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在養魂泉一眾大佬的恭敬下,終於把鄭壹他們送離了養魂泉。

2020 年 12 月 28 日

其實鄭壹還是想給六萬開幾百個泉的,只是對方居然說暫停營業了。

鄭壹自然也很尷尬,也就沒多說什麼了,大不了去別的地方。

不過聽說明天晚上正常營業,那麼這種給人賺錢的機會鄭壹也不好意思留給別人了。

總之今晚向問天是賺到了。

「向問天你真沒感覺自己哪裡不一樣了?」七夜問道。

「我感覺……你變重了。」

「向問天你找死。」

「切,我會怕你……哎呀我的臉……你怎麼偷襲人,居然還敢打我的臉,嫉妒我長的帥是吧!我……你再踢我的臉試試……啊……」

…………

鄭壹都懶的理他們了,讓他們小心點別招來恆雨衛隊后鄭壹就不想管他們死活了。

現在他的頭上可是懸著一把要命的刀,偶爾深邃一下很正常。

感慨感慨生命,感慨感慨命運,感慨感慨造化。

然後再感慨感慨天道真特么不是人當的。

「謝謝你送我的弓,」膽小年輕人摸著弓說。

「額……」鄭壹愣了一下,這貨要是不出聲他都要忘了身邊還有人了。

「你們難道對我是誰一點都不感興趣么?」

「啊?」

那年輕人嘆了口氣:「我叫徐城,你知道我這句話憋了多久了么?為什麼你們就不過問一下?」

「額……」鄭壹有點尷尬,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他失去了問別人名字的功能。

可能自視身份高貴不屑詢問他人姓氏,墮落了墮落了。

說好聽點是懶得問畢竟身為天道他日理萬機,說難聽點就是他丫的狗眼看人低。

「那個,我叫鄭壹……」

「我知道,你們的名字我都知道……」

「…………」鄭壹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

徐城看著鄭壹問道:「為什麼恆雨衛隊請你們去城主府你們不去?這裡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地,身為這裡的城主不是所有人巴結的對象么?」

鄭壹問:「那你為什麼不去?」

「因為我膽小害怕不敢去。」

「…………」這理由真是光明正大理直氣壯,其中更有數不清道不明的真理,總之就是讓人沒法反駁。

徐城小心問:「難道你們也害怕?」

「嘁,」七夜停下跟向問天的爭吵不屑說:「一個城主而已,我們大人怎麼可能會怕。」

徐城道:「那你們幹嘛不去?」

向問天奇怪:「我們幹嘛要去?」

「…………」

恩,鄭壹點點頭,看來這也是一句讓人無法反駁的話。

可惜的是徐城給向問天搬出了無數被害理論,比如不去是駁了城主的面子,很容易引起城主的打擊報復,再過幾天可能就客死街頭。

然後他要是去了那很可能是進了對方的陰謀中,最後還得客死街頭。

萬一沒陰謀哪裡得罪了城主還是得死在街頭。

總之不管他怎麼設想,他們一伙人就是得死在街頭。

然後得出結論,城主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

現在鄭壹才發現原來人心可以這麼險惡,現在鄭壹很懷疑他們一伙人在徐城的眼中也是各種要弄死他的節奏。

向問天不由的問:「你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因為只要有一點不對我就會撒腿就跑啊!不管是高的遠的深得,我都能得心應手的到達。」

鄭壹突然好奇道:「你不是沒修為么?為什麼你會知道你資質好?而且看你這麼怕死到底哪來的勇氣離家出走?」

「我資質太好了,我怕家族裡有人嫉妒所以不敢修鍊,之所以離家出走我覺得我爹要害我……」

「…………」

鄭壹已經不想跟他再有過多的交流了,這完全就是個負面集成體。

然而偏偏看起來卻很樂觀向上,不然不是瘋了就是思想扭曲,額,也不對,他現在的思想已經算扭曲了,但是心性不差。

徐城也算是個有故事的人,至少在他自己眼中絕對是有無數故事的人。

什麼絕處逢生啊九死一生啊,要麼就是以他超凡脫俗的智慧化解了各種自身災難,然後機智如他第一時間察覺到了父親的殺意,歷經千辛萬苦終於脫離了苦海。

然而剛出狼口又入虎口,總之他一生坎坷顛沛流離,就差戎馬一生了。 對於徐城這種人鄭壹也是很佩服的,貌似在他的想法中除了逃就是躲,從來就沒想過反擊誰,也沒想過謀害誰。

「那是我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問題,大多都是自己胡思亂想,冒然害人的話不是傷及無辜嘛!」

