪爽的笑道,但是這對面的十位高手已經傻了眼了。

這先是豐厚的待遇,之後又是一番鼓勵,現在居然有拿出了人靈段上等武技?這天哪?突然之間,這十人都有種入墜夢境般的感覺。

「怎麼?你們不要嗎?」聖采月也別這凌天賜的大手筆震驚了一下,不過隨即一笑,說道。

「不,不,不是。」崔雄福十人大驚,發現自己的心臟狂跳的厲害。

「既然如此,那就一個個的來選,修為高的優先,以後這就是我絕殺傭兵團的一項規矩,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能者優先。」凌天賜今日的收買人心可謂是達到了極致。

「崔雄福,武師六段。」第一個上來的崔雄福,拿走了一套自己中意的人靈段上等武技。

「廖卓義,武師六段。」第二個,也是這十人中最為強大的一個之一,身材修長,二十多歲的樣子。

「汪稅舒、陸敬、金當開武師五段。」

「石曲澤、賈照濕武師四段。」

「韋代厲,武師三段。」

「邱吉星、熊青竹,武師二段。」

當著十人都自報姓名、修為等級后,也喜滋滋的拿到了自己的一套武技。這對於他們來說,此刻的絕殺傭兵團就是趕他們走,他們也是絕對不會走了。 更何況,這一套人靈段上等武技,絕對是要數萬金武幣才拿的下來。當然,這是在一般可以購買的地方,要是拍賣的地方,絕對就不只是這個價格了。

「對了,以後十位可是要有準備才行。你們之前的基礎太差,我準備借著這段時間,好好的讓你們脫胎換骨一次。你們得提前做好準備。」凌天賜再次的拋出了一個幾乎讓他們喜暈過去的消息來。

脫胎換骨?他們的資質一般,說不定在這武宗之後就會停滯下來,但是他們都還年輕,一旦是脫胎換骨,只怕是以後修為還是有著明顯的提升。

這對於他們來說,無疑是再造重生的機會啊。他們此刻只能是用感激涕零來形容了。

當這些人都下去之後,林雀宇和林小玲都豎起了大拇指,對於這凌天賜的收攏人心算是徹底的佩服了。

「對了,你上次的那個蛋還在不在?」凌天賜突然靈光一閃說道。

「額?在,怎麼了?」聖采月不明白這凌天賜怎麼突然問這個。一聽到蛋,頓時這那死烏龜的眼眸都瞪大了起來。

「你們還真的偷了睚眥的蛋?」烏龜的表情詫異的有些過頭了,看著聖采月和凌天賜說道。

凌天賜和聖采月臉蛋一紅,然後齊聲道:「是拿。」

「你想幹嘛?不會是想給這些傢伙改造身體吧?」聖采月一臉警惕的看著凌天賜,這一幕看的旁邊的林雀宇和林小玲也是偷笑不已。

「你個該殺啊,太古異種的蛋你居然吃了?我暈了。」同一時間,這烏龜和紫貂一個直接罵道,一個在心中罵道。

凌天賜額頭上直冒冷汗,似乎今天不是一個黃道吉日啊。

「小丫頭,你這蛋交給我和紫貂,一旦是將這蛋孵化出來,這將是一個多麼強大的殺手鐧啊。」烏龜何其心疼,看凌天賜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災星一樣。

