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相信,我有這能力,我邪魔要想殺一人,就算遮天那傢伙復活,也阻攔不了我的。」邪魔淡淡道。

2020 年 12 月 28 日

明軒的嘴角不禁抽搐下,對於邪魔這猖狂的話,他卻是十分的相信。

明軒現在可還是記得清楚,當初便是有一名溟組的凶魔激怒吞天,吞天直接殺戮八方,一直追殺到溟組仙府內區,當著幾百萬的凶魔和遮天的面,一擊將那溟組凶魔給殺死,然後又大搖大擺的離開。

「呵呵,那魔尊,我們再見嘍。」明軒索性不廢話,抓起張亮順著虛空離開。

「明軒殿主,千逸前輩他……」

「閉嘴!沒用的廢物!如果不是你辦事不利,至於演變到這一幕嗎?我不過是讓你給秦宮製造點麻煩,讓秦石分不開身,方便不久后『炎鳳鈴』現世,我的計劃,你倒是好,將秦宮逼成這樣,這不是逼著秦宮提早與溟宮發難嗎?我告訴你張亮,你別以為,你是極凶之相,魔尊看重的人,我就不敢殺你,如果你再敢一意孤行,我敢保證,我一定讓你活不過一天。」

「極凶之相可以再等萬年,但這一次的炎鳳鈴必須拿到,九神器里,炎鳳鈴是唯一能擋住炫光神劍的,你手中的那毒尊,雖然也能開啟秘境,不過只不過是最弱的一條通道。」明軒沒好氣的罵聲。

張亮嘴角抽搐下,不敢在造次。

……

明軒離開,邪魔並不知兩人的對話,他現在全心都在秦石身上。

咻!

邪魔猛的變化虛影,大手朝著秦石探去。

砰!

突然,在邪魔剛逼近秦石百米內時,秦石通紅的血眸卻閃爍凶光,秦石竟是五指聚攏,匯聚起極為強悍的煞氣,揚起手便是沖著秦石的胸膛猛衝一擊。

邪魔臉色一陣陰沉,望著那逼近的凶掌罵道:「小兔崽子!你竟敢對我出手?」

砰!砰!砰!

邪魔雙臂合攏,翻滾起強烈的吞噬虛空,擋住秦石一掌。

然而,秦石並沒有作罷,他神智已經模糊,口中不停的吐出沙沙聲。

「殺!殺!殺!我要殺遍這天下!」

秦石瘋狂一般,此時的秦石,完全猶如殺戮機器。

在這般狀態下的秦石,幾乎可以用無敵來鑄成,他完全是沒有任何花式的,一陣如狂風暴雨般的掌風兇殘朝著邪魔猛攻下去。

砰!

突然,最後一擊,掌心收攏,變化成拳,秦石竟一拳將邪魔給震飛出幾百米去。

「殺!」將邪魔逼退,秦石這時如瘋癲一般,他眸心當中泛起濃濃血色,目光瞬間朝著古遺戰場之外望去。

邪魔察覺到這幕大驚,反身猛的抓住秦石肩膀:「混蛋!你可想清楚,外面的,全是秦宮弟子,你現在若是殺出去,秦宮不用別人,你自己就能將秦宮摧毀!」

「滾!」秦石肩膀一震,一股巨大的力量竟是如火山爆發一樣,猛的將邪魔給震退數步。

當被震退,邪魔這時突然驚覺,從此時秦石的體內竟是察覺到一股,讓他熟悉,甚至是恐懼的力量。

「這……這小子,剛剛釋放的,竟是……那股力量?」邪魔充滿驚駭,如若秦石此時蘇醒,一定會大吃一驚的,因為十幾年來他從未見過邪魔這般事態過。

邪魔先前,也幾次的動怒過,或是因某種東西驚訝過,但卻從未有過像今日這般驚覺,似乎是看到了什麼極為可怕的東西一樣。

但片刻,邪魔便回過神:「竟然是那力量……那力量,竟真的存在?」

邪魔心底突然明悟些什麼,但他沒有說,只是埋在心底,現在不是關心這事的時候,如果秦石真的殺出古遺戰場,定然會釀成大禍,若是魔血完全侵蝕,邪魔甚至不敢想象,這七千海宮內的驚色,很可能,整座七千海宮,幾千萬里的海域,會因為秦石一人,被毀滅掉。

「給我回來!」

邪魔這時突然祭出煞氣,一股如鎖鏈般的魂力鎖住秦石,隨之將秦石的魂魄竟是生生從第二法身當中抽離出來。

「神魂歸位!」

邪魔猛的大力喝聲,將周身煞氣這時都是呼嘯出去,最終將秦石的魂魄生生封鎖在秦石本體當中。

「成功了嗎?」

當魂魄歸體,秦石第二法身這時也漸漸與本體匯合。

看見這幕,邪魔捏緊拳,但正當他剛欲鬆口氣時。

「桀桀……殺!」

突然,秦石露出如野獸般的獠牙,一抹凶煞的魔力如毒蛇一樣從秦石體內極快纏繞,最終匯聚向秦石的眉心,成一極為陰邪,似乎只有殺戮的血印。

隨之,秦石睜開眼,笑容極為的詭異,他的眼神也是血紅色。

砰!