鄭壹駭然,「那你瞎跑什麼?」

然後又是他拿手的破理論知識,意識與認知的問題,也就是說他的身體以及意識會不斷的傳來危機,會不停的分析各種事件的嚴重後果,然後得出設想的結論,而且全身要死的結論。

但是他的認知知道這可能都是假的,可是這一切就是經不住他控制。

然後他用一句概括就是,他膽小……不跑不行。

鄭壹不可否認這絕對是個人才。

夜以深,但是夜市熱鬧不減反增,看來這裡的人八成都是不用睡覺了。

這個時候那個少年居然又來了。

「恆雨城一年才開啟一次一次才七天,誰願意睡覺呀,而且這裡也沒多少普通人,所以睡覺什麼的完全沒必要。」

鄭壹問道:「你怎麼又來了?這麼說你也不是普通人?」

小少年比劃了下道:「我確實沒有修為,但是沒修為不一定就是普通人,就相對壽命來說我們這樣的人隨隨便便活個幾千年還是可以的。」

總裁的蜜寵戀人 鄭壹:「…………」

鄭壹明白看來是種族問題,就像七夜一樣,雖然沒修為該有的能力還是有,壽命也短不了。

不過她現在是天道使徒基本沒有壽命長短一說。

「那你幹嘛穿成這樣?還做這些事?」七夜問。

少年攤手:「因為我真沒錢。」

好吧壽命跟錢確實是兩碼事。

可是這些人不睡覺不代表鄭壹他們不睡覺,把他趕走之後鄭壹就回到了人來客棧。

人來客棧房間基本也不是讓人睡的,而且讓人打坐修鍊的,秉著一分錢一分貨的宗旨房間里的靈氣也是少不了的。

然後鄭壹發現一萬靈石還是很值得的,因為等他醒過來的時候都已經大中午了。

並不是說鄭壹多累,而是睡的太舒服了。

不管是環境還是床都無可挑剔,頭上懸著刀都能睡這麼香,這要是沒刀不得睡個天昏地暗。

只是等他打開房門的時候卻意外的發現外面站滿了黑袍人。

不用問也知道這些人都是恆雨衛隊的。

只是這麼多人把他門圍的水泄不通鄭壹就不明白了,這些人明明是對七夜有興趣吧!

那沒事圍他幹嘛?

鄭壹訕訕的問:「你們應該不是對我感興趣吧?」

門口都是一個樣的裝扮鄭壹也不知道到底誰是領導,只能對所有人說了。

這個時候一位黑袍衛走了出來,恭敬道:「我們知道,但是您是主事者,這點禮貌我們還是懂的的,所以希望閣下能移步城主府。」

沒動手直接硬搶鄭壹都不好意思拒絕了,「不知道讓我們去是幹嘛?」

「我等不知。」

「我可以不去么?你們能別來范我么?」

「職責所在請閣下包含。」

「…………」

鄭壹算知道了這些人就是賴上了,你不給走他們就不走。

最後他嘆了口氣:「他們人呢?」

「他們三位已在樓下用餐。」

…………

鄭壹吃完之後就同意上路了,說上路也沒啥大多差別,徐城都不認為他能活著回來了。

準確的說他不認為他們四個能活著回來。

向問天問他為什麼不跑的時候,他淡淡的說,跑了也是死跟你們一起死好歹有個伴。

經過他一晚上的努力他發現這座城是無法離開的,所以他就安心的等死了。

只是難免腿抖幾下而已。

城主府在主道的最裡面,那裡有個巨大的廣場,廣場邊上有個不小的草地,草地的草也不是普通的草,而在草坪上有一隻雪白的馬。

看到這匹馬的一瞬間鄭壹就知道這是什麼馬了。

「龍馬?」向問天突然叫道。

現在跟在鄭壹他們身邊的只有一位恆雨衛,他開口解釋道:「龍馬是很多年前城主帶回來養的,只要是恆雨城開啟他都會把龍馬帶上。」

鄭壹問:「可以去看看么?」

恆雨城有龍馬他們也聽那少年說過,只是來的路上被徐城給攪和了。

現在突然看到難免想過去見識見識,畢竟除了上次那隻看似不完整的龍馬以外,他們也沒見過純正的龍馬了。

而這一隻貌似也是純正貨。

「龍馬並不對外開放,更不允許圍觀……」

鄭壹意示他不用再說了,一句不讓看非說這麼多幹嘛。

可能是看到鄭壹他們臉色並不好看那人又道:「其實看也可以,只是它脾氣不好要是傷了各位,就算去城主那也沒地方說理。」

「你就說給不給看吧!」七夜不耐的說。

那人苦笑,「請各位注意安全。」

七夜並沒有見過龍馬所以還是很好奇的,既然那人答應了,她自然也不會客氣,一溜煙就飛過去了。

鄭壹搖搖頭也沒說啥,而徐城卻不由的道:「龍馬到底是馬還是龍?」

那人解釋道:「龍馬生於天地,據說乃仙界而來,當然它既不是龍也不是馬,是世間少有的瑞獸。」

鄭壹很意外他居然知道龍馬來自仙界,不過瑞獸不也是獸,龍馬說來說去還是一匹馬。

「嗷……」

突然傳來巨大的叫聲驚到了鄭壹以及附近的行人。

鄭壹問:「這是怎麼回事?」

那人緊張道:「你的朋友驚到了龍馬了。」

也就是說剛剛是馬的叫聲?逗我呢……馬是這麼叫的?為什麼我感覺這話以前說過。

還沒等鄭壹思考七夜就笑著喊道:「大人,快讓開我把它引出來了。」

這個時候鄭壹才發現七夜往他這邊而來了,而那隻龍馬居然一臉氣憤的殺了過來。

這一刻鄭壹腦補了七夜對它慘無人道的所作所為……

好吧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根本躲不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