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是兩位神級強者大戰,這一片土地,就徹底的毀了。

2020 年 12 月 28 日

而且,羽落和林笑還有另外一個計劃。

將蚩尤凡力量消耗掉,然後生擒他……挖出他的神格,煉丹!

羽落現在本源虧空,想要恢復到神級,不知道需要消耗多少時間。

現在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挖取神格來煉丹,以神格的力量,來彌補羽落的本源。 奧特曼戰記 現在羽落想要快速的恢複本源,再讓本體成神,也唯有這個辦法了。

羽落想快些成神,因為她現在的狀態,一旦被她的仇家發現了,那麼鐵定是死無全屍的結果。

而林笑……嗯,也想快些的擺脫這個難纏的女魔頭。

神格,也唯有下位神才有。

眼前這個下位神,正是林笑和羽落第一個獵殺的目標。

但是這兩個傢伙,想要獵殺下位神,卻又不引起什麼動靜,也是挺難的。

所以羽落就想出了這麼一個辦法。

「還好還好,我的初吻早就給了邪情,不然這下可就虧大了……」

林笑吧嗒了一下嘴巴,一邊承受著下位神那恐怖的攻擊,一邊忍不住的開始想入非非。

此刻,羽落的身軀,完完全全的貼在他的身上,將自己的力量,傳入到林笑的體內。

如果不是這樣,此刻的林笑早就被轟死了。

當劍宗的神劍峰之內,再度殺出了一個女劍神之後,勝利的天平,徹底的傾斜了。

這個女劍神,正是劍無涯的妻子,也就是老頭庇護著劍誅天的母老虎。

劍宗當中,幾乎無人知曉她的真正修為,只是到她是一個不能招惹的母老虎。

但是這一刻,這頭母老虎真正的發起威來,卻讓所有人都為之顫抖。

「為什麼,為什麼劍宗會出來這麼一個人……青蚨聯盟之上所有勢力的底細,不是都已經摸清楚了嗎!為什麼會這樣!」

一個惡魔虛神的臉上,閃現出了濃重的絕望。

沒錯,就是絕望。

之前,就算是那白髮劍神現身,但是他們卻依舊不在意,因為這人的存在,早就在他們的意料之內。

但是後來,那巨神劍陣的出現,才讓他們感受到了壓力……到了此刻,女劍神的出現,則是直接將他們所有的計劃擊潰。

而此刻,蚩尤凡也顯然是被人施展了什麼方法拖住。

沒有人會認為蚩尤凡無法滅殺一個生死境的武聖。

「斬!!」

突然間,這惡魔一族最後一個虛神,口中發出一聲大喝,他手中的劍,一下子劈開了圍攻他的虛神的封鎖,直直的朝著林笑沖了過去。

但是就在他的身軀,剛剛靠近林笑百丈的距離的時候,一股龐然大力,轟在了他的身上。

嘭!!!

一聲巨響之後,最後一個惡魔虛神,也化作一朵血肉煙花,在半空中散開。

黑色的血液,灑滿長空。

嗡嗡嗡嗡嗡——

劍宗主峰之上,斜插著的那柄石劍,也發出一聲聲好似蜜蜂一樣的嗡鳴之聲。

整個山體,都快要裂開了。

「那神劍……竟然出世了!」

天劍長老看著那柄石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眼中光芒閃爍。

「傳說,這柄神劍,乃是一位神界一位大人封印一頭巨獸的……若是神劍出世,怕是那頭巨獸也要復甦!」

一個身穿黑色長裙,面容冷艷的女子懸浮在半空中,眉頭微皺。

這個女子,正是劍宗隱藏的那位女劍神。

也就是劍無涯的妻子月舞。

「什麼?!」

聽到劍舞的話,天劍長老,地劍長老等人的臉色微變。

「不過傳說終究是傳說……但是這神劍之下,確實封印著什麼。」

月舞眉頭微微的皺起,「至於是不是什麼巨獸,就不得而知了。」

「對了,天空之上的那三人在做什麼?」

月舞一直都在閉關,雖然她知道林笑的存在,但是卻從未見過他。

「什麼!?一個生死境的武聖……竟然擋住一個下位神的攻擊!!!」

月舞的眼睛瞪圓了,她的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那……那少年,其實是我的師尊。」

天劍長老這個時候也回過神來,他口中喃喃的說道。

「你的師尊?」

劍宗,以及聯盟其他的強者也都怔住了。

這個時候,下方的惡魔與冥人,已經在幾位絕世大能的聯手之下,灰飛煙滅。

劍宗已經幾乎被夷為平地,包括聯盟在內,弟子死傷無數,堪稱慘烈。

甚至很多聯盟武者,都已經化作了肉糜,黏在地上。

天劍長老的這番話,更是將所有人都鎮住了。

「你的師尊,不是上一代天劍峰的天劍長老嗎?難道那位前輩,還沒死?」

手足 那白髮劍神錯愕的看著天劍長老。

「自然不是那位師尊……」

天劍長老看向林笑,眼神中多出了一抹崇拜:「若非是有師尊的指點,我要成神,至少還需要幾百年的苦工……」

周圍的幾個虛神聽到天劍長老的話,都忍不住微微的一顫。

「說來慚愧。」

已經恢復了本來面目的地劍長老也嘆了一口氣:「若非是有他的指點,我也無法驅除體內的寒毒,成神更是遙遙無期。」

「那少年,究竟是何許人……」

這一干虛神,都已經被天地二劍的話鎮住了。

在那少年的指點下,才成神的?