好吧,凌天賜看情況就知道,這些傢伙是不會讓自己碰那個蛋了,不過,他凌天賜會缺少好的東西嗎?從古宗中帶出來的東西可是不少啊。

接下來,凌天賜在幫助這些孩子打好基礎的時候,也在幫助這崔雄福十位高手改善身軀。而且還對他們進行了一系列的古怪要求。

比如早中晚喝什麼顏色怪異的湯汁,然後是練氣打坐,之後緊接著有不斷的進行體魄鍛煉,反正期間就是不能使用武念力。

這種非人的折磨剛開始的時候,這幾人還能適應,後來基本上吃飯都拿不起筷子了。不過,好處也是顯而易見的。

六日時間悄然過去的時候,這塢城迎來了最為熱鬧的一天。那就是全城關注的拍賣會。

對於此次的拍賣會,這塢城中的勢力基本上都會參加,畢竟聽說這次拍賣會中,會有著不少的好東西出現。

而凌天賜這次也打算去看一看,雖然他不認為這其中有什麼值得自己需要注意的東西,但是他為了現在的絕殺傭兵團的發展,還是不得不去一次。

聖采月自然是會去,至於林雀宇和林小玲兩人正在忙著後面的事情安排,所以就不去了。

此刻,第五文宇也來到了這絕殺傭兵團的地方,他之前可是來看過。但是每次來看一次,就會吃驚一次。

暮色沉沉聲漸落 這麼大的地方,而且還是不斷的改造,建設,絕對要一筆不菲的資金才能運作。

不過,這絕殺傭兵的神秘與強大逐漸的展露在他的面前的時候,第五文宇也是流露出了笑容。能夠有著一個神秘而強大的勢力合作,他們自然會不虧。

「有吧,我們去看看,今日的拍賣會究竟是有些什麼東西?」凌天賜拍拍手,這最後的事情忙完了,這就該出去看看。

雇了一輛馬車,凌天賜、聖采月、第五文宇三人就直接的朝著塢城中的拍賣行而去。

「第五兄,不知道你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凌天賜看著第五文宇,似乎這傢伙的神色好上了很多。

「嗯,這次真是想不到,這出賣我爹的,居然是在我們幫會中待得最久的。」第五文宇顯然是有些不願意相信。

聖采月輕嘆一聲道:「有時候知道真相未必是一件好事。第五兄倒是要想開一點。」

「多謝聖姑娘吉言。」第五文宇向來都是禮儀翩翩,道:「你們知不知道,這次拍賣會都拍買什麼東西?」

凌天賜和聖采月兩人齊齊的搖頭,對於這種拍賣會的事情,他們兩人還真的不知道,也絕對是第一次接觸這個拍賣會。

「看來,這次的拍賣倒是有些看點。以往在拍賣的時候,可是有著消息會透露出來的。「第五文宇神色有些怪異的說道。聽到這第五文宇這樣一說,凌天賜頓時也來了好奇的心理。

「這拍賣會也會將客人帶來的東西進行拍賣吧?」凌天賜悠悠道,這才是他的目的。

「嗯,這個是自然,不知道凌兄弟想要拍賣什麼?這裡的拍賣會還算公道,不會隨意偏袒任何的一方勢力。」第五文宇對於這凌天賜要拍賣東西,一點都不奇怪。

凌天賜呵呵一笑道:「這個自然是要拍賣一些東西的,畢竟我這絕殺傭兵團才成立不久,而且這地方的改造也是頗為的麻煩。現在正是需要資金的時候。」

聖采月則是一直在旁邊靜坐著,這種事情,她是絕對不會插話的。

當這馬車停下之後,凌天賜和聖采月兩人率先的探出了頭部,然後好奇的打量著這裡。

這所謂的拍賣行可是佔地一點都不小,最起碼也是他們所佔面積的十幾倍之大。紅色的樓宇在這陽光下,顯得各位的醒目。

而且,這前面的路邊就是這塢城最為繁華的路段,這兩邊的店鋪無疑是最為火爆,最為有錢的。所以拍賣行處在這裡,也算是當之無愧。

順著目光,在這拍賣行的前面,有著一個巨大的半圓形的地形,那裡人流量現在是最多的。很多的人來了之後,都會帶上自己的面具,然後才慢悠悠的走進去。

居然沒有一個人敢在這裡大聲的嘈雜吵鬧,凌天賜心中已經隱隱的明白了什麼,不過,他現在也倒是好奇,這拍賣會今日會有怎樣的東西出現?

