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理學》、《病理學》、《微生物學》等一系列基礎的知識,還有內外婦兒諸多專業知識,以及羅晨從在中醫藥大學讀書的高中同學處借來的《中醫診斷學》、《中醫基礎理論》、《方劑學》、《湯頭歌訣》等一系列書籍,都成為她吸收的養分。

2020 年 12 月 28 日

即使是羅晨,在陪同她一起學習的過程中,也是受益匪淺,因為,程靈素身為醫學大家,自然不是他這種初出茅廬的小夥子可以比擬的,有著深厚的知識儲備,在與現代醫學知識的融合、碰撞中,產生的知識的火花,足夠讓他學習到很多很多。

而讓他更加高興的是,經過一個多月的調養,每天營養充足的情況下,程靈素的身體,要比之前好了許多,臉蛋變得白皙紅潤,沒有了原來營養不良的感覺,身體也漸漸長開了,漸漸有了小說中,後來的風采,甚至,更勝一籌。

羅晨帶她出去過幾次,見識了很多不一樣的東西,眼界也是打開了,加上知識的沉澱,她漸漸煥發出過人的氣質,魅力驚人。

現在的她,融合了古代和現代的諸多優點,開發出了自己獨特的氣質和味道,走出去,都會成為眾人關注的焦點所在。

這樣的變化,讓羅晨很有成就感。

系統的任務還沒有一個頭緒,但是,當前最主要的任務,是把女俠任務完成,相信,到時,會找到好辦法的。

※※※

肝膽外科和胃腸外科,只隔了一層樓,所以,對於羅晨來說,是輕車熟路的。

來到醫生辦公室,和其他同樣轉科過來的實習生一起,找主任報道后,便正式開始交班。

完畢后,他們才被主任,正式分到各個小組當中,由帶教老師負責教學和管理。

羅晨,毫無疑問地,被拉進了古哲所在的小組中,雖然他暫時只是住院醫師,但是,看樣子他混得很不錯,和其他醫生嘻嘻哈哈地說了一通話,才和這個小組的主治醫師徐青蘿一起和羅晨與另外一個實習生見面。

徐青蘿醫生,是一個風姿綽約的大美女,打扮的很精緻,加上制服的加成,魅力驚人,羅晨明白到,為什麼,古哲會在這個小組了。

簡單地和兩人交代了一下,徐青蘿醫生,就帶著大家一起查房,認識病人,了解他們每天的病情變化,修改醫囑,安排出院等事宜。

一圈下來,已是一個多小時,羅晨也對自己未來兩個多月的工作,有了初步的了解。

查房的時候,正好碰到了護士長正在組織當班的護士們一起查房,羅晨在她們之中,看到了姬雨筠。

身穿粉紅色的護士服,頭戴護士帽,白色的腰帶,將小蠻腰綁出玲瓏的曲線,護士服下,露出小半截的小腿,白皙細膩,襯上白色的平底布鞋,分外誘人。

制服誘惑!羅晨第一時間想到了這一點,姬雨筠即使是站的很靠後,也依然是眾人關注的焦點。

而姬雨筠明顯也看到了他,稍微愣了一下,遠遠地輕輕點頭,算是見過了。

羅晨同樣回禮,這段時間,雖然兩人沒怎麼見過面,但是,姬雨筠卻偶爾有登門拜訪,和程靈素建立了良好的關係。

這讓羅晨有些感激,畢竟,程靈素天天在家,也是非常無聊的,偶爾有一個朋友一起坐坐,對她來說,是一個值得高興的事。 「現在,你知道,為什麼,我會對她念念不忘了吧?」上手術前,古哲一邊換手術服,一邊和羅晨說道。

「她和護士服,簡直是天作之合,綻放出來的光芒,讓人不由自主地被她所吸引。」

羅晨認可地點點頭,「是啊,但是,她不喜歡,你也沒辦法的,不是嗎?」

他簡單地把姬雨筠的情況,說了一下,「她對任何一件事情,都有著自己的標準和目標,包括談戀愛。

一般她不會動心,一旦選中了,就是奔著結婚去的,你確定,你適合她?」

古哲沉默了一下,把衣服套上,一起走到洗手池,一邊消毒一邊說道,「我做不到,不僅僅是我自己的問題,我家裡,也很難接受,聽你這麼一說,她是一個可憐可敬的女孩。」

「是啊,所以,她和你們的世界,是不一樣的,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唉,不知道,這朵鮮花,會花落誰家呢?」古哲慨嘆道,「醫院裡,不少人都盯著她呢,估計還會有很多是非,她能堅持到,找到喜歡的那個人的時候嗎?