可是那少年,卻只有生死境的修為。

不過生死境……竟然能擋住下位神的攻擊,這卻是讓他們不得不相信兩人的話。

……

半空當中,林笑簡直就是處在冰火兩重天的境地當中。

他的正面,不斷的承受著蚩尤凡的轟擊。

而背面,卻是一片致命的溫柔鄉。

此刻,林笑的精神高度集中,死死的盯著眼前的這頭惡魔與魔族混血的怪物的手中的動作。

現在,羅生之門已經徹底的確定了幽冥世界的坐標,蚩尤凡的攻擊,已經將幽冥世界的入口處,夷為平地,寸草不生。

而隨著林笑對羅生之門運用的提升,那攻擊的範圍,也朝著幽冥世界的深處而去。

沒辦法,現在林笑也只能將這些恐怖的攻擊,挪移到幽冥世界了。

「嗯?!」

突然間,蚩尤凡猛地打了一個哆嗦。

「發生了什麼事情,剛剛是怎麼了,我為什麼要一直攻擊他……唔,好一個國色天香的美女!」

突然間,蚩尤凡的眼睛又是微微的一亮,繼而流露出了痴迷的神色。

「我一定要將她奪到手中!!若是得到了這個女人,眼前的任務就算無法完成,又能如何!」

情不自禁的,蚩尤凡開始哈哈大笑起來。

他的攻擊,也愈發凌厲。

蚩尤凡的身上,依舊不見疲憊的神色。

不過現在,他似乎漸漸的脫離了羽落的魅惑之術。

「他的身上的另外一件神器似乎蘇醒了,我們要捉活的!」

驀然間,羽落的眉頭微微的皺起。

「對,他身上的兩件神器,都是逆天級的存在……這個混血惡魔,絕對不是那樣簡單!」

林笑的臉上,也帶起了一抹獰笑。

病嬌男神撩寵影后 隨後,他的身軀漸漸的升高。

蚩尤凡也隨著這兩人升上了高空,一直達到這片大陸之外的星空。

青蚨大陸只是一座大陸,並不是一個完整的世界,這裡沒有內星空與外星空之分,離開了大陸,就是一片無窮無盡的璀璨星空。

「嘿嘿嘿……女人,你做得很好,我對你越來越有興趣了……竟然有魅惑之術,迷惑了我的心智!」

蚩尤凡舔了舔自己的嘴角,眼中閃過一抹淫.邪之色,上上下下的打量著羽落。

「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你在我的胯下呻.吟的場面了。」

吧唧!

羽落微微的一笑,她狠狠的在林笑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如果你打敗他,我就爬你的床。」

羽落嫣然一笑:「順便和你說一下,老娘的紅丸還在,有本事,你就過來拿。」

蚩尤凡覺得自己身上的某個地方,開始有了反應了。

他的精神和意志,隱隱間就要再度進入那樣的狀態當中。

蚩尤凡狠狠的咬了自己的舌尖,「好啊,那就讓本王第一個品嘗你吧……」

唰!

下一刻,蚩尤凡的身軀陡然間消失在虛空當中。

當他再度出現的時候,卻是到了林笑的背後,一把朝著緊緊貼在林笑身上的羽落抓了過去。

嗡!!

但就在這個時候,林笑的身體之外,猛然間浮現出一道道無色的漣漪。

碰!

蚩尤凡一抓之下,一隻手臂從他的腦後伸出,狠狠的抓在了他的腦後,蚩尤凡的腦袋一暈。

隨後,一隻大腳狠狠的踹在了他的身上。

借著反彈的力量,林笑的身軀飛速的脫離了蚩尤凡的範圍。

「想走!」

蚩尤凡怒不可遏,他的身軀好似炮彈一樣彈出,緊緊的貼貼住林笑。

此刻的蚩尤凡,已經脫離了羽落的精神魅惑,他的攻擊比之剛剛更有章法,威力也更加強大。

但是這一刻,林笑卻是不再將攻擊轉移到其他地方。

而是直接轟在蚩尤凡的身上。

讓他知道,什麼是自作孽之門!

「這究竟是什麼神器!」

蚩尤凡一拳將自己的下巴打歪,他看著林笑,又驚又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