第五文宇顯然不是第一次來到這裡了,對著凌天賜和聖采月兩人微微一笑,然後就率先對著那裡走去。

「走吧。」凌天賜隨即也和聖采月一起走去。

這裡的人流量不可謂不大,縱然只是小城,但是也絕對要比這夢羅村規模大上很多。一旦是這夢羅村真的成為了鎮級。那麼這將是最為強大的一個,當然,前提是有那個可能。

這拍賣會的通道也是十分的兩眼,在這第五文宇的帶領下,他們幾乎是輕鬆的就進入了這裡面。才一進入這其中,凌天賜和聖采月兩人幾乎是汗毛乍起。

就剛才的一瞬間,最起碼是有著七八道強大的氣息從他們的身上掃過,凌天賜和聖采月心中暗暗的凝然。這不愧為一個城鎮中,最為神秘的地方。

第五文宇顯然是對這一切都習慣了,凌天賜和聖采月兩人在這第五文宇帶領之下,走去的並不是這候坐的大廳,而是拍賣會的賣家接待室。

在那裡,將會有著想要將東西賣出去的人在那裡等待接見,然後將自己的拍賣出去。

凌天賜心中暗暗警惕,這裡真的有著很多強大的氣息出現,他現在實力還是太弱,可不是逞能的時候。一路七彎八拐,凌天賜和聖采月終於是看到了這等候的地點。

只不過,這裡的人卻是寥寥無幾。

第五文宇才輕聲道:「好了,我們就在這裡等一等吧,到時候這裡的鑒定員自然是會接待我們。」

凌天賜和聖采月都點點頭,看來這拍賣會後面站著的是一尊龐然大物啊。

就在這凌天賜心中開始思索的時候,一位衣著藍色衣裙的少女就走了過來,然後道:「三位賓客,不知道你們是都要拍買東西,還是?」

「我。」凌天賜刻意的壓低了一些嗓音,現在反正都是戴了面積,他還是要小心點好。

「請跟我來。」少女微微一笑,然後微微側身弓腰伸出手來指引。

聖采月和第五文宇都點點頭,凌天賜這才跨步而出,他第一次來這種地方,自然是要警惕一點才好。

隨著這少女前進,凌天賜發現自己等人也會帶進同一個地方,而進入了房間之後,凌天賜明顯的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結界。看來這是為了保證客人的神秘性,才設置的。

在這房間的中央,坐著的是一位年約在二八芳華的妙齡少女。一頭烏黑的頭髮盤起,在右臉頰有著一點飄下來。明眸中有著閃閃的光芒,雖然是看不見她的身段,但是就這上半身的來看,絕對是一個尤物。

女子的目光一瞬間就落在了凌天賜的身上,凌天賜這矮小的身材頓時就吸引了這位少女的注意,不過隨即這少女也是微微一笑道:「客人請坐。」

凌天賜並沒有說話,而是靜靜的坐下,然後壓低了嗓音道:「不知道貴拍賣行的代為拍賣是何種程序?」

少女明顯的一愣,她反而是更加的好奇這個矮小的人是誰?聽著聲音有些生澀,但是卻又有些低沉,這小身板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成年的。

不過,縱然是如此,這少女也是很有禮貌的一笑,道:「這位客人想來是第一來這拍賣行吧。我們這裡很簡單,一般都是根據客人的東西來鑒定,若是這拍賣的東西,足夠的的分量,那麼就會放在最後。而我們只會在拍賣結束之後,代收一定的程序費,通常所在拍賣物品價格的百分之五。」 聞言,凌天賜的眉頭一挑,這拍賣行不愧為最為賺錢的行業,居然可以收取這樣高的手續費?若是一個東西拍賣出一萬,豈不是這拍賣行還能取到五百金武幣?這絕對是坐等收錢啊。

少女見到凌天賜沉默,也不打擾只是靜靜的等待著。

良久,凌天賜才道:「如此倒是可以,好吧,這是我要拍賣的一部分東西,若是你們拍賣行可以的話,以後我的東西都會在這裡拍賣。」

說話間,凌天賜的手中拿出了五顆瓶子,當著五個瓶子放在這桌子上的時候,少女的眼神明顯一愣,因為她的目光並不是鎖定在這些瓶子上,而是鎖定在一隻手上。

是的,就是凌天賜的手上,那白皙的手,怎麼看都不是一個成人該有的,也不是一般武者該有的。

凌天賜也是微微一凝,連忙的收回了自己的手,看來終究還是露餡了。

不過,這少女也是微微點頭,然後才將目光轉向這五個瓶子上面,頓時,目光就從剛才的驚訝中再次的震驚過來。

「這是?玄陽斷續膏?」少女直接的震驚的站起來,然後將這個只有小拇指大小的瓶子拿出來,臉上寫滿了驚訝之色的看著凌天賜的面具。

「這個是……消失已久二品上等紫羅真雲丹?二品中等幻師丹?」少女的臉色變幻了數次,變得陰晴不定起來。

凌天賜則只是流露出一絲諱莫如深的笑容,道:「怎麼了?難道小姐辨別不出嗎?」

「不不,不是,尊貴的客人,現在請您稍等一下,我去請我們的丹藥大師來鑒定,這種範圍已經不是小女子所能接待的了。抱歉。」少女連忙的收復心神,恢復了神態,對著凌天賜很是恭敬的說道。

「那請。」凌天賜的嘴角笑意展開,既然決定在這裡立足了,自然是得先找一個靠山才行。

而這拍賣行無疑是最好的選擇,而他拿出這些,就是為了引出這裡更為有身份的人。

果然,在不到一分鐘的功夫,一位大約在四旬左右的男子就隨著少女急匆匆的走來了。

「您好,我是這裡的丹藥鑒定師。鍾炳」男子長得很帥儒雅,對著凌天賜恭聲道。

凌天賜站起來,還禮,道:「大師你好。」

鍾炳在打量了一下之後,神色馬上就已經轉移到了這丹藥師上面,凌天賜從這鐘炳變幻的神色上就可以判斷的出來,這鐘炳絕對是被這丹藥吸引了。

「不知道客人您想如何拍賣?」鍾炳看著凌天賜,心中卻是有著疑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