晨晨,你和她關係這麼好,要不,你把她收了算了,我一定支持你。」

羅晨愣了一下,被他這奇特的腦迴路雷到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

「誰說我和她關係好了?只不過,素素挺喜歡她的,當時,她因為利用了我們,婉拒了你,所以和我們解釋了這些事,也希望我轉告你她的意思,所以,我才對她的情況,略知一二,其他時間,根本沒有接觸好不好。

而且,說起來,我和她更不撘呢,她不會看上我的。」

「我覺得很配啊,找工作在羊城就好了,機會很大,還有什麼不搭的?」

「呵呵。」羅晨搖搖頭,未來,自己身邊,會多出很多的漂亮女孩,也許,在她的眼裡,自己會比古哲更加來的風流,怎麼會適合她呢?

徐青蘿醫生作為女性,做起手術來,卻是巾幗不讓鬚眉,技術一流,對於古哲的插科打諢,也完全不會生氣,反而經常反諷一句,讓古哲無話可說。

說段子,是手術室里的常態,也是醫生們緩解疲勞、放鬆心情,長時間作戰的技巧之一。

在外科各個科室實習這麼久,一台手術就是幾個鐘頭,羅晨已經完全習慣了這種氛圍。

有一些主任,在科室里,一本正經的,在手術台上,照樣和其他醫生一邊說著葷話一邊手術,麻醉師、手術護士還有其他助理護士,都已經習慣了這種文化氛圍了,完全不以為意。

所以,看到徐青蘿醫生的表現,羅晨完全沒有以外,要做外科佬,多多少少都會沾點這種風氣,即使是女醫生,也是同樣彪悍的。

古哲在她面前,就沒有了以往的威風,也不敢再和護士們口花花,只好專心當好助手,這讓羅晨心裡暗爽。

肝膽外科,顧名思義,只要就是負責肝膽脾胰等器官的疾病,需要動手術的,基本都是大手術,尤其是肝臟手術,血管密密麻麻,需要非常的細心,一台手術下來,所有人都是身心俱憊。

羅晨這一次做二助,主要負責操作吸引器,幫助傳遞手術器械還有偶爾幫忙打結、拉鉤,還要聚精會神地看著主刀醫生的每個細節,同樣是非常疲憊。

將病人送入ICU,交接完畢,回到科室,還要寫手術記錄和各種病歷,整個人都是懵的。

不過下班回到宿舍中,看到程靈素打自心底發出的燦爛的笑容,還有香噴噴的飯菜,又感覺,疲憊消失殆盡。

「手術,是一個很有效的醫療技術呢。」程靈素聽著他講述一天的工作,認真道,「古代有華佗開創了外科手術的先河,更有麻沸散等重要發明,只是限於當時沒有進行人體實驗的條件,這門技術,未能進一步發揚光大,有些可惜了。」

《後漢書·華佗傳》載:「若疾髮結於內,針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無所覺,因刳(kū,剖開)破腹背,抽割積聚(腫塊)。「

這說明,歷史上,確確實實存在麻沸散這樣的麻醉藥,但是,早已經失傳了。

「後面我們也有類似的麻醉效果,不過,一直沒有利用的很好。」程靈素說道,「倫理上面的壓力太大了,沒有醫生,敢大膽地突破這些,沒想到,現代的醫學技術,讓這門技術,發展的這麼好。」

「如果,我們能夠把麻沸散重現出來,用來代替現在越來越被詬病的麻醉劑,那該多好,我們的經濟來源,就不用愁了。」羅晨略有些遺憾。

程靈素搖搖頭,「我想即使是能夠重現出來,因為沒有足夠的驗證依據,也是很難得到大規模利用的,因為不夠安全。」

羅晨點點頭,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麻醉劑涉及到非常大的利益鏈,想替代它,要面臨的阻力之大,是不可想象的。

要知道,無論在歐美地區還是在華夏,麻醉師,都是收入最高的一群人之一,為什麼?就是因為,凡是手術,就需要用麻醉劑,就要用到麻醉師,確保手術安全。

如此可見,其中的利益鏈有多大了,完全不是現在的羅晨可以做的事。

「這條路,也是不可行的呢。」

「其實,如果可以的話,我對診治,還是有一點信心的,」程靈素看著羅晨認真地說道,「我仔細瀏覽了現代中醫的理論和技術,廣而不精,很多中醫技術,貌似都失傳了,有很多疾病,用中醫,還是可以解決問題的。」