下一秒,秦石前沖一掌,猛的將邪魔擊中。

轟!

邪魔直接被震飛出去,那一股讓邪魔感到驚恐的力量不斷在體內沖盪。

「噗!」邪魔猛的噴洒出一口鮮血,這時充滿哀默和無奈的望向秦石眉心血印:「反噬血咒?」

「該死的!這小子的第二法身,竟然在搶奪這小子的主導控制權?一旦被搶奪成功,這小傢伙將陷入永生永世的殺伐當中,迷失自己,徹底變成一殺人機器!」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雲/來/閣,或者直接訪問網站本站推薦絲襪美腿,童顏**,豐滿肥臀圖片視頻在線看!!快速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ta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邪魔心中慌急,他很清楚一旦秦石的第二法身反噬,將意味著什麼,意味著,這多年來的努力,全部付之東流不說,魔血的三次爆,定會徹底涅滅秦石的神智,那樣秦石會喪失自己,失去魂魄,與死人無異,變成一個只懂殺戮的機器。.ΩM

最重要的是,邪魔想不到,如果秦石這次魔血爆,世間還有什麼是能夠制止住秦石的,秦石將再無回頭的機會,永生永世,永不生,這是人魔同體的詛咒。

「殺!殺!殺!」秦石雙眸泛紅,好像隨時可能滴出血來一樣。

一掌將邪魔震退,秦石猙獰著獠牙,像一隻野獸一樣,這時秦石怒目一改,突然將矛頭轉向古遺戰場外。

察覺到秦石的動作,邪魔心裡咣啷一顫,厲聲的罵道:「混蛋!小子,你真的要做讓自己後悔一輩子的事嗎?」

「殺……!」秦石神智被迷失,血眸中沒有半點光澤,有的只有兇狠的殺戮。

邪魔著急的捏緊拳,這時他怒火中燒:「溟組,如果這小傢伙,今日真的因此釀成大錯,淪陷魔血當中,我吞天哪怕自爆了無盡的吞天虛空,我都要將你溟組給炸成平地!」

不知何時,秦石變成邪魔的逆鱗。

在古遺戰場外,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吸引著秦石一樣。

邪魔暗罵道:「這小子,現在完全被魔血吞噬,眼中所,只有無限殺伐,在這古遺戰場內,尚且還好,一旦離開這裡,在海域里,千萬的人群,都能夠刺激這小子的魔血,不行,必須要將他阻攔在這,不然,這片海域,都可能變成廢墟。」

魔血下的秦石,無論是肉身還是修為,都是達到原本的幾倍,幾乎是處於無敵的狀態。

最重要的是,那一股連邪魔都感到震撼的陰邪力量。

砰!

這時,秦石猛的暴動身形,他弓起身,如一滿弓之箭,隨之身後是空明之聲,咻一聲,他身形直接如驚雷般爆射出去,成一道道殘影,貫穿向古遺戰場之外。

「你這混蛋!」邪魔憤恨的罵聲,無奈間也只好身形頓挫,千萬米的吞天煞氣成濃霧般八方籠罩去。

「秦石!你給我清醒起來!你若是離開這裡,你一定會後悔一生的!」邪魔狂吼,一拳沖著秦石狠狠的砸下。

砰!秦石身形頓時僵硬下,邪魔這一拳,是真的沒有留情,秦石如隕石般便猛的砸飛出去。

轟隆隆!

秦石直接將大地給雜碎出一個巨大的深坑,幾千米有餘,那般力度,換做以往,秦石一定連爬起身的力量都沒有,非要全身癱瘓不可,但片刻,砰一聲,一塊巨大的岩石當即裂開,從岩石下,秦石咆哮而出,全身鮮血,卻沒有絲毫要收手的意思,起身朝著邪魔迎去。

砰!砰!砰!

頃刻間,秦石與邪魔拳掌轟炸,連續三拳,一拳比一拳沉重,重量成倍的疊加,最後一拳,秦石竟是硬生生將邪魔給震散,一股巨大的衝擊波翻滾而出,直接砸出古遺戰場外去。

「殺!」秦石不理邪魔,這時他血眸始終凝視著古遺戰場外。

咻!秦石身形迅的飛躍出去。

「混蛋!」邪魔在遠處怒罵,這時眸呲欲裂的沖驢如花呵斥道:「小丫頭,快攔住他,他若是離開這裡,這七千海宮,都會變成一片廢墟,這海宮裡,沒人能阻止他,他會將這七千海宮所有人都殺掉的。」