看著她充滿信心的眼神,羅晨不自主地點點頭,「好的,希望我們有機會,試一下。公然這麼做,當然是不可能的,弄不到行醫執照,是違法的,我們只能在其他方面,想想辦法。」

「嗯。」程靈素也理解他的擔憂,如果兩人貿然這麼去做,萬一被抓到了,那可就糟了,對於兩人的打擊,是巨大的。

「一定會有機會的。」 許少寵妻入骨 羅晨喃喃道。

他沒有忘記,程靈素的女俠任務,是將現代技術融會貫通,成為一代醫學大師。

現在,她的進步很快,相信,以她的智慧,對現代技術的理解,會幫助她更好地提升自己的技術。

最關鍵的,是那些對疾病的病理、病因、微生物學等基礎理論,可以補充她最關鍵的客觀方面的理論知識,讓原來依靠經驗進行診治,有了深厚的理論支持。

要完成這個任務,毫無疑問,要通過真實的案例來實現。

「不要著急,耐心等待,一定會找到適合的方法的。」 第一次在肝膽外科值夜班,羅晨就意外地看到了姬雨筠,十點鐘的時候,她過來接班,看到在護士站里寫著病歷的羅晨,也是愣了一下,卻沒有聲張,很自然地和上一班交接完畢后,才回來在旁邊坐下。

「你值班?」

「嗯,徐老師二線,康星緯老師一線班,我跟著值。」羅晨點點頭,「放心,古哲不是今天值班。」

「我不擔心。」姬雨筠搖搖頭,「這點他還是不錯的,最近就沒有糾纏我了。」

「那就好,很快,他就會有新目標的,直到他玩累了,想安定下來了,遇到了適合的,才不會繼續折騰。」

「典型的浪子嗎?」姬雨筠掩嘴輕笑。

「浪子,也是一個有原則的浪子,不會強人所難的。」

「是啊,比起其他的人,他其實還是很不錯的。」姬雨筠苦笑地搖搖頭。

羅晨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沒有繼續說話,自己值班是二十四小時,而她值班,則是下半夜的班。

這是因為,自己沒什麼事的話,還是可以休息一下的,而她們則不能,必須呆在護士站,和另外一個護士輪流查房,一有呼叫,就必須馬上處理,不能合眼,一夜下來,非常難受的。

在聊天的期間,她不是在登記著各種記錄,就是被呼叫器呼叫,去換針水或者解決其他問題。

相比之下,自己算是比較悠閑的了。

夜深之後的病房,很安靜,讓各個房間裡面的心電監護儀的滴滴聲,成為了走廊上最清晰的聲音。

偶爾,有呼痛的聲音傳出來,這是今天剛做完手術,麻醉效果剛剛過去的傷員們,難忍傷痛發出來的聲音,在寂靜的夜晚,有一些滲人。

在這樣的環境裡面,還能寫的下病歷,將一天下來,所有傷病員的情況,進行一個總結,以備明天的交班所需,羅晨也是很佩服自己的。

他不知道,自己以後,會不會繼續做一個醫生,也許,大概率不會了,身負系統的他,有其他更多的事情要做,需要很多的時間。

而偏偏當醫生,什麼都好,就是缺少時間,尤其是前幾年,基本上,不是在上班就是在學習、進修,和自己未來的計劃,有了衝突。

「希望,爸媽能夠理解吧。」羅晨暗暗想道,寒窗苦讀這麼多年,好不容易考上醫學院校,好不容易學完五年,等到了畢業的時候,這個時候,卻說不幹這一行了,即使是羅晨自己,也是很難接受的,更不用說,含辛茹苦供自己讀書的爸媽。

但是,上天選中了自己,讓自己有了全新的機遇,更加不可能放棄。

從小開始看小說的他,非常喜歡那些小說里的俠女們,她們各有特色,或明艷、或嬌媚、或溫婉、或天真、或睿智、或冷艷,每一個人,都有著自己的故事和精彩的人生。

能夠把她們召喚到這個現實世界,和她們一起打拚出一個全新的未來,這是羅晨一想到,就會全身興奮起來的事,怎麼樣都不可能放棄的。

「希望,到時候,能夠拿出充足的理由,去說服他們吧。」

史上第一丈母娘 正出神間,一杯熱茶,被放在自己身前的桌子上,轉頭一看,姬雨筠正微笑著看著自己,夜晚的燈光照在她的身上,彷彿給她蒙上了一層輕紗,顯得更加明麗。

「謝謝。」羅晨點頭致謝。

「沒什麼,舉手之勞而已。」

兩人有的沒的聊著,直到,一個人的到來。

羅晨看到姬雨筠的臉色突變,原來還是平和的神情,一下子就罩上了一層冷色,彷彿,一下子,就變成了那個在聚餐時看到的高冷的女生。

他抬頭一看,映入眼帘的卻是滿眼的紅色,正是一束巨大的玫瑰花束。

中間是火紅的玫瑰花,擺出了心形的造型,四周是滿天星和勿忘我的搭配,非常美麗,到了晚上,花瓣上,依然嬌嫩,還滾著水珠,想來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這玫瑰花束,自然不是給他的,而是給旁邊安坐不動的姬雨筠的,她冷著臉,對這樣的驚喜,一點都沒有反應。

「雨筠。」一個帥氣的面孔,從花束後面閃了出來,笑容滿面,「這是送給你的,希望你喜歡。」

姬雨筠冷著臉搖搖頭,沒有伸手去接,「溫醫生,我在上班,不是在休息,請不要在這個地方打擾我正常上班。」

「夜深人靜,也沒什麼事,不是嗎?」溫醫生笑道,「而且,並沒有明文規定要求不能送花吧,我就是知道你值班,所以,特地來陪你值班的,你看,我還帶了好吃的。」

他另外一隻手伸了出來,是一個蛋糕,上面的英文羅晨認識,是一個比較出名的牌子。

「你值夜班,很辛苦,吃點東西,而且,還可以和你的同事一起分享呢。」

「謝謝你的好意了,不過,請你不要再做無用功了,我不喜歡花,而且,也不喜歡吃宵夜。」

姬雨筠依然是一臉高冷范,抱起記錄本,起身往外走,「抱歉,我該查房去了,請你回去吧,陪我值班,就不用了,這樣會打擾我的正常工作。」

「別。」溫醫生把花束和蛋糕放在一邊,伸手攔住她,陪著笑道,「雨筠,我這不是來關心你嘛,如果你不喜歡,下次我不帶來這裡就是了,你可別生氣啊。」

姬雨筠停下腳步,平靜地看著眼前的帥氣男人,「第一,我不是你什麼人,我生不生氣,和你沒有關係。

第二,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不需要你的關心,花和蛋糕,你還是拿回去吧,免得明天壞了,只能讓阿姨扔掉,浪費了。」

說完,繞過他,徑直地離開了,留下這個溫醫生,僵硬地站在那裡,臉色忽明忽暗,變幻不定。

「真夠大膽的。」和姬雨筠同一個班的,另外一個護士,湊在羅晨身邊悄悄地說道,「也不怕人惱羞成怒。」

「不知道呢。」羅晨不置可否,姬雨筠的應對方式,也許有一點生硬,但是,當斷不斷,反受其亂,這個追求者,一看就是打蛇隨棍上的角色,只要給他空子,就會鑽的人,他不覺得,這樣不好。

只是,看這個溫醫生的臉色,似乎不太對,希望,不會惱羞成怒吧,鬧大了,在這裡,可不好。 不過,羅晨顯然還是小看了這個溫醫生,臉色變幻了一會之後,就恢復了常態,收拾了一下嶄新的西服,看著護士站里的一男一女,燦然一笑。

「不好意思,讓你們看笑話了。」

羅晨兩人連連搖頭。

「你們是雨筠的同事吧,一起值班,辛苦了,卓姐,好久不見。」

這個護士,就是他口中的卓姐,笑容滿面,「你好溫醫生,我和雨筠一起值下半夜呢,之前聽她們說過你的事,沒想到,今晚,你也來了,好浪漫呢,這種精神,讓人敬佩。」

好大的一個馬屁,拍的,羅晨微微皺眉,這個溫醫生,有這麼大的魅力?

「你呢?有些陌生呢,我和這個科室的醫生很熟悉,不認識你呢。」溫醫生看著羅晨問道。

「你好,我是實習生羅晨。」羅晨伸手和他握手,「剛轉科不久,今天第一次值夜班。」

「哦。」溫醫生伸出的手,和他輕輕一握,就鬆開了,「值夜班,責任可是很重大的,一定要注意了。」

「好的,謝謝提醒。」羅晨回答,禮尚往來,自己報上了名字和身份,對方卻沒有同樣報上家門,似乎自己被看輕了呢。

不過也正常,看卓姐的表現,眼前這個溫醫生,不會是一個普通的醫生,看不起一個普通的實習生,也是正常的。

對此,自己還能如何?

「雨筠害羞呢。」溫醫生瀟洒地靠在桌子上,笑著說道,對於剛才的拒絕,似乎不以為意,「女孩子嘛,總是要考驗一下的,矜持一點,很正常,我需要做的就是繼續堅持,所謂精誠所至,金石為開,追求女孩子,也一樣如此。」

「是啊是啊。」卓姐是一個年紀稍微大一點的護士,臉上笑得像一朵橘子花,「不說我們科室了,整個醫院,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羨慕雨筠呢,你這麼優秀的醫生,每次她值班的時候,都會過來陪她,噓寒問暖,還總會有點小浪漫,她總會明白你的心意的。」

「呵呵。」溫醫生被卓姐的馬屁,拍的很是舒服,笑眯眯的,「女孩子嘛,就是要哄,要有耐心,時不時給點驚喜,總會被感動的,我相信自己能夠得到他的歡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