驢如花此時早獃滯在原地,小手緊張兮兮的攥著。

這不是她熟悉的秦石。

邪魔的聲音才讓驢如花驚醒,她潔白的貝齒咬住紅唇,掙扎了許久才下定決心。

「須彌山陣!」驢如花雙手合十,一座須彌的獸山虛空浮現,如在雲霄上的天宮般沖著秦石鎮壓下去。

「滾!」

砰!秦石凌空一拳,沒有任何的花式,僅僅是在魔血滲透下的一拳,竟是生生將驢如花的獸界虛空給震飛出去。

「殺!」秦石如鬼魅般,出現在驢如花身前,這時他大手探出,如一九幽地獄的魔爪,大有辣手摧花的意思便朝著驢如花白皙的喉嚨抓去。

驢如花一下子僵硬在原地,這時她離開劍宗后,第一次嗅到死亡的氣味。

秦石真的要殺她,沒有絲毫的猶豫。

「混蛋!」

邪魔猛的咆哮聲,這時大手翻雲撩霧,一吞天虛空將驢如花籠罩起來,這才免去在秦石的魔爪下消香玉損。

砰!不過,邪魔救出驢如花,秦石此時則是已經站在古遺戰場的出口處。

驢如花被救走,秦石沒有去追,而是毫不猶豫的衝出天外。

獨自留下邪魔和驢如花,這時在古遺戰場中臉色都變的陰沉起來。

「該死的!最終還是沒阻攔住嗎?」

秦石離開,邪魔不敢想象,接下來七千海宮中會生什麼。

是毀滅,是隕落,是死亡。

秦石殺氣騰騰的離開,此時在古遺戰場外的雙方卻還並不知曉,一場如噩夢般的災難正在極快朝著他們靠近。

……

在古遺戰場外,秦宮懸浮的海島上。

在雙方不斷的轟炸下,秦宮滿目瘡痍。

只是此時,在這雙方劍拔弩張的氣憤下略有詭異,雙方屏氣凝神,皆是沒有再出手,似乎是在等待什麼一樣。

「裡面的情況,究竟怎麼樣了?」一些強者心中忍不住的問道。

兩方都是充滿疑惑,秦石與張亮一戰事關秦宮溟宮的存亡,任何一方戰敗,所屬一方的勢力,一定會被完全殲滅,無一倖存,這是命中注定的,所以讓這他們無關的一戰,卻將他們性命牢牢的捆綁在一起。

「隸書軍師,宮主應該不會敗吧?」秦宮許多弟子心裡心虛道:「要是宮主敗了,那我們可就死定了錒。」

「別瞎說,宮主怎麼會敗,宮主一定能贏的!」

「就是,相信宮主,他一定能贏的。」

兩方陷入僵持,而在這個時刻,始終纏繞成漩渦的雲霞當中,突然有一道虛影破空而出,如一銳利的劍光一般,令全場頓時變的肅清起來。

兩方皆是屏住呼吸,仰起頭朝著那虛影望去:「出結果了!」

「快誰!」

兩方都是心中緊張的喝道,隨即那虛影剛剛出現,便如隕石一般,通體成紅色,猛烈的砸在大地上。

轟!

一聲巨響,秦宮正中央的空地上直接凹陷下去,一個千米深的巨坑。

巨坑剛出現,在巨坑之內便是猛的泄露出兇狠血氣,如漫天血霧一樣,朝著八方貪婪的瀰漫去。

「殺……!」

秦石的黑袍衣角,這時暴露在眾多強者的眼中。

瞬間,秦宮一方出興奮的尖叫聲:「是宮主!宮主真的贏了!宮主沒讓我們失望!」

「哈哈!真的是宮主!」秦宮一方激動的歡呼道。

溟宮一方,在見到秦石時則是瞬間陷入陰沉,數萬名強者,小臉上皆是被恐懼所籠罩。

「該死的!贏的竟然是他?張亮宮主,竟然戰敗了?」許多強者不敢置信的道。

「溟宮,這一次,你們死定了!」秦宮強者鬥志昂揚的冷笑聲,許多強者這時都是取出靈器。

「兄弟們,我們滅了他們!秦宮已經振威,我們可不能落後了!」秦宮一方充滿血氣的咆哮。

在秦宮極具壓迫感的逼迫下,溟宮一方臉色變的極為陰沉,最前排,為數不多的界境強者不斷退後。

心謎情深處 然而,秦宮弟子並未衝動,而是在靜候著秦石下令,只是奇怪的是秦石獨自立於天坑當中,周圍纏繞著血氣,卻是遲遲沒有開口,這讓雙方都是皺起眉來。

溟宮一方,幾名地位較高的宮主沉聲道:「秦石小子,你確實很厲害,張亮也敗在你手中,我們今天認栽,要殺要剮,你給個痛快話,你現在這樣,算什麼意思?」

幾名宮主罵聲,但秦石仍是沒有回應。

隸書猶豫下,這時決定上前一步,但突然陳焉玉手攔住隸書。

「別動!」陳焉突然沉聲道。

「恩?」隸書愣了下,不理解的望向陳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